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三千九百六十五章 白发青年
    “你是何人?”卓

    文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白发青年。乍

    看过去,这白发青年气息全无,仿若毫无修为的普通人。

    不过,卓文并不是傻子,此人能悄无声息出现在他身边,又怎么可能会是普通人呢?

    白发青年冷冷地看着卓文,冷哼道:“你又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灵韵的山谷内呢?”

    说完,一股浩瀚恐怖的气势,自白发青年体内暴涌而出,仿若是一道暴风席卷而来,使得卓文不由自主的连连后退。卓

    文眉头微蹙,道:“单灵韵是我师傅!”白

    发青年一怔,骇人的气势顿时收敛,不可置信地道:“灵韵居然收徒了?难道你是因为通过了大言咒林。”卓

    文点点头,并未说话,这白衣青年来历不明,让卓文很是忌惮。虽

    说此人对单灵韵的称呼比较亲昵,但是敌是友,谁又知道呢?想

    到这里,卓文不由地挡在了单灵韵面前,目光不善的看着白发青年。

    白发青年见此,不由地摇摇头道:“我若是要对灵韵出手的话,你根本就挡不住!”

    眼见卓文越发的紧张,白发青年越发的想笑,继续道:“你放心好了!灵韵是我的旧识,我不会打扰她使用大言灵术的!”说

    着,白衣青年随意坐在了潭水岸边的一块岩石上,神色悠然。卓

    文心中虽然依旧有些警惕,但已经有些相信这白发青年不是来对付单灵韵的。毕

    竟,以白发青年的实力,若是真的要出手的话,卓文恐怕很难挡得住。

    除非卓文祭出太皇印这等无上至宝,还有可能挡住白发青年。

    当然,白发青年真的要出手,早就已经出手了,何必与他废话这么多呢!

    悠然坐下的白发青年,开始打量着卓文,笑道:“看你的服饰,应该是洪武圣宗的外门弟子!但你的修为却已经达到半步神域变,这样的修为早就有资格晋升内门弟子了!”

    卓文目光闪烁,沉声道:“晚辈也是刚刚突破而已,还未来得及进行宗门测试,所以现在依旧是外门弟子!”“

    倒是前辈,对洪武圣宗这般熟悉,不知道是宗门高层中的哪位?”

    卓文说的很直接,此人能第一时间赶到大言咒林,肯定是从洪武圣宗内赶来,定然是洪武圣宗的人。

    白发青年并未正面回答卓文的问题,而是严肃反问道:“大言灵术乃是言灵师的最强禁术,施展这等禁术,所付出的代价是极大的,你可知道灵韵为何突然要施展这等禁术呢?”卓

    文一怔,他没想到白发青年竟然如此慎重,他想了想,道:“这禁术的代价不就是需要消耗上万条极品混沌灵脉的能量吗?难道还需要其他的代价?”白

    发青年冷笑连连,道:“若真的如此,那此术也不可能称之为禁术!此术所消耗的能量确实是堪称庞大,但这只是基础而已!”

    “此术真正的代价是以消耗自身寿命为代价,才能顺利施展的恐怖禁术!而且是以耗费十分之九寿命为代价的!”

    闻言,卓文只觉得脑中一阵轰鸣,他怎么也没想到,大言灵术的代价居然这么大。修

    炼到他这种境界的修士,最为重要的不是天材地宝亦或者攻伐至宝,反倒是自身的寿命。

    虽说到了他这个境界的修士,寿命都是极为久远,但并非是无限的,总是有尽头的。想

    要真正的得到更多的寿命,那就必须要有更高的境界,更强大的修为,而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寿

    命对于修士来说,那就是无价之宝,任何东西都难以媲美的东西。卓

    文没想到,单灵韵竟然为了他能找到墨言无殇,甘愿牺牲十分之九的寿命施展大言灵术这种禁术。

    这让卓文心中很是愧疚,若是他知道大言灵术需要付出这等惨痛的代价的话,他怎么也不可能让单灵韵施展此术。

    以他的悟性,只需要数年时间,他的言灵之术就能达到大成,到时候,他就能施展大言灵术寻找墨言无殇。白

    发青年默默地观察着卓文,见后者脸色阴晴不定,冷冷的道:“我与灵韵相识很久,他对她很了解,知道她不会随意使用这等禁术,除非是她重要的人,不然她不会牺牲这么大的!”

    “你跟我说实话,她施展大言灵术,可是为了你?”白发青年冷视着卓文,语气不善地问道。卓

    文沉默片刻,最终点点头,道:“师傅并未跟我说过大言灵术竟然还有这等代价,如果早知如此,我就不可能摆脱师傅施展这等禁术!”碰

    !卓

    文刚说完,一股恐怖中带着炽烈杀意的气息,蓦然侵袭而来。卓

    文一时不察,被这股气息扑面轰中,闷哼一声,不由地倒飞而出,砸在了后方的岩壁上,整个人都镶嵌在了里面。

    “果然是你,混账小子,你是想要害死灵韵吗?”

    白发青年全身都散发恐怖的煞气,他冷幽幽的盯着卓文,语气充满了恼怒和杀意。噗

    嗤!

    卓文一口鲜血吐出,勉强从岩壁中下来,脸色煞白,目光冷冷地盯着白发青年。白

    发青年并未再次出手,他愤怒的目光中,浮现出一丝悲恸之色。“

    你可知道,灵韵她的寿命已经所剩不多了,她此次再次施展大言灵术,很可能会死的!”白发青年严重悲色越发浓郁,他双肩隐隐颤动,眼角流出泪水。

    卓文默默的看着正在哭泣的白发青年,心中的怒气逐渐消散,而是被迷茫所取代。白

    发青年此话是什么意思?为何说单灵韵的寿命所剩无几了呢?两

    人相对而立,陷入了久久地沉默。

    忽然,盘膝坐在潭水岸边的单灵韵,闷哼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更是煞白一片。而

    天穹之上,一道道小型眼瞳尽数汇聚,涌入单灵韵的眉心。

    噗通!

    单灵韵软倒在了地上,不断的咳嗽着。卓

    文连忙上去欲要扶住单灵韵,白发青年却已经抢先,而他则是一拂袖,卓文则是不由自主的退后数十步。“

    不要靠近灵韵!”白发青年目光不善地看着卓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