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饶你不死自然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你要成为我的仆从,从此对我唯命是从。

    但现在,慕枫的一句话,却是彻底的让得墨言白岩心情沉入了低谷,这慕枫进入外院近百年时间,主要的目的竟是为了苦海中的帝墓,而恐怕他以前对外院所做的贡献应该是为了取得墨言白岩以及外院的信任。

    “当然,我顺便还会将你们外院给灭掉的,等此次出了苦海之后,你们的嘉神岛就不需要存在了,还有那元气塔内的二成冰炎圣符的本源,那东西我也要定了。”

    现在,墨言白岩等人都已经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了,慕枫倒是并没有任何的隐瞒,直接将所有的目的给说了出来,因为在他看来,现在的一切都掌控在他的手中,将这些说出来,墨言白岩他们也无法拿他怎么样。

    “混账!”

    墨言白岩低骂一声,同时也想起方才卓文对他的传音,那时候卓文就已经怀疑慕枫可能不怀好意,但墨言白岩并没有放在心上,甚至因为卓文的质疑,他心中有些不快。

    但现在慕枫露出真面目后,他心中倒是升起了一丝愧疚之意,早知道当时应该听从卓文的建议,或许这时候他就不太可能会落得如此境遇。

    想起卓文,他的目光便是放在了不远处那白羽和卓文身上,心中期盼着卓文能够逃脱那白羽和慕枫的魔掌。

    “该死,慕枫你自始至终都在算计我们?将我们当枪使?”夜无心疯狂的咆哮道。

    慕枫微微一笑,道:“不然你觉得呢?夜无心,我还是很欣赏你的,之前你总是第一个为我出面,当了一段时间我的走狗,看你的样子,应该很适合成为我的走狗,你若是臣服于我,我可以考虑放你一命。”

    “放屁,你休想。”夜无心咆哮地喝道。

    夜游情的死,对他的打击可不小,现在的他几乎犹如疯狗一般,丧失了理智,恨不得慕枫大师死,可惜的是,这只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不要说让慕枫死了,现在的他连碰到慕枫的资格都没有。

    “不想当我的走狗就算了,到时候你就好好的去陪你儿子吧。”慕枫冷笑一声,便是不再理会已经失去理智的夜无心,目光却是放在了卓文和白羽身上。

    “小子!这白羽现在的实力应该在五重帝境左右,而且其战力比一般五重帝境还要强大,你小心点。”小黑慎重的声音自脑海中响起,使得卓文点点头。

    眼前这未知生物卓文虽然颇为忌惮,但也并不是太过于惧怕,他主要忌惮的是慕枫,那慕枫可是奥术天师,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奥术天师,再加上其身上手段众多,即使手段尽出,恐怕都不太可能是那慕枫的对手。

    当然,卓文也听到了方才慕枫的话语,自认自己乃是青龙殿的十大青龙使之一的枫木青龙使,同时他也是联想到当初青玄皇朝降临的那名神秘的奥术天师,不由得脱口而出道:“青玄皇朝的那名蓝袍奥术天师就是你嘛?”

    慕枫一怔,旋即笑道:“你很聪明,那蓝袍奥术师就是我,之前我说过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现在不是见到了吗?”

    卓文脸色阴沉,冷冷地道:“你隐藏的还真够深的,你此次进入帝墓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还有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嘿嘿!目的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不过你对大人这般说话,会不会显得太过于无礼了呢?”慕枫冷笑地道。

    轰!

    白羽也在此刻出手了,只见他脸色略有些冷意,淡漠地道:“敢在我面前称呼我为这家伙,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虽然不能杀你,不过将你废掉还是可以的。”

    感受到白羽那恐怖的杀机,卓文脸色阴沉,眉心顿时露出一颗魔眼,整个人便是化作了魔躯,此刻以人躯融合魔眼所形成的魔躯,实力比魔道分身还要恐怖,毕竟两大身躯结合,比单个分身战力自然要强大许多。

    “哀宝印!”

    卓文右手一捏诀,顿时虚空中降落一个大大的哀字,一股悲哀的气息涌出,仿佛一座高山压在了那白羽的身上,使得他的力量有着减弱的趋势。

    “七情宝印?”

    白羽眉头微蹙,冷哼一声,诡异的黑气暴掠而出,顿时间,那股悲哀的气息便是被他所驱散,原本被压制的实力,重新恢复,而且还更上一层楼,继续朝着卓文这里飙射而来。

    “嗯?哀宝印竟然无法压制。”

    瞧着那毫无影响的白羽,卓文眉头微蹙,旋即只见他再次印诀一变,陆续释放出了爱宝印和怒宝印,虚空中降落爱和怒两个字,这两个字环绕在卓文周身,大大增幅了他的全身力量,使得他的力量更上一层楼。

    “杀!”

    使出了两个增幅宝印后,卓文一把抽出杀戮魔刀,毫不畏惧的对着白羽掠去。

    轰轰轰!

    两人顿时碰撞在一起,滚滚的魔气与诡异的黑气相互交缠着,恐怖的威能朝着四周逸散开来,使得整个宫殿世界都是震颤起来。

    “嗯?这卓文的魔躯实力比方才还要强上许多,是因为与本体结合的原因嘛?还有那怒宝印和爱宝印的作用?”盯着上空那惊心动魄的战斗,慕枫目光闪烁,有些诧异的喃喃低语道。

    同样瞧着这一战的还有墨言白岩、灰榭长老、夜无心等被慕枫捆缚住的六人,他们六人目光中皆是露出希冀之色,希望卓文能够创造奇迹击败白羽甚至慕枫,将他们解救出来。

    当然,他们也是知道这种希冀是极为不切实际的,不说慕枫,单单这被未知生物附体的白羽,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战胜的。

    “破杀生!”

    “乱红尘!”

    “戒生定!”

    虚空之上,卓文乱发激扬,魔云滔天,只见他手腕一曲,一气呵成的使出了杀戮破戒刀法的前三式,只见虚空裂开,沉入一道恐怖的巨大刀影,在那刀影周围弥漫着一股红尘的意境,这股红尘意境足以让任何意志不坚定之辈堕落红尘。

    在刀影之后,便是出现戒与定两个大字,这两个字一出现,便是将周围数十丈范围的空间都是封死,连空气都被其封锁,动弹不得。

    白羽面色微滞,他的身形在戒生定的影响下,直接停滞在了虚空之中,同时红尘意境紧随而来,使得他双目迷离起来,最后破杀生所化的巨大刀影接踵而来,那恐怖的刀影仿佛开天辟地一般,瞬间便是从白羽的额前一穿而过。

    噗嗤!

    只是瞬间,白羽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整个人便是在三大招式联合的恐怖攻势之下,直接爆成了一团血雾,血雨从天际洒落,在地上几乎积成了血色水潭,看上去极为的诡异慑人。

    而关注着战斗的灰榭长老等人,也都是陷入了呆愣之中,那白羽就这样被解决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