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名帝境武者修为皆是一重帝境,当他们三人联手出手对付那巨型干尸的时候,庙宇中其他武者目光皆是露出一抹失望之色,他们知道这三名帝境武者成功击退那巨型干尸的话,那么帝权之心他们根本没份,甚至有一些心理阴暗的家伙,巴不得这三名帝境武者会夺取帝权之心失败。   。

    轰轰轰!

    很快,这三名帝境武者便是与巨型干尸战在了一起,帝威与星辰之力四溢开来,使得整个庙宇的气氛凝滞到了极点,恐怖的元力张吐而出,仿若肆虐的飞龙一般,萦绕在四周。

    巨型干尸那双目中的血色火焰越加的旺盛,盯着三名聚拢而来的帝境武者,目光中的森寒之意越加的浓郁冰冷。

    只听他咆哮一声,那干枯的双臂猛地轰出,随后全身竟是涌出灿烂的血色火焰,环绕在周身,那双臂仿佛绽放而出的血花,轰向了三名帝境武者。

    轰轰轰!

    一瞬间,强烈的血焰与恐怖的元力撞击在一起,便是响彻起极为震耳的沉闷之音,周围更是弥漫出一阵阵的能量涟漪,使得整个庙宇在这股能量涟漪的波动之下,剧烈的晃动震颤起来。

    原本在庙宇内大战在一起的十多具小型干尸与其他天尊巅峰武者,在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战斗波动后,纷纷停止了战斗,武者皆是退出了庙宇,而那十多具小型干尸则是默默的退到庙宇边缘,双目忌惮的凝视着中央处的战斗。

    帝境之间的战斗,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插手的,虽说这些干尸并没有太多的灵智,不过对于帝境武者身上的帝威,有着天生的恐惧之感,所以自然不会悍不畏死的扑上去自杀。

    砰砰砰!

    三道闷哼之声响彻而起,旋即只见那庙宇内的战团之中,三名帝境武者竟是闷哼一声的倒退数十步,几乎退到了庙宇的边缘,而巨型干尸则是全身燃烧着血焰,一双血目怒睁,身上威势恐怖。

    “三名帝境武者联手都不是这巨型干尸的对手?”

    庙宇之外,众多武者瞧着这一幕,心却是凉了半截,他们知道若是连这三名帝境武者都无法夺得帝权之心的话,更不用说他们这些帝境以下的武者了。

    “不必留手,全力出手诛杀这孽畜。”

    三名帝境武者中,年纪较轻在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低喝一声,当先掠出,体内光华闪烁,释放出了自身的铠魂,此人的铠魂乃是一直巨型铁甲虫,那漆黑犹如钢铁般的铁甲,看上去极为的慑人坚韧。

    在此人释放出铠魂的瞬间,另外两人也是不再客气,纷纷释放出自身的铠魂,他们知道不使出全力,还真奈何不了这巨型干尸,毕竟后者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血焰,威能极为强大,不仅拥有防御之能,还拥有极为强大的攻击力。

    轰轰轰!

    在三人使出各自铠魂的瞬间,皆是立即发动了强大攻势,以掎角之势掠向中央处的巨型干尸。

    那巨型干尸也是感受到三人身上忽然暴涨的恐怖气势,那一双血目之中,罕见的流露出一丝忌惮之色,只见他咆哮一声,一双臂膀猛地挥舞而出,血焰席卷化作了三道血柱,遍布在他的周身,朝着那三人暴掠而去。

    “破!”

    三人齐声喝道,其身上的铠魂发挥出极为恐怖的威能,瞬间就破灭了那三道血柱,随后更是余势不减的朝着那巨型干尸轰去。

    轰隆!

    沉闷的爆鸣声响起,那巨型干尸在三人的攻势之下,竟是连连倒退数十步,周身的血焰更是显得有些暗淡了下来。

    “压制住了?”

    瞧着这一幕,周围不少人皆是瞳孔微缩,心中反而有些着急起来,他们知道三名帝境武者一旦彻底的压制住这巨型干尸,那么帝权之心恐怕就会被他们给抢夺过去,而庙宇边缘的那十多具小型干尸又虎视眈眈,使得庙宇外不少武者不敢进入庙宇趁机抢夺帝权之心。

    即使庙宇内没有小型干尸的存在,其他武者也不敢抢夺帝权之心,毕竟一旦抢夺了那帝权之心,他们所要面对的可就是三名帝境武者的围剿,到时候不死也得死。

    蹬蹬蹬!

    当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被庙宇内三名帝境与巨型干尸的战斗给吸引住的时候,清脆的脚步声蓦然响了起来,引起了庙宇外不少武者的注意。

    目光微移,众人的视线便是落在了那脚步声主人的身上,只见一名身着黑袍、身材挺拔的青年,一步步的从人群中走出,步上了庙宇。

    “这家伙……想干嘛?”

    瞧着这名青年走上庙宇,众人脑中同时冒出了极为一致的想法,那就是此子想干嘛。

    当这名青年进入庙宇的瞬间,那十多具小型干尸,那绿油油的双目,齐齐的凝聚在了其身上,一股寒意弥漫扩散开来,其目光视线仿佛是猎人盯着猎物一般,极为的不善。

    “这小子是打算趁着那三名帝境武者与巨型干尸战斗的间隙,抢夺帝权之心?这是在找死嘛?”

    在这名黑袍青年踏入庙宇内,真正面对那十多具小型干尸的瞬间,庙宇外其他武者,尽皆都猜测到了此子的意图,那就是此子打算趁机抢夺帝权之心。

    而这踏入庙宇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一直默默跟在人群后面的卓文,他的佛道分身和魔道分身皆是突破到了帝权境,唯独本体因为小黑的原因,底蕴不足,难以突破,所以他对于帝权之心的渴望比其他人更加的剧烈。

    在惊愕过后,不少武者皆是摇摇头,心想这卓文是不是疯了,不说那已经将巨型干尸压制住的三名帝境,单单这庙宇边缘的十多具小型干尸就不是天尊巅峰的武者可以轻易对付的,而卓文所显露的气息不过是天尊巅峰而已,以一人面对十多具小型干尸,那不是在找死嘛?

    原本与巨型干尸激斗的三名帝境武者,也是注意到那进入庙宇之内的卓文,嘴角皆是露出一抹冷笑之色,仅仅只是瞥了一眼,便是不再关注,而是专心对付面前的巨型干尸,他们知道以他们现在的趋势,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彻底的将这巨型干尸给湮灭。

    等到湮灭掉这巨型干尸,他们三人恐怕就要为那帝权之心而争斗,所以在压制这巨型干尸的同时,三人都是暗暗提防着对方,他们此刻皆是收敛了一部分的力量,为的就是等巨型干尸彻底的湮灭后,留有一部分力量抢夺帝权之心。

    嗖嗖嗖!

    此刻,庙宇边缘,十多具小型干尸终于是动了,只见他们化作十多道黑色闪电,纷纷暴掠而出,以围剿之势将卓文团团围住。

    嗖!

    一道破空声自卓文背后响彻而起,一只小型干尸已经发动了攻击,而这一击犹如打响了警报一般,其余的干尸也都是纷纷出手,十几只干枯的手臂,犹如夺命勾一般,呼啸着狂风,对着卓文便是碾压而来,欲要将其撕成粉碎。

    “剑火奥义!”

    卓文双目开合,恐怖的精神力自眉心掠出,与此同时,隐藏在灵戒中的终极无极剑阵也是化作一道道的寒芒暴掠而出,顿时间,无数的火焰席卷出来以卓文为中心,形成了一股环状的恐怖火海。

    呲呲呲!

    犹如烧焦一般的声音响起,那十多具小型干尸仿若静止一般,在火海的肆虐之中,彻底的被湮灭成了灰烬。

    随后,卓文袖袍一收,终极无极剑阵表面的火焰缓缓的收敛,环绕在卓文的周身,仿佛方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不存在一般,而卓文则是平静的走向庙宇中央处的白玉祭坛。

    而卓文那轻描淡写的灭杀十多具小型干尸的场景,深深的烙印在了庙宇之外的众多武者的脑海之中,实力媲美天尊巅峰的十多具小型干尸,居然就这样被这名天尊巅峰的青年,干净利落的给灭掉了?

    原本暗暗提防着对方的三名帝境武者,也是被庙宇外的哗然声吸引,目光落在了庙宇的边缘之处,当他们瞧见那瞬间被湮灭掉的十多具小型干尸的时候,目光皆是微变。

    唰唰唰!

    三人的目光很快落在了那径直走向祭坛的卓文,其中那年纪最轻的帝境武者,冷冷喝道:“站住!你若是敢在我们面前夺走帝权之心的话,后果自负。”

    三人现在都在压制着巨型干尸,所以还真空不出手去抢夺帝权之心,不然以他们的性格,早就已经出手去拿帝权之心了。

    卓文脚步微顿,微偏头,瞧着三名目光不善的帝境武者,淡淡地道:“那是自然。”

    说着,便是在三人惊愕的目光中,一步踏入了祭坛之上,右手一摄,将那帝权之心拿在了手中,顿时他只觉得一股极为雄厚的星辰之力,从这颗不断跳动的心脏之中逸散开来,这股星辰之力从他的全身穴窍之中钻入躯体之内,使得卓文不由得露出惬意的神色。

    “你在找死,还不快快放下帝权之心?”

    三名帝境武者双目顿时变得赤红起来,齐声喝道,他们三人辛辛苦苦压制巨型干尸,现在居然便宜了一名天尊巅峰的小子,他们如何能够忍受得了这等为他人做嫁衣的感觉。

    卓文耸了耸肩,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将帝权之心收入了灵戒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