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目光虚眯,盯着那在太阴金乌身边,手舞足蹈的邋遢家伙,眼皮微微抽搐。 。

    这么一个非主流的家伙,居然也能是内院一峰之主,他可是知道,内院九峰峰主实力尽皆都是半圣,而且还都不是普通的半圣,而是先成就无敌帝主后,才晋级成就的强大半圣,个个实力不凡。

    但眼前这家伙,若说是个半圣的话,卓文打死也不相信,不过既然此话是慕辰雪说的,他知道即使他不相信也没用,这恐怕就是个事实。

    而且方才这怪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也是让得卓文隐隐相信了慕辰雪的说法。

    “邵师叔好,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

    正当卓文低头思索的时候,他身边的慕辰雪忽然开口,而原本手舞足蹈的邵宇,也是停下了手脚,转头瞧向慕辰雪,咧嘴一笑道:“嘿嘿,当然记得啦!说实话,我来也是因为你啊,辰雪师侄。”

    “我?”慕辰雪有些疑惑地道。

    蹬蹬蹬!

    忽然,几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旋即在大荒林后方,出现了四道身影,这四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离开大荒林的赵宇四人。

    “辰雪师妹,你没事吧?”

    瞧见前方亭亭玉立的绝美女子,赵宇四人脸上顿时露出喜色,纷纷来到慕辰雪身边,嘘寒问暖。

    不过,慕辰雪显然不习惯这样,摆摆手,便是刻意与四人保持一定距离。

    慕辰雪的这种下意识行为,倒是并没有惹得赵宇四人任何不满,慕辰雪那冷淡的性格,他们自然是清楚,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不过,很快,四人便是注意到那躺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的太阴金乌,他们皆是睁大眼睛,纷纷看向慕辰雪。

    赵宇舔了舔嘴唇,有些干涩地道:“辰雪师妹,这太阴金乌是你杀的?”

    说着,赵宇身后的郭清三人,也是瞧向慕辰雪,目光中充满了敬畏之色,太阴金乌可是八级荒兽,而且还是其中巅峰的存在。

    他们知道慕辰雪天赋和实力都很强,但修为也不过五重帝境,拥有七重帝境的战力,他们还是能够接受,但现在太阴金乌这等恐怖的荒兽,竟也陨落了,那慕辰雪未免太过于恐怖了点吧?

    连有些疯疯癫癫的邵疯子,也颇为诧异的瞧着慕辰雪,刚才他一过来,便是瞧见太阴金乌的尸体,实在太过于兴奋,所以倒是并没有仔细询问到底是谁所杀。

    若是真如赵宇所说,这太阴金乌乃是慕辰雪所杀,那此女的天赋也就太过于恐怖了,想到这里,邵疯子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天都老人那得意的笑容,嘴角一撇,心中极为不爽。

    天都峰乃是九峰之首,实力自然也是最强,人才济济,乃是内院九峰之楷模,所以九座峰主每次聚会的时候,天都老人那老家伙,经常露出极为欠揍的笑容。

    这慕辰雪是那天都老人刚收没多久的亲传弟子,原本其他八峰峰主并不是太在意,毕竟慕辰雪的修为并不是很高,但现在太阴金乌的死,却是让得邵宇开始懊悔起来了。

    “哎!算了,这小丫头也没有精神力的天赋,武道天赋再高,肯定是不适合我奥元峰。”

    邵宇摇摇头,便是将注意放在太阴金乌身上。

    哪料慕辰雪却是摇摇头,道:“我身中寒毒,根本发挥不出任何力量,又怎么可能杀的了太阴金乌?即使我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是其对手,杀死太阴金乌的是卓文。”

    说着,慕辰雪玉手指着身边的卓文,眸子中满是笑意。

    “什么?怎么可能?他实力虽然也很强,但也不可能拥有斩杀太阴金乌的实力啊?”赵宇第一个叫了起来,根本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他娘的,不要吵!你个小子吵吵吵,真是吵死了,给老子滚远点。”

    忽然,赵宇正在大叫的时候,一道无形的力量,化作一张巴掌,狠狠地扇在了赵宇右脸颊上,旋即后者猛地倒飞而出,右脸颊高高鼓起。

    卓文有些诧异的瞧着忽然发作的邵宇,方才便是这邵宇忽然出手,给了赵宇一巴掌,不知道这家伙发什么疯。

    赵宇缓缓起身,盯着那专心致志注意太阴金乌的邵宇,当真是欲哭无泪,但他也不敢发作,毕竟邵宇可是奥元峰峰主,乃是与天都峰峰主天都老人一个级别上的存在。

    “咦?这太阴金乌双翼和利爪伤口,居然有一股奇怪的圣力,应该是被某件圣器所伤,看来你小子身上有一件圣器啊?”

    邵宇缓缓抬头,目光骤然落在了卓文身上,而卓文则是浑身一颤,罕见地沉默了下来。

    不过,邵宇倒是颇为自来熟的搓搓手,道:“小兄弟,能够拥有圣器可不简单,不知道你是哪个势力的子弟?”

    “卓文才刚刚进入我们内院,斩杀太阴金乌他确实是使用了圣器,只不过那圣器受损太严重,在杀了太阴金乌后,便是彻底的消散了。”慕辰雪来到卓文身前,美眸有些警惕地瞧着邵宇道。

    邵宇虽然是奥元峰峰主,同时也是半圣的实力,不过身上还真没有一件圣器,若是他知道卓文身上有圣器这等存在的话,慕辰雪还真的怕邵宇会心生贪婪,从而对卓文出手。

    “咦?居然也是我们内院的弟子,是哪座峰的子弟?我好想从来没见过这小子。”邵宇有些诧异地道。

    卓文淡淡地道:“卓某从外院刚来内院没多久,现在只是正式弟子而已。”

    “原来如此,你现在只是正式弟子。”

    邵宇点点头,目露豁然之色,旋即他又是搓搓手,道:“听辰雪师侄,这太阴金乌是你所杀的,这样吧,你不如将这太阴金乌交给我,然后我直接将你提拔成为奥元峰核心弟子吧?”

    “反正你也不是奥术师,这太阴金乌对你来说,只能拿到内院去兑换而已,还不如交给我,到时候我会将太阴金乌炼制的东西,送你一些,还让你直接成为奥元峰核心弟子,你看这多划算。”

    瞧着邵宇一副好商量的表情,卓文嘴角抽搐,这邵疯子脸变得也太快了吧,刚才还怒气冲冲的一巴掌将赵宇扇飞,现在又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并且还恬不知耻的要整个太阴金乌。

    虽然卓文初来乍到神幽境,不过从慕辰雪的表情,他也是知道,这太阴金乌不简单,价值一定很高。

    “邵师叔,你这样也太占卓文的便宜了吧?你们奥元峰是九峰中实力最弱的,无论是核心弟子还是亲传弟子,都比其他八峰要弱上许多,你仅仅用核心弟子的身份,就想要整个太阴金乌,是不是太过了?”慕辰雪柳眉微蹙道。

    邵宇目光一瞪,道:“丫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谁说奥元峰是九峰最弱的,你可不要颠倒黑白。小子,我告诉你,说实话,我们奥元峰应该是九峰最强的。”

    “要知道,我们奥元峰最强法门虚空仙经,在整个神幽境,甚至整个九幽境,那都是赫赫有名。曾经我奥元峰就出现过一名绝世天骄,修炼了虚空仙经,凭借这门圣人功法,威震整个九幽境,即使是九幽境霸主龙幽境殿主,以前都差点被其击败。”

    “只可惜的是,这位天骄前辈后来觉得九幽境没意思,没有挑战性,居然直接不管我神幽境内院,拍拍屁股就去了中土,真是该死混账啊!”

    原本说道那绝世天骄的时候,邵宇脸上倒是一脸崇拜和敬佩,不过最后一句话竟是直接开骂,仿佛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而邵宇这等疯疯癫癫的表现,让得卓文额前冒冷汗,眼前这前辈果然是神经有些不正常啊,这表情反转的也太快了点吧。

    至于慕辰雪、赵宇几人倒是极其淡定,显然早已经习惯了邵疯子的说话方式,不惊不怪。

    “妈的,袁志那王八蛋,居然就这么走了,搞得我们奥元峰衰败成这样子,他娘的,这个混蛋,走了就走了,特么的还不把修炼那虚空仙经的经验留下来。”

    “妈了个,搞得我们现在奥元峰连一个人都没学成虚空仙经,奥元峰的烽火都不曾点燃,这个王八羔子……”

    于是,邵宇越说越起劲,几乎将那名叫袁志的,他们奥元峰当年的绝世天骄,骂了个狗血淋头,几乎把袁志的全家都问候了一遍。

    这一幕,看的卓文大跌眼镜,而邵宇口中的袁志,卓文猜测应该就是那奥元峰,将虚空仙经修炼成功的绝世天骄。

    虽说邵宇骂骂咧咧,说话颇为难听,不过他能够感受到邵宇语气中并没有太多的恶意,而是充满了抱怨,可见邵宇对那一走了之的袁志是怨念深深啊。

    “辰雪,那虚空仙经修炼起来这么难嘛?连奥元峰峰主邵宇都未曾修炼成功?”卓文低声对着身边的慕辰雪问道。

    慕辰雪轻点螓首,小声回道:“内院九座主峰,每一座主峰都有最强法门,那奥元峰最强法门便是虚空仙经,说起来,这虚空仙经确实是九峰法门中,最强的一种法门,不过其修炼条件太过于苛刻了,奥元峰多年来,很少有人修炼成功,即使是邵宇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