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幽黑的通道之中,一道风驰电掣的身影,便是穿梭而过,大殿外的通道四通八达,犹如迷宫一般,这道身影在拐过几处颇为偏僻的拐角以后,便是进入了一处凹槽洞穴之内,在幽暗的光线中,显露出一张颇为清秀的面庞,竟是那从大殿中逃出来的卓文本体。  。

    “亏大了,两道分身全部都留在了大殿之中。”

    卓文目光阴沉到极点,在他的感应之中,佛道分身此刻正被仓碟死死压制着,败落是迟早的事情,而那魔道分身虽然拥有杀戮破戒刀,而且因为是魔修的缘故,战力远比一般武者强大许多,再配合上杀戮破戒刀这等魔道利器,魔道分身的威能极为的恐怖。

    但仓颉三人毕竟都是中阶帝境,魔道分身战力再恐怖,也不太可能压制住仓颉三人,甚至在卓文的感应之中,魔道分身还被仓颉三人给压制住了。

    此刻,大殿之中,仓碟眉头微蹙,她也是没料到,卓文身上居然还有一具魔道分身,使得那卓文本体钻空给逃脱了。

    “这是……太魔战气?”

    很快,仓碟的注意,便是放在了那手持杀戮破戒刀的魔道卓文身上,美眸先是一怔,旋即便是流露出一抹浓郁的贪婪之色。

    “哼!尽快解决掉你这家伙再说。”

    深深瞧了那魔道卓文一眼,仓碟玉手一挥,顿时间,一股诡异的黑气自她的掌心掠出,演化出数千丈长的黑色绳索,这黑色绳索一出现,犹如一条黑色巨蟒一般,将佛道卓文整个人都是缠绕住。

    “嗯?”

    黑色绳索将佛道卓文缠绕的瞬间,后者眉头微蹙,刚想要挣脱,却是发现这黑色绳索竟是散发出极为诡异的力量,紧紧地将他禁锢住,使得他根本无法挣脱出来。

    “虽然你的这道佛道分身极为强横,不过你的力量终究只是在帝境以下,根本与本座无法相比,想要挣脱本座所给你提供的黑色绳索,你根本就办不到。”仓碟淡漠地道。

    佛道卓文挣扎了片刻,便是不再挣扎,因为他能够感受到那捆缚在他周身的这黑色绳索极为强韧,确实不是他所能够挣脱破碎开得了的。

    困住佛道卓文的瞬间,仓碟玉足一点,便是朝着那与仓颉三人纠缠的魔道卓文掠去,那庞大的魔影挟裹着滚滚的魔云,瞬间便是掠到魔道卓文身前,那数千丈巨大的漆黑长枪,暴掠而出,直接对着魔道卓文轰来。

    叮!

    漆黑长枪与杀戮破戒刀相撞在一起,旋即便是爆发出极为刺耳的尖锐啸声,随后魔道卓文惊愕的发现,那漆黑长枪之中所爆发出的力量,竟是让得他那持刀的右手都开始发麻了起来。

    “乱红尘!”

    卓文低啸一声,血色烟云从杀戮破戒刀中喷涌而出,一股堕落的红尘意境,从那氤氲而出的血色烟云之中涌出,朝着四周弥漫开来,仓颉三人在这股红尘堕落意境之中,那前冲围剿的身形便是猛地一滞,脑海中陷入了那真实的红尘环境之中。

    而仓碟则是美眸迷离,显然也是受到了乱红尘的一丝影响,不过她很快便是恢复了清明,右手虚空一探而出,万丈魔影咆哮一声,那千丈巨手从天而降,狠狠的对着下方的魔道卓文镇压而去。

    “破杀生!”

    滚滚的太魔战气从卓文的体内暴涌而出,滚滚输入其手中持着的杀戮破戒刀之中,随后杀戮破戒刀表面便是爆发出恐怖的血芒,这血芒涌出万丈之长,形成万丈刀影。

    轰!

    魔影那千丈巨手,直接被这万丈刀影给轰成齑粉。

    “镇压!”

    仓碟美眸微凝,那魔影发出滔天的怒啸之音,其右手的漆黑长枪猛地掠出,黑到极致的枪尖,犹如电钻般剧烈的旋转起来,猛地抵在了那万丈刀影之上,随后便是爆发出尖锐的厉啸之音。

    轰轰轰!

    使得魔道卓文瞳孔微缩的是,那恐怖的万丈刀影,瞬间被那漆黑长枪给贯穿,随后魔影右手一甩,顿时滔天的魔力灌入,刀影破碎成无数血色齑粉。

    砰!

    破碎刀影的瞬间,魔影一脚踏出,那原本被破碎的左掌,在那滚滚魔气的作用下,已经恢复原状,左手从天而降,一把对着魔道卓文笼罩进去。

    “斩!”

    卓文右手一挥,顿时,太魔战气涌出,杀戮破戒刀再次斩出,不过那杀戮破戒刀刚刚斩出的瞬间,便是被魔影那漆黑长枪所阻挡住,随后那左掌畅通无阻的将卓文一把捏住。

    魔道卓文眉头微蹙,目光森冷的盯着魔影上的仓碟,他自始至终,都没有露出任何的畏惧之色,一直保持着冷漠之色。

    魔,本为逆天的修炼者,乃是漠视一切的冷酷者,即使面对死亡,魔依旧不会露出任何的恐惧之色,有的是那亘古不变的冷漠。

    魔道卓文乃是魔眼中所衍生出来的躯体,拥有着魔一切的性质,即使是此刻被仓碟生擒活捉,他目光中也不会有任何的情绪存在。

    捉住魔道卓文的瞬间,仓碟袖袍一挥,顿时间,一道屏蔽声音的光罩,将两人笼罩进去,旋即仓碟目光灼灼的盯着魔道卓文道:“你的太魔战气是从哪里得到的?看你的样子,身上还有一丝太魔战诀的运行轨迹,现在你把这两样都给我交出来,我可以酌情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太魔战气和太魔战诀?”

    魔道卓文瞳孔微缩,盯在此刻略有些急切的仓碟身上,目光中满是古怪之色,这仓碟不是自诩为太魔之主残魂所化嘛,而这太魔之气和太魔战诀本就是太魔之主所创,怎么仓碟看上去好像一点都不会这两样东西,甚至还想得到他身上的太魔战诀和太魔战气?

    兴许是察觉到魔道卓文目光中的古怪之色,仓碟脸色微僵,旋即干咳地道:“吾虽然是太魔之主的残魂所化,不过也残缺了许多的记忆,这太魔战诀虽是我所创,但这部分的记忆我已经忘记了,还有这太魔战气对于我恢复有着不小的好处,现在你交出来,我记你一功,饶你一命。”

    魔道卓文目光淡漠,嘴角满是冷然笑意地道:“太魔战气早已经被我所炼化,而太魔战诀在我本体身上,你想获得其实是有些痴心妄想了。”

    听得此言,仓碟脸色阴沉下来,冷冷地道:“卓文!我知道你肯定听得见,你的两具分身落在我手中,你最好将太魔战诀给交出来,我可以考虑将那佛道分身还给你。”

    “嗯?只还给我佛道分身,那我的魔道分身呢?”卓文森寒的声音传来。

    仓碟冷哼地道:“魔道分身?你这魔道分身之中拥有太魔战气,我自然需要将其给炼化掉,其中的太魔战气是我所需要的。”

    “现在你若是交出太魔战诀的话,可以挽回佛道分身,不然的话,两具分身你都将会失去,这是我给你的选择。”

    听得此言,躲藏在通道凹槽中的卓文,脸色阴寒到了极点,他的目光也是充满了阴沉的神色,这仓碟还真的够狠的,若是不交出太魔战诀的话,这仓碟打算将两具分身都给毁掉。

    “小子!你别交出那太魔战诀,若是本龙爷所料没错的话,一旦这太魔战诀交给这仓碟的话,后者的实力必然大增,这对你可是极为的不利,而且你的佛魔两具分身乃是佛魔眼所化,这可是当年斗战佛魔圣所炼化的宝贝,其实区区帝境武者可以破坏得了的?顶多这两具分身被这仓碟困住而已。”小黑从卓文的识海中钻出,站在其肩膀上有理有据地道。

    闻言,卓文点点头,小黑所说的很对,这仓碟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他手中的太魔战诀,这本身就有些古怪,他的想法与小黑一样,这太魔战诀决不能交。

    “考虑的怎么样了?损失一个分身还是两个分身,这全在你的一念之间。”仓碟继续对着面前的魔道卓文说道。

    魔道卓文淡漠的瞧了仓碟一眼,冷冷地道:“滚!太魔战诀你别想得到。”

    仓碟脸色微滞,旋即美眸中露出暴怒之色,死死盯在魔道卓文身上,低沉地道:“好好好!这可是你说的,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说着,仓碟袖袍再次一挥,那屏蔽声音的光罩被她所取消,旋即右手一探,一把将魔道卓文提在手中。

    “你们三人将那佛道卓文给看紧了,我现在需要好好收拾这魔道卓文。”

    仓碟说完,便是提着卓文玉足跨出,瞬间来到了那血池上方,而仓颉三人则是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懂方才仓碟为何要屏蔽掉她与卓文的对话,不过既然仓碟这样吩咐了,三人自然是不可能违抗仓碟的命令,皆是来到那佛道卓文身边,双目锐利的凝聚在佛道卓文身上。

    血池之上,仓碟默默的凝视着卓文,淡淡地道:“这可是你自找的,现在我先将你的魔道分身放入这祭祀血池之中炼化掉,将其中的太魔战气给提取出来,随后再收拾你的佛道分身,当然你的本体我也不会放过的。”

    说着,仓碟右手猛地一甩,魔道卓文便是以抛物线的方式坠入了血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