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干什么?”柳香脚步微抬,退后几步,美眸中满是警惕之色。. .. 。

    “你说我想干什么?”

    卓文咧嘴一笑,瞬间欺进柳香身前,左掌掠出,印在其肩胛骨之上,只听一声闷哼响起,柳香吐出一口鲜血,一屁股坐在地上,俏脸煞白无比。

    “交出你身上所有的贡献点吧?不然的话,我可不保证你的安危。”

    缓缓蹲下来,卓文目光淡漠的盯着身前的柳香,声音之中没有一丝的感情,同时其手中的七杀刀,那锋锐的刀刃,近在咫尺,逼近柳香那洁白的脖颈之处,使得后者全身寒毛不由得竖起。

    贝齿紧咬下唇,柳香最终还是妥协了,将身上的所有贡献点皆是交给了卓文,让得卓文有些诧异的是,这柳香身上的贡献点数还真的不少,居然足足有七八万之多。

    “迦南、迦莎、莫兄还有悬星,剩下的这二十余人身上的贡献点,你们四人平分了吧。”收取柳香身上的贡献点后,卓文便是对身后的莫凌天四人说了一声。

    四人反应过来,皆是各自行动起来,将那些被卓文打倒在地的二十余名称帝阁成员身上的贡献点,皆是掠夺了过来,毕竟有着卓文在这里镇场,这些称帝阁成员自然是不敢反抗。

    将二十余名称帝阁成员的贡献点瓜分之后,莫凌天、迦南四人皆是红光满面,目光中弥漫着兴奋之色,这二十余名称帝阁成员身上的贡献点极为丰厚,居然总共有将近四十万的贡献点数。

    他们四人将四十万贡献点数平分,每人也有十万左右的贡献点数,这么多的贡献点数,他们还从来没赚过,目光皆是露出极为浓郁的兴奋之色。

    “这次还真的是赚大发了。”迦南面庞涨红,不由得激动的喃喃低语道。

    莫凌天三人嘴角也是不由自主的露出笑意,几乎合不拢嘴,这一次收获足以抵得上他们拼死拼活去执行学院内的任务了。

    “卓文!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吧?”

    柳香俏脸布满寒煞,冷冷的对着眼前的卓文说道。

    “滚吧!”

    卓文吐出这两个字之后,便是不再理会柳香,而是径直走向莫凌天四人,这柳香此次前来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卓文并不是很在意。

    再加上在学院之中不能互相残杀,所以卓文也没打算下狠手,最主要的还是卓文知道,主导这一切的并不是柳香,应该是柳香的大哥柳青,这个称帝阁三阁主。

    此次将柳香放回去,也是给那柳青一个提醒,那就是他卓文可不是那么好惹的,惹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卓兄!原来你也闭关出来了,不过你这进境有点快啊,短短半年时间就达到金尊巅峰了,而且看你这气息,突破天尊恐怕也不远了吧?”莫凌天四人主动迎了上去,其中莫凌天啧啧称奇地道。

    “嗯!只差一个契机,就能够突破到天尊,不过能否顺利突破也是要看机缘的。”卓文摇摇头道。

    从金尊境初期到金尊境巅峰,只需要身处于能量浓郁的环境,依靠一段时间,自然是能够轻易达到,但从金尊巅峰到天尊初期,这就是一道坎,需要契机、悟性和机缘。

    而且卓文相信,若是他修为能够达到天尊的话,其战力恐怕完全不惧外院天尊榜前五的存在,不过想要突破却不能急于求成,一切都需要慢慢来,这样才能水到渠成,一点就通。

    闻言,莫凌天四人也皆是有些动容,他们可是很清楚,卓文这才刚入门才七个月左右,在这么短时间内,从至尊境攀升到金尊境巅峰,速度不可谓不快啊。

    “说起来,迦莎的进境也很快啊,竟然已经达到至尊境后期了,释放出铠魂,甚至不惧金尊境武者啊。”

    说着,卓文目光便是放在那面庞清秀的迦莎身上,略有些调侃的话语,让得后者精致的脸颊缓缓浮现出一丝诱人的绯红,犹如熟透的红苹果。

    “卓大哥笑话了,与你比起来,迦莎这点进境根本不算什么。”迦莎眼睑低垂,有些揶揄地道。

    卓文笑了笑,倒是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纠缠,而是声音低沉地道:“关于内院来人的事情,你们可知道嘛?”

    “我们也听说了,最近关于这内院来人的消息,可是在学院里面传的沸沸扬扬,我们想不知道都难。”莫凌天哑然笑道。

    “此次内院招收记名弟子,理论上我们外院所有学员都有资格竞争,实则这只不过是天尊榜那些天才竞争而已。天尊榜的天才那才是外院的真正的妖孽,其他学员要与这些妖孽竞争记名弟子,实在太困难了。”悬星忽然开口道。

    “悬星姐姐说的没错,既然内院来人前来招收记名弟子,那么名额必然不多,而其中天尊榜就有三十二个名额,那仅剩的几个名额必然在这三十二个名额中产生,不过卓大哥实力也不弱,应该也有机会竞争这记名弟子的名额。”

    迦南说着,目光便是放在卓文身上,他对卓文有着一种近乎盲目的崇拜。

    “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了,虽然内院之人已经来到外院,但关于此行的目的却并没有公布,就算真的是招收记名弟子的话,那么名额、筛选机制等等都还未确定。”卓文摇摇头,倒是颇为理智地道。

    “这些我觉得这几日会公布的,到时候学院内必然会有所风声的,现在我们只能等了。”莫凌天点点头道。

    “卓文!还有一件事我没与你说,此事是关于棕榈的。”忽然,莫凌天再次开口道。

    “棕榈?怎么了?”

    卓文一怔,脑海中倒是想起当初目光中泛发着澎湃斗志的负剑青年,说起来,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棕榈了,毕竟这可是新生第二的存在。

    “棕榈投靠称帝阁了,好似在称帝阁中获得了不少的好处,并且一直想要与你再战一场。”犹豫片刻,莫凌天最终还是开口道。

    “哦?投靠称帝阁了么?”

    卓文一怔,目光中露出一丝讶异之色,不过也仅仅只是出现一会儿,便是重新恢复了平静。

    新生住宿处外面幽静的竹林入口,不少鼻青脸肿的新生,还在这里不断徘徊着,并且时不时朝着竹林深处瞧上一眼。

    他们之前乃是被柳香等人给赶出来的,若是擅自再次进入新生住宿处的话,肯定免不了挨揍,所以这些新生皆是不敢立马进去。

    “那卓文进去挺长时间了,居然还没出来,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新生之中便是传来一阵的喃喃低语之声,此次柳香带队的二十余名称帝阁成员,个个都不是庸手,卓文虽然名气不小,实力也不弱,但毕竟是势单力薄,形单影只,此次进入面对称帝阁的人,必然是要吃些亏的。

    “快看!有人从里面出来了,不知道会是谁?”

    “我觉得是那卓文,虽然之前这卓文的传闻神乎其神,但顶多也就金尊境武者而已,再说双拳难敌四手,一人对上二十多名同阶武者,其中还有一名天尊强者,想想看都不太可能会赢。”

    “说的也是,这卓文也算是有些倒霉,刚回来就要受到称帝阁的教训。”

    新生议论纷纷,目光却是死死的盯在那竹林深处耸动的人影,他们倒是要看看这人影的主人到底是谁?

    一道略有些狼狈的倩影带着一行二十人,阴沉着脸,从竹林深处走出,而且这二十余人个个状况不太好,鼻青脸肿,目光涣散。

    瞧着这一行人,新生先是一怔,旋即便是很默契的陷入了寂静之中,因为这一行人并不是他们预料中的卓文、莫凌天等人,居然是柳香所率领的称帝阁一行人。

    视线再放在这一行人那略显狼狈的状况,新生如何不知道,方才里面的战况,很可能是柳香这一行人吃了不小的亏。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

    柳香走出竹林,便是瞧见周围那些新生投射而来的古怪目光,美眸阴翳之色越加浓郁,不由得娇喝出声,略有些干哑的声音,听上去倒是分外慑人,而新生则是纷纷畏之如虎一般退开,让开了一条通畅之路。

    冷哼一声,柳香目光中的阴沉之色越加的浓郁,心中对于卓文的怨恨也是几何倍的攀升,已经两次了,他败在那个男人手中足足有两次了,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

    “柳香小姐!你看我们的事情是不是要和三阁主说一下,那卓文实在太嚣张了,再让他如此肆意妄为下去,恐怕我们称帝阁的颜面真的要毁于一旦了。”杜涛来到柳香身旁,低沉地道。

    “哼!此事我自有主张,我可不会就这么完的。”

    柳香低吟一声,便是径直带着一行人离开而来竹林,只留下背后那些新生在那里窃窃私语。

    “看来最后的结果是卓文胜了,真没想到,对上这二十余人,这卓文是怎么胜的。”

    瞧着那远去的柳香一行人,新生目光中皆是涌现出一丝复杂之色,这二十余人皆是他们所要仰望的存在,但却全部败在卓文一人手里,众人再次感受到,他们与卓文那不可逾越的鸿沟般的差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