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恐怖了,这家伙到底是谁?居然这么恐怖!太阴金乌和九尾獓都被他给斩了。  ”

    “那家伙手中的那把破剑太恐怖了,我猜测肯定是圣器,不然不可能斩掉太阴金乌和九尾獓的。”

    “居然是圣器,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身份?”

    丘陵上,汇聚在一起的武者,尽数都陷入了呆滞之中,他们也是没料到,方才还在太阴金乌手中落尽下风的卓文,此刻取出一柄破剑,便是将其给斩掉。

    如此反转的画面,众人一时之间,还接受不了,甚至还未反应过来。

    当他们彻底清醒过来后,一道道目光皆是汇聚在卓文手中的无天剑之上,旋即他们便是瞧见,那无天剑表面的裂痕开始不断的密集,蔓延向了整个剑身。

    咔嚓!

    最终,无天剑便是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彻底的碎裂,化作飞灰消散在天地间。

    “这……圣器就这么碎了?”众人低声喃喃地道。

    卓文,捏了捏空无一物的右手掌心,目光中流露出无奈之色,无天剑本来就受损极为严重,小黑曾经就断言,此剑只能使用两次。

    此次便是第二次,在斩杀了太阴金乌和九尾獓之后,无天剑中的本源也最终是消耗殆尽,至此也是彻底的报废了。

    说起来,无天剑的威力极其强大,对此卓文可谓是眼馋的很,可惜的是,使用次数居然只有一次,这倒是让得卓文颇为的失望。

    “小子,没什么好失望的,若是太过于依赖外物,对你的发展可不算好事啊。现在无天剑次数用完了,那你正好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脑海中,小黑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耸耸肩,卓文传音回道:“这我自然是知道,就是觉得有些可惜而已。”

    嗖!

    佛道分身和魔道分身此刻也是来到了卓文的身边,在卓文的意念之下,化作了佛魔眼,钻入了他的眉心深处,而卓文则是接过慕辰雪,将其娇躯揽在怀中。

    慕辰雪俏脸微红,有些娇嗔地道:“卓文,我现在身体好多了,还是能自己下来走动的。”

    卓文却是摇摇头,义正言辞地道:“不行,你身体还是很虚,我累点没事,但不能累到你。”

    瞧着卓文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慕辰雪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不过也没有拒绝卓文,而是轻轻将螓首靠在卓文的胸膛前,柔声道:“卓文,以后你叫我辰雪吧,叫我全名总感觉有些生疏。”

    感受着怀中温顺的女子,卓文心中一暖,张了张嘴,道:“辰雪!”

    听得这一声,怀中的女子嘴角的弧度越发的浓郁,美眸中含着一抹娇羞之意,此刻看上去,犹如娇嫩欲滴的玫瑰花,颇为的动人心魄。

    瞧着怀中女子这一副美态,卓文心中有着一股冲动,只见他缓缓落在一棵荒树丛中,俯下头,轻轻吻上了慕辰雪那艳红的唇瓣。

    慕辰雪甚至没反应过来,便是感觉到双唇一热,触碰到了一团柔软,一股热气喷到她的脸上,传来酥麻的感觉,她没有拒绝,只是静静地瞧着面前的男子,美眸犹如月牙般弯了起来。

    不一会儿,卓文有些恋恋不舍的抬起头,瞧着怀中那目露笑意的女子,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尴尬之色。

    “额……你太漂亮了,所以我有点忍不住……”卓文干笑一声,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那你先放下我吧,太阴金乌和九尾獓乃是八级荒兽,你去看看那两只荒兽是不是确定陨落,若是陨落了的话,这两只荒兽身上的东西,极为珍贵,在内院中可以兑换许多好东西。”

    慕辰雪白了眼干笑的卓文,旋即微微一挣扎,便是离开了卓文的怀抱,轻笑道。

    提到正事,卓文也是露出严肃之色,道:“我们先去看看吧,辰雪,你身上的寒毒虽然被我所压制,不过之前寒毒爆发对你的伤害很大,不知道你恢复了多少了?”

    “恢复一些了,反正跟在你身边就行了,你会保护我的。”慕辰雪狡黠笑道。

    若是被赵宇四人瞧见慕辰雪这幅俏皮的模样,定然会大跌眼镜,在内院素有冰山美人之称的慕辰雪,俏脸上露出这等俏皮的表情,这在他们印象中,实在有些难以想象。

    说着,两人便是朝着太阴金乌所落的地方掠去,卓文因为照顾到慕辰雪体内有伤,所以脚步倒是故意放慢了许多。

    一刻钟后,两人来到了一处空地上,这地方便是方才那太阴金乌跌落的地方,不过,现在空地上除了那巨大的坑洞以外,再无其他任何事物。

    “太阴金乌逃了?”慕辰雪惊疑不定地道。

    “太阴金乌被无天剑斩去双翼和利爪,伤势极为严重,根本逃不远,走,我们继续前进。”

    卓文沉声说了一句,旋即一脚踏出,便是朝着大荒林前方掠去,慕辰雪则是紧紧跟在身后。

    轰轰轰!

    不一会儿,卓文和慕辰雪便是在前方听到颇为沉闷的响声,这声音倒是有些像脚步声。

    嗖!

    卓文和慕辰雪相视一眼,皆是朝前一踏,顿时瞧见,在前方一道庞大的身影,在缓慢的前进,看其前进的方式,颇为艰难,应该是身受重伤。

    “太阴金乌,你还想往哪里走?”

    卓文缓缓走来,凝视着眼前这道巨大的身影,声音变得有些森冷起来。

    果然,在听到卓文这句话后,那缓慢前进的身影,顿时凝滞了下来,随后便是显露出太阴金乌那庞大的身躯,只不过此刻的太阴金乌极为的凄惨。

    双翼连根被斩,背部看上去光秃秃的,鲜血不断的流溢下来,原本的两只利爪,此刻只剩下一只,这也是它前进如何缓慢的原因。

    太阴金乌,原本就是天空霸主,但现在,连一双翅膀都被斩掉,对它来说乃是极大的侮辱。

    但它却没有愤怒,而是深深的悲哀,甚至还有些后悔。

    它后悔,之前不应该招惹卓文这个人类,不然,它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但现在后悔已经没用了。

    失去了双翼,对它来说,和失去生命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即使卓文不杀它,大荒林其他的荒兽,恐怕也会争先恐后的想要杀它,并且吞噬它的血肉用以进化自身。

    太阴金乌缓缓转过身,盯着卓文的目光极为的平静,在那平静之中蕴含着些许的悲哀,堂堂的大荒林空中霸主,今日就要葬送在此处了。

    “你还有什么遗言嘛?”卓文淡漠地道。

    太阴金乌深深看了卓文一眼,摇摇头道:“是我太大意了,没想到你身上居然有圣器,只是我很不甘心……”

    此话还未说完,卓文已经出手了,只见他右手一抬,虎头湛金枪被他握在手中,旋即猛地一旋,枪尖爆发出极为恐怖的锋锐之意。

    轰!

    虎头湛金枪掠出,一直没入了太阴金乌的心脏之处,一穿而过,重新回到了卓文的手中。

    噗通!

    太阴金乌咆哮一声,最终摔倒在了地上,气息缓缓敛去……

    “卓文,太阴金乌乃是八级荒兽中的巅峰的存在,身上所有东西,都是无价之宝,乃是极其珍贵的材料,对于奥术师来说,是很罕见的材料。”慕辰雪美眸盯着太阴金乌,略有些波动地道。

    卓文点点头,正想动手,将太阴金乌的尸体收入灵戒的时候,一道身影猛地掠来,落在了卓文面前。

    “果然是太阴金乌,哈哈,我的运气还真的是不赖啊。”

    在这道身影落在卓文身前的瞬间,便是传来一道颇为癫狂的笑声,而卓文则是眉头微微蹙起。

    但他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在眼前这道癫狂的身影身上,感受到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这股气息犹如山岳般,给卓文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此人大约中年,身着宽大的长袍,头发蓬乱,面庞沾满了黑色的杂质,根本看不出其真面目到底如何,其行为举动疯疯癫癫,说话更是肆无忌惮,毫不忌讳。

    只见此人,手舞足蹈,绕着太阴金乌走来走去,时不时的哇哇大叫,与此同时,他还轻轻抚摸着太阴金乌的尸体,脸上露出一副享受的模样。

    “哟!这滑嫩柔顺的羽毛,这冰凉的触感,这坚硬的利爪,哦,真的是太好了,我终于是找到你了,我的宝贝儿。”怪人手舞足蹈之后,便是开始对太阴金乌动手动脚了起来。

    这等模样,看的卓文鸡皮疙瘩都出来了,他甚至怀疑此人是不是爱好有点特殊啊。

    “是他?”

    不过,站在卓文身边的慕辰雪,美眸闪烁,却是低声惊呼出来。

    兴许是发现身边慕辰雪的异样,卓文有些诧异地瞧着前者,道:“辰雪,你认识此人?”

    慕辰雪轻叹一声,道:“我确实是认识此人,因为他也是我们内院的人。”

    “哦?他也是内院的人?那他的身份?”卓文一怔,有些怪异地问道。

    “他名叫邵宇,在内院有个外号邵疯子,行事疯疯癫癫,放荡不羁,在内院名气很大。你可能刚进入内院没多久,所以并不认识他,以后你就会慢慢知道的,对了,他还是奥元峰峰主,实力很强大。”慕辰雪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