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奥术塔,卓文便是在广场中与黄灿道别一声,便是先行离开,朝着新生住处走去,半年多的苦修,让得卓文对于新生住宿处的那片幽静竹林颇为怀念。 网

    “不知道迦南、迦莎、凌天和悬星他们四人这半年怎么样?修为不知道晋升到何种地步了?”卓文嘴角微扬,走回新生住宿处的脚步也是加快了许多。

    不过,当他走入新生住宿处的那片幽静竹林的时候,顿时瞧见了不少新生皆是目光沮丧,鼻青脸肿,好似被人痛揍了一顿。

    “嗯?”

    卓文目光虚眯,心中升起一丝不祥之感,因为他一路走来所遇见的新生,大多数都是鼻青脸肿,目光麻木,更加让他诧异的是,这些新生的修为居然大部分都停滞不前,并没有什么提升。

    好像这大半年来,这些新生根本没修炼一般,甚至一些新生的修为还因为一些内伤而有所倒退。

    “新生住宿处发生什么事情了?”

    卓文一把拉住身边的一名低垂着头,满脸沮丧的新生,眉头微蹙地问道。

    这名新生微抬起头,目光中满是麻木之色,不过当他瞧见卓文的面庞的时候,目光中的麻木之色顿时褪去,而是露出一丝古怪之色,而且在这古怪之色中还带着一丝愤怒和憎恨。

    这名新生目光中的情绪,卓文自然是一览无余,让他奇怪的是,这名新生为何看到他,目光会有憎恨的情绪,他卓文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他。

    “卓文!你躲避了大半年,终于是出现了,是你把我们害成这样的,全是你。”

    忽然,这名新生一把抓住卓文的右手,神情激动的大喊出声,声音很大,整个竹林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而竹林其他麻木的新生,个个抬起头,竟然犹如嗅到鱼香的猫一般,朝着卓文这边汇聚。

    “果然是卓文,你这个胆小鬼终于是出现了,你倒是好,躲起来大半年,却是将我们给害苦了。”

    “对!全是因为你的原因,我们新生这大半年来备受欺压,你是我们新生的耻辱。”

    “我们把这个罪人抓起来,交给称帝阁的人,或许我们就自由了,再也不用受到欺压了。”

    一道道群情激昂的声音传来,周围的新生越聚越多,个个对着卓文怒目而视,仿佛与卓文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怨一般,甚至有一些新生居然直接对卓文出手。

    卓文目光越发的冷漠,一股滔天的杀戮之意暴涌而出,直接释放出了杀戮大势,这股大势越来越恐怖,仿佛从天降落一座又一座的恐怖巨山。

    原本群情激昂,甚至动手动脚的新生,在这股杀戮大势影响下,个个露出恐惧之色,身体僵硬无法动弹,这股杀戮大势太恐怖,仿佛时刻压在他们心中的大山一般,将他们的心狠狠的揪起来,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噗通!

    噗通!

    杀戮大势越来越恐怖,终于有的新生已经坚持不住了,直接双膝跪了下来,目光中满是惊和痛苦之色。

    至于其他新生,犹如多米骨牌效应一般,也都是相继跪在地上,全身颤抖,连动一下都极为的艰难。

    此刻,卓文目光冰冷无情,瞳孔之中出现了一条血线,其中蕴含着浓郁的嗜血之色,目光所过之处,那些跪在地上的新生,皆是颤抖低下头,不敢与卓文对视。

    这些新生这才意识到,卓文是何等存在,这可是当初的新生第一,一进入外院,便是敢反抢老生的存在,他们根本就得罪不起。

    “现在我问你话,若是不答,你知道后果的。”

    卓文来到先前那新生面前,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名新生,声音之中充斥着极为森寒的杀意。

    这名新生双手撑地,跪在卓文身前,额前满是莹莹汗水,一动不敢动。

    “跟我说说新生住宿处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卓文继续问道。

    这名新生仰起头,凝视着目光森寒的卓文,全身剧烈颤抖,丝毫不隐瞒的将关于新生住宿处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而卓文则是越听,脸色越加的阴沉,原来事情的起因全是因为称帝阁三阁主柳青。

    当初卓文在修炼塔外的广场,当众击败了柳香,而且之前又是将杜涛身上的贡献点给反抢了,这一切的一切,在称帝阁看来,是一种极为嚣张的挑衅。

    当初因为程东出面以及墨香阁的影响力,所以柳青并没有出手对付卓文,不过这可不代表称帝阁会因此放过卓文一马。

    后来称帝阁想要找回场子,旋即柳青便是打算再次带人来新生住宿处找卓文麻烦,不过那时候,卓文已经出去做任务了,所以柳青等人并没有遇上卓文,当时称帝阁倒是没对其他新生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后来卓文更是因为迦南等人的事情,并没有在新生住宿处呆很久,就再次前往西拓城,即使从西拓城回来,卓文也没回新生住宿处,直接在修炼塔内闭关半年。

    可以说,这大半年的时间,卓文是一天都不在新生住宿处,而关于卓文的行踪,原本打算在新生住宿处守株待兔的称帝阁终于是不耐烦了,在半年前,称帝阁便是派来不少人开始进入新生住宿处,疯狂抢夺新生手中贡献点。

    一些比较倔强的新生,还得付出鼻青脸肿的代价。

    在新生住宿处的新生,基本都被称帝阁给抢过,甚至那称帝阁的人在抢夺贡献点的时候,不断的叫嚣着,他们之所以这么多,全是因为卓文当缩头乌龟所致。

    整整半年时间,新生可谓是过得苦不堪言,辛辛苦苦赚来的贡献点,一回住宿处就被抢光,虽然有一些新生耍些小聪明,故意不回新生住宿处,可惜的是,称帝阁的情报可是极为强大,那些被抢过的新生基本都被称帝阁的人记录在案,连躲避都不允许。

    可以说,称帝阁之所以折磨这些新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卓文,毕竟卓文乃是这一届新生第一,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新生代表,既然卓文人找不到,称帝阁就将气撒在了新生头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新生几乎将卓文骂了个遍,大多数新生都是将卓文给恨上了,若不是因为卓文,他们这半年来也不会这么惨。

    “你们恨我?”

    听了这名新生的述说,卓文环视四周,忽然笑了一声,问道。

    不过没有人回答,半年不见,这卓文的实力好像又变强了很多,单单这散发出的气势,居然就将他们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知道你们恨我,不过恨我有用吗?是我卓文抢夺你们贡献点嘛?没有;是我将你们折磨成这样的嘛?也没有。这一切都不过是称帝阁的所作所为,可笑的是,你们却因此而恨我,多么懦弱的思想和觉悟啊。”

    “所以你们注定是弱者,没有觉悟的人,还妄图成为强者,自怨自怜,甚至将一切过错推到另一个人身上,用来当初你们逃避的借口,不觉得可笑吗?”

    说完这句话,卓文身上的杀戮大势缓缓的收敛,旋即从这些跪倒在地上的身边,缓缓的走过,朝着竹林深处走去。

    若是这些新生中,有一人将这股憎恨放在称帝阁上,并且以这种憎恨来激励自己,不断增强自己,卓文兴许还会出手相帮,但这些人中并没有,一个都没有。

    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第一个想法便是逃避,或者说是找一个借口,就好比他们不愿意面对称帝阁,所以把一切过错都归咎在卓文身上,这便是一种逃避和借口。

    跪在竹林间的新生纷纷起身,目光凝视在卓文那离去的背影,脸上皆是露出愧疚和若有所思之色,方才卓文那句话犹如醍醐灌顶一般,将他们心中的憎恨都是给打消了。

    卓文所说的很对,他们所憎恨的不应该是卓文,而是称帝阁,因为在个人的立场上来说,卓文所做的并没错,称帝阁压迫他,他自然是要反抗,难道要卓文坐以待毙么?

    而称帝阁口口声声的说是因为卓文的原因抢夺他们,其实这种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只不过是称帝阁借卓文这个借口来明目张胆的抢夺新生而已。

    即使没有卓文的原因,这称帝阁也会因为其他的借口抢夺新生,这样的结局其实并不会有所改变。

    “卓文!迦南、迦莎、悬星和莫凌天四人已经回新生住宿处了,而今日恰巧称帝阁的人也来了。”忽然,那名被质问的新生对着卓文背影呐喊道。

    “多谢提醒!”

    卓文身影一滞,目光迸发出一丝冷意,点点头,说了一句后,便是身形加快的朝着竹林深处的住宿处掠去。

    此刻,新生住宿处前方的空地之上,黑压压的一大群人便是聚拢在此,在这大群人之中,两方人马正在虎视眈眈的对峙着,一方人数极多,大约二十来人,另一方却很少,居然只有四个人,数量之上,完全不对等。

    “哟!我还以为是卓文那胆小鬼回来了呢?没想到倒是盼来了那家伙的四条狗,看来运气倒是不错。”

    人数较多的一方,为首一人乃是身着黑色长裙,身材性感火辣的女子,此刻正冷然的盯着前面的四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