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四道帝境强者的攻势尽数轰了下来,不过杀戮破戒刀那涌出的杀戮之气已经将卓文给包裹进去,所以这四道攻势都是被那杀戮之气所阻截下来。   网

    “嗯?怎么回事?那柄帝器居然涌出这么恐怖的杀戮之气。”

    瞧着这一幕,金帝四人眉头微蹙,纷纷停住了身形,目光有些诧异的盯着那被杀戮之气所包裹的卓文。

    “一起轰开这杀戮之气,管他什么手段,我们联手难道还破不开嘛?”

    金帝冷哼一声,脚掌一踏,顿时朝着那汇聚出的越来越多的杀戮之气掠去,其他三人也都是点点头,跟在金帝身后,身上的力量攀升到极点,随时准备击杀那卓文。

    四人来到杀戮之气的核心,此刻血色的杀戮之气滚滚汇聚,形成血色漩涡,在血色漩涡里面,卓文的身影若隐若现。

    “轰开杀戮之气,杀这小畜生。”

    金帝吩咐一句,便是当先出手,右手虚空一探,顿时那九颗金色形成涌出狂暴的星辰之力,汇聚在他的掌心,炽烈的金芒仿若他的掌心孕育着金色的小太阳一般。

    而其他三人也都是调动星辰之力,打算使出全力,破开这血色漩涡,击杀隐藏在里面的卓文。

    轰轰轰!

    四道星辰之力轰出,天威般的力量弥漫开来,不过让得四人眉头微蹙的是,他们的攻击如入泥沼,根本破不开。

    此刻,深处血色漩涡之中的卓文,缓缓睁开双目,目光中满是迷茫之色,因为入眼所见的居然全部都是血色。

    “这里是哪里?”卓文下意识地道。

    “小子!松开杀戮破戒刀,本龙爷已经豁出去了,将上次收集的血衣和尚的神念,彻底释放出来了,既然这四个家伙对你阴魂不散,那索性给他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小黑来到卓文面前,目光阴沉地说道,这血衣和尚可是高阶帝境,即使只是一缕神念,那也浩瀚如海,对于小黑有着不小的裨益。

    原本小黑是打算慢慢吸收这股神念,可惜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金帝四人居然犹如牛皮糖一般,对着卓文死缠烂打,非要置他于死地,小黑又不可能让卓文死,只得使用血衣和尚的神念之力了。

    “你当初不是说抹除了血衣和尚的神念了嘛?没想到你居然自己收集起来了。”卓文一怔,旋即冷哼道。

    小黑却是尴尬一笑道:“这血衣和尚的神念力量可不小,对本龙爷可是大补之物,可惜的是,现在不得不用掉了,你小子快松开杀戮破戒刀吧,血衣和尚的神念马上就要出现了,这可是高阶帝境的神念啊,所能够发挥出的威力可是极为恐怖。”

    卓文点点头,右手轻轻一松,顿时杀戮破戒刀嗡鸣一声,从血色漩涡中心暴掠而出。

    原本还在血色漩涡外面观望的四人,顿时感觉到一丝丝的寒意,旋即杀戮破戒刀猛地破开漩涡,朝着四人中的风帝斩去。

    风帝乃是四人中修为最弱的一人,修为仅仅只有一重帝境。

    “居然朝我掠来,还真是找死!”

    瞧着那破空而来的血色戒刀,风帝非但不惧,反而目光中露出一丝贪婪之色,方才血色戒刀所能够发挥的威能很弱,所以风帝并没有对此次掠来的杀戮破戒刀有丝毫忌惮之色。

    “风!”

    风帝低喝一声,双手开始汇聚狂乱的飓风,他头顶上方的九颗形成乃是由极为强大的飓风所凝聚而成,里面蕴含着一丝丝的风之法则。

    嗖!

    杀戮破戒刀化作一道妖异的血芒,明明还远在数百米之外,但在一眨眼之间就来到了风帝的眼前,而风帝此刻还在慢吞吞的凝聚风之力量,并没有预料到危机的逼近。

    当杀戮破戒刀抵达他眼前的时候,风帝这才发现有些古怪,一抬头,便是瞧见了近在咫尺的杀戮破戒刀。

    “怎么回事?这杀戮破戒刀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风帝瞳孔微缩,厉啸一声,便是双手上迎,还没完成的风之力量涌出,欲要挡住这一刀,而风帝目光中也并没有露出丝毫焦急之色。

    杀戮破戒刀的威力他是知道的很清楚的,伤他都难,所以对于杀戮破戒刀的这一击,他并不是很在意。

    咔嚓!

    不过,当杀戮破戒刀彻底的抵达风之力量面前的时候,风之力量居然不堪一击,瞬间被破,随后血芒妖异化作,从风帝眉心一穿而过。

    嗖!

    一缕鲜血飚洒而出,风帝怒目而睁,死死的仰头望天,在他的眉心处,鲜血犹如决堤的大坝一般流了下来。

    “怎么可能?这血色戒刀的威力,怎么增强了这么多?我不甘心。”

    风帝怒吼一声,最终肉身彻底的崩溃了下来,旋即那丹田中的元婴从肉身中暴掠而出,朝着金帝掠去。

    “金帝!救我。”风帝惊惧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

    可惜的是,风帝的元婴并没有掠出多久,又是一道血芒掠过,从这元婴之中一穿而过,血色的能量弥漫,风帝的元婴直接崩溃消散。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从风帝肉身崩溃到元婴被斩,仅仅只是发生在一瞬间,堂堂的一重帝境风帝,居然就这样彻底的陨落了?

    “风帝死了?”

    金帝、蓝帝和青帝三人甚至还没回过神来,就瞧见风帝的元婴在他们眼前彻底的消散了,一代帝境强者就这样陨落在他们的面前。

    嗖!

    斩杀风帝元婴之后,杀戮破戒刀再次化作一道血芒,回到了血色漩涡,此刻卓文已经从血色漩涡走出,而那血色漩涡开始翻滚,最终汇聚形成了一道人形。

    这是一名身着血衣的和尚,目光深邃如海,带着一丝漠视天下的冷漠之一。

    “佛即心兮心即佛,心佛从来皆要物。若知无物又无心,便是真心法身佛。”

    淡淡的佛门箴言自血衣和尚口中吐出,旋即只见血衣和尚嘴角缓缓露出一丝妖异的笑容,右手轻轻探出,一把抓住了身边的杀戮破戒刀。

    “世间万物皆为杀戮,万物不止,杀戮不断!若要制止杀戮,唯有杀尽万物,成佛者,须得杀戮。”

    此话一出,血衣和尚淡淡瞥了身后的卓文一眼,旋即目光便是放在了前方的金帝三人身上,身上的杀戮之气越来越浓郁恐怖。

    “帝器的神念?这小子身上居然也有这帝器的神念,真是该死。”

    瞧着那杀戮之气所化的血衣和尚,金帝三人纷纷色变,他们可都知道卓文这柄血色戒刀可是高阶帝器,也就是说这血衣和尚身前应该是一名高阶帝境强者,虽然现在只有一股神念,但配合高阶帝器,那也是极为恐怖的。

    原本金帝他们以为这血色戒刀乃是卓文机缘巧合所得,肯定不可能拥有生前主人的神念,但他们都错了,而且还错的很离谱。

    “有帝境强者陨落了,这太疯狂了吧?”

    当风帝被杀戮破戒刀斩杀之后,代表着风帝的九颗星辰从天上陨落下来,重重砸在了西拓城外的数百里的荒郊野地之上。

    而星辰的陨落,自然也代表着帝境强者的陨落,这些西拓城众多武者还是知道的,所以当风帝陨落的时候,西拓城开始混乱了。

    “杀!”

    血衣和尚的神念乃是小黑所释放出来的,所以他自然是听命于小黑,只见他脚掌一踏,直接朝着金帝三人掠去,竟是打算以一敌三。

    “金帝怎么办?这股神念可不好办。”青帝和蓝帝两人站在金帝身后,低沉地道。

    “战!今日必杀卓文这小杂种,虽然这血衣和尚身前乃是高阶帝境,但现在不过是一缕神念,我们三人联手根本不惧,一起上灭了他。”金帝冷哼一声道。

    蓝帝点点头,正有此意,他也不想放过卓文,而青帝则是目光闪烁,青帝远比金帝和蓝帝冷静许多,他总感觉这血衣和尚不一般,心中已经有所提防。

    “杀!”

    金帝怒吼一声,当先掠出,而蓝帝紧随其后,至于青帝则是悄悄后退,并没有掠出。

    “杀戮才是证道之法,你们都将是我的垫脚石。”

    血衣和尚嘴中喃喃自语,旋即杀戮破戒刀猛地斩出,千丈的刀芒犹如通天彻地的擎天柱一般,横亘在虚空之上,朝着金帝和蓝帝掠去。

    金帝和蓝帝脸色大变,纷纷使出了最强的招式,欲要阻挡住这一千丈刀芒。

    轰轰轰!

    两人周身的十八颗星辰化作星河领域,牢牢将两人守在中心,倒是一时之间挡住了那恐怖的血色刀芒。

    “杀戮便是破戒,破戒便是彻悟!破杀生。”

    血衣和尚再次喃喃低语,手中血刀轻轻扬了起来,顿时在虚空中形成一道道血腥的场景,这些血腥的场景皆是一些屠宰的画面,有杀畜生,有杀人,有杀元兽……

    世间形形色色的杀戮,在这一刀之中完全诠释了出来,杀生便是杀尽一切生灵,屠灭一切阻碍。

    砰砰砰!

    当破杀生这一招扬起的瞬间,金帝和蓝帝身前的星河领域全部崩溃,而两大帝境强者,居然在这一招之下,哼都没哼一声,爆成了两团血雾。

    “走!”

    当金帝和蓝帝陨落的瞬间,青帝从怀中取出一枚青色玉牌,猛地一捏,整个人化作一道风,消失在了原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