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往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请勿转载!

    他怕,怕蓝幽若就这么一睡不起,怕好不容易找回来的晴空又离他而去。   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网的账号。

    第二次,这是她在他面前第二次倒下,这三天来,陆明暄不断在心里责备自己,眼前闪过的都是她满身鞭痕、眼流血泪和苍白的面孔。

    虽然医生说她只是受到了什么刺激导致昏迷,过几天自然就会醒过来,可是他仍然放不下心。

    三天了,蓝幽若昏迷的这三天陆明暄也坐在椅子上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青黑色的胡茬冒了出来,疲惫爬上他英俊的脸庞,可那双星眸如今布满血丝,此时却盛满了担忧。

    她只好没有目的地到处走,不知道哪里才是她停靠的地点,直到在游乐园里遇见夏久钺。

    但欧阳晴空没有想到,精疲力竭的她竟然因为刺激过度晕倒时头撞在了石头上,再次醒来除了记得总有什么人的声音模模糊糊地叫“晴空”之外什么也不记得了,就连嗓子也说不出话来。

    欧阳晴空不敢说话,连呼吸都放到最轻,他们终于走了,可是欧阳晴空却什么都干不了,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曾经温暖的家、爱自己的爸爸妈妈被大火吞噬,她要报仇,一定要报仇!

    原来他们以为自己还在屋里!

    可是欧阳晴空没想到那些人竟然还放了火,被浓烟呛得连连咳嗽,好不容易跑出通道,她躲在草丛里看着那些人,其中一个全身都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人嘲讽道,“就算你把孩子藏起来又如何,烧也烧死她!”

    她哭着跑着,脑子里只剩下妈妈关闭暗道之前嘱咐的那句“不管听见什么都不要回头,答应爸爸妈妈好好活下去”,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但是妈妈,我一定会活下去的,然后亲手为你们报仇。

    是的失忆,她的确是欧阳家的孩子欧阳晴空,那天被母亲秦燕塞进通道,虽然没有看见父母惨死的场景,可是却听见了他们的对话,那样痛苦。

    她的快乐、她的孤寂,蓝幽若全部尝了一遍,突然感觉自己已经成了她,那样真实,知道最后才意识到,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身体里女孩儿的记忆,包括失忆之前。

    蓝幽若甚至都能听见它的呼啸,亲眼看着电流穿过女孩儿的身体,然后抽搐几下到这里戛然而止。

    这一切直到那个瓢泼的雨夜,穿着白裙的她敲打着大门,最后小小的身影绝望地消失在雨幕之中,那么孤单,仿佛这天地间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突然,紫色的电蛇从空中蜿蜒而下。

    梦里,她就是一个看客,伴随着那个长得精致可爱的小女孩儿一点点长大,看她的所有喜怒哀愁,更匪夷所思的是,她竟然能感觉到她心境的变化。

    蓝幽若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僵硬了,更累的则是大脑,昏过去之前两股力道还在撕扯,不过最后貌似是自己赢了吧,总之,没过多久她就陷入仿佛无休无止的梦境。

    好累啊。

    没想到千年淡定帝终于被她弄得变了脸色,可怎么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反而有淡淡的心疼?好想摸摸这张人神共愤的脸,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次睁开眼睛。

    完全陷入黑暗前她眼里只剩下陆明暄那张完全变了脸色、惊恐万状的脸,朝着自己伸出双臂,大叫着她“幽若”。

    a处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处理,叛徒还没有揪出来,爷爷奶奶还在等她回家,父母的仇还没报,她还没有将古武界的欧阳家族夷为平地,她还有好多事没做呢,呵呵,还有、还有眼前这个人,还没答应做他女朋友。

    听见他的声音,蓝幽若艰难地睁开了一点缝隙,她不要离开。

    陆明暄突然感觉她不对劲儿,转过头就看见两行血泪从她眼角流出,整张脸惨白如纸,好像十分痛苦。

    “幽若,你怎么了?”

    蓝幽若运起全身的武力想要将这股躁动压下,就连紫眸也不受控制运转起来,怕被看出异样连忙闭上眼睛,两股力量合成一股跟翡翠的力量在身体里较量,显然把这具身体当做了战场。

    不,不要!

    被冲击地后退几步,竟然感觉那股力量在撕扯着她的灵魂,好像要把她从这副身体里拽出去一样。

    就在大家刚想出口再竞价争取一次,蓝幽若小脸儿突然变得惨白,她明显感到比刚才那股还要大得多的力量从刚解出的翡翠中冲天而起直直地朝自己天灵盖扑来。

    蓝幽若的眼中充满了欣喜,可随着黑色的外皮一点点脱落,心中的不安却渐渐扩大,当最后一点被解石师傅磨掉,用水一冲,在阳光下更显通透。

    物以稀为贵,只要一块儿翡翠上稍微多那么一点儿第二种颜色,那价格就能翻几番,即使颜色和种水都不怎么样,价格也不会很低,更别说蓝幽若这块儿颜色鲜亮,肯定达到了冰种,如果再寻找技艺精湛的雕刻大师雕刻,那估计都能炒出一个天价来。

    福禄寿是人们对于三色翡翠的别称,一色为福,二色为禄,三色为寿;四色翡翠则还要再加上一个喜。

    蓝幽若连忙看去,果然,原来那点点鸡油黄星星点点镶嵌在了绿翠之上,这里几点那里几点,竟然颇为可爱。

    “不对不对,我还看见了绿色,是福禄寿!”

    不知道谁眼尖,刚出现一丝黄色就被他察觉到了,双色翡翠?解石师傅心里一激动,手下越发卖力。

    “呀,后面竟然还有黄色!”

    这可是蓝幽若第一次挑选玉石更是第一次亲眼看见自己的玉石解出翡翠,眼睛都要直了,只是那种奇怪的力量一直没有出现,她不仅没有放松反而更加紧张。

    慢慢地,露出了小指宽的玉肉,湛蓝湛蓝的,仿佛将一小片天空镶嵌在其中,很多人都睁大了眼睛,心里发出喟叹,好美的颜色。

    解石师傅继续擦,这会他可不敢大意了,没擦多久就出了绿,这要是多磨掉一点儿估计就好几万啊。

    众人担心会不会又是靠皮绿,出价的并不多,听她这么说,也就噤声了。

    蓝幽若正想着为什么没有那种力量时猛地被打断,笑笑有些腼腆地道:“不好意思,我不打算卖的。”

    以前除了红翡绿翠其它颜色的翡翠价钱都不贵,可是近年来随着翡翠原石的减少,人们富裕程度的提高,这些翡翠越来越受顾客的喜爱,价格也猛涨了上去,而且因为行程的原因,这些翡翠一般水头和通透度都不佳,一旦有达到冰种玻璃种的更是被炒到了天价。

    “看着样子应该是延伸进去了,小姑娘,我出四十万怎么样?”

    有人连忙打开小手电,对着那抹蓝就照了进去,更加耀眼。

    “是蓝翡啊,看着水头,透明度应该不低,真是大涨啊!”

    什么?闻言,解石师傅手下连忙停了下来,拿起身边的水管一冲,果然,一抹淡淡的天蓝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诱人的光彩,那么纯净,靠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停,快停,出绿了出绿了!”

    解石师傅从陆明暄手里接过石头走向擦石机,随着“嗡嗡”的摩擦声,蓝幽若不知不觉攥紧了手心,预感会再次成真吗,那种力量还会出现吗?

    解石师傅头上却是降下几道黑线,这破石头一看就是从那些最不可能出翠的里面挑的,因为表象不好所以也不贵,看看手里这块儿,黑乎乎一片,一点儿莽都没有,跟路边石头没什么两样,这要是纯石头蛋子他擦一天也擦不出来啊,但是看人家的样子很坚持,唉,算了,今天他就受受累,谁让给钱的都是大爷,呜,这一百块钱赚得太不容易了。

    “擦吧。”感觉告诉蓝幽若,这里面的料子不小,而且玉质不错。

    擦石一般都是针对认为翡翠就在边缘的原石,为了不破坏里面的玉肉,一点点磨,而切石就是刚才老王那样子,按照经验划线,大刀阔斧地割,能节省不少时间。

    “请问您是要擦还是直接切?”

    听说又有人要解石,即将散去的人们重新围拢了过来,他们中更多的是一些珠宝公司的人,直接赌石风险太大,有时候他们也会买些明料丰盈库存,只是看这对儿明显是过来玩儿的,不是行内人,顿时解出翡翠的期望值大大降低,不过能凑凑热闹也是好的。

    “那就麻烦师傅帮忙解吧。”

    心里叹了口气,蓝幽若虽然不知道刚才到底是怎么了,可对莫名的力量她不愿意退缩,与其畏首畏尾生怕哪天又出什么事还不如勇敢面对、弄清楚的好,要不在心里留个疙瘩更加难受,对于古武的进阶也不好。

    “那敢情好,解石费不论石头大小每块儿一百,那您是自己切还是让我们师傅切?”

    蓝幽若还没说话,陆明暄并没有看见她的犹豫冷酷地点了点头。

    “怎么二位已经挑好了石头打算解吗?”

    胖刘本来也在这边看热闹,当老王连续四块儿都解挎后也是唉声叹气了一番,刚要转身离开看见陆明暄抱着原石的时候又是眼前一亮,三步两步跨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