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犹豫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犹豫

    邪月也感受到周围众人目光中的那丝鄙夷之色,脸色顿时阴沉下来,道:“方才我已经说过了,提前自爆并不是我的原因,而是你的精神力提前触发了其爆炸的因素。  ”

    “敢做却不敢当,不愧是天尊榜第一的妖孽天才。”卓文讥讽地道。

    这句话的嘲讽之意极为浓郁,饶是邪月脸皮颇厚,也是有些挂不住,目光中阴沉到极点。

    轰!

    “你这蝼蚁是一定要污蔑我么?既然如此,我就好好让你长长记性,让你知道血口喷人的代价。”

    邪月冷喝一声,恐怖的元力暴涌而出,其躯体之中爆发出奔雷般的闷响之音,随后只见他右脚一踏,犹如瞬移般出现在卓文身前。

    “邪月!你不要太过分了,方才你说过,卓文破去禁空领域后,你便不会去刁难他,现在你却再次出手,你到底还有没有脸皮?”

    墨言无殇怒叱一声,挡在了卓文面前,瞧着身前的邪月,美眸中满是恼怒之色,邪月一次次的毁诺,已经让得墨言无殇对其开始产生浓郁的厌恶感了。

    “我本来就打算放过这蝼蚁的,可惜的是,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竟敢直言污蔑于我,若是我不给他一些教训的话,我郝月阁的威严何在?你给我滚开。”

    邪月目光淡漠,右手一缕黑芒掠出,顿时朝着墨言无殇掠去,恐怖的掌风,划破空气,竟是发出撕裂般的尖锐啸声。

    墨言无殇美眸一滞,玉手探出,同样是一掌推出,那水涟涟的元力逆流而上,狠狠地与邪月的右掌交触在了一起,旋即便是爆发出极为苍凉的爆鸣声。

    “给我退吧!”

    邪月淡淡吐出这句话,掌中元力暴涌而出,催发到了极致,接着墨言无殇更是在这股恐怖的力量涌动之下,连连倒退。

    “蝼蚁!你也就只会站在女人的背后,以前是辰雪,现在是墨言无殇,你还真是挺有出息的。”

    迫退墨言无殇,邪月那森寒的目光便是落在卓文身上,吐出这句话后,那凌厉的掌势不变,直直的朝着前方卓文暴掠而去。

    瞧着那越来越近的掌势,卓文脸色大变,邪月的实力毋庸置疑,卓文现在对上这等存在无疑是有些吃亏。

    “龙之领域!”

    卓文低喝一声,包裹在他体外的无数龙影开始翻滚起来,形成一层极为恐怖的防御守护。

    砰!

    邪月的一掌狠狠的印在龙影之上,旋即便是爆发出极为惨烈的嗡鸣之音,而卓文闷哼一声,便是在虚空之上连连倒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龙之领域的威能其实足以扛得住低阶帝境强者的攻击,不过上次在金帝四人的围剿之中,龙之领域被破开过,九九八十一道龙威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创伤,所以其防御力大不如从前。

    再加上之前禁空领域自爆的原因,可以说,此刻的龙之领域已经有些强弩之末了,以后想要恢复龙威的威能,恐怕需要在玉鼎之中孕养颇为长的时间才行。

    “嗯?你这防御有些门道,不过我看你还能承受得了我下一击嘛?”

    邪月冷冷一笑,脚掌一踏,又是一掌轰出,这一掌表面遍布了诡异的黑色元力,浓郁的黑色在其手掌上不断的流转弥漫,随后再次重重的轰在那龙之领域之上。

    咔嚓!

    龙之领域在这一掌,纷纷崩溃,而卓文则是脚掌虚空连踏,朝着身后飞退而出,不过邪月却犹如跗骨之蛆一般,紧紧粘着卓文,那挟裹着黑色元力的掌风,更是如期而至,犹如暗中的毒蛇。

    “邪月!你太过分了,快快住手。”

    墨言无殇重新掠来,其眉心深处掠出一缕光华,化作一座一人高的大鼓,这大鼓表面光华如梭,显然是这墨言无殇的铠魂。

    轻音此刻也来到墨言无殇的身边,同样是释放出自身的铠魂,轻音的铠魂乃是一古香古色的古琴,五指在弦上轻轻拨动,竟是化作了滚滚的杀伐之音。

    嗡嗡嗡!

    墨言无殇与轻音相视一眼,一人敲击大鼓,一人拨弄古琴,滚滚雷霆般的雄厚鼓声与高山流水般的清越琴音,相互交融,汇成了高山仰止般的恐怖交响乐。

    这股交响乐响彻而起的瞬间,整个空间都陷入了凝滞一般,滚滚的音波犹如海啸般翻滚而出,台下许多人皆是离得远远地,震撼的瞧着这一幕,以音律之道作为攻击手段,乃是一种无形的杀人之道。

    众人中,不少人在听到这股音波之后,皆是痛苦的双手捂耳,七窍流血,若不是有人及时将其拉到更远的地方的话,这些人恐怕已经是这音波下的亡魂了。

    音律攻击无形无质,若是这墨言无殇和轻音两女针对在场众人的话,恐怕在场能够在这股音波之下存活的人数,必然是少之又少。

    “嗯?你们二人居然为了这卓文使出了铠魂,还真是好魄力。”

    瞧着那弥漫在周身的音波之力,邪月那原本击出的右掌也是为之一顿,目光中寒意弥漫。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黑月玄天!”

    说着,邪月眉心处涌出一股黑芒,旋即在他的背后竟是涌现出一轮黑色的弯月,这轮弯月一出现,整个周围的空间竟然都暗淡了下来,仿佛黑云遮蔽空间一般。

    扑通!

    扑通!

    在这轮黑月浮现的瞬间,整个空间的重力攀升到了极致,周围许多人更是在这股重压之下,纷纷双膝跪在地上,目露骇然之色。

    邪月的这是什么铠魂,居然威能这般恐怖,单单这股弥漫出来的重压之力,居然就让的身处远处的他们,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

    当然也有少部分人实力强悍些并没有在这股重压下跪下,比如那柳青,他右手撑住玄铁重枪,双膝微曲,额前冒出冷汗,双腿颤抖,但却硬撑住没有跪下。

    “这邪月怎么会这么恐怖?”

    柳青虽然知道邪月身为天尊榜第一的妖孽,实力肯定是不俗的,但现在他发现他与后者的差距,竟是如此巨大,犹如鸿沟一般,单单这股威压都让得他站立如此困难,更不用说与这邪月一战了。

    黑月一出现,墨言无殇和轻音两女的铠魂便是被死死压制着,那恐怖的杀伐之音,也是戛然而止。

    “这家伙……又变强了?”

    两女死死支撑着那黑月所带来的恐怖威压,美眸放在那邪月身上,充满了一丝浓郁的意外之色,邪月的强大同样是出乎两女的意料之外。

    邪月平时本来独来独往,行踪神秘,虽然位列天尊榜第一,不过第三的墨言无殇和第四的轻音两女还从未与其交过手,唯有称帝阁的大阁主帝霸,曾经挑战过邪月。

    后来的结果,就是那帝霸挑战邪月之后,便是直接闭关不出,一闭馆便是一年之久,闭关出来后,帝霸再也没有在挑战邪月了。

    很显然,帝霸应该是挑战失败了,而邪月的强大,使得帝霸没有勇气挑战第二次。

    “你们二人与我的差距太大了,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

    邪月淡漠的瞥了墨言无殇和轻音两女一眼,便是不再理会,这两女在学院的背景不低,邪月不可能为了这点事情对付两女的,他的目标只有卓文。

    此刻,卓文也在那黑月的重压之下,死死的支撑着,这股重压着实恐怖,即使卓文实力不弱,依旧被死死压制着。

    “学院之中规定不得相互残杀,所以你放心,我不会杀你,还有你这种蝼蚁根本配不上辰雪,我想你应该有些自知之明,最好以后不要去缠着辰雪,毕竟我邪月很快便能登临帝境,进入内院后,辰雪是我的。”

    邪月负手而立,淡漠的俯视着卓文继续道:“今日只断你一臂,给你提个醒。”

    说着,邪月右手探出,一把捏住卓文的右臂,欲要将他的右臂给撕扯下来。

    “河图!”

    卓文瞳孔微缩,低喝一声,顿时那玉鼎之中的河图阵法便是被他激发,一道龙啸之音响起,接着一只龙马从玉鼎之中掠出,背负河图,脚踏黄河,朝着邪月冲去。

    “嗯?”

    邪月显然没料到会发生这等变故,冷哼一声,右手掌势一变,轰在了掠来的龙马之上。

    砰!

    龙马的力量很强大,邪月只觉得右掌抵在一座大山一般。

    蹬蹬蹬!

    邪月开始后退了,一步步的退后,那龙马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一往无前的冲掠而出。

    “月如钩!”

    邪月淡漠的吐出这句话,那悬浮在他背后虚空的黑月,如同一把钩子般俯冲而下,一把碾压在了龙马的脊背之上。

    嗷呜!

    黑月之中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巨力,压在龙马身上,使得后者竟是不由得四蹄跪在地上,连连怒啸。

    噗嗤!

    卓文吐出一口鲜血,这河图阵法他卓文才刚得到不久,根本就没有修炼过,仅仅只能释放出这河图上的龙马虚影,所能够发挥出的威力极为有限,被邪月镇压也是情有可原。

    “有些手段,不过对我来说,依旧太弱了。”

    邪月冷冷一笑,不再理会那被压在黑月下的龙马虚影,脚掌一踏,重新来到了卓文的上空,一掌再次轰出,对着卓文的右臂掠去,是打算将其臂膀给破灭掉。

    “难道要拿出杀戮破戒刀嘛?”

    瞧着那恐怖的掌势,卓文目光闪烁,开始犹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