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到那恐怖之极的精神力,卓文面沉如水,右手轻轻探出,顿时在他的身前形成一道犹如实质般的精神壁垒。 .. 。说

    轰!

    陈岗的精神力瞬间而至,重重轰在精神壁垒之上,顿时使得精神壁垒剧烈的颤动起来,不过仅仅只是颤动而已,却根本无法将精神壁垒打破。

    “你就这点实力嘛?”卓文微仰头,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笑意,使得陈岗脸色微沉。

    “玄火阵!”

    陈岗袖袍一抖,顿时十六块燃烧着火焰的晶石从他的袖袍之中掠出,以一种奇异的轨迹,在他的身前形成一道诡异的火焰阵法。

    “是四品元阵玄火阵?”瞧着那由十六块火焰晶石所化的火焰阵法,黄灿脸色微变,他倒是没想到陈岗居然直接只用四品元阵。

    “陈岗居然直接使用玄火阵,看来是真的想要将此子好好教训一顿了。”

    周围不少奥术师也都是啧啧称奇,这玄火阵的威力不俗,据说乃是陈岗的大哥陈鑫的手笔,五品奥术师所炼制的四品元阵,威力远比四品奥术师所炼制的四品元阵要强大不少。

    所以,当陈岗使出玄火阵后,客厅其余奥术师,纷纷目露忌惮之色。

    “看来你也是一名四品奥术师,精神力居然如此强大,不过这玄火阵乃是我大哥陈鑫所炼制,远不是一般四品元阵可比,你精神力再强大,在这玄火阵之下,依旧毫无反抗之力。”

    陈岗目光中满是自信之色,玄火阵的威力有多强,他曾经屡试不爽,连四品大圆满的奥术师,在玄火阵之下都被弄得狼狈之极,眼前这卓文虽然看起来不错,但他不认为前者拥有抵抗玄火阵的能力。

    嗖嗖嗖!

    十六块火焰晶石瞬间掠出,将卓文团团包裹进去,十六道恐怖的火焰喷涌而出,犹如十六条火蟒,将卓文整个人都是包裹了进去,欲要将其焚烧殆尽。

    卓文目光平静之极,脚掌一跺,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他体内暴涌而出,这股气势在他的周围幻化出尸山血海、修罗地狱,正是卓文刚刚初步领悟的杀戮大势。

    铿!

    卓文屈指一弹,七杀刀被他握在手中,随后将这黑色大刀举过头顶,猛地劈了下来,顿时那笼罩在他周身的杀戮大势,便是被七杀刀所牵引形成一往无前的恐怖刀势。.

    轰!

    那玄火阵涌出的十六道火焰,顿时湮灭,随后卓文脚掌踏出,右手七杀刀又是斩出一刀,刀影肆虐,环绕在他周身的十六枚火焰晶石直接崩碎。

    “这家伙还是修武者?实力怎么这么强?”

    当卓文释放出杀戮大势,并且取出七杀刀,两刀破去玄火阵的时候,整个客厅都是安静了下来。

    其实卓文在展露出四品精神力的时候,已经让不少人觉得有些惊讶了,毕竟卓文的岁数不大,也就二十岁左右,能在这种岁数达到四品精神力,天赋肯定了得,以后晋升到五品精神力也不在话下。

    当卓文在众人印象中是一名四品奥术师的时候,此子又是展露出恐怖的武道实力后,真正的将众人震撼到了,而且他们也隐约的感受到,卓文的武道力量貌似比精神力还要强大恐怖许多。

    武道和精神力一起修炼的武者,嘉神学院也不是没有过,只不过修为大多数都不高,毕竟又要修炼武道,又要修炼精神力,很容易分散注意力,往往两者皆是自顾不暇,从而两者的进度都是被拖累。

    但眼前这青年有些怪胎啊,精神力的高度已经比大多数同龄奥术师强悍许多,其武者力量居然比精神力还要恐怖,这绝对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双修天才。

    蹬蹬蹬!

    陈岗闷哼一身,后退数步,目光中充满了惊骇之色,这卓文的武道力量也太恐怖了,居然两刀就破去了他的玄火阵。

    “礼尚往来!既然你先对我出手,那我就好好回敬你一番。”

    卓文目光淡漠,那闪烁着寒芒的眸子,直直盯在陈岗身上,使得后者内心颤栗,连玄火阵都不是卓文的对手,更不用说是他了。

    嗖!

    一脚踏出,卓文仿若瞬移般来到陈岗面前,杀戮大势倾泻而出,犹如一座极为恐怖的血色大山一般,压在陈岗身上,使得后者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杀!”

    一刀降临,杀戮大势形成的刀势犹如九天玄雷一般劈落,想要将陈岗彻底的剿灭。

    “奥术塔内,岂容你放肆!”

    柜台中的绿袍老者也是瞧见了这一幕,怒喝出声,袖袍一挥,四品大圆满的精神力涌出,化作一道精神大手,一把对着卓文轰去,欲要挡住那恐怖的刀势。

    “区区四品大圆满而已,也敢阻我。”

    卓文目光森寒,刀势不变,猛地劈下来,随后绿袍老者的精神大手居然脆弱不堪的破碎开来。

    “这家伙……”

    绿袍老者脸色难看,右手一变,重新凝聚出另一只精神大手,一把将陈岗提着,离开了刀势所在的范围。

    轰隆!

    刀势降落,轰在陈岗方才所在的地方,竟是砸出了深达近一丈的深坑。

    “你想杀了陈岗?”绿袍老者右手一摄,顿时将那已然陷入呆滞和惊恐中的陈岗带到身边,怒喝道。

    “我不过是礼尚往来而已,他刚才出手可没有丝毫留情,我为何要对他留情呢?”卓文淡淡地道。

    “真是大逆不道!你竟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违反奥术塔的规定,你是不是眼中根本没有慕枫大师?”

    绿袍老者气得发抖,目光变得极为的阴森,眼前这青年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他身为第四层的负责人之一,居然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

    “绿篱!怎么回事?怎么第四层动静这么大?”

    忽然,在第四层柜台后方的里间中,走出一名蓝袍老者,眉头微蹙,目光中满是不悦之色,显然是听到了方才卓文与陈岗战斗的动静。

    “此子大逆不道,公然违反奥术塔规定,还打算杀人,实在是胆大包天!蓝缪大师,此子应该捉拿下来才行,不然不足以服众。”

    瞧着这忽然出现的蓝袍老者,绿袍老者目光露出恭敬之色,俯身一拱手,指着卓文声色内荏地道。

    “蓝缪大师好!”

    客厅中其他奥术师,在瞧见这蓝袍老者后,皆是极为恭敬弯腰拜见这蓝袍老者,脸上满是崇敬之色。

    卓文目光也是放在这蓝袍老者身上,这蓝袍老者看上去平平无奇,身上并无一丝凌厉之色,气息朴实无华,仿佛一名普通的小老头一般。

    蓝缪大师目光顺着绿袍老者的指向,放在了卓文的身上,原本他目光中漫不经心之色,瞬间被一缕精芒所取代,仿佛发现了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好深邃的眼神。”

    卓文也是注意到蓝缪大师的目光,瞳孔微缩,他刚一接触到这双目光,就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仿佛掉入无底深渊一般,这名叫蓝缪的蓝袍老者绝对不简单,给他一种极为浓重的危机感。

    再加上那绿袍老者以及其他人瞧着这蓝缪的恭敬目光,很显然,这蓝缪应该是奥术塔的高层之一。

    “卓兄!蓝缪大师乃是慕枫大师的四大亲传弟子之一,乃是六品大圆满的宗师,在奥术塔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你可不要对他露出不敬之色,不然后果不堪设想。”黄灿站在卓文身边,低声解释道。

    “原来是六品大圆满的宗师?”

    卓文目光中露出了然之色,这蓝缪精神力修为与始源长老差不多,只不过卓文却能够敏锐的感觉到,蓝缪身上的气息比始源长老还要恐怖许多,显然这蓝缪很可能已经触碰到奥术天师的境界壁垒。

    蓝缪径直来到卓文面前,那深邃的目光直直打量着卓文,脸上露出一丝思索之色。

    “蓝缪大师!您可要为我做主,此子方才差点就要杀了我,若不是绿篱前辈出手的话,现在我已经横死当场了。”陈岗也是回过神来,连忙走到蓝缪大师身边,对着卓文指控道。

    “对对!蓝缪大师,您可不能放过他,他屡次触犯奥术塔规定,这已经是一种对慕枫大师的挑衅了,对于这种胆大包天之辈,决不能姑息。”绿袍老者也出来指控道。

    卓文眉头微蹙,心中暗暗提防着,他也有点担心这蓝缪大师听信这陈岗和绿篱的话语的话,恐怕还真的会对他出手,蓝缪大师这种存在实力已经媲美帝境武者了,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蓝缪大师根本就没理会身边聒噪的绿篱和陈岗,而是盯着卓文笑道:“这位小兄弟,可愿意成为我的关门弟子?”

    此言一出,卓文顿时愣住了,他倒是没想到这蓝缪来到他面前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要收他为关门弟子。

    不仅卓文,连卓文身边的黄灿,前面的绿篱、陈岗、偌湘以及第四层其他人,都是在这一刻纷纷愣住了,不少人还下意识掏了掏耳朵,怀疑听错了。

    蓝缪大师在奥术塔这么多年引来,可从未收过徒弟,此次居然破天荒的收下一名关门弟子,这实在太反常了,难道眼前这卓文有着什么他们所不知道的与众不同的地方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