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火闪烁的房间之中,气氛隐隐带着一丝凝重,在这房间错落的伫立着十几张座椅,这些座椅皆是坐满了身影,不过,这些人的目光中皆是蕴含着一抹恼怒。 。 网

    “太过分了!这卓文实在太嚣张过分了,他竟然敢再次掠夺我称帝阁成员的贡献点,而且连柳香小姐都不放过,此子可恶。”角落一处位置,一名男子猛地拍在扶手边的案几上,怒声道。

    “对!这卓文已经两次掠夺我称帝阁的贡献点了,若是容忍此人继续下去的话,学院中其他学员会怎么看待我称帝阁?我称帝阁的威信何在?”

    在这名男子话音刚落,房间中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出声,群情激昂。

    在房间首位处,一名身着黑色长袍、黑发黑眸青年,右手轻轻放在手边案几,在这案几之上放着一柄黑色重枪,这重枪被套在黑色布条包裹着,青年右手在枪尖处细细摩挲着,目光深邃,看不清此人脸上的具体表情。

    “大哥!此次你绝不能放过那卓文了,此子实在太嚣张跋扈了,我所带去的二十多名手下的贡献点全部被剥夺,那足足有四十多万的贡献点啊!”

    房间一处阴暗的角落,柳香缓缓走出,其俏脸上略有些浮肿,使得其原来有些俏丽的姿容,整体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从柳香的称呼之中,那坐在房间首位处的黑袍青年的身份也是呼之欲出,应该便是称帝阁的三阁主柳青。

    “你们也知道,二阁主帝希和大阁主帝霸,为了准备可能到来的记名弟子之争,两大阁主已经进行了闭关,称帝阁现在便是由我来全权负责。”

    柳青那摸索着重枪的右手,缓缓的停滞,泛着幽冷之光的眸子,放在了角落处的柳香,道:“这卓文着实嚣张,不过,那墨香阁不知道发什么疯,居然时刻在监督着我们的行踪。”

    “若是我们贸贸然的直接找那卓文麻烦的话,恐怕程东那厮又会出现,想要对付那卓文,不太容易。”

    柳香美眸微变,有些咬牙切齿地道:“墨香阁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卓文又不是墨香阁的成员,为何处处保护这卓文?”

    “墨香阁大当家对这卓文好像有些关注,恐怕那卓文与那大当家有些关系。 ”柳青淡淡地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放任那卓文嚣张嘛?这小子两次将指头伸到我们的鼻子上了,若是我们称帝阁毫无行动的话,我们称帝阁岂不是要成为他人笑柄嘛?”柳香有些不甘地道。

    柳青摇摇头,目光中冷光迸发,道:“自然不能放任这小子如此嚣张。”

    说着,柳青目光微转,放在了房间前方一处幽暗角落处,嘴角翘起一丝弧度,道:“棕榈!你不是一直想要挑战那卓文么?此次给你一个机会,向那卓文下战书,地点在外院竞技场。”

    在那阴影之处,一道挺拔如松,犹如一柄锋芒毕露的身影若隐若现,见柳青说到自己,这道身影缓缓步出,一袭白衣犹如落雪,背负一柄长剑,目光中满是锋锐之意。

    “三阁主尽管放心,挑战之事我与卓文在当初便是已经约定好了,此次我必能够击败他。”棕榈声音低沉,锋锐的目光中满是自信之色。

    在半年前,柳青便是找上他,将他招揽进入称帝阁,并且将他当做重点培养成员。

    自从加入称帝阁后,棕榈的实力增进很快,不仅时常都能够在修炼塔第十层修炼淬炼经脉,而且还学习了许多称帝阁内部的强大功法和铠技,他的修为也在这半年来提升到了天尊中期,实力比当初不知道强大多少。

    虽然棕榈的修为与柳青相当,不过柳青乃是半只脚踏入天尊后期的存在,是个随时都有可能进入后期的强者,所以棕榈现在虽然自信,但也知道自己还没有挑战柳青的资格。

    不过棕榈有自信,若是再给他一段时间,或许就拥有挑战这柳青的资格,到时候他也能顺利的进入天尊榜之中,在外院中获得无上的荣耀。

    “在进入天尊榜之前,先拿卓文当做我的垫脚石来热热身吧!”棕榈心中暗道。

    半年来的苦修,他的实力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当初那实力比他强悍的卓文,此刻,棕榈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在这称帝阁之中,棕榈的眼界已经变高了许多。

    若是他还和当初一样,待在新生住宿处的话,眼界只会变得越来越狭隘,而且实力也不可能提高到现在这等程度,但现在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当初那战力变态的卓文,在棕榈现在看来,恐怕也不算什么。

    柳青点点头,道:“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根本就不惧那卓文,而且对那卓文下战书的话,墨香阁的人也不好管这种事情。”

    棕榈点点头,旋即便是直接转身,离开了房间,倒是潇洒得很。

    “这棕榈还真的傲得很啊!”柳香柳眉微蹙,略有些不悦地道。

    “呵呵!天才有些傲气也是在所难免的,棕榈能够加入我们称帝阁,对我们称帝阁的势力也是有着不小好处,接下来就让我们对接下来的战书拭目以待吧。”柳青嘴角微扬,淡淡地道。

    “嗯!此次定要给这卓文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他知道惹了我们称帝阁的下场。”柳香粉拳紧捏,冷哼地道。

    ……

    入夜,繁星满天,在新生住宿处不远处,一块偏僻的竹林之中,一道身影踏着玄奥的步伐,手持黑色长刀,在缓缓舞动,动作似缓实快,有着一种别样的意蕴。

    “破杀生!”

    一道自语般的喃喃声,从卓文嘴中传出,随后只见他右手长刀横斩而出,顿时一股破灭的意蕴,从长刀之中涌出,而周围的无数竹林之中,在这股破灭意蕴之下,居然纷纷枯萎下来。

    缓缓停下脚步,卓文目光露出沉思之色,低声喃喃道:“杀戮破灭刀法第一式破杀生,还真是玄奥无比,那股破灭的意蕴,我总不能掌握其中的精髓。”

    当初血衣和尚神念所斩出的破杀生,其威力真的震撼到卓文了,那一刀极为惊艳,蕴含着破灭一切生灵的气机,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仿佛诠释世间一切杀戮奥义一般。

    而血衣和尚所发挥的威力,也是极为骇人,金帝和蓝帝居然在破杀生的威力下,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直接陨灭,生机断绝。

    “这杀戮破灭刀法本就是帝境刀法,而且还是高阶帝境刀法,现在你境界不够,自然不可能这么容易大彻大悟,还是需要慢慢来。”小黑的声音在卓文脑海中响彻而起。

    “你说得对,这确实急不得。”

    点点头,旋即卓文目光中绽放出一丝冷芒,盯着前方那昏黑无比的竹林深处,淡漠地道:“阁下在那里待了挺久的吧?如此鬼鬼祟祟,不知所谓何事?”

    此话一出,竹林的气氛顿时有些凝滞,一缕微风拂过,刮起一地的落叶。

    蹬蹬蹬!

    脚步声缓缓响起,在萧瑟的秋风之中,一道身影在那竹林幽暗深处,缓慢步来,其挺拔的身姿,犹如一柄绝世利剑一般,全身都是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息。

    当这道身影来到卓文前方十米之外,便是彻底停住了脚步,一双锐利的剑眸盯着卓文,淡笑道:“卓兄许久不见,你的实力倒是进境颇快啊!”

    瞧着眼前这全身上下都锋芒毕露的身影,卓文目光微凛,轻笑道:“棕榈兄!你也不差,这半年来的收获,恐怕比我还要大吧?”

    自竹林深处的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从称帝阁总部出来的棕榈,他一出来,便是来到这新生住宿处,寻找卓文。

    “不敢说!大不大,其实也不是说说而已,唯有真刀真枪试过才知道。”棕榈摇摇头,淡笑道。

    “哦?棕榈兄的意思是……”卓文目光虚眯,声音略冷地道。

    嗖!

    棕榈屈指一弹,顿时一道黑影朝着卓文掠来,而卓文右手一探,一把将这黑影接在手里,翻手一看,便是发现,这黑影的真面目竟是一张信封,在信封表面,笔走龙蛇地写着一个战字。

    “战书?”卓文一怔,低声喃喃道。

    “卓兄!当初新生奖励之后,我棕榈就说过,我们两人还会有一战,而这一战我棕榈会夺回属于我的第一。”棕榈朗声道。

    “称帝阁柳青的主意?”卓文冷笑道。

    棕榈目光平淡,道:“随你如何想?战书我已经下了,七日后,我在竞技场等你,若是你不来,那么此次你我一战,你便是算弃权,你那新生第一的名头也将易主。”

    “还有即使你拒绝也没用,因为称帝阁将会在接下来的日子,极力宣传此次战书之事,我想卓兄你不会不来的。”

    卓文忽然笑道:“成为称帝阁的一条狗,你觉得很得意么?这战书我接受,七日后,我卓文必来。”

    听到卓文说他是称帝阁的一条狗,棕榈目光一僵,不过也并没有发作,只是深深瞧了卓文一眼,道:“到时候我会让你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其实已经不知不觉,拉开一大段的距离了,现在你就慢慢呈口舌之利吧。”

    说着,棕榈直接转身,便是消失在了竹林深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