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你还不快快住手?这龙马脊背上的图案,岂是你能够随意篡改的?”兜率大师犹如狂风般掠来,对着卓文怒喝道。   .  .. 。

    卓文也是注意到那掠来的兜率大师,不过却并没有理会,龙马脊背上的河图,他即将完成,哪有时间理会这兜率大师。

    瞧着那依旧专心致志绘制河图的卓文,兜率大师脸色越加阴沉,速度又是快了几分,五息时间,便是抵达龙马之前。

    “住手!”

    说着,兜率大师右掌一压,恐怖的精神力碾压下来,化作一只巨大手掌,对着卓文腰肢抓去,欲要将其给带走。

    “完成!”

    在这张精神手掌即将抵达卓文身后方的时候,卓文终于是将河图彻底的绘制完成,只见原本不断扭动挣扎的龙马顿时安静了下来,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比之前要恐怖许多的威压涌出。

    这股威压比之前龙马身上的要恐怖太多,犹如泰山压顶一般,一瞬间,第五层十多名奥术师,在这股恐怖的威压下,膝盖微曲,瑟瑟发抖。

    “怎么回事?龙马身上的威压怎么变得这么恐怖起来了。”众人面面相觑,目光皆是露出惊疑之色。

    很快,他们便是将这一现象归咎在卓文身上,毕竟是这卓文在龙马脊背之上绘制了图案之后,这威压才会忽然变得这么恐怖起来。

    轰!

    与此同时,兜率大师那掠来的精神大手,也是在抵达龙马身前的时候,被这股忽然增强的威压给碾压破碎,一股恐怖的黄河之水自虚空席卷而来,对着兜率大师轰来。

    蹬蹬蹬!

    兜率大师脸色微变,脚掌虚空连他,便是退后数十步,瞧着卓文的目光充满了凝重之色。

    只见,此刻,卓文静静站立在龙马之上,那原本狂暴的龙马也好似安静下来,竟是仿佛臣服于卓文一般,这样的一幕,顿时让得众人内心狠狠抽了一下。

    素来狂暴不羁的龙马,今日居然也会露出这般驯服的神色,这在众人看来,皆是觉得不太可思议。

    兜率大师退后数十步,却不敢在靠近龙马周围,此刻的龙马所表现出来的威能,比以前要恐怖强大许多,连他都有些难以靠近,不知道这卓文对这龙马做了什么手脚。

    在河图最终绘制成功的时候,奥术塔的顶层也就是第七层,一道默默盘膝而坐的紫袍身影,缓缓的睁开双眸,那一双紫眸之中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这第七层自成一个空间,空间周围乃是一片虚空,在那虚空之上不断划破日月星辰,其景象极为的壮观艳丽。

    紫袍身影缓缓的起身,那紫眸之中深邃和渺远,这是一名拥有着一头紫发的中年男子,在其双耳之上带着两块紫色耳钉,看上去颇为的怪异。

    “河图……被人完善了?”平淡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一丝诧异和奇怪之色。

    “得去第五层看看,竟然有人能够完善河图,实在是让我有些吃惊。”

    说着,紫袍身影脚步虚空一踏,便是消失在了这片虚无诡异的空间之中……

    “你到底做了什么?”第五层,龙马前方数十米处,兜率大师面色难看地问道。

    卓文却并没有答话,只见他目光凝重,静静的俯视着脚下的完整河图,低声喃喃道:“这河图与至尊龙鼎有什么关系不成?”

    方才,在卓文绘制出完整的河图后,一股玄奥的力量从河图之中爆发开来,随后卓文便是敏锐的发现,静静躺在他识海中的至尊龙鼎,居然产生了一丝异变。

    “小子!你识海中的至尊龙鼎颇为神秘,或许还真的与这龙马身上的河图有些关系。”小黑的声音忽然响起。

    “我取出来试试。”

    卓文点点头,右手一点眉心,便是取出了残破的玉鼎,当初小黑说此鼎名为至尊龙鼎,其实卓文却根本无法苟同。

    因为这玉鼎乃是卓文从地球之中带来的,虽然卓文所在的那个地球时代是不信神佛,认为那是虚无缥缈的想象,而前世的卓文也是这般认为的。

    不过当这玉鼎带着他穿越到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之后,卓文也是最终明白了,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神佛,再加上地球中有着许许多多关于远古神佛的记载和传说,卓文知道,地球上古时代或许也是个武道极为昌盛的年代,只不过不知道为何武道逐渐没落,最终演化成了不信神佛的科技时代。

    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这便是华夏上古时代的记载,而这个记载指向的便是那伏羲氏,伏羲氏在华夏文明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乃是三皇之首,人文始祖。

    龙马携河图,神龟出洛书,这是圣人伏羲出世的征兆,现在卓文在这奥术塔之中遇见了龙马虚影,并且在龙马脊梁之上刻画出了河图,而这河图又与这残破的玉鼎有着一丝关联。

    “难道说,这玉鼎与伏羲氏有关系不成?”卓文目光闪烁,低声喃喃着。

    嗡!

    当这残破玉鼎出现在龙马脊梁之上的瞬间,龙马忽然哀鸣一声,四蹄下跪,瑟瑟发抖,目光中噙着一丝悲哀之色。

    与此同时,卓文敏锐的发现,龙马脊背上的那张河图,开始缓缓的剥离,随后嗖的一声便是刻印在了残破玉鼎之上。

    “这是……”

    当河图最终刻印在玉鼎之上的时候,卓文瞳孔微缩的发现,原本残损的玉鼎居然在缓缓的恢复,其表面暗淡的光泽,竟是重新泛发出慑人的光彩。

    “玉鼎在修复?”小黑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中也充斥着一抹意外之色。

    “昔人之受命者,龙龟假,河出图,洛出书,地出乘黄,今三祥未见有者,可悲可叹。”一道叹息之声从玉鼎之中缓缓响起,传入卓文脑海之中。

    “嗯?三祥是什么?难道河图、洛书便是三祥之二么?那么这地出乘黄又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三祥的最后一个么?”卓文低声喃喃,思索着这句话的深意。

    “小黑!这玉鼎真的叫做至尊龙鼎嘛?当初你是不是随口说说的?”卓文越来越觉得这玉鼎的不一般,忽然对着小黑问道。

    小黑一怔,旋即讪讪一笑道:“这至尊龙鼎的名字是本龙爷当初想的,毕竟这玉鼎确实是有着镇压龙族的威能,不叫至尊龙鼎叫什么?”

    闻言,卓文不由得一阵无语,敢情这小黑都不知道这玉鼎的名字,这坑爹的小黑狗,真的极其不靠谱。

    “吸收了河图之后,这玉鼎恢复了不少,连威能也是强大许多了。”

    卓文敏锐的感受到这玉鼎的气息要强大许多,而且他也发现这刻印在鼎身上的河图,竟然可以剥离出来,形成一道玄奥的阵法。

    “这河图应该是一座阵法,而且是一座极其强大的阵法,不过想要维持这河图阵法需要消耗极为庞大的精神力才是。”小黑忽然凝重地对着卓文说道。

    卓文点点头,他也感受到这吸收进入玉鼎的河图乃是一座强大的阵法,不过如何将其释放出来,卓文还需要慢慢参悟才行。

    嗷呜!

    失去了河图之后,龙马变得有些萎靡,身上的威压也是锐减,比方才还要虚弱许多。

    嗖嗖嗖嗖!

    兜率、蓝缪、天易和无空四位大师皆是来到了龙马附近,目光凝重的瞧着那神色萎靡的龙马,以及那龙马脊梁上被剥离的河图,目光皆是有些不太好看。

    “卓文!你将龙马脊梁上的图案取走了?”蓝缪大师蹙眉地道。

    这龙马乃是慕枫所创建的,对奥术塔的作用极大,卓文居然将这龙马身上的图案剥离下来,使得后者气息变得如此萎靡,即使是蓝缪也有些心中不悦,更不用说是兜率大师三人了。

    “老师!这龙马脊背上的图案名叫河图,对我的铠魂有着一丝关联,所以弟子才冒然的将其吸收进来了。”

    卓文说着,取出了玉鼎,将鼎身上的河图展示给蓝缪大师等人观看,蓝缪大师四人乃是六品大圆满奥术师,若是真的要对付他卓文的话,卓文自忖肯定不是对手,现在最好的方法便是坦白才行。

    蓝缪大师一怔,他也是没想到,这龙马脊梁上的图案,居然与卓文的铠魂有些关联,怪不得此子能够将龙马脊梁上的图案给绘制成功。

    “这可不行,此乃慕枫老师所绘制的东西,更是第五层通往第六层的关卡测试,现在被你给剥离出来,以后第五层的关卡测试怎么办?”兜率大师有些不悦地道。

    “我看你还是将这河图交出来,重新绘制在龙马脊背上吧,不然此事若传到慕枫老师耳朵里,你会受到严惩的。”天易大师和无空大师也是附和道。

    卓文目光阴沉,视线便是放在蓝缪大师身上,蓝缪毕竟是他的老师,同样也是慕枫亲传弟子,应该可以帮助他。

    “三位!能否通融一番,关于这河图的事情,我会亲自向慕枫老师请罪的,到时候是责是罚,蓝缪都甘愿承受,只要三位不要为难卓文就行了。”蓝缪大师对着兜率大师三人深深一鞠躬,颇有些恳求地道。

    瞧着这一幕,卓文目光终于是露出动容之色,蓝缪大师居然肯为他做到这个地步,看来真的很重视他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