柜台中坐着的乃是绿袍老者,他也是注意到前来的卓文,目光中满是平淡之色,问道:“前来进行四品精神力测试?”

    卓文点点头,那老者也没多说什么,直接从袖袍之中甩出一个黑溜溜的巴掌大小的正方块。.. 。说

    “捏碎它,你就拥有绿袍的资格!”绿袍老者说完以后,便是若无其事的重新伏在桌前,压根就不再理会卓文,显然也不太相信卓文能够顺利通过测试。

    “四元晶块?没想到绿篱这老头拿出这种东西当做四品精神力测试之物,这未免太苛刻了吧?”

    瞧着那被绿袍老者递出来,交给卓文的黑色正方块,客厅不少人都是目光微凝,露出奇怪之色。

    “居然是四元晶块?前辈,这测试内容是不是太难了?想要捏碎这四元晶块至少也需要四品大成以上的精神力,连四品小成都不一定能够捏得碎……”

    黄灿脸色略有些发白,连忙对着柜台前的绿袍老者说道,不过却被后者给打断了。

    “若是不想测试的话,大可以走开,既然老夫说这是测试内容,那就是测试内容。你若是不满意,也可以不用测试,滚回第三层。”绿袍老者重新抬起头,声音极为不客气地道。

    “对啊!没本事,就不要来测试了,绿篱前辈时间可是很忙的,你们这么婆婆妈妈根本就是在耽误他的时间。”陈岗和偌湘来到柜台前面,目光戏谑的瞧着卓文和黄灿道。

    “陈岗!需不需要我帮你开一个包厢,你哥方才在进入第五层的时候,已经事先跟我打过招呼了,而且贡献点也支付过了,你只需要拿一把钥匙就行了。”原本目光冷漠的绿篱老者,见到陈岗后,顿时脸露一丝笑意。

    “我哥有心了!此次也多谢绿篱前辈。”

    陈岗客气一笑,便是接过绿篱递来的玉匙,不过却并没有进入第四层深处的包厢,而是目光戏谑的瞧着柜台前的卓文,他倒是要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卓文如何出丑。

    瞧着这一幕,卓文目光也露出一丝明悟之色,看来这绿袍老者的刁难与这陈岗是脱不了任何的关系了。.

    绿袍老者也是领会到陈岗的眼色,淡漠的目光重新放在卓文身上,道:“怎么?还不进行测试嘛?若是弄不碎这四元晶块的话,你可以立刻滚出第四层了。”

    “真是两个不知所谓的东西,没有这个能力,还非要打肿脸充胖子来第四层测试,还真像两个跳梁小丑一般。”陈岗嘴角冷笑连连。

    跟在陈岗身边的偌湘,目光冷漠的盯着黄灿,道:“黄灿!你真觉得丢脸丢不够啊?居然跟到第四层来了,我明确跟你说明白,我的男人是陈岗,你这样死缠烂打有意思吗?”

    偌湘的话语,使得黄灿瞳孔紧缩,目光中有着一丝恼怒之色,他跟过来可不是因为偌湘,纯粹是陪卓文前来测试的,现在在偌湘的眼里,反而成了死缠烂打,纠缠不清了?

    “我有说过,我来第四层是因为你嘛?请你不要如此自以为是好么?既然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我去哪里又与你何干?”黄灿冷冷的回道。

    偌湘俏脸一滞,她倒是没想到原本脾气很好的黄灿,居然敢这么对她说话,不过她又偏偏难以反驳,她现在与黄灿确实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真是口是心非,反正我是不想见到你,但你却偏偏在我面前晃荡,烦不烦?”偌湘冷哼一声道。

    “我过来只是为了陪我朋友进行测试,与你没有一点关系,既然你觉得心烦,完全不用理会我,也不需要你的理会。”黄灿冷冷的回道。

    偌湘这个女人的本质,他是彻底的看清楚了,所以之前对她的好感,此刻早已经烟消云散,现在甚至升起一丝厌恶之感。

    瞧着黄灿这幅冷淡的态度,偌湘却是冷笑连连,心中打定黄灿就是在欲盖弥彰。

    “你的朋友?就这个废物,居然也敢来测试四品奥术师,真是自取其辱。”偌湘美眸放在了不远处卓文身上,嘴角已经露出极为浓郁的冷笑之声。

    咔嚓!

    忽然,清脆的碎裂声在整个第四层大厅响彻而起,旋即只见卓文右手手掌缓缓张开,原本被他握在手中的四元晶块,此刻已经碎成了黑色粉末。

    方才黄灿和陈岗、偌湘对话的时候,卓文已经默默调动体内的精神力,将这四元晶块体内的结构全部破坏掉。

    这四元晶块外面极为坚韧,但里面的部分却是颇为脆弱,不过想要进入四元晶块内部,精神力至少也要四品大成才行,所以之前客厅就有人说过,此次四品精神力的测试极为苛刻。

    毕竟,一般进行四品奥术师测试的奥术师,精神力基本都是三品大圆满和四品小成,至于四品大成的基本都早早的成为绿袍了,怎么可能还在第三层当黄袍?

    碎裂声,在整个客厅中,都显得那般的悦耳清脆,旋即客厅周围其余人都是怔住了,一道道目光皆是不约而同的放在卓文的掌心那黑色粉末处。

    这小子,居然在不声不响之中,就将四元晶块给碾碎了,也就是说此子精神力起码在四品大成以上。

    陈岗和偌湘两人脸色皆是僵硬下来,目光死死盯在卓文掌心的黑色粉末,就连柜台上目光冷淡的绿袍老者,也是脸颊僵硬下来。

    “四元晶块已经碎了,测试算通过了吧?”卓文将黑色粉末放在柜台面前,古井无波地道。

    绿袍老者回过神来,苍白的双眉微微蹙起,只见他右手一招,将柜台前的黑色粉末拿在手里,仔细端详着,仿佛在判断着卓文是否是真的捏碎了四元晶块。

    “绿篱前辈!恐怕此子应该是用了某种不为人知的方法作弊,将这四元晶块给弄碎了的。”陈岗最先反应过来,忽然对着绿袍老者说道。

    绿袍老者仔细端详了手中的黑色粉末后,点点头面色凝重地道:“陈岗说的没错,你这四元晶块的粉末确实有些问题,你用了什么作弊的方法,将其弄碎的?”

    “绿篱前辈!你如此血口喷人,真的好么?卓兄可是在你面前将四元晶块弄碎,若是他真的有作弊的话,你之前没有发现嘛?等他弄碎之后,你却说他作弊。”黄灿有些愤慨地道。

    绿袍老者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右手猛地拍在桌子表面,淡漠地道:“你敢如此与我说话?老夫明明是实话实说,你敢说我是血口喷人?”

    “难道不是吗?卓兄可是当着你的面通过测试的,若真有作弊,之前你就应该提出来,现在四元晶块都已经碎掉了,你却说他作弊,连理由都不说,难道不是血口喷人嘛?”黄灿愤愤不平地道。

    “我看你是找死!”

    绿袍老者有些恼羞成怒,袖袍一挥,顿时恐怖的精神力碾压下来,化作一张巨大的精神力手掌,便是对着黄灿狠狠的抓取。

    轰!

    不过,当精神力手掌即将接触到黄灿的时候,另一股完全不弱的精神力壁垒猛地升起,挡住了那精神力手掌。

    “嗯?你敢在奥术塔内私自动手?”绿袍老者目光微转,盯在卓文身上,冷冷地道。

    卓文却是笑了,道:“好像是你先动手的吧?现在你却谴责我在奥术塔内私自动手,你不觉得很可笑嘛?”

    “我是什么人?你们又是什么人?你一个肆意作弊,一个以下犯上,老夫出手教训是理所当然,你们冒然反抗就是违反奥术塔的规矩。”绿袍老者冷冷地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就必须要站在原地被你打嘛?”卓文一挑眉,声音逐渐冷了下来。

    “那是自然!”绿袍老者理所当然地道。

    “真是可笑的言论!”

    卓文冷冷一笑,一股精神力逐渐从泥丸宫内弥漫开来,环绕在他的周身,形成一股若有若无的无形力量。

    “绿篱前辈!此人不仅作弊,居然还打算反抗,这种以下犯上、不懂规矩的小混蛋,就应该直接给拿下,若是前辈不方便动手,由我来吧。”原本站在一边的陈岗主动请缨道。

    “你说得对!是该给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一点教训了,让他好好长点记性,不过奥术塔不能出人命,你不要下手太狠就好,只要废掉这两人就可以了。”绿袍老者轻轻点头道。

    “规矩我懂得,绿篱前辈放心好了。”

    陈岗咧嘴一笑,便是朝着卓文缓步走去,目光中满是戏谑之色。

    客厅其他奥术师只是远远的站在一边,并不打算参与这件事情当中,只是心中暗叹卓文倒霉,陈岗的身份在奥术塔内可是不同凡响,因为陈岗的大哥陈鑫,乃是奥术塔第五层的天才,并且与第四层这测试人员绿篱关系很好。

    所以,得罪了陈岗之人在奥术塔内往往都会寸步难行。

    “方才你若是给我磕头认错,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事了,可惜的是,是你自己不知进退,所以我会给你一个颇为深刻的教训,让你以后懂得如何做人。”

    说着,陈岗脚掌一踏,精神力犹如汪洋大海一般涌出,朝着卓文爆涌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