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客厅内的气氛显得略有些沉闷和压抑,不过这种气氛仅仅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是犹如压抑许久的火山一般,猛地爆发开来。 ..

    “五品大成精神力?这卓文居然是五品大成奥术师,其精神力修为比陈鑫还要高一筹。”

    沉寂了片刻之后,周围便是掀起极为狂暴的议论和哗然之声,显然,卓文忽然爆发出来的精神力,着着实实的惊到了所有人。

    咕噜!

    陈岗喉咙耸动了一番,脸色微微发白的瞧着那环绕在汪洋大海精神力中的卓文身影,想说什么,却发现无话可说,唯有那弥漫在心间的震撼,在以几何倍的速度增幅着。

    陈鑫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心中却是骂开了,这卓文他娘的明明拥有五品大成的精神力,居然在他面前扮猪吃老虎。

    怪不得此子之前表现的那般胸有成竹,而且还主动提出五品元阵的彩头,这小子一切都计划好了,为的就是在这个时候坑他一把,并且对他狠狠的打脸。

    “陈鑫兄!还需要比嘛?我想陈鑫兄也是个聪明人,肯定不喜欢自讨苦吃,这样吧,你把银河九天交给我就好了,我们大家和气生财。”

    环绕在汪洋大海般精神力中的卓文,目光中满是笑吟吟之色,仿佛一名人畜无害的模样,但就是这幅样子,却是让得陈鑫恨得牙痒痒,这小子真的坑死人不偿命啊。

    而客厅中其他人也都是有些无语的瞧着卓文这幅人畜无害的模样,这家伙之前装的还真够像的,可怜的是这陈鑫和陈岗两兄弟,此次算是被坑惨了。

    五品元阵啊!即使是五品奥术师那也是极为珍贵的东西,居然因为这等比试而输掉,确实有些让人哭笑不得。

    陈鑫脸色沉重,冷冷的道:“你精神力修为比我高一筹,但不一定能够胜过我,还没试过你就让我弃权,你觉得可能嘛?”

    “不到黄河不死心么?那好,我就好好成全你吧。”

    卓文脸色的笑意也是淡了下来,旋即脚掌一踏,身上的精神力犹如山岳般朝着陈鑫头顶上方碾压下来。

    陈鑫脸色骤变,双手朝着上方一扬,顿时环绕在他周身的精神力形成一道椭圆形的防御罩,显然这陈鑫也知道自身的精神力比卓文要弱上一筹,打算只守不攻。

    轰隆隆!

    恐怖的精神力碾压下来,无形的涟漪在两股精神力的间隙之中弥漫,空气中传来嘶嘶的呼声,听上去略微刺耳。

    在两股精神力碰触的瞬间,陈鑫脸色略有些苍白,双膝微弯,仿佛在承受着极为沉重的压力,不过他却是紧咬牙关,不肯松动,倒是一时半会儿坚持了下来。

    “放弃进攻,一味防守嘛?可惜的是,你这种做法最终还是要失败的。”

    卓文的声音犹如虚空中的雷霆,响彻整个客厅空间,震颤耳膜,让人产生一丝眩晕之感。

    此话一出,那碾压在陈鑫身上的精神力,越来越强,最终陈鑫上方的那股精神力,竟是直接破碎,弥漫出一丝丝的裂缝。

    噗嗤!

    陈鑫吐出一口鲜血,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上方弥漫出的裂痕,怒吼出声道:“给我挡住。”

    “徒劳的挣扎而已。”

    卓文的声音再次响起,陈鑫身前的精神防护罩四分五裂,一道闷哼声响起,旋即便是一道黑影在众人视线中倒飞而出,极为狼狈的跌落在地上,差点就要摔了个四脚朝天。

    “陈鑫败了!”

    周围众人皆是摇头叹息,对于这等结果,其实他们早已经有所预料,只不过陈鑫败退的速度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快而已。

    陈岗脸色苍白之极,连忙来到陈鑫身边,欲要将狼狈的陈鑫扶住。

    “滚开!”

    陈鑫毫不留情的摔开陈岗,目光中满是懊恼之色,他身上也就只有这么一件五品元阵,这元阵还是当初兜率大师为他量身定做而成的。

    虽然他也是五品奥术师,已经拥有资格炼制五品元阵,不过仅仅只是五品小成的精神力,其实很难把控精神力,所以炼制五品元阵的失败率可谓是极高。

    再加上五品元阵的材料又极其的昂贵,所以陈鑫想要为自己重新炼制五品元阵的话,所需要发出的代价,绝对是超出他自身所能够承受的范围。

    陈岗脸上毫无血色,他也是没料到,最终的结局会是这样的,原本他胸有成竹的带来大哥陈鑫为的就是好好教训一番卓文,而结果却是,非但没将卓文给教训了,反而他大哥被教训,同时还赔了一件五品元阵。

    “陈鑫兄!你的银河九天我就不客气的收下来,当然也很感谢陈鑫兄的慷慨。”

    击退陈鑫后,卓文便是落在了那银河九天之前,强大的精神力化作一张大手,猛地探出,欲要将这五品元阵银河九天给摄入掌心。

    嗖!

    不过,当大手即将触碰到银河九天的瞬间,这银河九天顿时化作星星点点,暴掠而出,躲过了卓文的摄入,重新回到了陈鑫身边。

    “嗯?陈鑫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卓文身形一僵,旋即幽冷的目光,紧紧的盯在下方那脸色苍白的陈鑫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将陈鑫笼罩进去,使得后者内心一紧。

    “卓兄!这银河九天乃是老师所给的拜师礼,对我有着特定的意义,所以陈某不能交出来。不如这样吧,等下次陈某亲自炼制出一座五品元阵,到时候双手奉上给卓兄如何?”陈鑫勉强挤出一张笑脸道。

    此言一出,周围不少人目光皆是露出一丝鄙夷之色,这陈鑫话说的还真是好听,反悔就反悔,这话还能说的这般冠冕堂皇,这脸皮还真的是足够厚。

    卓文皮笑肉不笑地道:“陈鑫兄此话差矣,这银河九天可是你许诺的彩头,难道陈鑫兄是个不守承诺、没脸没皮的无耻之徒嘛?我想陈鑫兄也不像是这种人,所以还是将这彩头交给我吧。”

    陈鑫脸皮一抽,卓文这是话里有话,在暗讽他不守承诺、没脸没皮,不过他依旧不动如山,不为所动。

    “看来陈鑫兄一点诚意都没有啊!那就没办法了,你就别管卓某硬抢了。”卓文咧嘴一笑,脚掌一踏,恐怖的精神力碾压下来,一股杀机将那陈鑫彻底的锁定。

    “师兄!你还想看到什么时候,快出来帮我。”陈鑫厉啸一声,对着周围人群中呐喊一声,同时自身却是连连飞退。

    轰!

    陈鑫此话一出,顿时一股更为恐怖的精神力从人群左侧用来,这股精神力化作一张尖锐的利爪,挡在了陈鑫面前。

    轰隆!

    这张精神利爪与卓文的精神力顿时碰撞在一起,无形涟漪弥漫,竟是产生了略带湿气的有形气浪,周围众人纷纷在这股气浪下连连后退,不敢硬抗。

    砰!

    轻微爆鸣声响起,随后精神利爪和卓文的精神力同时湮灭,而因为这么一耽搁,那陈鑫已经退出数十米之外。

    “这位兄台,得饶人处且饶人!虽然我师弟方才有些鲁莽,但兄台下手也太狠了点,这等极端的做法可不可取。”

    一道平淡如水的声音从一处人群中响起,旋即一名双鬓花白的青年,缓缓走了出来,双目之中含着一抹浅浅的笑意,极为平和。

    “这是兜率大师的二弟子斑白,没想到连他也来第三层凑热闹了,还真是稀奇啊。”

    当这道身影最终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后,其身份也是在众人议论声之中和盘托出。

    “你所说的也没错,我也是打算以和为贵,可惜的是,你师弟可有些没脸没皮,比试败了,还想毁诺,难道兜率大师教出来的徒弟都是如此的无耻之徒?”卓文说话变得有些不客气了。

    “你敢污蔑我老师?”陈鑫脸色阴沉,冷冷地道。

    “不是我污蔑,而是你这个无耻之徒,在给你老师抹黑。”卓文反唇相讥地道。

    斑白脸上的笑意也是淡了下来,道:“你就是蓝缪大师新收的弟子吧?我记得你的名字叫做卓文是吧?”

    卓文点点头,冷冷的道:“还打算包庇这无耻之徒嘛?”

    斑白却是淡淡笑道:“你的实力很不错,小小年纪能够达到五品大成精神力,我师弟败于你手也是情有可原,不过你们方才只不过是普通的比试而已,我可没听到什么彩头之说,卓兄这般胡言乱语真的好吗?”

    卓文目光一愣,这斑白是打算颠倒是非了啊。

    “原本我以为陈鑫是我见过最无耻的人,现在我发现自己错了,你这个做师兄的绝对是青出于蓝。”卓文淡淡的讥讽一声道。

    斑白面色一僵,温和的目光中终于是露出一丝冷光,道:“看来卓兄污蔑能力也是我见过的一绝,既然我们言语说不清楚,那就只有手底下见真招了。”

    说着,斑白猛地朝前一踏,五品大成的精神力暴涌而出,目光冷漠的盯在卓文身上。

    “这卓文和斑白都是五品大成精神力,不知道孰强孰弱。”

    瞧着那斑白摆出架势,周围不少人露出一丝兴奋之色,毕竟卓文和斑白两人可都是高手,看高手过招,对他们自然是有不小的益处。

    “呵呵!手底下见真招嘛?”

    卓文目光已经变得极为的冷漠,缓缓的悬浮在半空中,随后闷雷般的声音响起,终于他将泥丸宫内的全部精神力皆是释放了出来,顿时间,整个客厅空气都是凝固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