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

    瞧着那被刀芒崩裂的精神风暴,陈鑫目露诧异之色,冷喝一声道。 ..说

    周围不少人也没料到,陈鑫所释放的精神风暴居然会被破掉,顺着陈鑫的视线,众人目光便是落在了不远处的一道挺拔身影之上。

    “你到底是谁?”陈鑫盯在这道身影上,冷冷道。

    “刚才你不是在找我么?现在怎么还问我是谁呢?”卓文嘲弄地道。

    “卓文?”陈鑫目光虚眯地道。

    “卓兄!”黄灿也瞧见了缓缓走来的卓文,不由得惊喜道。

    “据说从未收过徒的蓝缪大师,因为你而破格收徒,不过我看来看去,你也没表现出多少的精神天赋,倒是武道天赋不错。不过我想你应该是来错地方了,这里乃是奥术塔,可不是修炼塔。”陈鑫双手抱肩,讥讽道。

    方才卓文斩出的那道刀芒,威力倒是不俗,所以他心中也隐隐有些忌惮,但更多的却是一丝轻蔑之色。

    毕竟奥术塔招收的可是奥术天才,武道天赋那么高有什么用,在奥术塔根本就行不通。

    而且奥术塔内的奥术师都是隐隐有些看不起武者的,认为武者乃是只知道动武的粗野之人,不像他们奥术师这般的优雅自在。

    “废话说完了嘛?”卓文只是静静的盯着陈鑫,淡漠的吐出这句话。

    陈鑫嘴角僵硬,目光顿时沉了下来,而陈岗却是忍不住站了出来,指着卓文道:“不要以为被蓝缪大师收为关门弟子就自以为了不起,你的精神力也不过是区区四品巅峰而已,与五品有着质变的差距,恐怕当时你是用了某种见不得人的办法,使得蓝缪大师看走眼,收下了你这样的废物。”

    “你说我是废物?三日前我记得你还是我的手下败将吧?现在你一个手下败将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废物,你不觉得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一般可笑之极嘛?”卓文淡淡地道。

    “哼!在我大哥面前,你就是个废物,你的武道实力确实不错,不过你敢用精神力与我大哥比试一番嘛?身为蓝缪大师的弟子,我想你不会因此而退避的吧?”陈岗冷哼一声,狡辩道。

    “你是说想要我与你大哥陈鑫比试精神力?”卓文忽然有些古怪地问道。

    连黄灿神色也有些奇怪,他可是知道卓文的精神类很恐怖,达到了五品大圆满,而那陈鑫虽然也是五品奥术师,但不过是五品小成而已,与卓文的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但陈岗这家伙居然提出让卓文与陈鑫比试精神力,这也难怪卓文和黄灿两人会露出古怪之色。

    不过,这等神色也就卓文和黄灿流露出来,其他人目光中皆是戏谑之色,而戏谑的对象自然是卓文。

    知道卓文精神力达到五品大圆满的,在整个奥术塔之中,也就只有蓝缪大师和黄灿,其他人根本不知道。

    而当初卓文在第四层表现出的精神力也就四品左右,击败陈岗和绿篱主要是靠着武道力量,所以陈岗才误以为,卓文也就武道力量强悍,精神力其实一般般。

    “怎么?不敢了?”

    陈岗下巴高高扬起,他自然是瞧见卓文脸上的古怪之色,不过他认为卓文之所以露出这等神色,其实是心虚的表现,毕竟在他认为,卓文的精神力绝不会超过四品,与他大哥陈鑫可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陈鑫默默看着这一切,嘴角噙满了冷笑,倒是插了一句道:“你是不敢了?看来蓝缪大师所招收的弟子,好像也不怎么样啊?不仅天赋不行,还这般的胆小如鼠,真是让人失望透顶。”

    “对啊!既然不敢,那就趁早滚出奥术塔吧,省得堕了蓝缪大师的威名。”陈岗趁机加把火,冷嘲热讽地道。

    周围不少人目光中的戏谑之色越加的浓郁,关于蓝缪大师收徒,这三天在奥术塔中传的沸沸扬扬,关于卓文的精神力也是各不相同,不过那陈岗却是信誓旦旦的说那卓文乃是四品奥术师。

    所以众人也都是对此信以为真,以为这卓文真的是四品奥术师,甚至不少人都颇为羡慕这卓文的运气,四品奥术师居然能被蓝缪大师收为弟子,这可是许多四品奥术师都没有过的待遇啊。

    当然,若是他们知道,卓文真实的精神力修为的话,恐怕才真正会大跌眼镜吧。

    “我有说过我不敢嘛?既然你要与我比试的话,我卓文自然乐意奉陪。”缓缓步出,卓文淡淡地道。

    陈鑫和陈岗脸色一滞,他们倒是没想到这卓文居然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心中隐隐感到一丝不对劲。

    “不过既然是比试,那就必然要有彩头,不然的话,这比试未免太过于单调了。”卓文嘴角微翘地道。

    陈鑫眉头微蹙,这卓文表现的也太淡然了点吧,不仅不排斥这精神力比试,甚至还打算要彩头,虽然心中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妥,不过他对于自己的精神力还是很有自信。

    “大哥!此子肯定是虚张声势,不要被他唬住,不就是彩头嘛?我们给他便是,此人乃是蓝缪大师的弟子,而你是兜率大师的弟子,你若是击败并且狠狠羞辱此子一番的话,兜率大师肯定会对你赞赏有加的。”陈岗低声对陈鑫道。

    兜率大师也是慕枫大师的四大亲传弟子之一,不过与蓝缪大师的关系并不是很好,可以说两人经常明争暗斗,不过由于蓝缪大师修为棋高一筹,所以兜率大师经常会吃些暗亏。

    而若是陈鑫能够将蓝缪大师刚收的弟子给击败,并且狠狠羞辱的话,无疑会讨得兜率大师的欢心。

    想到这里,陈鑫也是有些心动,点点头,对着卓文道:“你想要什么彩头?”

    “五品元阵!”卓文淡淡的吐出这句话。

    哗!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哗然,这卓文还真的是够狮子大开口,居然打算用五品元阵当赌注,这东西对于五品奥术师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一般五品奥术师能够拥有一件五品元阵就已经很不错了,而且还是将其当成心肝宝贝一般对待,谁会有魄力拿出来当比试彩头。

    “五品元阵?你身上有这等东西嘛?”陈鑫瞳孔紧缩,旋即有些怀疑地道。

    卓文屈指一弹,顿时召唤出了大无极剑阵,一道道的剑芒环绕在他的周身,旋即目光凝视着陈鑫道:“你说呢?”

    “居然真的有五品元阵?”

    陈岗也开始有些意识到不对劲,这卓文身上居然也拥有五品元阵,难道是蓝缪大师给他的拜师礼?

    “该你了,拿出五品元阵吧!”卓文淡淡地道。

    陈鑫目光闪烁,冷笑道:“看来蓝缪大师对你还挺不错,明明精神力不过四品的家伙,居然会给你五品元阵。”

    说着,陈鑫袖袍一挥,一道道星芒组成一条环状的星河,环绕在陈鑫的周身,莹莹的星光闪烁着,看上去神秘而悠远。

    “五品元阵银河九天!”

    卓文点点头,旋即问道:“你想如何比试精神力?”

    “很简单!硬碰硬,谁的精神力强大,谁就获胜。”

    陈鑫淡淡说了一句,全身被精神力所包裹,那青色长袍在这股精神力之下随风飘动,猎猎作响,而陈鑫也是在精神力作用下,缓缓的上浮起来,犹如凌空虚渡。

    “这个方法简单实用,不错。”

    卓文点点头,泥丸宫内的精神力也是缓缓涌出,将他的全身包裹起来。

    “这小子要与大哥硬碰硬,根本就是自取其辱。”陈岗嘴角满是冷然笑意,瞧着卓文的目光满是嘲讽之意。

    而周围众人也都是目光古怪的盯着那同样悬浮的卓文,这卓文所散发出的精神力强度确实是不强,也就只有四品的程度,那么此子是哪来的自信与陈鑫比拼精神力的?

    黄灿先是一怔,旋即目光露出了然之色,轻声低语道:“卓文还真的挺会玩的啊。”

    “四品?嘿嘿,还以为你会有什么底牌呢?没想到依旧只是四品奥术师,我倒是要问问你,你拿什么和我争?”

    陈鑫的声音在元力的扩散下,变得雄厚无比,其中还夹杂着一丝丝轻蔑和不屑。

    “我拿什么和你争?你很快就能够知道了。”

    卓文上升到与陈鑫同样的高度的时候,右手再次一点眉心,更为澎湃的精神力,犹如潮水一般的暴掠而出,若是方才卓文的精神力的涓涓细流的话,现在这忽然涌出的精神力就仿若奔流不息的江河,源远流长。

    当这股精神力彻底的出现在客厅之中的时候,陈鑫脸色彻底的凝固了下来,不仅是陈鑫,陈岗以及周围其他围观的众人,也都是不同程度的陷入了呆愣之中。

    “此子居然也是五品小成的精神力?”陈岗喃喃自语一声,脸色彻底的僵硬了下来。

    “原来如此,我说为何蓝缪大师会忽然收徒呢?原来你也是五品小成的奥术师。”陈鑫脸色略有些阴沉,此次算是他失算了,没想到卓文会隐藏精神力。

    “仅仅只是小成么?”卓文嘴角浮现出一抹弧度,随后更为恐怖的精神力暴掠而出,方才乃是奔流的江河,此刻已是汪洋大海。

    这股精神力远远超过了陈鑫的五品小成精神力,而周围的气氛,再次为这一次卓文精神力的攀升而寂静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