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这一届新生,而且第一次闯龙马,居然就闯到了第九十九步,达到了浪姚三次才能达到的高度。  

    所有人皆是震惊了,谁也没料到,卓文居然能够达到这等高度,这是众人始料未及的结果。

    “第九十九步了?”兜率大师回过神来,右手略有些轻颤,显示着此刻他内心的不平静。

    浪姚也是腾地站起身来,目光死死盯着卓文的背影,内心的震撼足以用波涛汹涌来形容,甚至他的内心开始颤栗了。

    他尝试三次才达到的高度,卓文一次就达到了,这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卓文静静站在第九十九步,眉头微蹙,脸色略有些煞白,方才一口气踏出九步,饶是他都感觉到胸口气闷,头疼欲裂,极为不舒服。

    “能够达到第九十九步,此子很了不起啊!蓝缪,你收了个好弟子,此次失败了,恐怕第二次尝试的话,或许就能够直接抵达第六层了。”兜率大师轻叹一声,目光便是放在了蓝缪大师身上道。

    兜率大师现在也是颇为羡慕蓝缪大师的运气,居然能够收到卓文这样天赋妖孽的弟子,心中也是暗叹自己怎么没有这样的好运气。

    旁边的天易大师和无空大师两人的反应也都差不多,目光皆是蕴含浓郁的羡慕之色,原本兜率大师能够收到浪姚这样的天才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蓝缪大师竟然还收到了比浪姚还要妖孽的天才。

    蓝缪大师嘴角微翘,淡笑道:“或许卓文有可能创造奇迹。”

    此话一出,三位大师皆是瞳孔微缩,其中兜率大师眉头微蹙,道:“蓝缪!你不会想说,此子第一次就能够登上龙马脊背吧?”

    “怎么?你们觉得不可能嘛?”蓝缪大师却是反问道。

    兜率大师三人却是讪讪一笑,目光中蕴含着一丝不信之色,第一次能够踏上第九十九步,已经足够让他们震撼了,至于那龙马脊梁,那基本是不太可能。

    嗷呜!

    抵达第九十九步的瞬间,虚空上的龙马虚影又是怒吼出声,前蹄踏出,涌出一道极为恐怖的黄河,暴涌而出,朝着卓文席卷而去。

    卓文长身而立,瞧着那涌来的黄河,目光凝重到了极点,这黄河威力极为恐怖,之前那浪姚便是在这黄河的冲击之下,直接失败跌落虚空。.

    “必须要挡住这一道黄河才行!”

    深吸一口气,卓文目光中暴掠出极为浓郁的精芒,随后体内便是运行万衍真经,泥丸宫内的精神力竟然犹如千丝万缕一般的涌出,每一道都能够媲美五品大圆满的奥术师的程度。

    万衍真经本来就是一种能够将精神力分化出近万的强大精神秘法,而且每一道都相当于同等境界的奥术师的精神强度,是一种极为变态的精神秘法。

    修炼至今,卓文已经将泥丸宫内的精神力,衍生出近千之多,其精神力之庞大比同境界的奥术师要强大许多,某种意义上,他比浪姚要强大很多。

    “这卓文要败了!”

    浪姚摇摇头,低声喃喃一句,他很清楚这龙马脚下的黄河有多么恐怖,当时即使他拼尽全力,也是在其威能下,直接败退。

    虽然卓文也能抵达第九十九步,让得他略有些惊和吃惊,但他不认为这卓文能够比他强到哪里去,顶多与他相当,他都无法在黄河威能下撑住,更不用说是这卓文了。

    其他人也纷纷摇头,黄河的恐怖,在浪姚闯龙马的时候,众人是体会过的,现在这卓文再次面对,恐怕不会比那浪姚好到哪里去。

    就在众人皆是不看好这卓文的时候,那黄河已经抵达卓文身前,随后瞬间便是将其给淹没了。

    在黄河淹没卓文的瞬间,众人纷纷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显然,众人认为在这黄河的威能之下,这卓文是没有机会翻身了。

    轰!

    当众人皆是认为,那卓文会从黄河之中跌落下来的时候,那上方的黄河猛地翻滚起来,随后无数黄河之水飞浸,这恐怖剧烈的黄河便是被湮灭成了无数齑粉,随后便是显露出一道挺拔的身姿。

    此刻,卓文在近千道的精神力的包裹之下,脚步猛地虚空踏出,长发飞扬,目光淡漠,接着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脚步猛地一踏,直接踏在了龙马脊梁之上。

    嗷呜!

    只见龙马怒啸一声,竟是在虚空上不断的扭动身躯,欲要借助这股扭动之力,将身上的卓文给甩开,不过后者犹如牛皮糖一般,紧紧贴在龙马背上,根本甩都甩不开。

    嘶嘶嘶!

    瞧着这一幕,下方众人便是响起一道道的倒吸凉气之声,这卓文居然真的登上了龙马脊梁,而且看其方才的表现,好似并没有感觉特别的困难。

    “呵呵!兜率,我说过的嘛,卓文有可能创造奇迹的。”蓝缪大师骤然笑了起来,而且笑得颇为开怀。

    虽然他之前对卓文抱了很大的期望,但内心依旧有些不太确定,但现在,心中的这丝不确定,终于是彻底的烟消云散了,因为卓文最终登上了龙马脊梁。

    兜率大师三人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唯有目光中那滞留的震撼之色。

    而站在兜率大师身边的浪姚,整个人愣在当场,嘴唇轻微哆嗦颤抖,显示着此刻他内心的那不平静的情绪。

    虚空之中,卓文牢牢的站在龙马之上,而且他发现,龙马脊梁距离第六层仅仅只有一步之遥,现在的他,只需要轻轻踏出一步,便能够直接抵达第六层。

    不过,他并没有这样做,而是静静的站在龙马脊梁之上,目光盯在其脊梁上那由黑白两点所组成的诡异图案。

    “果然是河图,不过这河图只是残缺的,并没有绘制完整。”卓文低声喃喃,目光中闪烁着一丝异样色彩。

    “若是将这河图绘制完整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卓文不由得伸出右手,澎湃的精神力凝聚在右手之上,便是轻轻在龙马脊梁中开始补充河图的残缺之处。

    “卓文怎么回事?为什么还不登入第六层?”瞧着那依旧停留在龙马脊梁上的身影,蓝缪大师颇有些疑惑地喃喃自语。

    而其余人也纷纷露出奇怪之色,显然不理解此刻卓文的行为。

    “这小子……在龙马脊梁之上绘图?这小子想干嘛?这龙马脊梁的图案乃是慕枫大师亲自绘制的,此子敢擅自乱改,真是大逆不道。”

    兜率大师先是一怔,旋即目光露出一丝惊怒之色,脚掌一踏,便是朝着上方的卓文暴掠而去。

    天易大师、无空大师两人也都是惊怒交加,纷纷跟在兜率大师身后,掠上虚空,唯有蓝缪大师眉头紧蹙,袖袍一抖,却是拦在了兜率大师三人面前。

    “蓝缪!你想干嘛?此子在行大逆不道之事,你想要包庇此子?”兜率大师愤懑的盯着面前的蓝缪大师,冷厉地道。

    蓝缪大师摇摇头,道:“并非是我包庇此子,而是卓文可能在补充这龙马身上的图案,当初慕枫老师建立奥术塔的时候,在第五层和第六层之间构建这龙马虚影,那时候他就慨叹过,他无法绘制出完整的龙马之图。”

    “也就是说,龙马脊梁中的图案在当初乃是不完整的,卓文此举应该是打算将这不完整的图案绘制完整。”

    兜率大师先是一怔,旋即冷冷一笑道:“这龙马脊梁上的图案确实是不完整的,这点我知道,不过蓝缪你未免太相信此子了吧?区区小辈能够将慕枫老师都无法绘制的图案给补充完整,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对啊!蓝缪,这卓文虽是你的弟子,但你也不能如此包庇于他!龙马之图乃是慕枫老师绘制的,若是这卓文在上面乱涂乱改的话,到时候慕枫老师怪罪下来的话,我们可承担不起。”天易大师和无空大师两人也是纷纷附和道。

    蓝缪大师目光一沉,兜率大师三人的修为与他相差不大,若是三人一起出手的话,他一个人是拦不下来的。

    对于卓文这突兀的行为,其实他也是感觉到有些郁闷,不过他相信卓文并不是那种鲁莽乱来之辈,所以第一时间就选择相信卓文,出手将兜率大师三人给拦截下来。

    “天易、无空!你们二人将蓝缪给拦住,我去阻止那卓文,不能让他随意破坏龙马之图。”

    兜率大师对着身后的两位大师说了一句,便是袖袍一挥,犹如风一般的朝着卓文掠去,蓝缪大师欲要阻拦,却是被天易大师和无空大师拦截下来。

    “蓝缪!此事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毕竟这卓文胆子太大了,居然敢篡改龙马之图,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此刻,空地上浪姚等众人也是纷纷反应过来,皆是有些怪异的盯着那不断在龙马脊梁上绘制河图的卓文。

    “这卓文是在找死嘛?竟敢动龙马之图。”浪姚摇摇头,目光中倒是有着古怪之色。

    而站在众人中的斑白和陈鑫两人相视一眼,皆是露出幸灾乐祸之色,这卓文踏上龙马脊梁就好了,到时候成就六品奥术师,获得无上荣耀,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居然手贱篡改龙马之图,这不是在自作孽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