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狡猾的家伙。 。 ”

    正在与太魔之主大战的摩羯,也是注意到那偷偷溜进大殿内,悄悄将佛道分身收起来的卓文本体,目光微凸,不由得怒喝出声,不过他面前有着太魔之主存在,虽然心中怒火滔天,不过却根本过不去。

    太魔之主淡淡瞥了下面做小动作的卓文本体,目光倒并没有感到任何的诧异之色,关于卓文的分身,其实在血池之中,魔道卓文就已经与他说过了。

    轰!

    一道狼狈的身影猛地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大殿一边的石壁上,使得那石壁出现了一道人形坑洞。

    刚刚收起佛道分身的卓文,脸色大变,因为这倒飞砸在石壁上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魔道分身,三名中阶帝境的联手,其威能有多恐怖,根本就不是此刻的卓文可以对付得了的,即使卓文的魔道分身已经晋级到魔帝的境界。

    “卓文本体?”周斌、仓颉和秦鑫三人,在击退卓文的魔道分身后,目光皆是落在大殿中卓文本体身上。

    感受到三人那不善的目光,卓文眼皮一跳,正当三人相视一眼,打算对下方的卓文本体出手的时候,卓文忽然开口道:“你们帮助这仓碟无非就是想要觅得一次晋级高阶帝境的机会和诀窍不是么?我可以给你们这个机会。”

    听得此言,原本打算冲向卓文的三人,身形一僵,其中那周斌死死的盯着卓文,眉头微蹙地道:“对!不过,你一个天尊小鬼,能够给我们晋级高阶帝境的机会?你是在开玩笑吧?”

    仓颉和秦鑫两人也都是相视一眼,目光中满是狐疑之色,显然并不是很相信卓文的话语。

    嗖!

    此刻,石壁上的人形坑洞,卓文的魔道分身暴掠而出,落在了卓文本体身边,那双魔瞳冷漠的盯在周斌三人身上。

    “难道那仓碟的话,你们就相信么?”卓文却是嗤笑一声地道。

    周斌冷哼地道:“仓碟乃太魔之主大人的残魂附身,太魔之主乃是仓皇大世界唯一一名晋级高阶帝境的强者,我们不相信他,难道还相信你么?你不觉得你的这话很可笑嘛?”

    “真正的太魔之主可不是那仓碟,而是那名佝偻老者,难道你们认不出太魔战气么?还有附身在仓碟身上的可不是太魔之主的残魂,而是那太魔门最后一任门主摩羯的残魂,你们都被那摩羯给骗了。”卓文淡淡地道。

    此话一出,周斌三人齐齐瞳孔微缩,他们的目光同时落在了那摩羯与太魔之主之间的战斗之上,当他们瞧见那太魔之主身上的太魔战气的时候,三人目光皆是变得略有些难看起来。

    其实在太魔之主与摩羯刚开始战斗的时候,他们就已经注意到太魔之主身上的太魔战气,只不过他们并不是太在意,现在卓文这么一点醒,他们也发现了不对劲。

    太魔之主所创立的太魔战诀,他们自然是知道,现在他们所认为的太魔之主的摩羯,身上并没有任何的太魔之气的气息,反而那从血池之中掠出的佝偻老者,身上拥有着极为精纯的太魔之气,这不由得不让周斌三人心中怀疑那摩羯的话语真假。

    “难道仓碟根本不是太魔之主,而是如同卓文所说的,只是太魔门最后一代门主摩羯?而那佝偻老者才是真正的太魔之主,只不过这老者的实力,好像也并不是很强?”仓颉眉头微蹙,有些疑虑地道。

    卓文却是不咸不淡地道:“难道你们之前没听这太魔之主所说嘛?他可是中了坠魔散,一身魔力几乎都被这坠魔散给化掉了大部分,现在身上的魔力可不算多,这一切可都是这摩羯做出来的,你们为这摩羯卖命,但这摩羯却将你们当傻子一样耍。”

    “恐怕当他真的将太魔之主压制住后,你们三人非但不会有任何的奖励,反而可能被这摩羯给灭口也说不定。”

    听得此言,周斌三人脸色阴晴不定,一时之间,竟是开始犹豫了起来。

    “你们三人还在干什么?赶快擒下这卓文,然后过来帮我对付这老家伙。”

    正在与太魔之主对战的摩羯,也是注意到那忽然停止动作的周斌三人,不由得怒喝一声道。

    瞧着摩羯这颇为恶劣的态度,周斌三人眉头皆是蹙起,这摩羯还真的将他们三人当做下人了啊,呼来喝去的,这使得三人心中极为不舒服。

    若是这摩羯真的是太魔之主的话,凭借摩羯当初许下的承诺,他们三人倒是不会违抗,但现在被卓文这么一说,他们对于这摩羯也是起了怀疑。

    “你是不是真的太魔之主?”周斌忽然对着摩羯沉声道。

    原本与太魔之主对战的摩羯,脸色微滞,刚想说话的时候,太魔之主一拳猛地轰来,使得摩羯闷哼一声,退后数十步。

    “放你娘的狗屁,这摩羯若真的是太魔之主的话,那我是什么?老夫才是太魔之主,你们三人都是眼瞎嘛?这摩羯身上根本就没有太魔战气,连太魔战诀都不会,这厮会是太魔之主,你们三个能不能有点脑子?”轰退摩羯,太魔之主便是开骂了,显然对于摩羯冒充他的身份,使得太魔之主心中怨念十足。

    而摩羯脸色微变,冷冷地道:“我才是太魔之主,你是个冒牌货。”

    “还想狡辩?若你是太魔之主,那你使出太魔战诀和太魔战气来看看,嘴上说说谁都会。”太魔之主冷冷地道。

    此话一出,摩羯脸色微沉,太魔战诀乃是太魔门最核心的功法,唯有太魔之主拥有修习的资格,虽然他是太魔门门主,但也不曾修炼过这等魔道至高功法。

    果然,当摩羯无言以对的时候,周斌三人脸色也是沉了下来,他们如何不知道,摩羯确实不是太魔之主,不然不可能在问及到太魔战诀的问题上保持沉默。

    “也就是说,之前你一直将我们三人当猴耍?”周斌沉声道,声音之中蕴含着一丝恼怒之色。

    他们贵为府主,因为想要得到突破高阶帝境的契机,所以在摩羯的允诺下加入了十绝门,并且为摩羯卖命,这一切都是为了那突破高阶帝境的契机,但现在,这摩羯却说这一切都只是谎言,周斌三人的愤怒可想而知。

    “你是摩羯,不是太魔之主,很好,竟然将我们骗了这么久,还让我们为你利用了这么长时间,你很好。”

    说着,周斌一脚踏出,恐怖的帝威弥漫开来,犹如一道青光,瞬间掠向摩羯,而仓颉和秦鑫两人相视一眼,纷纷紧随周斌身后。

    “嗯?你们三人这是找死。”

    摩羯脸色难看到极点,他也是没预料到,最终会发生这般狗血的事情,周斌三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倒戈相向,这几乎让得他有些措手不及。

    轰轰轰!

    摩羯右手一压,顿时其背后的万丈魔影咆哮一声,其手中的数千丈巨大的漆黑大枪,猛地一抡,漆黑的魔气滚滚涌出。

    周斌当先迎来,怒吼一声,青铜大斧有着开天之势,猛地砸了下来,而其身后的仓颉和秦鑫两人也毫不示弱,各自使出了最强的招式,摩羯把他们欺瞒的太狠了,不收拾掉摩羯的话,他们实在心有不甘。

    轰轰轰!

    一瞬间,摩羯便是与周斌三人大战在一起,摩羯身上的气息虽然也是五重帝境,不过他的战力却比一般五重帝境的武者还要强悍一些,与周斌三人大战,竟然丝毫不落下方,反而隐隐占据上风。

    太魔之主静静的悬立在一边,他倒是并没有加入战团,而是满脸冷笑的看着摩羯与周斌三人的战斗。

    “前辈为何不上去帮忙一下,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再加上周斌三人,恐怕很快便是能够将这摩羯拿下吧?”卓文忽然对着不远处的太魔之主问道。

    太魔之主微微摇头,道:“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我身上中了坠魔散这等该死的毒药,魔力每用一点就会少一点,现在没必要浪费掉,等这三个家伙将摩羯的力量耗得差不多后,我再出手。”

    “坠魔散?难道这坠魔散没有解药嘛?”卓文反问道。

    太魔之主轻笑地道:“坠魔散是无解的毒药,除非……”

    说到这里,太魔之主饶有深意的瞧了卓文一眼,倒是没有说下去,而太魔之主这样的表情,倒是让得卓文颇为疑惑,不知道方才这太魔之主的那抹眼神到底是什么意思。

    “三个混账东西,我要你们都给我死。”

    摩羯怒喝一声,声音之中满是恼怒之色,虽说与周斌三人的战斗,他处于上风,不过毕竟是一对三,总是会露出一些破绽的,所以周斌三人的一些攻击,还是毫无意外的落在了摩羯的身上,痛的摩羯龇牙咧嘴,咆哮不已。

    只见摩羯双手捏出颇为繁复的印诀,随后一股股玄奥的力量,以他为中心,开始萦绕开来,竟是在他的周身形成一道诡异的黑色阵法。

    “黑魔阵?这摩羯看来真的怒了。”太魔之主瞳孔微缩,颇为忌惮的低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