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逍遥门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逍遥门

    白衣雪最强的两大剑招便是朝阳之剑和夕阳之剑,但现在这两大剑招全部被卓文破去了,再加上哀宝印的诅咒作用,白衣雪此刻已经是气力不济,再也没有任何更强大的招式可以抗衡此刻的卓文了。  。

    嗖!

    卓文从天而降,瞬间坠落在白衣雪面前,手中血枪猛的横扫,狂霸的血气滚滚涌出,狂风呼啸,枪影肆虐。

    白衣雪脸色终于是大变了,手中长剑横在身前,顿时剑光再次炽烈了起来,不过与之前相比,这抹剑光远远要暗淡许多,显然白衣雪身上伤势远比他表面上表现的要严重许多,而且还有卓文的哀宝印的诅咒作用,能够发挥的实力实在不高。

    砰!

    血枪与长剑再次交击在一起,两者先是凝滞了片刻,随后白衣雪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连连倒退数十步,脸色苍白如雪。

    嗖!

    击退白衣雪,卓文目光平静若水,脚掌一踏,再次跃出,手中血枪猛的旋转,犹如电钻一般掠出,再次对着白衣雪轰去。

    砰砰砰!

    卓文一枪枪的轰出,恐怖的枪芒掠出,犹如一座座万丈大山一般,碾压下来,使得白衣雪慌乱抬剑阻挡,疲于应付,伤上加伤,雪白的衣袍,此刻已经被鲜血染的樱红,触目惊心。

    “啊!夕阳之剑,给我死!”

    白衣雪实在受不了卓文这等带着侮辱性的碾压攻势,大喝一声,再次使出了夕阳之剑,一轮升至最高点的烈日,猛的坠落下来,带着黄昏夕阳的落寞坠落下来。

    “死的不是我,而是你!”

    卓文目光淡漠,身后八道血海翻滚,犹如八条恐怖的血蟒,从虚空中掠出,将那一轮坠落的夕阳给缠绕住,只听一声噼里啪啦声响,夕阳之剑再次被血海湮灭。

    嗖!

    湮灭夕阳之剑,卓文一脚踏出,来到白衣雪上方,血枪举过头顶,猛的砸了下来,恐怖的巨力弥漫开来,整个空间都是剧烈震荡起来。

    白衣雪再次抬剑,但他的眼皮已经耷拉下来,呼吸犹如老牛拉车一般极为的粗重,在此刻安静的酒楼中,显得那么的响亮。

    砰!

    血枪砸下来,轰在长剑之上,白衣雪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双膝一弯,跪在了地上,鲜血潺潺的涌出。

    “这就是所谓的逍遥门的大弟子么?一开始你不是要我死么?现在你跪在我面前,怎么让我死?”

    缓缓收起血枪,卓文淡漠的凝视着眼前这跪在自己面前的白衣雪,这白衣雪身上的伤势已经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恐怕稍微动弹一下都有些困难。

    白衣雪没有说话,此刻他头颅低下,粗重的喘息声也是开始有些断断续续,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窒息的病人一般。

    此刻,酒楼内已经彻底的寂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落针可闻,所有的武者都是很默契的将目光投向那跪在地上的白衣雪,以及那站在白衣雪面前的卓文两人身上。

    这一幕,恐怕将会牢牢的印在酒楼众多人的心中,逍遥门大弟子白衣雪,竟然在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败在了一名神秘青年的手中,而且还败得极为凄惨,甚至达到了毫无还手之力的程度。

    “别……杀我?”

    白衣雪艰难的抬起头,目光死死的盯着卓文,竟然罕见的开口求饶,他是真的害怕了,眼前这目光冷峻的青年太恐怖了,修为明明不如他,居然实力完全碾压他。

    卓文俯视着眼前的白衣雪,淡漠地道:“是你们逍遥门一开始叫嚣着要教训我的,甚至还打算对我下杀手,既然你们想杀我,难道就没有被杀的觉悟吗?”

    说着,卓文右手一紧,血枪猛的掠出,直接从白衣雪眉心处贯穿而过,而卓文则是与跪在地上的白衣雪错身而过,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楼。

    噗通!

    当卓文的身影最终消失在酒楼门口后,跪在地上的白衣雪双目怒睁,眉心处有着一抹血洞,随后便是仰倒在了地上。

    哗!

    沉闷的倒地声,犹如落水的石子一般,激起了整个酒楼的喧嚣浪潮,众人面面相觑,目光中皆是有着一抹震动之色。

    “白衣雪死了?这下逍遥门真的要大乱了,这可是西拓城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啊!”

    “逍遥门此次真的损失惨重了,不仅少门主被杀,连门下最优秀的大弟子白衣雪居然也被杀了,恐怕此次逍遥门主真的要疯狂了吧?”

    “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若是等逍遥门的人过来后,恐怕我们都要脱不了干系。”

    哗然之声犹如海啸一声,来得快去得也快,随后众人便是意料到此次逍遥门真的要大乱了,门派中最重要的两名年轻天才居然都死了,而他们也不想惹祸上身,纷纷离开了酒楼。

    不一会儿,酒楼就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那名还没死的逍遥门女弟子吓得花容失色,待到反应过来后,这名女弟子惊叫一声,便是仓皇逃离了酒楼。

    接下来,关于白衣雪身死的消息,犹如狂风海啸般,在整个西拓城传开了,在听到这样的消息后,西拓城许多的武者,都是纷纷色变。

    他们也是没料到,逍遥门在少门主身陨后,竟然连逍遥门大弟子白衣雪也死了,众人都能够猜出来,接下来恐怕整个逍遥门都要疯狂了。

    逍遥门坐落在西拓城边缘的一处巨大山脉之中,这处山脉名叫拓延山脉,在逍遥门巨大恢弘的山门之前,伫立着一座高达数十丈的汉白玉雕刻而成的巨大石像。

    这座石像乃是一名仙风道骨、脸露和煦笑容的老者形象,此人便是第一千零四十九章逍遥门

    逍遥门第一代门主,也是在西北之地开拓出西拓城,创立逍遥门的强者。

    据说此人当初乃是一名帝境强者,当初在创建逍遥门和开辟西拓城后,便是飘然而去,进入了神秘的九幽境之中,自从了无音信。

    顺着山门后面,便是一条通入山顶的白色阶梯,在阶梯的尽头便是一座巨大的广场,这广场便是逍遥门著名的逍遥广场,平时是用于门徒在这广场上演武修炼的。

    在广场的后方,便是伫立着一座巨兽般的大殿,这座大殿名叫逍遥殿,此刻逍遥殿内,逍遥门主静静的坐在上方巨大的金椅之上,目光中满是冷峻之色。

    在逍遥门主下方,站立着五道身影,这五人身上的气息很强大,居然全部都是天尊强者,乃是逍遥门的五位核心长老。

    此刻,逍遥殿的六人,算是逍遥门最为核心的高层,也是逍遥门的顶梁柱。

    “五位长老,另外两名凶手有线索吗?”逍遥门主端坐在金椅上,淡淡地问道。

    其中一名紫袍老者,一拱手道:“禀报门主,另外两名凶手极为狡猾,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而且这两名凶手其中一名女娃娃身上的铠魂很不一般。”

    “哦?如何不一般?”逍遥门主忽然问道。

    “那个女娃娃修为不过玄尊境巅峰,当初我们逍遥门十名精英弟子围剿那两人,其中有两名金尊境初期的弟子参与,但最后的结果却是纷纷铩羽而归,十名弟子全军覆没,就是那小女娃娃的铠魂的力量造成的。”紫袍老者凝重地道。

    “十名精英弟子,其中还有两名金尊境初期的武者出手,居然还拿不下来两名玄尊境的小家伙,而且还全军覆没了?那女娃的铠魂到底是什么?”逍遥门主脸色有些难看。

    紫袍老者略有些尴尬,搔搔头,道:“门主!说实话,那女娃娃的铠魂笼罩在迷蒙的风雪之中,属下也看不清楚其铠魂的真面目,但威力却大得可怕。”

    “嗯?笼罩在迷蒙的风雪之中的铠魂,这等铠魂我怎么根本就没听说过?难道是某种我们未知的强大铠魂?”逍遥门主眉头微蹙,也是有些疑惑。

    “很有可能就是我们未知的强大铠魂,不过若想要搞清楚那女娃娃的铠魂的话,还是需要将其给捉拿下来才行。”紫袍老者点头道。

    “你说得对!现在她们两人的同伴在我们手中,而且我们已经放出风声,今晚就准备把那小子给绞死,我想那两个家伙不会对这小子见死不救的。”逍遥门主淡漠地道。

    “至少那铠魂强大的女娃肯定回来,因为我们所捉住的小子,是那女娃的亲哥哥,而且那女娃看起来也是个重情重义之辈,不怕她不来。”紫袍老者嘴角微翘地道。

    逍遥门主点点头,目光露出一丝冷冽之色,少门主乃是他的亲生儿子,天赋很强,只不过年纪尚小,修为还不是很高,但若是继续修炼下去的话,达到白衣雪那种高度是完全不在话下的。

    但他的儿子还未成长起来就被杀了,逍遥门主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蹬蹬蹬!

    慌乱的脚步声忽然从大殿门口传来,使得逍遥门主六人皆是眉头蹙起,目光放在大殿门口,只见一名姿色艳丽的女弟子慌慌张张的闯了进来。

    “大事不好了!门主,大事不好了,大师兄他被人杀了!”

    还没等逍遥门主呵斥此女没有礼数的时候,这名女弟子就慌张大叫了起来,使得逍遥门主脸色彻底的僵住了……

     6第一千零四十九章逍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