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逐渐流逝,半个月时间缓缓过去,突破三重帝境后的这段时间内,卓文基本都在奥元峰参悟仙道诀,在此期间,他也下去过九峰底心一趟,将太阴纯阳丹和九纹青灵丹送到墨言无殇、迦莎等五人手中。   。

    两种仙丹,对于低阶帝境可是有着强大的作用,卓文相信,有着仙丹的辅佐,墨言无殇五人在接下来的修炼将会突飞猛进,到时候核心弟子的选拔,必然能够成功晋级,顺利进入九峰。

    这一日,卓文依旧盘膝坐在房间中参悟这仙道诀,他的意念沉入那无尽虚空中,经过这半个月的参悟,这卷轴虚空世界中,所涌出的那气刃数量越来越多。

    卓文从一开始进入里面被秒杀,到现在已经可以借助于虚空之力,在不断躲避着那些掠来的气刃,虽然动作有些僵硬,不过却基本都能够躲避过,而卓文对于虚空之力也是越发的得心应手。

    嗖!

    虚无空间内,一道气刃凭空出现在卓文身后数寸范围,这气刃无声无息,一般人根本难以察觉。

    卓文却是不慌不忙,一步踏出,竟是消失在了原地,那气刃扑了个空,当卓文身影重新出现的时候,已经在左边数十米之外,方才他便是遁入虚空,躲避了那气刃。

    只不过他所掌握的虚空之力很微弱,遁入虚空只是移动了数十米而已,那些真正掌握了虚空法则的人,动不动便是穿梭千万里,极为恐怖。

    “虚空法则应该不仅仅只是用于逃命的,还应该有攻击的才对。”

    凡事都具有双面性,若是利用得好的话,自然可攻可守,卓文在这半个月内,孜孜不倦的研究这仙道诀中的虚空之力,却发现里面的虚空之力仅仅只是用于逃命的。

    这乃是邵宇自虚空仙经参悟所创造出的功法,很显然,邵宇仅仅认为虚空法则只是用于逃命之用,一味的以虚空之力来增加自身速度。

    在仙道诀的卷轴中,这些气刃其实就是逼迫修炼者在修炼的时候,利用虚空之力逃窜,若是能够在无数气刃中成功躲过的话,那么也就彻底掌握仙道诀。

    “若是我用虚空之力攻击的话,会怎样呢?”

    卓文低声喃喃,只听嗖嗖两声,又是两道气刃通过虚空,瞬间掠至卓文面前,速度飙升到极致。

    卓文脸色不变,他右手在面前虚空一抓,一丝微弱的虚空之力涌现,顿时间,前方虚空破碎崩裂,那抵达他面前的气刃直接在那塌陷的虚空中湮灭。

    “利用虚空之力塌陷虚空,竟能够创造出这般强大的攻击力,只不过消耗有点大了。”卓文眉头微蹙,低声喃喃地道。

    当卓文以意念进入卷轴中,在不断尝试着以虚空之力,创造攻击之法的时候,整个奥元峰开始微微颤动。

    奥元峰平台中央,一排面积庞大的木屋,在木屋后方的庭院中,伫立着一块坑坑洼洼的石头,第一眼看上去,很像是天外陨落的陨石。

    更奇异的是,这陨石有一半是隐藏于虚空之中,另一半是伫立在庭院之中,仿佛虚与实交织在一起,亘古不变。

    在这块陨石周围,倒是盘膝坐着三道身影,此刻奥元峰的震动,自然是引起这三道身影的注意。

    这三人皆是年过花甲的老者,只见他们缓缓睁开双目,目露诧异之色,其中一名神色冷漠的老者眉头微蹙,道:“这股震动好似是从虚空石碑中所传来的?这虚空石碑到底是怎么了?”

    “虚空石碑中蕴藏着虚空仙经,以前好像从来都没发生过这种事情,为何今日如此躁动?”另一名头发花白的黑袍老者颇为疑惑地道。

    三名老者缓缓站起来,面面相觑,目露诧异之色。

    轰隆隆!

    忽然,虚空石碑再次震动起来,那隐藏在虚无和现实中的碑身摆动着,竟是想要挣脱某种桎梏一般。

    “有古怪。”之前那神色冷漠的老者动容道。

    “内院之中,唯有邵宇那家伙对虚空仙经参悟最通透,我让那家伙滚过来。”

    黑袍老者说了一句,便是直接踏入了虚空石碑前方的那面积很大的木屋之中,接着里面便是传来哭爹喊娘的叫骂之音。

    “邵宇那小子应该是在研究什么东西?温弼是个急性子,看来邵宇那小子有些苦头吃了。”

    听得那木屋中的叫骂之声,第三名身着白袍的老者,嘴角微弯,露出一抹弧度,轻笑道。

    这名白袍老者身上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一边的冷漠老者点点头,目光露出一抹敬畏之色,显然,眼前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白袍老者不简单。

    木屋内,经过一阵骚动过后,便是安静了下来,旋即在里面走出两道身影,其中一道便是方才进入木屋的黑袍老者,只见他右手探出,捏着一名男子的耳朵,拉着出来。

    “哟哟哟!温弼师叔,我特么招你惹你了啊,你怎么一进来就打扰我研究,还二话不说揍我一顿,你这样做实在太过分了。”

    被捏住耳朵的男子,痛的龇牙咧嘴,愤愤不平地道。

    “还敢顶嘴,我看你小子最近就是欠揍。”

    名叫温弼的黑袍老者双目一瞪,一巴掌便是挥了出去,那男子怪叫一声,抬手一挡,随后直接被一巴掌拍飞,落在了数十米处的空地上。

    若是卓文瞧见这一幕的话,不然能够认出此人不正是奥元峰峰主邵宇么?

    邵宇好歹也是一代峰主,同时也是强大的半圣,但在方才那黑袍老者手中,竟是犹如小鸡一般,毫无反抗之力,真不知道这名黑袍老者到底有多恐怖。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邵宇,你过来看看这虚空石碑到底是怎么回事?”

    忽然,不远处静静站立着的白袍老者开口了,他的声音平静而祥和,如沐春风,原本还在争吵的温弼和邵宇顿时不说话了。

    “嘿嘿,既然是彦师叔要求,那师侄就勉为其难的看看吧。”

    邵宇装模作样的来到虚空石碑面前,双目虚眯的查看着,随后他的目光便是变得慎重起来,道:“方才的震动是虚空石碑引起的?”

    白袍老者点点头,道:“确实是虚空石碑引起的,在整个内院中,也唯有你对虚空石碑研究最深,而且还掌握了一丝虚空法则,你应该能够看出来虚空石碑到底是怎么了?”

    “彦师叔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嘛?当年这虚空石碑也发生过异状,只不过比此次的要剧烈许多。”邵宇忽然慎重地道。

    白袍老者双目缓缓眯起,沉声道:“你的意思是今日之事与当年的袁志一样,是有人沟通了虚空石碑?但这不可能啊,想要沟通虚空石碑,那也必须要在虚空石碑旁边参悟才行,反正我们三个老家伙是没这个能力的,你这家伙之前在屋内研究,那就并无其他人了啊。”

    邵宇摇摇头,笑道:“难道师叔忘记了仙道诀了吗?那可是我从虚空仙经中所领悟出来的法门,里面也拥有一丝沟通虚空力量的契机。”

    “哦?你认为有人靠着仙道诀沟通了虚空石碑,这……”

    白袍老者目光精芒掠出,不由得站起身来,继续道:“也就是说,这样的弟子就在奥元峰喽?”

    “很可能是。”邵宇认真地点头道。

    “开玩笑吧?你奥元峰总共也就那么十几个人,以前都是修炼过仙道诀,怎么就没出现一个能够引起虚空石碑异动的弟子,反而现在就出现了呢?”身着黑袍的老者温弼不冷不热地道。

    邵宇却是嘴角微撇,道:“虽然我奥元峰人丁稀少,不过陆青那小丫头可是个人才,而且当初修炼仙道诀只用了半年时间就掌握了,说不定她有感而发,忽然领悟了什么,然后就沟通了虚空石碑也说不定。”

    “好了好了,陆青那小丫头天赋确实不错,你叫她过来一下,试试能不能再次沟通虚空石碑。”

    白袍老者挥挥手,目光略有些炽热地道:“若真的是陆青那丫头的话,或许她是数百年来,第二个可能领悟出虚空仙经天才妖孽,到时候你们奥元峰可能真的要崛起了。”

    邵宇咧嘴一笑,道:“那是,你们也不看看陆青是谁的弟子,她能够沟通虚空石碑,自然是和我有着脱不开的紧密联系了。”

    说着,邵宇便是取出传讯玉符,通知陆青前来奥元峰中央区域一趟。

    不一会儿,陆青那道亭亭玉立的倩影,便是来到了木屋之前,旋即她便是瞧见了邵宇,以及虚空石碑面前的三名老者,美眸一惊,连忙躬身道:“陆青参见师傅,还有彦济、蒋轩和温弼三位师叔祖。”

    此刻,陆青内心极为紧张,温弼三老她自然是认识,这三老的地位可不一般,乃是内院最强大的三人,也是内院的顶梁柱,三人全部都是圣人。

    其中白袍老者彦济,实力是三者中最强的一人,据说距离天圣之境只有一步之遥,也是内院中实至名归的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