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得对,内院并没有专门的佛道和魔道的功法,对于我的这两道分身发展并不利,现在让这两道分身分别前往大雷音寺和荒幽境修炼,是最正确的选择。 ”

    卓文点点头,小黑的这个建议无疑是最中肯的,也是最合适的,所以卓文便是利用百变神诀,将两道分身容貌改变之后,便是将其派遣出了内院。

    佛道分身前往大雷音寺,魔道分身则是随同太魔之主前往荒幽境。

    而在不久的将来,大雷音寺和荒幽境荒岛这两股势力,将会同时崛起两名天纵之资的天才,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至于佛道分身上的九焱业火,卓文自然是给收入本体,毕竟帮助慕辰雪驱除寒毒还要靠这个。

    “小子!你身上从外院带来的贡献计数表中的贡献点,不知道在内院会不会是通用的,你不如去问问。本龙爷好像记得,你那计数表里的贡献点有两百六十万之多吧?”小黑忽然提点道。

    卓文一拍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我去问问九峰底心的管理员张雪。”

    说着,卓文便是朝着九峰底心出口处的那塔状建筑物走去,那张雪依旧右手托腮打瞌睡,卓文每次见到她都是这幅样子,这倒是让得卓文颇为无语。

    瞧了瞧窗口,张雪目光斜睨,好似是认出卓文,道:“你是墨言前辈带来没多久的小鬼?”

    卓文满头黑线,被年纪相差不大的女子,说成小鬼,他心中略感有些古怪,不过他也不在意这细节,而是将贡献计数表交给张雪,道:“这贡献计数表是我从外院带进来的,不知道能否在内院通用?还有内院是否也有相应的兑换点?”

    张雪瞧了瞧贡献计数表上的数字,道:“看来你在外院混得不错啊,居然能够留下这么多贡献点,这贡献点确实可以在内院通用,只不过在内院不叫贡献点,而叫做神幽点。”

    “而且贡献点和神幽点可不是等价的,而是一比一百,也就是说,一百点贡献点相当于一点神幽点。”

    卓文一怔,旋即有些试探地问道:“那么神幽点的兑换价值与贡献点也是一比一百?”

    哪知张雪摇摇头,微笑道:“兑换物品的价值是一比一,你在外院兑换相同的东西,在内院所需要的神幽点和贡献点是一样的。”

    卓文沉默片刻,眼皮抽搐不已,这实在太坑了吧?

    无形之中,他身上的两百六十万贡献点的价值,直接缩水了一百倍,变成了两万六神幽点,而兑换的东西还和贡献点数是成等价的,卓文感觉自己心有点痛,肉也有点痛。

    “那我还不如直接用贡献点去内院兑换东西呢。”卓文有些愤愤不平地道。

    张雪嘴角露出弧度,道:“抱歉,贡献点无法在内院兑换任何东西,内院只认神幽点,即使你身上有两百六十万贡献点,但在内院一文不值。”

    听到这里,卓文只觉得心头一万头草泥马在奔涌而过,这内院的这个制度摆明就是在坑人的。

    无奈之下,卓文轻叹道:“那就换成神幽点吧。”

    张雪嘴角露出一抹弧度,一摊手道:“把你正式弟子的身份令牌交给我吧,神幽点并不是记录在这贡献计数表的,而是记录在你在内院的身份令牌上的。”

    卓文满怀郁闷的将身份令牌交到了张雪手中,随后那张雪脸色顿时僵硬了下来,下意识地问道:“我说你是不是拿错身份令牌了?”

    卓文抬起头,疑惑的道:“没有啊,这就是我新的身份令牌啊。”

    “这身份令牌可是亲传弟子专属的,你怎么可能拥有这种身份令牌?”张雪目光慎重地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嘴角露出惊讶的弧度。

    她可是知道,眼前这青年才跟着墨言白岩进入内院不到一个月,这不到一个月就成为了亲传弟子,这根本就有些不可思议啊。

    “难道这种身份令牌还能偷过来自己使用不成?”卓文眉头微蹙,有些不悦道。

    张雪这才反应过来,亲传弟子的身份令牌都是独一无二的,乃是九峰峰主亲自炼制的,若是没有峰主允许,不是亲传弟子是无法使用的。

    但眼前这专属于亲传弟子的身份令牌光耀夺人,明显不像是无法使用的令牌,张雪明白,卓文所说的不假,只不过是她潜意识里觉得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才提出质疑。

    “没问题的话,快点兑换吧。”卓文淡淡地道。

    张雪神色复杂的瞧了卓文一眼,旋即便是手脚麻利的将神幽点刻录在身份令牌上,旋即将其递给卓文。

    接过身份令牌,卓文挥了挥手,便是直接离开了塔状建筑物,只留下张雪愣愣地盯着那离去的背影。

    “是我的错觉不成?这小子明明才进入内院一个月不到啊,而且之前还仅仅只是正式弟子啊,这一转眼就成亲传弟子了,难道是我最近打瞌睡打太多了,出现幻想了?”

    张雪甩甩头,旋即再次没心没肺的右手托腮,开始打起瞌睡来了,仿佛方才的一切,都已经忘记不存在一样。

    穿过九峰底心,卓文便是来到了奥元峰所在的山脚,取出邵宇所给的令牌,嗖的一声便是进入了里面……

    天都峰,摘星阁中,慕辰雪缓缓来到大厅面前,大厅的布置很简单,除了四周四根石柱以外,便是前面的高台,在高台上,插着三根拇指大的柱香,袅袅白烟萦绕在大厅内,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在大厅面前,站着一名身着长袍的老者,他背负双手,平静的凝视着大厅前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名老者身上的气息若有若无,就仿佛垂暮的老者一般。

    在这名老者身侧五米左右,站着一道修长的身影,这道身影乃是年纪在二十六七岁左右的青年,背负一柄古朴长剑,面庞颇为俊逸,双目之中迸发着炽烈的锐利,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

    “辰雪师妹,你回来了啊,不知道此次任务如何了?”

    背负长剑的青年,盯着那从入口走来的慕辰雪,目光中的锐利缓缓褪去,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

    “剑慕师兄好,此次任务很顺利。”慕辰雪不咸不淡地答道。

    对于慕辰雪这等冷淡的态度,青年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情绪,嘴角依旧含着温煦的笑意,不过很快,他便是脸色微僵地发现,慕辰雪直接从灵戒中取出了三颗头颅。

    咕噜噜!

    头颅滚落在地上的声音在大厅回荡着。

    “黑寡妇、夜叉水母还有……九霄?”

    青年嘴角的笑意有些僵硬,旋即很快便是变得越加的浓郁,笑着道:“不愧是辰雪师妹,竟能够同时斩杀罪恶榜第九、第十和第十一的高手,此次斩杀任务完成,那么辰雪师妹就有资格修炼我天都峰最强法门天问古经。”

    “以师妹的天赋,将天问古经成功修炼,并且点燃天都峰第五盏烽火,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青年嘴角含笑道。

    哪知慕辰雪却是摇摇头道:“这三人都不是我所杀的,而是卓文所杀,是他帮助我完成了此次任务。”

    此话一出,大厅变得有些安静下来,负剑青年脸上的笑意僵了下来,脸色渐渐变得严峻起来,道:“卓文?怎么可能?他的实力不可能这么强。”

    慕辰雪眉头一挑,凝视着负剑青年道:“剑慕师兄怎么知道卓文实力不可能这么强呢?难道你见过他?”

    剑慕目光闪烁,轻叹地道:“哎!当初为兄对你死缠烂打的时候,你不是说有心上人了吗?后来我就去外院打听了下,知道那人名叫卓文,好像是来自那青玄皇朝的低级地域的小人物,所以当初我就出了内院,想要见识见识那卓文。”

    “从苦海抵达荒芜古城,我就在那里逗留一日,打算第二日前往青玄皇朝,却不想在那里遇到了那个小家伙,只不过当时那小家伙修为弱的可怜啊,只有至尊境……”

    说到这里,剑慕摇摇头,明显是不相信慕辰雪此话。

    慕辰雪平静地凝视着剑慕,却并没有多说什么,但其心中却感到一股激动,这是为卓文而激动。

    她知道,剑慕当初出去内院是一年之前,那时候卓文竟然仅仅只是至尊境,但现在卓文依然达到了二重帝境,这等晋级速度,绝对是称得上是妖孽天才。

    而且不仅仅如此,卓文所展现的实力,更是让得她吃惊莫名,或许现在的卓文与剑慕相比,战力可能还差一些火候,但那是因为卓文的修为境界并不高,一旦卓文修为提上来,恐怕足以碾压剑慕,甚至能够与天都峰那最强的妖孽抗衡也说不定了。

    “剑慕,你先退下吧,我还有话要和辰雪说。”

    原本背负双手,面对前方的老者,发出沧桑的声音,而剑慕则是点点头,极为恭顺的离开了大厅。

    当然,在离去后,剑慕便是开始去打听卓文的消息,他倒是没想到,那卓文竟然也来到了内院,这来的速度倒是让他刮目相看。

    剑慕退去后,老者缓缓转身,如同鹰隼般的目光,落在了慕辰雪身上,轻声道:“你的寒毒提前发作了?不过好像有人帮你暂时压制住了?”

    慕辰雪目光微缩,恭敬地点头道:“师傅明察秋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