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掌心的玉简,卓文右手轻握了握,目光中露出一丝感激之色,对着碑玄拱手道:“多谢碑玄前辈!”

    “不用谢了!你小子每次都关顾我的生意,而且一次比一次价值高,说起来我也算是得了你不少好处,这资料对我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 ”

    碑玄摆摆手,旋即继续道:“此次你前来应该是想要兑换东西吧,跟我说说,我帮你挑选。”

    收起玉简,卓文点点头,道:“碑玄前辈,现在我需要一柄刀类灵宝,最好是那种戾气颇重的刀类灵宝。”

    卓文的杀戮破戒刀法和杀戮大势都蕴含着戾气,所以想要发挥出其强大威力,自然是要选择那种戾气深远的刀类灵宝。

    “戾气颇重的刀类灵宝?我找找看。”

    碑玄点点头,右手一点柜台,顿时弹出一道光幕,右手在光幕之中连连点出,正在搜寻着符合卓文要求的灵宝。

    “有了!”

    碑玄目光一亮,便是右手一拉,一块四方形的光幕出现在卓文面前,在这光幕之中显示着一柄黑漆漆的长刀,在这长刀的表现刻录着玄奥繁复的符纹,一股神秘的气息从此刀中散发出来。

    “此刀名为七杀,乃是皇阶极品灵宝,拥有恐怖的杀伐之力,曾经造成过不少的杀戮,算是一柄戾气很重的兵器,不过这七杀戾气很重,一着不慎,可是容易被反噬,你真的打算兑换这七杀嘛?”碑玄蹙眉地道。

    卓文点点头,道:“就他了!”

    “既然如此!那你拿去吧,不过这七杀乃是比较强大的皇阶灵宝,所以价格方面会贵不少,大概二十万贡献点吧。”碑玄袖袍一抖,顿时一柄黑漆漆的长刀出现在他的手中,随后一抛,便是丢给卓文。

    接过七杀,卓文顿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戾气,从七杀的刀柄之中滚滚涌来,钻入卓文的躯体之中。

    “区区这点戾气也敢嚣张?”

    卓文冷喝一声,顿时体内涌出一股恐怖的杀戮大势,仿佛一瞬间,卓文的背后虚空浮现出无数的尸山血海,修罗地狱,那恐怖的杀戮大势,一下子就将七杀刀内的那股戾气给迫出体外。

    嗡!

    七杀刀哀鸣一声,刀身不断颤抖,再也不敢释放出丝毫的戾气,仿佛在害怕卓文身上那莫名涌出的杀戮大势。

    碑玄有些诧异的瞧了卓文一眼,在方才卓文涌出杀戮大势的时候,他的内心也是升起一丝杀戮欲望,而且卓文如此轻而易举的降服七杀刀,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卓小友看来果然不简单,身上那股杀戮之意隐隐蕴含在天地之中,恐怕是一种强大的天地大势,怪不得需要戾气颇重的灵宝。”碑玄点点头,心中暗道。

    卓文的天赋自然是不必言说,碑玄是一直看在眼里的,他心中认定卓文以后必然不同凡响,现在只不过欠缺的只是时间而已。

    “碑玄前辈,在下先告辞了。”

    卓文又是与碑玄闲聊了一会儿,心中对于此次内院来人倒是了解至深后,便是与碑玄告辞一声,离开了任务点。

    走出任务点,顺着清幽的羊肠小道,卓文开始默默思索着关于此次内院来人的事情,这内院天都峰招收记名弟子的名额肯定不会太多,而外院的天才数量众多,而且卓文加入外院时间太短,此次竞争绝对是吃亏的。

    思索片刻,卓文便是取出碑玄给他的玉简,在这玉简中记载着外院天尊榜那三十二人的全部资料,卓文打算好好研究一番,毕竟他现在处于先天弱势,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意念犹如针刺一般进入玉简之中,卓文默默查看里面的内容,大约十息左右的时间,卓文便是将意念从玉简中剥离开来,这玉简内容他算是大致浏览了一遍,目光却是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因为这天尊榜的天才还真的是个个不简单,其中排名最末尾的实力也有天尊中期,而且这种能够进入天尊榜的天才,个个都是实力远超境界的天才,即使是天尊中期,其战力也已经媲美一般天尊后期甚至巅峰。

    在天尊榜上,卓文也看到了称帝阁三阁主柳青,这柳青排在第三十名,实力也在天尊中期,实力很强。

    而且卓文还在这个榜单上瞧见了不少的熟人,其中就有排名第二十七的程东、排名第二十八的虎嘉还有排名第二十五的戚纪,这三人是当初负责外院新生招收的负责人,卓文倒是记得很清楚。

    卓文重点关注的还是天尊前五,这天尊前五的天才,实力基本都是在天尊巅峰,身上都有着各自强悍的底牌,排在第五的乃是称帝阁二阁主帝希,乃是称帝阁大阁主帝霸的弟弟。

    这两兄弟一手撑起了称帝阁这个声名远播的大势力,而两人在外院中的名头也是极为的不弱。

    排名第四的是外院四大实力之一清音阁阁主轻音,排名第三的乃是墨香阁阁主墨言无殇。

    “墨言无殇?原来墨香阁的大当家是她啊。”

    瞧着玉简中墨言无殇的记录,卓文目光露出一丝豁然开朗之色,当初他对上柳香的时候,程东多次出面,其中便是有着那墨香阁背后大当家的在推波助澜,那时候卓文就已经疑惑,他与墨香阁阁主非亲非故,为何会如此帮他。

    原来墨香阁阁主是卓文的老熟人墨言无殇,不过卓文进入外院这么久,这墨言无殇都没来见过他卓文一次,卓文也是猜测墨言无殇应该是有些无法面对他吧。

    毕竟当初与青帝的战斗中,她中途被莽狮带走,只留下卓文、吕寒天和始源长老三人自生自灭,可能也是怕卓文心生芥蒂,到时候见面两人会尴尬。

    当然,卓文可不认为自己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况且当初墨言无殇的离开也不是其自愿所为,而是被莽狮强行带走,这事也怪不得墨言无殇。

    想起墨言无殇,卓文便是摇摇头,倒也没强求,他知道到时候他与墨言无殇肯定会再相见的,此事他也不急。

    至于天尊榜排名第二的便是称帝阁大阁主帝霸,修为同样是天尊巅峰,据说这帝霸手段重大,曾经在一名一重帝境武者的追杀下逃得性命,是个实力很恐怖的天才。

    而天尊榜排名第一的乃是郝月阁阁主邪月,这是个半只脚踏入帝境的存在,其战力居然已经拥有帝境的威能,曾经斩杀过一重帝境武者,并且与二重帝境大战过的存在。

    “这个邪月好恐怖,居然斩杀过一重帝境武者?”当卓文目光放在邪月的资料上后,卓文算是真的震惊了。

    虽然他也是斩杀过帝境强者,而且其中还包括金帝这种三重帝境的存在,不过这可不是靠他自己的力量,而是靠杀戮破戒刀和血衣和尚的神念,才能做到那等程度,而且还只能用一次。

    以卓文现在的战力,顶多只能斩杀天尊巅峰强者,若是对上一重帝境的话,恐怕就有些吃不消了,与这邪月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这外院果然是卧虎藏龙,妖孽天才还真是够多!”

    收起玉简,卓文目光中也是充满了凝重之色,这天尊榜前五的天才,个个都有着威胁他的战力,而且前十存在对他来说都有些难缠,卓文心中原本有的一丝傲意,也是逐渐的消散了。

    经过一处广场,卓文的注意顿时被一阵喧哗之声所吸引,转头瞧去,只见这广场的中央位置,已经聚拢了无数人流,人山人海,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虽然人流很恐怖,但这些人都很自觉地在中间分开一条通道,仿佛是在为别人让道一般。

    “内院天都峰的师兄师姐都好强啊,居然个个都是帝境修为,他们有些年纪也就不超过三十岁,这么年轻成就帝境,天赋好恐怖。”

    “内院是何等存在?想要成为内院弟子,至少也要达到一重帝境以上,从里面出来的弟子,自然个个实力强大,天赋恐怖。”

    卓文耳朵一动,便是听到了不远处一些学员的议论声,知道这广场之中热闹的原因竟是那所谓的内院来人。

    哈哈

    心念一动,卓文抬脚走向广场中央,很快便是来到了人群中不起眼的角落处,目光汇聚在人流中央的那条过道上。

    只见过道中有着七道身影缓缓的行走着,为首一人乃是气息雄厚的灰袍老者,其身上的气息很浩瀚,居然丝毫不在外院院长之下,显然这灰袍老者应该也是一名中阶帝境强者。

    跟在灰袍老者后面的六人是四男二女,这六人个个下巴微扬,目光中满是傲然之色,对于周围投射而来的崇敬和羡慕的目光,这六人颇为享受。

    相对于内院来说,外院所谓的天才,在他们眼里根本就是不值一提,他们六人实力最弱的也是一重帝境,这样的修为,几乎足以碾压外院所有的天才。

    “看来这内院果然神奇,居然能够培养出如此年轻的帝境武者,怪不得外院很多学员都挤破头也想进入内院之中。”

    感受到这六人身上的强大气息,卓文目光中也有着一丝波动,心中暗暗慨叹内院的不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