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魔影乱舞,卓文在魔影之中,脚步连动,手中太魔长枪连连挥动,滚滚太魔战气犹如领域一般,环绕在卓文的周身。

    轰轰!

    太魔战气极为恐怖,特别是卓文突破魔帝后,其战力真的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太魔长枪一挥,便是在周围形成横亘天际般的恐怖黑色枪影,被枪影掠中的魔影,厉啸一声,便是纷纷溃散。

    血池边缘上空,仓碟默默的凝视着那与无数魔影激战的魔道卓文,目光变得极为阴沉,其实现在他出手的话,倒是可以阻止这卓文继续突破,不过那血池底部的那条血路之上,站着的一道身影,却是让得仓碟那踏出的脚步僵住了。

    “这个老家伙……还真的够顽强啊,居然还没死?”

    仓碟恨恨低语着,目光极为谨慎的盯着那满脸紫黑的佝偻老者,他知道卓文突破魔帝之境,恐怕也有这老家伙在后面推波助澜。

    太魔之主背负双手,那一双漆黑的魔瞳微微眯起,旋即落在了仓碟身上,目光中迸发出极为森寒的冷光。

    “摩羯!不要以为你神魂附着在小女娃身上,就以为我认不出你了。”太魔之主盯着仓碟,淡淡地道。

    摩羯嘿嘿一笑,道:“这可都拜你所赐,若不是你将我肉身毁掉,我会出此下策,附身在此女娃身上?”

    “那也是你自作自受,竟敢妄图偷袭本座,若不是本座发现得早,恐怕还真的被你得逞了。”太魔之主目光森寒地道。

    摩羯嘴角满是嘲弄地道:“坠魔散的滋味如何?此毒就是专门对付你这样的魔修,中了坠魔散,你身上的魔力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散去,当你身上最后一丝魔力消散的瞬间,你的生命也会在这等毒药的侵蚀下,失去最后的生机。”

    “如此多年过去了,你现在还能够留下多少的魔力呢?”

    听得此言,太魔之主浑身颤抖,双目已然布满了一抹抹的血丝,沉声道:“摩羯!你这卑劣之徒,我必诛你。”

    嗖!

    说着,太魔之主全身涌出滚滚的魔气,这魔气与卓文身上的性质一样,也是太魔战气,只不过太魔之主身上的太魔战气比卓文的要浓郁恐怖太多,仅仅逸散开来的气息,就犹如整个大殿被万丈山岳笼罩一般,极为的沉重凝滞。

    一道破空声掠来,只见太魔之主右手一捏,太魔战气凝聚出一柄丈许长的大戟,飙射而出,在虚空中划过一道漆黑的轨迹,瞬间便是抵达那摩羯身前。

    摩羯脸色微变,玉手轻点虚空,其背后便是浮现出那万丈魔影,那魔影右手一甩,顿时巨大无比的漆黑长枪,犹如山峰般碾压下来,重重的砸在了这飙射而来的大戟之上。

    咚!

    沉闷的金铁交鸣之音响彻,随后滚滚的魔气,犹如乌云一般,在整个大殿弥漫开来,随后便是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隆炸响之音。

    在这等撞击之下,万丈魔影竟是后退数步,其每退一步都犹如地动山摇一般,使得大殿都是整个震动了起来。

    不过那飙射而来的大戟也是被魔影撞飞,被那虚空中的太魔之主摄入掌心之内。

    “二绝、三绝、四绝、五绝,你们四人还要看戏到什么时候,快快去阻止那卓文继续突破,若是一旦让他渡过了此次魔影乱劫,恐怕即使是中阶帝境的你们,都有些难以奈何得了此子了。”稳住魔影后,摩羯对着一边发呆的四人喝道。

    周斌、仓颉四人听得此话,面面相觑,最终也不敢违抗摩羯的命令,纷纷飙射而出,化作四道黑色闪电,瞬间朝着那身处于无数魔影中的魔道卓文掠去。

    “卓文!我看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周斌当先而来,一脚踏出,手中持着一柄青铜大斧,将其举过头顶,狠狠的甩了下来,挟裹着千钧之力,轰隆隆的砸向了卓文。

    卓文脸色微变,右手太魔长枪横扫而出,那些包裹他的无数魔影,便是被彻底的扫荡干净,旋即那太魔长枪枪势不变,猛地一挑,带着决然的气势,自下往上掠去,那锋锐的枪尖,瞬间便是抵在了青铜大斧的斧刃上。

    叮!

    金铁交鸣的声音响彻而起,旋即卓文便是眉头微蹙,连退数十步,而那周斌也是退后数步。

    嗖嗖嗖!

    在周斌被逼退的瞬间,仓颉、秦鑫和楚瑜瞬间掠至他的身前,三道凌厉的攻势,瞬间而至,将卓文的周身全部被封锁了进去。

    “乱红尘!”

    卓文猛地爆退,同时右手屈指一弹,便是取出了杀戮破戒刀,猛地横斩而出,一股红尘幻境弥漫而出,使得仓颉、秦鑫和楚瑜三人的攻势皆是一滞,双目露出迷离之色。

    “破杀生!给我斩。”

    在三人陷入乱红尘意境之中的瞬间,卓文一脚踏出,杀戮破戒刀再次斩出,顿时间,恐怖的刀影再次从虚空中落下,这一刻,破杀生所形成的刀影,比以往的不知恐怖多少倍,毕竟卓文是以魔帝之躯,再加上杀戮破戒刀的威能,其破杀生的威力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恐怖。

    轰隆隆!

    当仓颉、秦鑫和楚瑜三人从红尘意境中缓缓回过神来的瞬间,他们三人便是惊愕的发现,那破杀生所形成的血色刀影已经碾压下来,当下三人心中惊骇莫名,皆是仓促的使出攻势,欲要挡住这恐怖的刀影。

    轰隆!

    三道攻势落在刀影之上,旋即那血色刀影犹如时间静止般停在了半空中,随后便是爆发出极为恐怖的爆炸,血色的光团,几乎充斥在整个大殿上空。

    仓颉三人闷哼一声,便是连连后退,三人中,仓颉和秦鑫还好,两人一个人是五重帝境,一人是四重帝境,虽说卓文晋级到魔帝之境后,战力分外恐怖,再加上那杀戮破戒刀威能更加强大,但两人是中阶帝境,倒是还能承受得住破杀生所形成的这等爆炸能量。

    不过,两人身边的楚瑜,不过是三重帝境,这股爆炸能量又这般的恐怖,所以楚瑜所受的伤势颇为的严重,只见他右手捂着胸口,胸腔剧烈的起伏,轻咳一声,竟是咳出一大口血,显然是伤到了本源。

    在三人退后的瞬间,一道身影犹如离弦之箭般掠来,随后在仓颉和秦鑫两人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这道身影竟是来到了那身受重伤的楚瑜身前。

    “死!”

    一道刀芒掠出,那楚瑜这才发现不对劲,当他瞧见眼前那直掠而来的刀芒的瞬间,已经彻底的晚了,他只来得及将手中的武器横在身前。

    叮!

    一柄血刀穿花引蝶般落在楚瑜的武器上,血刀一扭,将楚瑜的武器挑飞,随后那血色刀芒一往无前,继续朝着楚瑜暴掠而出。

    噗嗤!

    鲜血狂飙而出,楚瑜连哼都没哼一声,竟是被这道血色刀芒直接给斩成了两段,血雾喷发而出。

    击杀掉楚瑜之后,卓文连忙飞退,随后他方才所在的地方,便是降落了一柄粗壮的青铜大斧,正是那周斌从后面掠来。

    这周斌原本是打算救下楚瑜的,可惜的是,他还是晚了一步,所以此刻他的脸色略有些难看,双目冷冷盯在卓文身上,那股寒意犹如寒冬腊月般极为的冷冽。

    “仓颉、秦鑫,你们二人不要留手,一起出手斩了这小子。”

    周斌吆喝一声,一脚踏出,手中青铜大斧呼啸着狂烈的飓风,暴掠而来,仓颉和秦鑫两人也都是点点头,纷纷掠出,三人以掎角之势,将卓文包裹进去。

    “战!”

    卓文凛然不惧,全身被无数魔影包裹,忍受着那万魔蚀骨的痛苦,他的双目依旧是泛着魔性的冷漠,右手杀戮破戒刀一斩而出,左手太魔长枪更是挥动不已,竟是完全不惧眼前的三名中阶帝境。

    砰砰砰!

    一瞬间,周斌三人便是与卓文碰撞在一起,随后便是爆发出连绵不绝的兵器交接的声音,虽说卓文晋级到魔帝后,实力增强了许多倍,不过毕竟围攻他的乃是三名中阶帝境,所以卓文几乎被压制的死死的。

    好在他周身的太魔战气极为不凡,即使三名中阶帝境的攻击,通过他的破绽落在他身上,也大部分被太魔战气给抵消掉了,少部分轰在他的体内,依旧让他气血沸腾。

    与此同时,大殿另一边,摩羯与太魔之主两人也是大战在一起,那恐怖的战斗余波,犹如海中狂浪一般,弥漫了大半个大殿,每一次撞击都使得大殿剧烈晃动,甚至大殿周围都开始弥漫出一丝丝的裂痕,正是因为两人的战斗余波所造就的。

    在两处战斗都进入白热化的时候,一道身影猛地从大殿之外的通道掠出,进入了大殿之中,这道身影很快便是来到了那被禁锢住的魔道卓文身上,右手拍在佛道卓文身上,旋即那佛道卓文化作一股金芒,变成了一只金光灿灿的佛眼,钻入了这道身影的眉心上。

    而进入大殿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卓文的本体,在那两处战团进入白热化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一个偷偷进入大殿解救佛道分身的最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