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磊脸色大变,他自然是感受到那上空碾压下来的杀戮破戒刀,厉啸一声,手中长棍挥舞而出,无数的棍影带着弥漫的火光,暴掠而出,对着卓文轰去。  。

    “乱红尘!”

    卓文淡淡吐出这句话,一股红尘意境自杀戮破戒刀中掠出弥漫开来,受这股意境影响,那秦磊手中长棍一僵,竟是停顿在了半空之中,双目更是迷离了起来。

    趁着秦磊被红尘意境所迷,卓文那杀戮破戒刀化作一道红芒,以六十度的弧度,绕过了那横挥而来的长棍,那恐怖的刀芒,竟是从秦磊的脖颈之处掠过。

    当秦磊从红尘意境中清醒过来后,他只觉得脖颈痛苦至极,随后他发现他的身躯在他的视线之中缓缓的摔在地上,并且发出沉闷的落地之音。

    接着,秦磊便是觉得头皮一紧,随后他发现,卓文不知何时,右手一探,将他的头颅拿在了手里,随后他的意识便是越发的模糊了起来,最终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卓文提着秦磊的头颅,一脚踏在虚空,周身无数魔云环绕,便是来到了高蜀之地上方,一把将秦磊的头颅扔了下去,冷漠的声音传开道:“秦磊、周岩已死,你们还要负隅顽抗么?”

    咕噜噜!

    秦磊的头颅,犹如皮球一般,滚在了高蜀内墙之中,被高蜀内无数武者看在眼里,随后那高蜀内墙之中,便是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之中,他们仿佛在消化着眼前这震人心魄的现实。

    在短暂寂静过后,整个高蜀都是躁动了起来,坐镇在高蜀的两名四重帝境周岩和秦磊居然都死了,虽然许多武者都不敢相信,但当秦磊的头颅从卓文手中抛下来瞬间,他们却不得不信。

    “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卓文背负双手,充满魔性的声音,响彻在每个人的耳畔。

    “大家不要被他蛊惑掉,这高蜀乃是大秦府最强大的军事要塞,他以一人之力想要闯入里面还不是这么容易的。”忽然,一道声音自人群中响起,使得原本众人那动摇的心,瞬间回过了神来。

    “对!我们岂能就这样投降?”

    顿时,回过神来的许多士兵,都是群情激昂,在方才那人的鼓动下,倒是纷纷充满了斗志。

    “你们不打算投降么?”

    卓文目光虚眯,注意便是落在了那鼓动众人的那人身上,此人身着银白色铠衣,目光略有些阴翳,其身上的气息居然拥有二重帝境左右,应该是大秦府的将军。

    “死来!”

    卓文大喝一声,右手一捏,顿时凝聚出一柄太魔长枪,嗖的一声便是飙射而出,对着那身着银白色铠衣的将军暴掠而去。

    那人眼皮一跳,瞧见那掠来的太魔长枪,目光露出恐惧之色,脚掌一踏,连忙飞退,随后那太魔长枪轰在其所站立的地方,瞬间将那地方轰出了数十丈巨大的深坑,无数碎石四溢开来。

    瞧着那太魔长枪制造的坑洞,那名将军心中颤栗,他知道,若是方才被那太魔长枪击中的话,他恐怕是有死无生了。

    “放箭,杀死这个叛逆。”

    稳住心神,这名将军厉喝一声,顿时间,高蜀之地上汇聚无数的士兵,整齐有致的排列着,随后拉弓弯弦的声音,源源不断的响彻而起,显得那般的整齐有致。

    嗖嗖嗖!

    随后破弦声连绵不断的响起,无数的箭矢遍布在整个虚空,化作了密密麻麻的箭雨,瞬间将卓文整个人笼罩进去。

    卓文静静凝视着那无数的箭雨,站立在虚空中,右手一伸,滚滚的魔气环绕在周身,形成一道黑色的壁垒,无数的箭雨洒落,轰在黑色壁垒之上,竟是根本无法动弹其分毫。

    当这一波箭雨过去后,卓文右手一抚,黑色壁垒逐渐消失,他的那双魔瞳俯瞰着高蜀之地众人,淡漠地道:“你们确定杀得死我么?”

    瞧着上空完好无损的卓文,高蜀之地所有的士兵,心中发寒,这家伙太恐怖了,那般恐怖的箭雨,居然对其没有任何的作用。

    “继续放!”

    那名将军再次厉喝一声,不过他的话语只说到一半,便是如噎在喉般戛然而止,随后卓文不知何时,降临在此人身前,右手一把将其脖颈捏在手中。

    “继续说。”卓文淡淡地道。

    这名将军双目微缩,双手连连摆动,但根本无济于事,卓文的魔力将他全身的力量全部封锁住了,他根本就不可能逃脱得了卓文的手掌心。

    咔嚓!

    卓文没有客气,右手一用力,顿时间,这名将军头一歪,便是彻底的失去了气息,其体内的生机也是被卓文所切断。

    “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一把将这名将军抛开,卓文环顾四周,淡漠的声音响起,周围士兵皆是陷入了沉默之中,不一会儿,这些士兵纷纷放下了手中的武器,他们很清楚,有着卓文这样的恐怖强者,他们即使人再多,恐怕也犹如蝼蚁般,会被卓文所屠杀。

    “开城门!”

    卓文继续吐出一句话,那周围士兵皆是失魂落魄的将高蜀之地的城门打开,而龙家的军队一拥而进,彻底的将这高蜀之地给占领了下来,所有龙家武者脸上,皆是焕发出兴奋的色彩,他们知道,高蜀之地一破,大秦府和大周府也就不攻自破了。

    “寒天大哥、始源长老,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打算回去一趟了。”

    处理完高蜀之地的事情,卓文也不打算在这里多留,嘱咐了一句吕寒天和始源长老两人,卓文便是离开了高蜀之地。

    “嗯?魔纹?”

    就在卓文掠至万里高空的时候,他脸颊上浮现出一块黑色的图案,这图案他不陌生,正是当初从一柄废弃的魔兵中得到的魔纹。

    坐在高空上,卓文以意念传音给本体中的小黑,将魔纹的异常说给了小黑,不过,小黑的答复却是让卓文回来再说。

    半个月后,魔道卓文回到了大仓府龙家,庭院内,本体和佛道分身依旧在修炼,但魔道卓文来到庭院后,本体缓缓站起身来,来到魔道卓文身前,他的注意也是落在了魔道分身脸上那不断闪烁的魔纹。

    “小黑,这是怎么回事?”卓文蹙眉问道。

    “你的魔道分身已经达到三重魔帝了,已经有资格打造自己的魔兵了,所以这魔纹才会出现这等异常,因为它想要成为你的魔兵核心。”小黑沉吟一会儿道。

    “魔兵么?”卓文瞳孔微缩,对于魔兵的威力,他可没少从小黑口中听过,若是真的能够打造出魔兵的话,对他的战斗增幅无疑是有利的。

    “小子!你可以将这魔纹刻录在杀戮破戒刀之中,然后以你的魔力孕育杀戮破戒刀,让魔纹与刀相互交融,或许能够创造出极为强大恐怖的魔兵说不定。”小黑忽然道。

    卓文目光闪烁,点点头道:“那我试试,若是真的可以的话,或许杀戮破戒刀的威能还能提升一截。”

    说着,卓文意念微动,魔道分身便是取出杀戮破戒刀,随后其右手探入脸颊上,轻轻一捏,将脸颊上的魔纹抓了下来,接着将这魔纹缓缓的印入那杀戮破戒刀的刀刃之中。

    呲呲呲!

    颇为刺耳的尖锐异响声响彻而起,旋即卓文敏锐的发现,那魔纹之中竟是涌出滚滚魔气,这股魔气越来越浓郁,几乎将整个杀戮破戒刀都给笼罩进去。

    咚!咚!咚!

    犹如心跳般的声音响起,那魔纹竟是开始有规律的脉动着,仿佛一颗心脏一般,在为杀戮破戒刀源源不断灌输着魔力。

    与此同时,魔道卓文也是双手托着杀戮破戒刀,自身的魔力也是灌输进去,与那魔纹的魔力水乳交融,汇聚成一股更为澎湃的魔力,炼化着此刻的杀戮破戒刀。

    “现在就只剩下时间的问题了。”小黑淡淡地道。

    本体卓文点点头,他现在并不急,在仓皇大世界中才过去五年多时间,也就是说,在外面才过去五天,而帝墓的开启还有两个月时间,所以卓文打算在仓皇大世界内在待十年,他准备在这十年时间内,将佛道分身突破到帝境,若是可能的话,本体也最好能够顺利突破。

    当然,卓文心知肚明,本体突破帝权境的几率比佛道分身要低许多,他也就是抱着试试的态度,其实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佛道分身上。

    修炼无岁月,十年的时间,仿佛眨眼就已经过去,卓文第三年时间便是将那魔纹彻底的炼化进入了杀戮破戒刀之中,使得杀戮破戒刀更加的契合他魔道分身。

    而且有了魔纹的缘故,杀戮破戒刀的表面不再呈现血色,而是呈现黑红之色,血气和魔气同时存在,卓文将其命名为杀戮魔刀。

    而第七年,一直修炼大日涅的佛道分身,终于是迎来了突破的契机,在那一年,佛光普照整个大仓府域,一尊万丈的佛道虚影,出现在虚空之上,那开合的一双佛目蕴含着世纪演化,无悲无喜。

    那一日,大仓府域无数武者,纷纷抬头望着那道佛影,心中产生膜拜的奇怪情绪。

    第十年,卓文本体依旧毫无动静,他知道,本体现在想要突破帝境,基本已经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