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仓府邸所有的武者,尽皆站在城墙之上,冷漠的俯视着城外的龙家武者,在龙家武者面前,吕寒天傲然而立,凝视着眼前的紫衣男子道:“我龙家发展势不可挡,你们大仓府邸仓颉等一众精英武者,衰败也是必然,不如投靠我们龙家吧。 。 ”

    “一派胡言,我大仓府邸屹立大仓府足有近百年,岂是你说衰败就衰败的?”紫衣男子冷冷地道。

    吕寒天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说着,吕寒天一脚踏出,九颗寒白色的帝星环绕暴掠而出,同时吕寒天自身的铠魂封印之门也是在九星环绕之下,从天际碾压下来。

    晋级入帝境之后,吕寒天的铠魂封印之门越加的恐怖,那巨大的门第足有数千丈,几乎将整个大仓城都给笼罩进去。

    紫衣男子目光微凝,倒也不惧,同样是释放出自身的帝星以及铠魂,他的铠魂乃是一只巨大的紫色苍鹰,一双翅膀展开,犹如紫云一般,遮天蔽日。

    这一刻,无论是龙家武者还是大仓城的武者,基本都是抬头仰望着天际,那两道帝境强者的战斗,当他们瞧见两者皆是释放出铠魂的时候,他们知道两者是真的拼命了,这一战是胜还是负,全看这两人的战斗结果了。

    封印之门降落,席卷起尖锐的啸声,紫色苍鹰不甘示弱,尖啸一声,那庞大的紫色双翼扑扇一下,便是迎风而起,一缕缕紫色的劲风化作一道道的紫色风暴,弥漫扩散开来。

    轰!

    封印之门与紫色风暴撞击在一起,两者之间便是弥漫出极为慑人的恐怖余波,整个虚空都是为之颤了颤。

    “封!”

    吕寒天袖袍一挥,封印之门竟是爆发出极为炽烈的光芒,千丝万缕的封印之力蔓延开来,直接将紫色风暴给包裹了进去,使得紫色风暴犹如凝滞般,被封印在了半空之中。

    瞧着这一幕,紫衣男子心惊肉跳,这吕寒天同为三重帝境,其战力竟是如此可怕,目光闪烁,紫衣男子一脚踏出,低喝一声道:“青玉助我。”

    此话一出,一直站在紫衣男子身后的青衣男子点点头,双手打出印诀,顿时释放出了他自身的铠魂,这名叫青玉的男子乃是大仓府的另一名帝权境武者,修为比紫衣男子要差上一筹,应该是二重帝境左右。

    不过,即使是二重帝境,与紫衣男子联手的话,恐怕吕寒天都有些吃不太消。

    果然,当青玉释放出自身的藤蔓铠魂的时候,虚空上的吕寒天脸色大变,那藤蔓犹如巨手一把轰在了封印之门上,随后原本占据上风的封印之门,竟是猛地晃动一番,便是直接连连倒退。

    “呀!”

    在封印之门倒退的瞬间,那被压制下来的紫色苍鹰发出一道厉啸,双翅一扇,尖锐的嗓音滚滚卷出,与藤蔓一同掠出,轰在封印之门表面,随后发出清越的脆响之音,封印之门竟是表面弥漫出一丝丝的裂痕。

    噗嗤!

    吕寒天嘴角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阴沉之极,这青玉忽然出手他也是未曾料到,所以被其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更是被那紫衣男子一招得手,吕寒天已然受了不轻的伤势。

    “卑鄙!”

    龙家许多武者都是怒目而视,这紫衣男子修为与吕寒天差不多,明明被后者压制住了,却是招呼同伴联手攻击吕寒天,以多欺少,如此行径不少武者皆是有些不齿。

    “成王败寇而已,何来卑鄙之说?”

    紫衣男子站立虚空,面色平淡地说了一声,便是与那青玉打了个眼色,两人乘胜追击,继续朝着吕寒天暴掠而去,他们两人知道,只要这吕寒天一死,那么龙家的军队不攻自破。

    “想动老寒,还是先过我这一关。”

    一道怒啸声传来,随后只见始源长老一步踏来,恐怖的精神力暴掠而出,其灵戒之中掠出一枚枚散发着莹莹白光的元晶,这些元晶以一种玄奥的诡异,排列在始源长老面前,构成了一副玄奥的图案阵法。

    “万马奔腾!”

    一道道马鸣嘶声传来,随后在始源长老面前的阵法之中,竟是涌出无数的良驹虚影,那奔腾的马蹄之音,在整个空间都是响彻而起,当真犹如万马奔腾一般,极为的壮观恐怖。

    “一起破掉,这两人乃是这龙家的高层,决不能留。”

    紫衣男子冷喝一声,一脚踏在紫色苍鹰脊梁之上,右掌轻轻一捏,其手中便是出现一柄紫色大戟,这紫色大戟表面透露出一缕缕恐怖的帝威,显然是一柄威能不弱的帝器。

    而青玉点点头,脚掌踏在那无限衍生的藤蔓之上,其手中出现一柄青色长剑。

    两人都是不想耽搁时间,欲要速战速决,皆是使出了最强的一击,青色的剑芒与无数的紫色戟影幻化出青紫色的恐怖能量飓风。

    轰轰轰!

    旋即,底下众人便是惊愕的瞧见,在上空,那恐怖的万马虚影先是停滞了下来,随后便是寸寸崩溃,直接消失无踪,而紫衣男子与青玉气势如虹,继续朝着始源长老和吕寒天掠去。

    吕寒天目光冷厉,右手一翻,便是取出了元气塔,只见祭出的元气塔从巴掌大笑,迅速的壮大成了数百丈巨大,横亘在始源长老和吕寒天面前。

    轰!

    紫衣男子与青玉两人瞧都不瞧一眼元气塔,直接一招轰去,不过让得他们两人惊愕的是,这元气塔竟是极为坚韧,两人的攻势尽数被这元气塔抵挡下来,而代价仅仅只是这元气塔轻微晃动一下而已。

    “嗯?这帝器这么坚韧,居然硬受我们两人全力一击居然丝毫无损?”青玉目光一凝,有些诧异地道。

    “我们二人手中也是帝器,不过都是低阶帝器,硬受两件低阶帝器的攻势,仅仅只是轻微晃动,这塔状帝器很可能是中阶帝器以上。”紫衣男子目露火热地猜测道。

    “是中阶帝器。”

    青玉一怔,目光也是流露出贪婪的色彩,两人相视一眼,点点头,仿佛达成了某种一致,这吕寒天他们必杀,眼前这塔状帝器,他们也要夺过来,有了这么一件中阶帝器坐镇大仓府邸,他们大仓府邸也会多了一层保障。

    “杀!”

    想到这里,青玉和紫衣男子便是不要命的轰击在元气塔上,那恐怖的攻击余波,竟是在半空中激荡出极为恐怖的涟漪能量。

    噗嗤!

    吕寒天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无比,元气塔毕竟是中阶帝器,他乃是低阶帝境,想要维持这中阶帝器运转的话,对他的消耗还是极大的,现在紫衣男子和青玉两人不要命的攻击,对于吕寒天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

    “始源!你先走。”吕寒天对着身边的始源长老沉声道。

    始源长老摇摇头,袖袍一挥,恐怖的精神力,在元气塔面前形成一道道颇为恐怖的屏障,为吕寒天分担了不小的压力。

    “若是我走了,我想你恐怕很快就要支撑不下来。”

    听得此言,吕寒天轻叹一声,暗暗有些自责地道:“此次战斗是我太冲动了,我应该等卓文出关后再进攻大仓府的,现在搞成这样,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始源长老却是摇头道:“这也不怪你,情报上不是说过大仓府邸只有一名帝境武者么?谁会想到,里面竟是还存在另一名帝境武者,若是情报准确的话,你也不会先卓文一步来攻打大仓府邸啊。”

    轰轰轰!

    忽然间,天际涌出一股股恐怖的魔云,一道震慑天地的魔威,碾压下来,使得大仓城许多武者都是心惊肉跳。

    “这是怎么回事?好恐怖的威压。”无数人纷纷抬头,凝望着那越来越近的魔云,目光中满是震撼之色。

    连攻击元气塔的紫衣男子和青玉两人,也是停下了手中的攻击,目光忌惮的盯着暗掠来的魔云,他们二人也是感受到那恐怖的魔云之威。

    终于,那遮天蔽日的魔云来到了大仓城上空,随后那魔云以一种倒漏斗状的方式缓缓下沉,在那漏斗口处,一道拥有着黑红长发的魔道青年缓步踏来,每一步踏出,那响彻起的脚步声,仿佛将众人的心跳给遏制在手中一般,使得众人难以喘息。

    “你是?”

    紫衣男子目光微凝,瞧着这踏步而来的魔道青年,他居然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龙家龙文。”

    卓文淡漠的吐出这句话,一脚踏出,犹如瞬移般,来到了紫衣男子和青玉两人上方,只见他右手一压,恐怖的太魔战气涌出,化作一张恐怖的魔手。

    轰隆隆!

    紫衣男子和青玉两人皆是脸色大变,厉啸一声,只见紫衣男子一拍脚下紫色苍鹰,那苍鹰鸣叫一声,化作庞大的紫影,暴掠而出,而青玉也是召唤自身的青色藤蔓,使出最强的攻势,纷纷对着那魔手轰去。

    “灭!”

    卓文轻吐一个字,魔手势如破竹,轰在紫色苍鹰和青色藤蔓之上,随后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紫色苍鹰和青色藤蔓,竟是在魔手之下,撑不了一息,直接崩碎成了虚无。

    “你们也死。”

    魔手余势不减,再次落下,轰在紫衣男子和青玉两人身上,这两人哼都没哼一声,便是爆成一团血雾。

    血雨洒落,整个大仓城都是陷入了寂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