“小黑!我该如何提升这玄魄冰蝶的实力?”卓想到一个关键问题,对着小黑问道。

    “玄魄冰蝶生性阴寒,乃是至阴至寒的元兽,想要提升玄魄冰蝶的实力,那么你需要寻找一些强大的寒气,作为这玄魄冰蝶的养料,这样玄魄冰蝶的实力才会快速提升。”

    “当然,即使没有寒气的补给,玄魄冰蝶的实力也会增长,不过速度会很慢,恐怕是以年为单位。”小黑淡淡地道。

    闻言,卓瞳孔微缩,看来想要增长玄魄冰蝶的实力,那必须要寻找一些强大的寒气才行。

    不过,现在玄魄冰蝶才刚刚破茧化蝶,实力应该还没稳固,所以卓也没打算现在立马去寻找寒气,喂养玄魄冰蝶。

    “先让这小家伙进入冰之圣符的空间再说吧。”

    目光闪烁,卓意念一动,指导玄魄冰蝶进入冰之圣符之,不过小家伙显然很依赖卓,亲昵的蹭了蹭卓的衣角,目光满是不舍。

    不过,在卓严厉的要求下,玄魄冰蝶只能带着不舍之情,不太情愿的进入冰之圣符之内。

    “这小家伙你好好培养,现在它还小,或许实力你还用不,不过你若是能够将它的实力提升到妖帝的境界的话,那可了不得了,到时候对你的帮助将会极其巨大。”小黑嘱咐道。

    卓了然地点点头,小黑所说的很对,玄魄冰蝶的潜力很大,他必须要好好把握这只元兽,从短期来看,或许玄魄冰蝶对他的帮助一点都不大,不过若是从长期来看的话,那作用真的很大了。

    收起玄魄冰蝶后,卓目光放在石门之,他仿佛透过石门瞧见了那盘膝坐在石门外柳香的倩影,这一次,卓充满了自信,他的经脉在这一个月扩充了数倍之多,战力自然也是提升了数倍。

    再加他修炼了怒宝印这等可以增幅战力的功法,次将他弄得极为狼狈的柳香,此次恐怕也很难将他弄得像次那样了。

    此刻,第十层的客厅之,充斥着许多的人影,这些身影大多数都是这一个月来,从其他层涌来的学员。

    毕竟,柳香等在第十层客厅,欲要狠狠教训那卓一顿的事迹,早已经在修炼塔传的沸沸扬扬了,现在一个月时间到了,那卓也该出来了。

    所以众人前来都是看热闹的,他们都想看看,柳香是如何将卓那小子给狠狠教训一顿的。

    盘膝坐在客厅之的柳香,美眸缓缓睁开,在眸子之有着一抹星芒般的锐利光彩,如同寒夜的刀光剑影,不可逼视。

    “一个月到了,卓那家伙也该出来了!”杜涛站在柳香身后不远处,森寒的目光牢牢盯在第三十七个包厢。

    而客厅众人也是很默契的安静下来,他们的目光同样投射在第三十七包厢之,他们也在期待着那卓出来的一刻。

    咯吱!

    轻微的开门声,缓缓的响彻而起,随后那第三十七包厢的石门缓缓的开启,一道挺拔如松的身影,最终呈现在众人眼前,彻底的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当了一个月的缩头乌龟,你终于是肯出来了。”柳香美眸含煞的凝视着卓,声音之满是凛冽的寒意。

    卓嘴角微扬,清澈的眸子凝视着身前的柳香,淡笑道“让柳香小姐在外面守了一个月,看来我卓的魅力还是挺高的。其实柳香小姐何必如此执着呢?虽然我承认自己魅力确实高,但还不至于为了我,在外面委屈自己一个月吧?”

    此话一出,整个客厅皆是寂静了下来,众人对于卓出来后的反应,有过很多的猜测,可能畏惧,可能求饶,可能惊讶等等。

    但卓出来的反应和话语,却是大大出乎了众人的预料之外,不仅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恐惧等等负面的情绪,反而平静之极,甚至还说出了这等有些调戏的话语。

    柳香也是一怔,待到反应过来后,便是恼羞成怒了起来,一双杏眼布满了阴寒,一股恐怖的气势自体内暴掠而出。

    柳香在外院可以说是才貌双全的典型,追求者无数,所以自身也是自视甚高、傲气十足,还从没人敢当众调戏她。

    但现在,眼前这目光清澈的青年,居然能够如此平静的说出调戏的话语,柳香感觉自己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若不是你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缩在石门一个月,我还不至于因为你这个跳梁小丑等待一个月。”柳香冷冷地道。

    “但我这个跳梁小丑,偏偏让柳香小姐等待了一个月了吧?这种待遇应该是其他男生没有的吧?那我很荣幸的拿走了柳香小姐的这个第一次。”卓目光戏谑地道。

    哗!

    此话一出,客厅众人掀起一片片的哗然之声,这卓胆子实在太大了,居然一而再,再而三说出这等轻佻的话语,这不是要活活的气死柳香么?

    当然,其也有许多的学员,瞧着卓的目光极为不善,这些人自然是柳香的倾慕者,卓竟敢当着他们的面,说出这种轻佻的话,他们心自然不爽。

    “口无遮拦的小鬼,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一道阴冷的声音顿时传来,柳香还没出手,一名黑袍男子从人群掠出,朝着卓扑来,双手成爪状,恐怖的黑色元力倾泻,犹如两柄尖锐的刀刃。

    此人身的气息挡住的灵虚三兄弟都要强一些,虽然同样是金尊境巅峰,不过其战力恐怕不杜涛弱多少。

    “口无遮拦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黑袍男子瞬间来到卓面前,那黑色元力所化的两柄尖锐黑色刀刃,猛地一合,对着卓的脖颈绞杀而去,此人居然打算下死手。

    卓目光冷漠,全身元力提升到了极点,随后一拳猛地轰出,顿时恐怖的元力涌出,形成一道道的恐怖罡风,这一拳很恐怖,几乎带着千钧之力。

    咔擦!

    清脆的骨裂声响彻而起,接着那黑袍男子只觉得双手之,传来一股极为恐怖的毁灭力道,随后一股刺痛传入脑海之,黑袍男子直接倒飞而出。

    轰!

    黑袍男子重重砸在地,传来颇为慑人的震动之声,接着便是令人心惊的惨叫声,那黑袍男子双手无力垂下,歇斯底里的惨叫,其双手居然这样被废了。

    杜涛瞳孔微缩的盯着那下场凄惨的黑袍男子,这黑袍男子他认识,乃是柳香追求者之一,实力不在他之下。

    但现在,这黑袍男子居然被卓一招击败了,甚至连双手都废了,这卓的实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恐怖了?

    “这混蛋的实力居然提升这么多?难道是修炼塔内的冰火能量的影响?”杜涛目光忌惮的盯着卓的身影,喃喃地道。

    柳香柳眉微蹙,她也没料到,卓现在的实力居然变得这么强,强大的有些出乎她的预料之外,实力媲美杜涛的黑袍男子,居然一招被他废去双手了?

    虽然惊讶于此刻卓的实力,不过柳香却并没有任何的忌惮之色,在他看来,即使卓经过冰火能量的淬炼提升了不少的实力,但与她还是有些差距的,所以也没将方才卓表现出战力太放在心。

    “看来这一个月你收获不小,怪不得你一出来这般的得瑟,不过你不会以为,你在修炼塔修炼一个月,会是我的对手了?”柳香美眸含煞地道。

    “不是我以为,而是一定。”卓直截了当地道。

    此话也是惹得客厅其他人目光露出怪异之色,这卓貌似自信心太爆棚了点吧,这般嚣张的话语也敢说得出来。

    “好好!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让你知道你的自信是多么的可悲。”

    柳香气极反笑,玉足一点,顿时双手劲气纷飞,在她的双手汇聚出一团团不断旋转的螺旋能量,随后双掌推出,带着崩山裂石的强大威势,对着下方的卓印去。

    卓静静站在原地,目光也是浮现出一丝凝重之色,虽然他的经脉在修炼塔的冰火能量淬炼下,战力提升了数倍之多,但柳香的战力也十分不弱,所以卓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不过,在卓欲要出手的时候,他敏锐的发现,一股极为恐怖的劲气从侧面掠来,挡在了他的面前。

    狂风呼啸,这股莫名出现的力量,在卓面前化作了风墙,而柳香此刻也是抵达风墙之前,双手猛地轰在风墙之,恐怖的螺旋劲气暴掠出,形成两道恐怖的飓风。

    蹬蹬蹬!

    不过,这狂风呼啸的风墙威力太恐怖了,柳香俏脸微变,脚掌一踏虚空,竟是连退数十步,美眸凝重的盯着那莫名出现的风墙。

    “是谁?”

    柳香娇喝一声,美眸含煞的环视着客厅周围,这风墙根本不是卓的手段,甚至那卓连手段都还没使出来,所以这风墙只能是别人使出来,挡在卓面前的。

    “柳香姑娘!可否看在我的面子,放过卓小兄弟呢?”

    平淡的声音传来,随后一道身影缓缓的从另一处包厢的石门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