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都外,偌大的空地上,一排排、一列列身穿黑铁甲胄的士兵,静静的站在空地之上,黑压压的看上去犹如一片望不到尽头的乌云一般,无数的士兵,皆是仰头,目光崇拜的仰视着上方。   .   .. 。说

    城墙上,青帝静静的立着,俯瞰着下方如乌云般黑压压的士兵,淡淡的开口道:“天朝余孽,犯我青玄江山,当诛!”

    “天朝余孽,犯我青玄江山,当诛!”

    无数士兵,厉声嘶吼,仿佛撕心裂肺一般,慷慨激昂的喊着这句话,目光中满是激动之色。

    “出发幕秦郡!今日,必杀天朝余孽。”

    青帝缓缓开口,右手指着幕秦郡所在的方向,顿时滔天巨浪般的齐整脚步声,便是在整个皇都城外响彻而起,黑压压的士兵,在各自将军的统领下,齐齐朝着幕秦郡所在处前进。

    青帝静静的站在城墙之上,默默地瞧着那渐渐离去的黑压压士兵,目光中充斥着一抹寒意。

    “青雉长老,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出手?”

    在士兵离去没多久,两支队伍总共十人,掠上墙头,来到青帝身边,这两支队伍为首之人,分别是摇光圣朝的金圣和蓝鲸圣朝的云中君,方才开口询问的乃是金圣。

    “我们只需要跟在士兵后面便可以了,以我皇都的兵力,必然是能够碾压天朝,等天朝的兵力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其中的高层武者就会出来协助,那时候我们忽然出现,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岂不是更好。”青帝背负双手笑道。

    云中君和金圣两人皆是点点头,青帝此举倒是不错,皇都兵力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远比天朝的要强大许多,完全可以逼得天朝的高层武者出来,到时候他们突然出手,定然可以将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我们也走吧!”

    青帝说了一声,一群人便是悄然无声的跟随在前方的大军之后,以他们的修为,想让其他人无法察觉实在太容易了……

    在皇都大军出发的时候,幕秦郡郡都的气氛却变得极为凝重,在会客大厅之中,吕寒天、卓文等一行人皆是端坐在位置上,目光充满了凝重之色。

    方才,天朝的斥候来报,皇都青帝已经派出大军,浩浩荡荡的朝着郡都而来,显然是打算集齐全部兵力攻击天朝,想要一举拿下天朝,收复失地,据说此次青帝可是部署了足足有五十万的兵力,这是一个恐怖的数字。

    “炎帝!此次你带来了多少兵力?”卓文忽然瞧着前方位置上,身着火红色长袍的中年男子,此人就是炎玄皇朝的炎帝。

    “我带了二十万兵力,我已经下达命令,让这些士兵都前来郡都,应该很快就能够到了。”炎帝沉声道。

    吕寒天眉头微蹙,有些担忧地道:“我们天朝只有十五万兵力,即使加上炎玄皇朝的援军,也不过三十五万,与皇都相差了足足十五万,差距有点大……”

    “寒天大哥尽管放心,在郡都城外,我与始源前辈已经布置了颇为强大的元阵,此元阵完全可以将这等差距给逆转过来。”卓文颇为自信地笑道。

    “希望如此吧!”吕寒天忧心忡忡地道,虽然卓文看上去极为自信,不过他还是有些后怕,毕竟十五万的兵力的差距,可谓是极为巨大。

    “若是此次兵力无法对付的话,只能让天朝的高层武者一起出手,用以弥补数量上的不足了。”心中暗道一声,吕寒天也有些无奈。

    “我们先去城池边缘吧!”卓文却是笑道。

    众人也都点头同意,旋即一行人便是走出会客大厅,展开身法,掠上了城池边缘,而那伫立在郡都不远处的元气塔,已经被吕寒天收入体内,此元气塔已经被他炼化成本命帝器,自然是能够收放自如。

    此刻,整个郡都的气氛也变得极为的凝重,所有人都是陷入了难掩的压抑之中,城池中一道道身穿甲胄的士兵,都是手中紧紧握着兵器,等待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浴血之战。

    “我炎玄皇朝的士兵已经抵达了,我们就在城池外迎战那皇都士兵嘛?”炎帝忽然开口道。

    “对!”

    卓文点点头,旋即他便是感觉到,一道道震耳欲聋的踏步声,便是从远方传来,随后他们便是发现,城池前方数百里外,黑压压的士兵正整齐的朝着这边走来,这些士兵身上的甲胄都刻印着火焰的标志,代表着这些士兵乃是炎玄皇朝的士兵。

    “炎帝陛下!”

    当浩浩荡荡二十万炎玄皇朝的士兵,来到城池下的时候,这些士兵皆是单膝跪地,对着城墙上的炎帝恭敬的吼道。

    炎帝点点头,朗声道:“原地待命。”

    “是!”

    炎玄皇朝并没有违抗炎帝,而是纷纷应是后,便是转过身,真的原地待命了起来。

    与此同时,郡都的城门也是缓缓打开,天朝的十五万士兵,在吕寒天的命令下,整齐的走了出来,立在炎玄皇朝士兵旁边。

    城池上,郡都重要人物都是前来了,连当初的柳叔、方瑜、吕永胜和吕元华四人也都是站在城池之上,只不过四人瞧向卓文的目光,皆是带着一丝敬畏之色。

    卓文的身份,吕寒天已经昭告整个郡都,所以许多郡都之人,都是知道了这站在吕寒天身边的青年,便是那名动整个青玄皇朝的卓文,曾经一人斩杀五大天尊,更是敢与青帝搏斗,虽然最终败了,但却虽败犹荣,毕竟当初的卓文境界仅仅只是至尊境,这样的修为,能够拥有挑战帝境的勇气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更不用说像卓文这般与青帝战斗。

    “这卓文虽然修为比当初提升了许多,达到了天尊巅峰的境界,不过依旧未入帝境,这样的修为会是青帝这样的帝境强者的对手嘛?”方瑜眉头微蹙,略有些不服地道。

    虽然关于卓文的传说,他以前听过许多,但毕竟现在卓文未入帝境,即使是天尊巅峰,依旧与帝境有着不小的差距,这卓文在此次高层的战斗中,并不会起到什么大的作用吧。

    “卓大哥他还是六品奥术师,此次他与始源长老在城池之外布置了强大的元阵,怎么会没有作用?”一旁的苗绿双手插着小蛮腰,有些不满地道。

    “居然还是六品奥术师?”方瑜一怔,倒是不再说话了,天尊巅峰或许派不上多少作用,不过六品奥术师对战争的作用可就大许多。

    轰隆隆!

    沉闷的震动声,自前方远处滚滚传来,随后吕寒天和卓文等人便是蹙眉的发现,一支犹如黑云般密集的军队,在齐步朝着这边推进。

    “皇都军队来了。”吕寒天目光爆发出凌厉之芒,低声道。

    “在军队中并没有看见青帝等人啊?”炎帝微蹙眉地道。

    “恐怕是暗暗跟在军队之后,我们要提防着点,青帝以及他的援军都不简单,我们不可大意。”吕寒天慎重地道。

    轰轰轰!

    很快,皇都的军队便是抵达城下,遥遥与天朝的军队对峙着,一股杀伐之气猛地爆发开来,两军对垒,气势最为重要,无论是皇都军队还是天朝军队,皆是毫不示弱的瞪视着对方,目光中满是凌厉的寒芒。

    “杀!”

    在对峙足足半柱香的时间,皇都军队前方,一名身着重铠的将军大喝一声,手持青龙偃月刀,双脚一拍马肚,便是号令千军万马,朝着天朝军队飞扑而来。

    “全部待在原地别动!”

    卓文缓缓的吐出一句话,使得原本因为那飞扑而来的皇都军队而有所骚动的天朝军队,纷纷安静了下来,虽然不少士兵目露不悦之色,不过遵守命令是他们的准则,绝对不能违背。

    “这卓文在干什么?为何让军队站在原地别动?难道想要害死他们嘛?”

    卓文的声音并不大,但极为的嘹亮,周围不少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众人先是一怔,旋即便是纷纷提出了质疑声。

    吕寒天和炎帝两人虽然也目露异色,不过却毫无条件的选择相信卓文。

    当皇都军队深入城墙近百里范围的时候,卓文与始源长老相视一眼,旋即两人同时捏出一道印诀,顿时间,那近百里范围猛地涌出一股玄奥的力量。

    在那百里上空,一只庞大的龙马扶摇而上,其背上的河图图案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的勾勒而出,在河图勾勒出的瞬间,一股极为庞大的气息流泻开来,蔓延在整个百里范围之中。

    原本冲入百里内的皇都军队,顿时懵掉了,因为他们发现,他们的五感在这一刻,仿佛消失了一般,听不见,也看不见,连嗅觉和触觉也都是完全被河图阵法所剥夺掉了。

    “杀!”

    在阵法启动的瞬间,卓文猛地吐出杀字,滔天的杀意冲天而起,弥漫在整个郡都上空。

    “杀!”

    天朝军队纷纷怒喝出声,他们开始动了,整齐的飞扑而出,犹如洪水猛兽一般,对着那些失去五感的皇都军队,开始了单方面的屠杀,鲜血犹如花朵一般,在郡都空地上,缓缓的绽放,是那般的鲜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