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元峰所修习的功法,大多都是要精神力和元力结合而出的仙力,才能够修炼的,虽然也拥有单方面的武道功法,不过却比其他八座主峰要弱上许多。  。”

    “而双修的武者又相对极其稀少,而且天赋不强的话,精神力和元力的修炼都会落下,反而还会成为拖累,所以大多数进入内院的武者,基本是很少会选择奥元峰,这也造成了奥元峰的弟子数量如此稀少的原因。”

    说到这里,陆青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显然,奥元峰的这等现状,实在是让她颇为担忧。

    无论是哪里,只要是一股势力,想要发展壮大,那就要有新鲜血液的投入才行,不然的话,这股势力最终必然会走向末路,而奥元峰无疑就是处于这种状态。

    奥元峰大多数功法要求苛刻,需要元力和精神力结合出的仙力,而且那最著名的虚空仙经连峰主邵宇都无法修炼成功,这无形之中,让得许多天资不错的弟子,都是放弃选择奥元峰。

    久而久之,奥元峰也是越来越冷清,最终成为了内院九峰最差劲的一座主峰。

    奇葩的是,奥元峰峰主邵宇,内院俗称其为邵疯子,是个极其有性格的家伙。

    在接受了奥元峰之后,这货整天就是埋头研究,奥元峰一切事物根本就是爱管不管,不管拉倒的那种,使得奥元峰原本一批的弟子都是心灰意冷,纷纷投向了其他八座主峰去了。

    若不是陆青在奥元峰主持的话,恐怕整个奥元峰就要人去楼空,成为一座死寂的山峰了。

    听得陆青的述说,卓文轻声低叹,现在他总有一种上了贼船的感觉,若是他知道这奥元峰如此冷清的话,当初他就不会那么爽快的答应成为那邵宇的亲传弟子了。

    “现在我们奥元峰的核心弟子,还有十多位,若不是看在我面子上,这十多位恐怕也要纷纷离开,投向其他主峰了,不说这个了,我先带你去找一处住处吧。”

    陆青越说,脸上的苦涩越加的浓郁,最后干脆意兴阑珊的挥挥手,便是打算带卓文去挑选住处。

    “不是去找邵宇前辈嘛?”卓文疑惑地道。

    “卓文师弟,你是不知道师傅的性格,他是个研究狂人,若是专心研究的话,少则个把月,多则一两年,之前他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木屋之中,显然又去研究什么了,现在你根本就见不到他。”柳青解释道。

    卓文无语,不过也并不是太在意,此次他来奥元峰也是为了有个安静的环境,再加上他乃是奥元峰的天地元气远比九峰底心要浓郁,更适合修炼。

    至于见那邵宇,只不过是顺带的而已。

    “那就麻烦师姐安排住处吧。”卓文笑着道。

    陆青摆摆手,笑道:“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

    “陆青师姐好!”

    “陆师姐!”

    “……”

    在带着卓文深入平台的过程中,路上倒是遇到了一些个别弟子,这些弟子纷纷对着陆青打招呼,而陆青也是微笑着回应着。

    “陆青师姐,这位兄弟是谁啊?”

    在一处朴素的竹屋面前,陆青和卓文停住了脚步,这竹屋有两层,下方是高脚架起来,此刻,在这竹屋中走出一道颇为憨厚大汉,粗眉大眼,此刻盯着卓文疑惑问道。

    “卓文师弟,这是杜山师弟,是奥元峰核心弟子第一人,这竹屋面积很大,里面有好多房间,杜山师弟一个人住也有些浪费,你可以与他一起住在这竹屋内。”陆青微笑道。

    “杜山师弟,这是卓文师弟,是邵宇师傅刚收的亲传弟子,以后你们两多亲近亲近。”语毕,陆青便是对着那憨厚汉子嘱咐道。

    “亲传弟子?”

    杜山一怔,旋即有些古怪地瞧了卓文一眼,旋即很果断的竖起大拇指,道:“卓文兄弟,你果然有胆识,居然敢成为邵宇师傅的亲传弟子,杜山佩服佩服。”

    卓文眼皮一抽,现在他算是认清楚了,成为那邵宇亲传弟子应该不是一件好事。

    “对了,陆青师姐,据说奥元峰最强的法门乃是虚空仙经,不知道参悟那虚空仙经需要什么条件不成?”卓文忽然问道。

    陆青扑哧一笑,而杜山更是哈哈大笑,旋即只见陆青面色古怪地道:“看来卓文师弟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瞧着这两人的表情,卓文目光中越发的疑惑,他应该知道什么嘛?

    “一般来说,九峰最强法门都是需要完成峰主布置的任务后才有资格接触的,而且还必须是亲传弟子,不过我们奥元峰是例外,无论是核心弟子还是亲传弟子,可以随意去参悟虚空仙经。”陆青笑着解释道。

    “随意参悟又有什么用?反正我们都是看不懂了,看了也是白看。”杜山最终嘟囔着道。

    瞧着杜山那深深的怨念,看来那虚空仙经确实是很难参悟得透啊,说来也是,毕竟连邵宇这等存在都未曾参悟通透,更不用说奥元峰的弟子辈了。

    “杜山,你也不能这么说啊。虚空仙经被称作内院最强法门,自然是有独到之处,当年奥元峰不就出了个绝世天骄袁志前辈嘛?他便是彻底参悟了虚空仙经,最终成就恐怖的无上境界,九幽境,连青龙殿殿主都奈何不了袁志前辈,那是何等的强大逍遥啊。”

    提到袁志,陆青美眸中闪着明亮的光芒,这光芒中蕴含着一种名叫崇拜的情绪。

    “陆青师姐,袁志前辈是变态,是妖孽,我们怎么比得上。现在我连仙道诀都未曾领悟通透呢,更不用说是虚空仙经了。”杜山嘴角小声嘟囔着。

    “虽然我们没有袁志前辈那样恐怖的天赋和领悟,但勤能补拙,只要我们花费心思,并且持之以恒的话,虽然不能保证一定能够领悟虚空仙经,但至少我们肯定比没努力要多一份收获不是吗?”

    陆青显得很平静,嘴角微微弯起,那种恬静的笑意,就仿佛田野中吹拂过的威风,显得那般的自然和舒服,使得卓文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惊艳的神色。

    “陆青师姐,我可不是你呢?你可是将仙道诀都给悟透了的天才,到时候你一定能够靠着仙道诀,进一步将那虚空仙经参悟通透,最终成为第二个袁志前辈。”杜山咧嘴一笑道。

    “嘴巴倒是越来越甜了啊,卓文师弟就拜托你了,你可以和他说说关于虚空仙经的事情。”

    陆青白了杜山一眼,旋即伸出纤纤玉手,将一块玉色卷轴递到卓文面前,道:“这卷轴记载的是仙道诀。”

    “所谓的仙道诀,其实就是虚空仙经的简化版,是邵宇师傅多年参悟虚空仙经后,自己总结归纳出来的,你若是能够修炼了这仙道诀的话,到时候参悟虚空仙经应该会容易许多。”

    接过玉色卷轴,卓文凝视着那缓缓离去的倩影,目光蕴含着一丝感激之色。

    “卓文兄弟,在参悟这仙道诀之前,你可必须要先掌握仙力才行,要知道,仙力可是很难掌握的。虽然你是亲传弟子,不过我可以代替师傅,先教教你如何用精神力和元力结合出仙力的。”

    杜山大大咧咧的来到卓文身边,旋即颇为卖弄的右手虚空一捏,旋即气势十足的大喝一声,接着他体内的精神力和元力,便是开始汇聚在他的掌心。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杜山额前都开始冒出冷汗了,终于是在他的掌心融合出了拇指甲那么大的乳白色仙力。

    持着这拇指甲大小的乳白色仙力,杜山极为满意,目光中更是蕴含着一丝兴奋之色。

    以前都是陆青在指导他融合仙力,现在他也是终于可以过一把教诲别人的瘾了,而且这个人还是邵宇新收的亲传弟子,想到这里,杜山就觉得有些兴奋。

    所以,杜山稍微摆了个姿势,目露得色的瞧着卓文道:“卓文兄弟,刚才看清楚了我是怎么融合出仙力的嘛?若是看不太懂的话,我可以再来一遍,这次我会放慢动作,你可要聚精会神看仔细了。”

    卓文翻着死鱼眼,盯着眼前自我感觉良好的杜山,就那么一点仙力这杜山也好意思在他面前显摆,卓文是有些看不透杜山此刻的心理。

    卓文无奈之下,点头道:“杜山兄,我看清楚了,不必再演示了。”

    “你真的看清楚了?你现在演示一下给我看看。”杜山有些不信地反问道。

    卓文也不废话,右手轻轻一探,旋即精神力和元力便是齐齐汇聚在他的掌心,接着一股强大的威压涌出,只见在卓文的掌心,一团巴掌大小的乳白色仙力涌出,冲天而起,光芒耀目。

    “这……”

    杜山脸色顿时僵硬了下来,接着他瞧了瞧自己掌心那指甲大小的仙力,在看了看卓文手中那巴掌大小,气势如虹的仙力。

    一时之间,杜山犹如木鸡一般,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最终他只是张了张嘴,吐出一句话道:“这个……卓文师弟,你的仙力挺不错的,学得很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