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卓文点点头,怪不得这片海域没有当初的那股恐怖的重力,原来是被黑风暴的浮力给抵消掉了。

    轰隆隆!

    狂暴的雷霆自黑云之中降落,犹如划破天际的流星一般,极为的璀璨,无数的人影犹如蝗虫一般,自慕枫大师一行人身边暴掠而过,他们的目光中皆是露出狂热之色。

    “小心点,越靠近这黑风暴,其中的九天紫玄雷的能量也会越加的狂暴。”慕枫大师淡淡提醒了句,脚下速度倒是不慢的继续朝前踏步而去。

    跟在慕枫大师的一行人皆是目露凝重的点点头,不需要慕枫大师提醒,他们也是感受到了周围那传来的那越来越强大的压力,而他们心中也是没来由的产生了一丝危机感。

    啊!啊!啊!

    连绵不绝的惨叫声,蓦然从前方传来,只见前方无数道武者的身影,在靠近那黑风暴的瞬间,倒是有不少被黑风暴那强大的风力撕扯成了血雾,死的不能再死了。

    “真是不自量力,天尊以下的武者,竟也敢擅闯黑风暴。”邪月舔了舔嘴唇,有些讥讽地道。

    正如邪月所说,那些死在黑风暴内的武者,修为大多数都在天尊以下,他们甚至都没进入黑风暴之中,就被那外围的强大风力给湮灭掉了。

    原本还跟在卓文等人身边的悬星忽然沉默了下来,轻叹一声道:“卓文、凌天还有迦南和迦莎,看来我并不适合帝墓,我就在黑风岛等你们吧。”

    说着,悬星玉足一踏,便是脱离的队伍,返回了黑风岛之上,在瞧见了前方黑风暴上的惨剧,悬星终于是退缩了,毕竟她的修为只有至尊境,这等修为恐怕还没抵达黑风暴内部,就会被那强大的风力给撕成碎片。

    “倒是有些自知之明,不过你们队伍中还有个不自量力的小子打算继续跟着队伍?”邪月瞧了眼那离去的悬星,那双邪意的目光,忽然落在迦南身上,冷冷地道。

    迦南的修为在金尊境巅峰,与天尊还是有些差距,所以邪月此话说的倒也没错。

    “这就不牢你费心了,我自不自量力与你有何干系?”迦南是个直性子,冷冷地回道。

    “嗯?你敢这么与我说话?”邪月瞳孔微缩,目光越发的冷冽,语气阴寒地道。

    不过,邪月在说完,便是感受到一道极为危险的视线,抬起头来,他正好瞧见卓文那森寒的目光,心中一凛,原本欲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的憋回了肚子之中。

    “哼!”

    冷哼一声,邪月便是不再说话,他的身体倒是稍微靠近了那内院五大天才,与他们攀谈了起来。

    邪月毕竟已经晋级帝权境,而且也愿意加入他们天都峰,这五人对邪月自然不会太排斥,再加上邪月那略显谄媚的态度,使得五人对其的好感倒是大增。

    当然,对于卓文,五人的态度自然谈不上好,而是冷冷淡淡,对于这几人的态度,卓文耸耸肩,并没有太在意。

    “马上要靠近黑风暴了,注意黑风暴之中的九天紫玄雷。”慕枫大师的声音再次传来,使得身后一行人皆是提起全部心神。

    “好强悍的撕扯力!”

    在靠近黑风暴的瞬间,卓文瞳孔微缩,他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力量分布在他的周身,这股力量呈现四散的方向,竟是在一刻不停的拉扯着他的四肢百骸,欲要将他给撕成粉碎。

    发现这一点后,卓文连忙运行体内的元力,附着在他的周身,抵御着作用在周身的这股撕扯之力。

    不仅是卓文,他周围的其他人也都是发觉到黑风暴的这股恐怖撕扯之力,纷纷在体表释放出元力防御,不过迦南这小子却是个例外,这小子竟是完全不做任何的防御,直接面对那黑风暴的撕扯之力。

    使得众人颇为惊异的是,毫无防御措施的迦南,竟是在黑风暴之下,完好无损。

    “怪不得敢跟进来,原来这小家伙不简单啊。”院长也注意到那迦南的异状,先是一怔,旋即轻声笑道。

    “大家注意了,在这黑风暴之中会夹杂着九天紫玄雷的能量,所以不要被其轰中,不然的话,生死由命。”慕枫大师倒是闲庭信步,淡漠的声音缓缓传来。

    卓文默默的跟在后面,在深入黑风暴的过程中,他倒是瞧见了许多的惨剧,不少实力不强的武者,在进入黑风暴的过程中,因为力量不够,在中途被黑风暴的力量撕碎,连惨叫声都来不及发出来。

    而同样的一幕,在偌大的黑风暴区域内时常发生,那撕裂的惨叫声源源不断,在那逸散的黑风之中,隐隐散发出颇为难闻的血腥之气,使得整个黑风暴区域更是增添了一丝狰狞之色。

    当然,虽说许多武者在黑风暴陨落,但也有不少武者顺利的通过了黑风暴的阻截,抵达那黑风暴中央之处。

    “快到了!”

    慕枫大师猛地一脚踏出,便是走出了黑风暴的外围,进入了里面的核心区域,虽说黑风暴外围能量极为的狂暴,但在这风暴核心倒是平静许多。

    在慕枫大师进入后,其身后一行人也是跟着进入了核心区域,旋即他们的目光便是落在了核心区域中央处,那静静悬浮着的黑色金字塔,目光中满是炙热之色,眼前这个便是他们此次的目的帝墓。

    “这帝墓传说乃是当年帝域最强者,一位强大的半圣以毕生圣力所打造的建筑,帝域的沉没他早有所预料,这帝墓原本便是为帝域众多强者移民之用,但不知为何,后来那些进入帝墓中的帝境武者,竟是尽数陨落,从而这建筑也就有了帝墓之称。”慕枫大师双手背负身后,一双眸子静静的凝视着帝墓,开口道。

    “无缘无故的陨落的嘛?”白羽颇为好奇地问道。

    慕枫大师摇摇头,淡淡地道:“帝域当年的往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帝域的陨落到帝墓的形成,仅仅只是一夜之间的时间,谁也不知道,当年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卓文点点头,目光落在了帝墓之上,看来这帝墓之中充满了不少的谜团啊。

    嗖嗖嗖!

    一道道破空声响起,只见黑风暴外竟是涌来不少的武者,当这些武者进入核心区域后,目光却是落在了中央处的帝墓之上,眸子中浮现出极致的贪婪之色。

    “慕枫大师!”

    一道大喝声传来,只见夜无心带着夜妖岛一行人来到了慕枫大师这边,那一双惨绿色的瞳孔,却是落在了前方帝墓之上,颇为谦虚地请教道:“这帝墓的入口有这么多,不知道到底哪个入口才是真的?”

    夜无心降临没多久,修罗岛、海心岛和天涯岛三股势力也是汇聚在慕枫大师身前,帝墓中端虽然有数百个入口,但谁知道这数百个入口哪个才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所以他们不敢冒险。

    不仅是他们,周围那些密密麻麻,势力不属于五大最强岛屿的武者,也都是没有轻举妄动,显然,他们也在犹豫哪个入口才是真的可行的。

    慕枫大师舔了舔嘴唇,轻笑道:“方法很简单,这帝墓中端有三百六十五个石门,你们只需要选出三百六十五个实验体出来,很快就会知道哪个是真的入口了。”

    此话一出,夜妖岛的夜无心、修罗岛的立地修罗、天涯岛的天绝崖和海心岛的杨海鑫四人皆是心中一凛,连慕枫大师身后的卓文等人也都是目光微凝。

    他们都不愚蠢,自然是听出了慕枫大师的弦外之音,他是打算抓三百六十五个人来试验这帝墓的三百六十五个石门。

    “桀桀!方法确实很简单,只是即使我们拿出三百六十五个人分别进入石门内,但我们又怎么知道哪个石门是对的错的?毕竟里面的情况我们又无法确定。”夜无心嘿嘿一笑道。

    “我自有办法,你们先替我抓来三百六十五个实验体吧。”慕枫大师淡淡地道。

    四大岛主闻言,目光皆是闪烁,最终还是听从了慕枫大师的主意,这帝墓他们是一定要进去的,当然他们也不会在入口问题上冒险,所以慕枫大师的主意算是最为稳妥的,毕竟也才三百六十五个人,此次进入这核心区域的恐怕都有成千上万名武者了。

    嗖嗖嗖!

    想到这里,四大岛主便是率领着他们势力之下的高手,朝着四周那些还在观望着的武者暴掠而去,很快,周围武者便是引起了一阵阵的哗然和骚动,他们也是没料到四大岛的势力会忽然出手。

    当然,四大岛所挑选的大多都是一些无门无派的散修,或者是势力极其弱小的岛屿势力武者,所以虽然四大岛主的行为引起周围许多武者的不满,但也没引起太大的反弹。

    不一会儿,四大岛主一行人便是生擒了三百六十五名实力相对较弱的武者,其中大多数都是天尊初期,个别是天尊中期,这些武者个个对其怒目而视,口中不停地低骂着。

    四大岛主自然不会理会这些人的怒骂,而是目露期待的凝视着慕枫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