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目光微凝,看来这阎罗太子对这地底的血晶矿脉颇为了解,居然从这一点就猜测出他卓文得到了血晶之源。

    “我说……是不是?”阎罗太子脚掌一踏,更为恐怖的气息暴掠而出,目光森冷的盯着卓文道。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血晶之源是什么东西!”卓文悄然而起,淡淡地道。

    “好好!你不承认也行,我自会让你交出血晶之源的。”

    阎罗太子冷然一笑,竟是不由分说的暴掠而出,瞬间欺进卓文身前,双手手背之上露出一对血色利爪,随后以一种刁钻的角度,朝着卓文的要害掠去,竟是打算将其抹杀掉。

    卓文目光一寒,这阎罗太子这一招明显是打算下死手,想到这里,卓文右手一扬,顿时七杀刀弹出,被其握在掌心,杀戮大势碾压下来,使得周围的空气都是凝滞了下来。

    叮!

    卓文出刀的角度颇为刁钻,竟是精准的挡住了阎罗太子那掠来的双爪,不过让得卓文眉头微蹙的是,阎罗太子的力量很强大,竟是让得他那持刀的右手猛地僵硬了下来。

    “破!”

    阎罗太子低喝一声,双爪上的力量猛增,旋即卓文便是眉头微蹙的连连倒退,眸子慎重的瞧着阎罗太子。

    阎罗太子乃是修罗血府的最强妖孽,据说拥有一重帝境的战力,这表现出来的实力果然非凡。

    “死吧!”

    阎罗太子脚掌一踏,再次掠出,速度飙升到极致,竟是打算趁胜追击,想要将卓文彻底的碾压致死。

    卓文不再留手,直接施展了入魔二重,恐怖的杀戮魔气暴掠而出,将周围数十丈的范围都是染成了恐怖的血色,看上去极为的慑人。

    砰砰砰!

    一瞬间,卓文与阎罗太子便是交击在一起,恐怖的战斗轰鸣之音便是响彻而起,那战斗所形成的能量余波,弥漫在周围,竟是泛起波纹板的涟漪。

    “这家伙居然与阎罗太子战了个旗鼓相当?”瞧着这一幕,不远处的帝霸目光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此刻,修罗血场之外,立地修罗脸色变得阴沉之极,那下方拥有血晶矿脉他是知道的,现在血晶之源被卓文取走,等同于这一整块矿脉都是彻底的废掉而来,立地修罗心情可以说变得极差。

    “这小子胆子太大了,竟然擅自取走血晶之源,真是活腻歪了。”血屠夫冷然笑道。

    “不过此子也不简单,居然能够与阎罗太子拼了个旗鼓相当,怪不得能够击杀血罗子。”仑黑眉头微蹙,颇为诧异地道。

    “仑黑老头,你话是不是太多了?”血屠夫脸色阴沉的瞧着仑黑,冷冷地道。

    感受到血屠夫脸色的阴翳之色,仑黑嘿嘿一笑,不再多说,不过这样的表情,却是让得血屠夫暴跳如雷,差点就要冲上去与仑黑拼命,血罗子的死是他心中的痛,这仑黑张嘴闭嘴的将话题扯到血罗子身上,血屠夫如何不愤怒?

    “阎罗可不止这么点实力,不然也不可能与一重帝境相媲美。”立地修罗笑着道。

    血屠夫和仑黑两人皆是点点头,阎罗太子还没使用修罗血府中极为有名的功法修罗战诀,那等功法拥有增幅战力的恐怖效果。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卓文与阎罗太子分别退后数十步,相互凝视着对方,目光都是露出一抹凝重之色,特别是卓文,他使出了入魔二重,居然还无法压制阎罗太子,后者确实有些恐怖。

    “能够闯到这里,你果然有些不凡,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让你看看修罗血府的修罗战诀的威力吧。”

    阎罗太子低声喃喃,旋即十指轻轻拨弄着,一股股恐怖的血气爆发,接着便是在他的背后形成一道极为庞大的血影,这道血影面相极为丑陋,双手持着诡异的血色大戟。

    这道血影包裹在阎罗太子的身体表面,仿佛此刻的阎罗太子被骁勇善战的修罗所附身一般,而后者的气息也是比一开始要强大了许多,几乎可以与一重帝境武者媲美。

    轰!

    一脚猛地踏在地上,阎罗太子速度飙升到极点,在半空中形成一道道的残影,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仿佛在周围压着万丈巨山一般,极为的凝重。

    叮!

    入魔二重的卓文,右手七杀刀斩出,轰在了那血色的武器之上,火星爆发,随后卓文闷哼一声,直接倒飞而出。

    “好强!”

    腰身一扭,卓文在半空中一翻身,便是停住了身形,目光凝重的盯着前方的阎罗太子。

    “现在的你,知道与我的悬殊的差距了吧!”

    阎罗太子长笑一声,右脚在半空猛地一蹬,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般暴掠而出,瞬间便是抵达卓文身前,血色大戟举过头顶,猛地砸了下来。

    卓文眉头紧蹙,背后衍生出三对雷翼,虚空一踏,便是躲过了这一击,旋即袖袍一摆,直接释放出了终极无极剑阵。

    “剑火奥义!”

    轰!

    滔天的火焰蔓延开来,数百柄火剑掠出,一把将阎罗太子包裹进去,恐怖的火焰奥义涌出,使得阎罗太子猝不及防之间,竟是着了道。

    “六品元阵加上六品精神力,这小子还是六品奥术师?”

    身处于火海之中,阎罗太子目光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同时身形闪掠,周围扑来的一柄柄火剑,都是被他所阻挡在外,倒是并没有威胁到他。

    “杀!”

    卓文怒喝出声,直接钻入火海之中,瞬间来到阎罗太子身后,七杀刀斩出,恐怖的杀戮之意涌出。

    “这家伙……”

    阎罗太子怒喝一声,大戟抵在背后,只听叮咚之音响起,随后卓文一击不中居然再次隐匿在火焰之中,同时周围数百枚火剑,不断的骚扰着阎罗太子。

    叮叮叮!

    在剑火之中,卓文犹如鬼魅般,不断的穿梭着,神出鬼没的出现在阎罗太子背后进行偷袭,不过让得卓文皱眉的是,阎罗太子警惕性太高了,居然每每都能够挡住他的偷袭。

    “无胆鼠辈,难道你就只能躲在暗处偷袭嘛?”阎罗太子冷喝出声,雄浑的声音,在整个空间都是响彻而起。

    不过回应阎罗太子的则是沉默,此刻,身处于剑火之中的卓文,眉头微蹙,这阎罗太子的实力果然够强,剑火都无法奈何他。

    “看来得给剑火奥义多加一把火了。”

    卓文低声喃喃一句,旋即体内爆涌出一道道温度恐怖的火焰,正是卓文收集而来的八种地火,曾经蓝缪大师说过,剑火奥义可以使用地火来使其威能增强,现在卓文就试试地火对剑火奥义的增幅。

    “去!”

    八种地火一出,便是在卓文的控制下,纷纷暴掠而出,融入了终极无极剑阵那十柄核心剑形灵宝之中。

    轰轰轰!

    当八种地火融入核心剑阵的瞬间,顿时间,周围的剑火的温度居然以一种恐怖的速度在飙升着,同时剑火显现出了八种不同的颜色,威能竟是比方才强悍了八倍不止。

    嗖嗖嗖!

    一柄柄剑火掠出,刺向阎罗太子,那炽热的温度,即使是后者感受到,都不由得眼皮抽搐。

    “威力增强了。”

    阎罗太子挥舞着大戟,阻挡着周围无数火焰,发现比方才所受到的阻力还要恐怖,一时之间,他的压力比之前增加了许多,倒是有些手忙脚乱。

    嗖!

    在阎罗太子刚刚格挡开周围的剑火的瞬间,卓文猛地欺进其身边,七杀刀以一种刁钻的角度轰出,卓文拿捏的机会太精准了,即使是阎罗太子,面对这一刀,脸色都是大变起来。

    噗嗤!

    七杀刀从阎罗太子腰间一划而过,而后者反应倒是出乎卓文的预料之外,竟是猛地一扭,躲过了致命伤,不过腰部依旧被卓文砍出了一大块的缺口。

    “你在找死!”

    阎罗太子双目赤红,大戟一甩,朝着卓文轰去,不过后者倒是滑溜着很,又是钻进了剑火之中,同时控制着周围无数的剑火继续骚扰阎罗太子,伺机而动。

    嗖嗖嗖!

    卓文的耐心很好,在阎罗太子再次露出破绽的瞬间,他又一次掠出,七杀刀在阎罗太子的胸口留下了极为恐怖的伤痕,鲜血几乎将其衣衫都是染成了血红色。

    “混账东西,我要你付出血的代价!”

    瞧着自身如此狼狈,阎罗太子怒吼一声,双手打出印诀,轰在了手中血色大戟之上。

    “修罗战戟!解封!”

    阎罗太子低喝一声,其手中的血色大戟表面的血色变得越发的浓郁,随后一股恐怖的帝威从大戟之中暴涌而出,这股威压犹如风暴一般,弥漫在整个空间之中。

    “帝威?这阎罗太子手中的大戟是帝器?”帝霸缓缓退后几步,目光诧异的瞧着那剑火之中的弥漫出来的帝威。

    “破!”

    阎罗太子大喝一声,修罗战戟一挥,帝威弥漫,血气喷发,竟是将周围那一股股的剑火都是给覆盖了过去。

    “阎罗居然被逼的解封掉了修罗战戟?”场外,立地修罗目光虚眯,低声喃喃,声音之中有着一抹诧异之色。

    而血屠夫和仑黑两人则是相视苦笑,这修罗血府果然是底蕴深厚,连阎罗太子这个天尊武者,居然都被赐予一件帝器,还真的够奢侈的。

    虽然那修罗战戟是低阶帝器,但这东西对于低阶帝境武者都算是颇为珍惜的东西,因为有许多低阶帝境武者都只能使用皇阶灵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