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这柄通体白色的长剑,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时候,一股磅礴的大力如惊涛骇浪般涌出,巨大的压力、无匹的威势,即使让得周围空间都是变得极为不稳定了起来。 .  。

    只见白色长剑表体神光灿灿,一股股乳白色的光晕,在剑体表面告诉旋转,犹如蕴含在太阳之中的光晕,不可逼视,耀眼非常,在那乳白色的光晕之下,便是一股庄严强大的威势,犹如高高在上的帝皇一般。

    “这是……逍遥剑?居然是当年逍遥门第一代门主的佩剑逍遥剑?”

    广场中不乏一些眼尖之人,一眼便是认出了那被逍遥门主握在掌心的白色长剑,在西拓城逍遥门第一代门主算是神话人物,而随之其佩剑逍遥剑的传闻也更是不胜枚举。

    传闻当年西拓城刚建立起来的时候,便是有三名帝境武者觊觎此地,联合起来欲要斩杀逍遥门第一代门主,不过当年的第一代门主,手持一柄逍遥剑,凛然不惧,以一敌三,最终的结果却是,三名帝境武者大败而归,仓惶逃窜。

    虽然过去很久了,不过逍遥剑的名气在西拓城却是颇大,即使是现在,依旧有许多人提起逍遥剑的事情,不过自从逍遥门第一代门主建立逍遥门便是飘然而去后,那逍遥剑也是彻底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西拓城所有武者都以为,那柄逍遥剑应该是被逍遥门第一代门主带走了,却是没想到居然留在逍遥门之中,而且逍遥门人还将这逍遥剑隐藏在一代门主石像之内,这是所有人都是始料未及的。

    “帝器?”

    卓文也是听到了下方众人的议论声,目光凝重的盯着那逍遥门主手中的白色长剑,这柄长剑隐隐给他一种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卓文曾在青帝的桃花源图以及杀戮破戒刀之上感受到过。

    现在又是在这柄逍遥剑中感受到这股似曾相识的危险感,显然这逍遥剑毫无疑问乃是帝器,毕竟这当初可是那逍遥门一代门主的佩剑,帝境武者的佩剑自然是帝器级别。

    “不好!居然是帝器,这逍遥门中居然还拥有一柄帝器?”站在逍遥广场边缘的莫凌天瞳孔微缩,不由得尖声叫道。

    “怎么办?卓大哥虽然实力很强,但顶多与那逍遥门主差不多,现在这逍遥门主手持帝器,而卓大哥根本就没有这等强大的兵器,两者的战斗根本就是不平等的。 ”迦南也有些焦急地道。

    旁边的迦莎和悬星两女美眸也是忧心忡忡,原本卓文强势杀死逍遥门五大长老,已经让得他们四人感觉到胜利的曙光了,但现在逍遥剑的出世,却使得四人的心彻底的沉入了低谷。

    “这青年已经很不一般了,居然能够将逍遥门主逼到这种程度,恐怕即使是死在逍遥剑之下,应该也是死而瞑目。”

    “此子不仅杀死逍遥门大弟子白衣雪,而且连门派的五大天尊长老都陨落在其手上,即使此次死在逍遥门主手中,恐怕也会名动整个西拓城,甚至整个嘉神岛都会传播此子的名头。”

    当逍遥剑出世的瞬间,逍遥广场上的众人目光,皆是不由自主的投射向了那站在虚空另一边的血发血眸的青年身上,而众人的目光皆是带着一丝怜悯之色。

    卓文所表现的战力,着实是将广场众人给震撼到了,他们都能够预料到,此子若是不死,以此子所表现出的天赋和实力,以后成就不可限量,但现在却是要死在逍遥剑之下了。

    甚至没有人对这卓文怀有任何侥幸的想法,因为一名天尊巅峰武者手持帝器,所能够发挥出的战力是极为的恐怖的,或许依旧不是帝境武者的对手,但至少已经拥有帝境武者的一部分威能了。

    帝境之下,皆为蝼蚁,这是天铠大陆盛传的一句谚语,便是正好诠释了帝境武者的强大和恐怖,无论你的天赋有多么妖孽,实力有多么强劲,但在帝境武者面前,你就是个彻彻底底的蝼蚁。

    即使手持逍遥剑的逍遥门主远不能完全发挥出逍遥剑中的全部帝威,不过即使是其中的一部分威能,那也是极为恐怖的,即使是天尊巅峰,那也要在逍遥门主手中陨落殆尽。

    此刻,逍遥门主意气风发,双鬓长发在劲风之下,随风摆动,猎猎作响,说不出的仙风道骨,气势威严。

    逍遥门主的目光自然是瞧见了广场中无数人目光中的各种神情,有惊叹,有羡慕,有自卑,也有敬畏,这一切的负面情绪,都让得逍遥门主极为满意,嘴角翘起,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此刻的他高高在上,享受着众人的仰望,这种一览众山下的感觉,逍遥门主极为的满意和享受。

    旋即,他的目光越过众人,便是放在了那让得他逍遥门元气大伤的青年身上,也意图在这青年的目光中看见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

    不过当逍遥门主的目光,最终落在卓文身上的时候,甚至投射向卓文目光中的瞬间,他的脸色顿时僵住了。

    因为,他并没有在卓文目光中看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情绪,有的是那自始至终的淡漠表情,仿佛世上没有任何事情,能够让这双淡漠的目光露出其他异样的光彩。

    此刻的血发青年卓文,冷漠如妖,平静若水。

    “还真够沉得住气啊,竟然在帝器威严之下,居然还能够装的如此平静,不过你现在就尽量的装吧,等下老夫杀你的时候,看你如何还能装的这般平静。”

    逍遥门主脸上的僵硬之色缓缓消退,对着前方的卓文露出一丝嘲弄之色,不由得大声嘲笑道。

    “说完了嘛?说完了还不过来受死。”卓文完全没理会逍遥门主那嘲弄的话语,而是淡漠的吐出这句话。

    此话一出,逍遥门主脸色再次一僵,旋即面庞变得通红无比,怒喝出声道:“你有种,都已经到了这等地步,你还有胆子挑衅于我,好好好!今日我必要你生不如死,后悔活在这个世上。”

    说着,逍遥门主脚掌猛地一踏虚空,随后整个人犹如一颗炮弹一般,飙射而出,瞬间朝着前方卓文掠来,其手中的逍遥剑迸发出刺眼的乳白色光晕,犹如这一刻,逍遥门主手中握着太阳光晕一般。

    “此子还真的是嫌命长啊,逍遥门主手持逍遥剑这等帝器,居然也敢挑衅,还真是不知死活。”

    广场众人也都是纷纷露出错愕神色,显然卓文方才的表现大出众人的预料之外,当然在错愕之后,众人目光中皆是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此子现在还敢挑衅逍遥门主,确实是一件极为不智的行为。

    “莫大哥!现在该怎么办?那手持逍遥剑的逍遥门主太强大了,卓大哥有危险啊。”

    迦南着急的蹦了起来,居然打算朝着卓文掠去,不过却是被莫凌天一手截了下来,只见莫凌天神色凝重地道:“你疯了!以你这点修为冲上去不是找死嘛?”

    “那我们现在就这样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卓大哥被杀死嘛?”迦南大吼出声道。

    “迦南!你不要着急,你没看到卓兄的神色很平静么?以卓兄的作风来看,恐怕身上还有一些不惧这逍遥门主的底牌,不然不可能表现的如此平静。”莫凌天沉吟片刻,凝重地道。

    迦南一怔,倒是冷静了下来,莫凌天分析的很对,此刻卓文表现的太平静了,平静到可怕的地步,显然卓文很可能会有某种强大的后手。

    而且迦南现在实力确实是低微,上去恐怕也只会成为卓文的累赘。

    “我们现在静观其变吧!若是卓兄真的不是对手的话,我们大不了一起死就好了。”莫凌天此刻缓缓抬头,目光凝聚在卓文那挺拔如松的背影上,低声喃喃地道。

    迦南、迦莎和悬星三人皆是点点头,目光也是汇聚在卓文的背影之上,他们也是做好了必死的打算。

    嗖!

    逍遥门主瞬间抵达卓文身前,而他的目光已经绽放出极为浓烈的光彩,嘴角翘起残忍的弧度,旋即他的右手缓缓举起,逍遥剑绽放出的乳白光晕越来越炽烈,仿佛要将整个天际的黑暗都给驱散。

    随着光晕的绽放,逍遥门主脸上的笑容也是缓缓绽放,犹如盛开的菊花,他知道,在这一剑之下,眼前这可恶的血发青年死定了,而且必死无疑。

    “这就是你招惹我逍遥门的后果,现在你所要付出的代价是生命。”逍遥门主脸上的笑容越加的灿烂,甚至达到了狂笑的地步。

    “仅仅凭借一柄帝器,你就以为能够杀掉我么?”此刻,卓文也是抬起了头颅,一双血眸依旧冷漠如妖,淡漠的声音缓缓吐出。

    “还真是倔强,都已经到达了这等地步,你还认为老夫杀不了你?真是痴心妄想。”

    逍遥门主冷笑一声,那举过头顶的逍遥剑猛地垂了下来,最终乳白色的光晕挥洒而出,仿佛太阳爆裂,洒出无数岩浆一般。

    “自然杀不死我,因为拥有帝器的可不仅仅只有你,还有我!”

    吐出这句话的瞬间,一股滔天的杀戮之气,从卓文体内涌出,旋即一柄血色戒刀从虚空中斩出,滔天的威势碾压下来,犹如一座座万丈高山从天上降落。

    而逍遥门主原本绽放的笑脸,骤然间僵硬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