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卓文所化的血光瞬间而至,恐怖的血色能量弥漫开来,形成了一道道不断涌动的血色漩涡,最终重重的轰在了那逍遥门主周身的紫雷海洋之上。  。说

    砰砰砰!

    激烈的碰撞声连绵不绝的碰撞起来,随后血色的能量与紫色的雷光,在虚空之上不断的交缠,犹如两只远古巨兽在不断大战一般。

    广场上的众人也都是有些震撼的瞧着这一幕,这样激烈的碰撞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接触的,仅仅是血光与雷光碰撞所弥漫出来的余波,都让得众人感觉到一股犹如天威碾压下来一般,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敬畏之感。

    “这该死的小畜生,实力怎么增强这么多?”

    瞧着虚空上那不断碰撞的雷光和血光,逍遥门主脸上满是惊怒交加之色,他也是没料到自从这卓文吸收了血魔力量后,实力竟然增强这么多,现在隐隐带给他一股威胁的压力。

    此刻的卓文,身处紫雷之中,身上无数血气翻涌,抵抗着周围不断弥漫而来的强大紫雷,同时他脚掌猛地踏出,血气犹如最好的防御一般,万雷不侵。

    嗖!

    在紫雷之中,卓文如入无人之境,瞬间突破了紫雷海洋的阻碍,与那逍遥门主错身而过。

    “逍遥门主!我会最后一个收拾你的,你还有这么一点存活的时间。”

    在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卓文那淡漠的声音便是在逍遥门主的耳畔响起,逍遥门主先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大喝一声道:“不好,两位长老。”

    果然,当逍遥门主转身望去的时候,敲好瞧见那卓文居然已经飞扑向身后的那两名有些呆滞的天尊长老。

    “你们两个快点逃。”

    逍遥门主大喝一声,声音中有着一丝焦急之色,现在卓文展现出的实力比方才还恐怖,那时候卓文就拥有击杀天尊初期的实力,现在更加不在话下了。

    在逍遥门喝声出现的瞬间,那两名张来这才意识到不妥,随后瞧见那直掠而来的卓文,脸上顿时露出慌张之色。

    “快跑!”

    方才那名白袍老者怒喝一声,便是直接朝着后方直掠而去,逃之夭夭,而另一名反应则是慢上一些,但正是这么一瞬间的愣神,卓文已经追上来了。

    “死!”

    卓文血枪猛地一甩,顿时恐怖的血气汇聚,一道道密密麻麻的血色枪影,将这名慢半拍的老者彻底笼罩进去。

    “啊!”惨叫声骤然响起,随后这名老者便是被血色枪影淹没,随后被搅成了血雾。

    “这个狗杂种!”

    逍遥门主脸色难看之极,他没想到他们逍遥门天尊长老又死了一人,五大天尊长老,现在只剩下那名已经逃窜的白袍老者了,剩余的四人全部被卓文所杀。

    “我要你死!”

    逍遥门主怒吼一声,身上的紫雷已经狂暴了极点,猛地朝着卓文掠去,横亘在天际形成一座极为恐怖庞大的雷桥。

    卓文血眸中满是冷漠之色,右手掌力一吐,顿时血色能量喷涌而出,在他的面前形成了一块圆状的血色壁垒。

    轰!

    紫雷弥漫,轰在这圆状血色壁垒之上,竟然仅仅只是让这血色壁垒晃动一下,便是不动分毫,而与此同时,卓文如同大鹏展翅,瞬间掠出,朝着那飞快逃窜的白袍老者追去。

    拥有三对雷翼和血魔力量的加持,卓文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程度,瞬间就追上了白袍老者。

    “你逃不了的。”

    卓文森冷的声音响起,随后右掌猛地轰了下来,带着势大力沉的恐怖力量。

    白袍老者只觉得背后寒风飒飒,便是发觉到卓文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只见那卓文的右手高高举起,其掌中蕴着不断变化的血球,那血球虽小,但里面所蕴含的威力,却隐隐让白袍老者心惊。

    “给我挡住!”

    白袍老者目光寒芒闪烁,他知道现在已经到了拼命时刻,必须要倾尽全力,随后只见他右手成掌,掌中白芒爆涌,一掌狠狠轰向卓文。

    轰隆!

    两掌交触,那白袍老者右掌的白芒,犹如风中残烛,瞬间熄灭,随后卓文掌中的那一股妖异的血球开始膨胀,恐怖的血色能量涌出,钻入了白袍老者的躯体之中。

    “啊!”

    惨叫声响起,白袍老者的右臂居然在这血色能量的侵蚀下,彻底的爆成了齑粉,而卓文得势不饶人,蓄势待发的左掌由下往上,对着白袍老者胸口直掠而去。

    噗嗤!

    左掌重重印在白袍老者胸口,一抹妖异的血色爆发开来,只见白袍老者面庞露出极致痛苦之色,竟是七窍流血,脸色煞白。

    “死!”

    卓文不动声色,左掌再次元力一吐,白袍老者哼都没哼一声,爆成一团血雾,那隐藏在其丹田中的元婴,也是在这股恐怖的掌力之下,彻底的湮灭,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

    至此,逍遥门五名长老尽数陨落在卓文一人手里!

    当白袍老者彻底爆成一团血雾的瞬间,广场下方不少人都是陷入了呆滞之色,虽然这卓文一开始的战力就表现的很恐怖,众人对其的评价也极高。

    但此子此次可是在逍遥门主的眼皮底下,将剩余的三名天尊长老给杀死的,也就是说,就算是逍遥门主出面,居然都不能阻止这卓文击杀天尊长老,这是不是意味着,此子的战力其实完全不比这逍遥门主弱?

    此刻,逍遥门主怒目圆睁,须发喷张,少门主死了,白衣雪也死了,现在他们逍遥门的顶梁柱五大天尊长老居然也死了。

    即使此次他逍遥门主能够将这卓文击杀,那么他们逍遥门也已经彻底的元气大伤,不复之前的光耀了,而这一切全部都是眼前那血发血眸的可恶青年所造成的。

    瞧着逍遥门主那一副择人而噬的表情,卓文表现得倒是极为的淡定,随后只见他血枪猛地一甩,锋锐的枪尖指着逍遥门主,淡淡地道:“接下来轮到你这只老狗了。”

    “啊!我一定要你死的很难看。”

    逍遥门主仰天怒吼,随后只见他脚掌猛地踏出,其所踏出的方向并不是卓文这边,而是逍遥广场前方的那座巨大的石像。

    这座石像乃是逍遥门第一代门主形象,也是逍遥门为了纪念第一代逍遥门主开创出如此繁盛的西拓城和强大的逍遥门所铸造而成的。

    “逍遥门主这是想干什么?为何忽然踏上第一代逍遥门主的石像?”

    瞧着逍遥门主的举动,广场上的众人都是有些无法理解,显然不知道逍遥门主此举是何意?

    卓文也是盯着逍遥门的举动,内心一突,升起一丝不祥之感。

    “阻止他!”

    不管这逍遥门主到底想要干什么,卓文都不打算让这逍遥门主继续活下去。

    “我逍遥门第一代门主,开创了西拓城和逍遥门的盛事,而他也是一名极其强大的帝境武者,你真以为我们逍遥门就只有这么一点底蕴嘛?”

    “杀我逍遥门少门主,大弟子白衣雪,以及逍遥门高层五大天尊,你必须要受到最为严苛的惩罚。”

    逍遥门主说着,右手一探,竟是捏出一道诡异的印诀,重重的轰在了那石像头顶。

    轰隆!

    那巨大的石像开始剧烈的颤动,旋即其表面便是开始弥漫出一丝丝的恐怖裂痕,这些裂痕越来越恐怖庞大,最终整个石像便是坍塌碎裂,一抹犹如烈日般的白色光芒从石像之中暴涌而出,将漆黑的逍遥广场照耀的犹如白昼。

    环状的气浪从石像之中扩散弥漫,在这股气浪冲击之下,卓文还没抵达石像之中,便是被吹得倒飞而出,脚掌虚空连踏,才勉强稳住身形。

    “好恐怖的威能,在这石像之中存在着什么东西?”卓文目光变得极为凝重,这自石像中弥漫开来的冲击力好恐怖,居然给他一种无法反抗的感觉。

    广场上的众人,也都是在这股气浪之下,纷纷的倒退数百米,方才稳住身形,目光忌惮的凝视着那不断碎裂的石像,以及那站在石像头顶的逍遥门主。

    而原本与莫凌天、迦南四人纠缠的逍遥门弟子,目光纷纷露出狂热之色,旋即都是立刻退到远处,不再理会莫凌天、迦南四人。

    “祖兵!门主即将祭出祖兵了。”退到远处的逍遥门弟子,皆是单膝跪下,目光狂热的瞧着那开始崩塌的石像,嘴中更是喃喃自语。

    而莫凌天、迦南四人则是感觉莫名其妙,眼见那逍遥门弟子都是退后,他们自然也是跟着退后。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那逍遥门主想要干什么?”迦南瞧着前方石像的异状,目光中露出一丝忧色。

    “从那些逍遥门弟子口中可知,那逍遥门主是打算祭出祖兵,只不过不知道这所谓的祖兵到底是什么?”莫凌天眉头微蹙,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之色。

    轰!

    在万众瞩目之下,石像最终崩裂,随后一柄通体呈现玉白色的长剑出现在了逍遥门主的手中,这柄长剑晶莹剔透,仿佛整个剑身都是由美丽的白色玉石所雕刻而成一般,同时表面遍布乳白色的光芒,散发出威严的气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