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隆隆!

    顿时,卓文便是发现,整个大荒林开始震动起来,旋即他瞧见在大荒林各处的荒兽,竟是汇聚起来,将大荒林的出口给拦截住了。 .. 。

    原本带着慕辰雪,即将离开大荒林的佛道卓文,面色大变,因为他发现,周围那些原本仓皇而逃的荒兽,竟是悍不畏死的掠向他,阻碍着他前进。

    “滚开!”

    佛道卓文眉头微蹙,九焱业火掠出,环绕在周身,阻挡着那些暴掠而来的无数荒兽。

    不过,荒兽数量太多了,即使是佛道卓文,在这等数量的荒兽围剿下,也是有些体力不支的感觉。

    “居然调动了大荒林的荒兽?”

    卓文本体目光虚眯,脸色略有些难看起来,而且他还发现,佛道卓文在无数荒兽的围剿下,开始连连后退。

    不知道是不是这太阴金乌故意的,那些荒兽逼退的方向,刚好是卓文本体所在的这里。

    不一会儿,佛道卓文便是抱着慕辰雪,重新回到了卓文本体所在的不远处。

    “这太阴金乌乃是八级荒兽,拥有上位者的威压,方才它便是使用特殊的方法,调动其余荒兽为其作战,将你的佛道分身给拦截下来了。”

    小黑那深沉的声音从卓文脑海中响起,卓文知道这是小黑传音给他。

    “那家伙完蛋了,两只八级荒兽,还有下方无数的荒兽包围,即使这家伙有两道分身,恐怕都插翅难逃。”

    远方丘陵上,那些远远避开的小镇武者,瞧着这一幕,目光中皆是浮现出怜悯之色。

    此刻,出现在卓文面前的荒兽数量太多了,再加上太阴金乌和九尾獓这等强大的八级荒兽,这个怎么看都是必败的结局。

    “人类,交出那女子,我可以留你一个全尸。”太阴金乌沉声道。

    “你应该是想要我身上的黑暗寒毒吧?现在你若是放过他,我就跟你走,不然我宁愿死,也会将那黑暗寒毒给破坏掉,到时候你根本就没机会得到。”

    一道清脆的声音骤然响起,那被佛道卓文抱在怀里的慕辰雪,忽然开口,她的眸子满是冰冷之色,就这样平静地盯着前方的太阴金乌。

    “你敢?”

    太阴金乌目光微凝,冷冷地道。

    “为何不敢?”慕辰雪同样不惧地道。

    不过,卓文却是冷冷的瞧了慕辰雪一眼,道:“胡闹,现在你在我手里,什么事情都要听我的,我不允许你自作主张。”

    慕辰雪一怔,想要挣脱佛道卓文的怀抱,不过却发现,那双手将她抱得牢牢的,根本难以挣脱。

    “这种事情我来面对好了,你只要站在我后面看着就行了,我会为你撑起一片天的。”

    一道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声音不大,但听在慕辰雪的耳畔,却是显得那般的洪亮,以至于让得她不由得失神,失神地望着卓文的背影。

    “有趣!你的龙魂很强大,不过你的修为只有二重帝境,你还真当我是三岁小孩,看不出来你现在的状态,你的龙魂还能挡我几次?”

    太阴金乌嘿嘿一笑,双翼猛地展开,扶摇而上,在抵达最高点,便是俯冲下来,呼啸的风声之中,夹杂着冰冷的寒气,形成了一股恐怖的雪暴。

    小黑咆哮一声,龙尾猛地一甩,重重的轰向太阴金乌。

    轰隆!

    恐怖的爆鸣声响起,紧接着周围空间全部塌陷,露出许多黑色的空间裂缝,看上去分外的恐怖。

    轰轰轰!

    旋即,两只巨兽,便是在大荒林上空激斗起来,那逸散出来的能量余波,弥漫开来,实在周围数千里范围都陷入了死寂。

    卓文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小黑的每一次攻击都是需要消耗他自身的能量,现在它与太阴金乌这般猛烈的碰撞,他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星辰之力在不断的削弱,脸色越发的苍白。

    太阴金乌也是察觉到小黑身上的气息在不断的减弱,它戏谑的瞧了眼不远处脸色苍白的卓文,自然是明白个中原因,所以太阴金乌的攻击越发的凌厉。

    在这等凌厉的攻击下,小黑节节败退,一直退到数百米之外,那双龙目极其忌惮的盯着太阴金乌。

    “小子!这家伙不好对付,你若是不使用那无天剑的话,很难从这太阴金乌手中逃脱。”小黑忽然转过头,盯着卓文沉声道。

    卓文点点头,瞧了太阴金乌一眼,道:“这是你逼我的,原本我也不想使出那东西,可惜的是,是你逼人太甚了。”

    太阴金乌目光微缩,有些诧异卓文此刻的话语,但它却是冷笑连连道:“装神弄鬼嘛?区区二重帝境,你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我?”

    不过,太阴金乌此话刚出,脸色便是彻底的僵硬了下来,因为它发现,眼前的青年,忽然从灵戒中取出一柄残破的长剑。

    这长剑的剑身布满了无数的裂痕,密密麻麻,犹如蛛网一般,仿佛这柄长剑随时都会碎裂一般。

    当就是这其貌不扬的破剑,此刻给太阴金乌的感觉就是,极度的危机感,这股危机感有种致命的错觉,仿佛这长剑若是出手的话,它有可能就此陨落。

    “圣器?天哪,你身上怎么会有圣器这种东西?”

    太阴金乌惊呼出声,其声音显得极为的尖锐,其中更是夹杂着些许的震撼之色。

    卓文缓缓伸出右手,将无天剑握在右手掌心,一股玄奥的圣力从无天剑中透露而出,这是圣器的力量。

    但卓文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有些阴沉,无天剑破损的太严重了,总共只能使用两次,第一次他在斩杀第八青龙使的时候使用过。

    现在,面对太阴金乌,他无奈之下再次使用了无天剑,他知道,此次用完,无天剑可能就要崩溃消失,从此这个底牌他可能再也不会拥有了。

    所以,太阴金乌必须要死,这是卓文在拿出无天剑的瞬间,脑海中唯一的念头。

    “杀!”

    卓文怒啸一声,一步踏在虚空,速度飙升到了极致,瞬间欺进太阴金乌身前,右手轻轻一挥,无天剑带着无上的气势,横斩而出。

    “咿呀!”

    太阴金乌仰天长啸,硕大的爪子猛地抓出,想要挡住卓文的这一剑。

    噗嗤!

    很平淡的一剑,但当太阴金乌的那利爪,与无天剑接触的瞬间,那数十丈的爪子,便是直接被斩了下来,鲜血在空中挥洒,化作一蓬蓬的血雨。

    “喝!”

    太阴金乌惨叫一声,双翼猛地展开,欲要逃离,它的目光中此刻只剩下恐惧之色。

    太恐怖了,圣器的威力实在太恐怖了,太阴金乌很清楚,它的全力一击如此轻易被破,很显然,它若是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很可能会陨落的。

    “别想走!”

    卓文淡漠的吐出这句话,旋即一步踏出,无天剑从天际落下,形成一道数千丈巨大的剑光。

    这抹剑光带着无法无天的恐怖气势,瞬间追上太阴金乌,重重砸在了其身上。

    太阴金乌厉啸一声,双翼猛地拍出,想要挡住这抹恐怖的剑光。

    噗嗤!

    不过,它失败了,而失败的代价却是它的那双庞大的双翼,直接被斩了下来。

    “死吧!”

    卓文一步跨出,来到太阴金乌脊背之上,无天剑猛地插了下去,刺入太阴金乌的脊梁之上,一股股恐怖的圣力涌入,那太阴金乌的脊梁骨直接在这股力量之下,碎成了无数的齑粉。

    轰隆!

    太阴金乌彻底的倒在了大荒林下方,在其砸出了恐怖的深坑。

    太阴金乌乃是八级荒兽,生命力极其顽强,虽然双翼被断,脊梁骨也被粉碎,但并没死,此刻在深坑内不断的挣扎着。

    卓文淡漠的俯视着那倒在坑内挣扎着的太阴金乌,面无表情,随后他的目光便是放在了另一边,死死压制着魔道分身的九尾獓,一股恐怖的杀机迸发而出。

    嗷呜!

    九尾獓自然也是注意到这边的战斗,特别是在瞧见卓文祭出圣器,将太阴金乌直接给斩杀之后,它的心颤栗了起来。

    太阴金乌实力还在它之上,但在那无天剑之下,连一招都抵挡不住,更不用说它了。

    所以,九尾獓咆哮一声,直接掉头逃窜,速度飙升到了极致。

    拥有圣器的人类武者是极其恐怖的,即使这圣器看上去已经残破不堪,但所能够发挥出的威能依旧能够将它给斩杀掉。

    “想逃?”

    卓文淡漠吐出这句话,背后衍生出十丈紫色雷翼,只听轰隆炸响,他便是消失在原地,瞬间追上了九尾獓,无天剑直接斩了出去。

    轰隆隆!

    天崩地裂般的声音响彻,无天剑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剑芒,猛地涌出。

    九尾獓咆哮一声,尾部九颗狼头齐齐掠出,发出九道黑色光线,轰在剑芒之上。

    不过,无天剑威力太恐怖了,九颗狼头所爆发出的黑色光线直接被湮灭,那剑芒余势不减,斩了下来,九尾獓惨叫一声,庞大的身躯直接被斩成了两半,鲜血在整个天空都染成了血色。

    嘶嘶嘶!

    九尾獓和太阴金乌,在这短短时间内,直接被斩杀,这样震撼的一幕,使得丘陵上众多武者,纷纷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