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兽,状如牛,苍身而无角,一足,出入水则必有风雨,其光如日月,其声如雷,其名曰夔。..

    “我的铠魂,夔牛!”冷泉淡淡地道。

    此话一出,顿时那夔牛咆哮一声,数千丈的身躯,呼风唤雨,踏空而来。

    轰隆!

    恐怖的雷霆自虚空降临,落在夔牛周身,仿若雷神降临般,极为恐怖。

    冷泉的铠魂夔牛,配合上他的水系法则,可谓是天衣无缝,威力倍增,仿若天威。

    夔牛降临在冷泉身边,俯下身,发出一道恭顺的吼声,仿佛在请求冷泉一般。

    冷泉跨上夔牛身上,居高临下俯视着卓文,淡淡地道:“卓文师弟,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还是就此放弃,我可以放你离开武圣塔。”

    卓文微抬头,凝视着冷泉,嘴角满是嘲弄笑意,道:“你有铠魂,难道我没有嘛?”

    说着,一道清越的龙吟之音,自卓文体内暴掠而出,随后一条万丈黑龙,从卓文背后虚空一跃而出。

    漆黑如墨般的龙鳞,遍布在其全身,散发着莹莹白光,一双暗金色的龙目,泛着慑人的光彩,特别是其龙躯中所散发出的威压,犹如天崩地裂般恐怖。

    “龙魂?”

    冷泉脸色凝固,瞳孔微缩地盯着那条庞大的黑龙,不由得惊呼出声。

    “小黑!上!”

    卓文怒啸一声,跃上高空,来到了黑龙头部,而他的左眼中的火焰燃烧的越加的旺盛,在他的眼瞳之中,交织着极为恐怖的火系法则。

    一瞬间,火系法则便是环绕在黑龙周身,使得黑龙化作一条恐怖的火龙。

    嗷呜!

    小黑仰天咆哮,在火系法则的包裹之下,威势恐怖到了极致。

    “龙魂又如何?你的修为比我弱,我就不信你会是我的对手。”

    冷泉恢复平静,脚掌一跺,其脚下的夔牛挟裹着滔天的雷霆和骇人的海啸,滚滚踏空而来。

    轰轰轰!

    顿时间,两只巨兽,在虚空之上,剧烈的撞击在一起,慑人的兽吼声不断的响彻,穿金裂石。

    两只巨兽实在太过于庞大了,其战斗所形成的余波更是恐怖之极,整个武圣塔第十层,都是剧烈的震动起来。

    甚至这股震动,还弥漫传递到了武圣塔下方九层,引起了许多武圣塔弟子的惊惧和猜疑。

    “嗯?你这弟子居然身具龙魂?”

    武圣塔三老与邵宇一触即分,旋即他们目光忌惮地盯着那不远处激战的夔牛和太幽圣龙。

    特别是太幽圣龙,这一只龙魂实在太过于庞大了,特别是其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即使是身为半圣的他们三人,都心生渺小之感。

    邵宇嘴角笑意颇为灿烂,淡淡地道:“你们废话很多,若是你们早点将那吕寒天拿出来就好,现在弄成这样,也是你们自找麻烦而已。”

    闻言,三老吹胡子瞪眼,这邵宇实在是蛮不讲理,居然将过错都归咎在他们身上。

    不过想起邵宇在内院那邵疯子的外号,三老也知道,多说无益,唯有一战尔。

    “你太小看冷泉了,他修为乃是九重帝境,从而领悟了水系法则,成就无敌帝主,比那卓文实力要强大许多,到时候那卓文将会一败涂地。”

    三老冷哼一声,分作三个方向,朝着邵宇夹击而去。

    邵宇嘴角满是冷笑,道:“小看冷泉?明明是你们小看卓文了而已。”

    说着,邵宇全身火焰暴涌而出,形成火焰风暴,他掌控火系法则,穿梭在火焰风暴之中,犹如火焰主宰一般,极为的恐怖。

    ……

    “战!”

    在小黑与夔牛碰撞在一起的瞬间,卓文一跃而起,手持虎头湛金枪,体内仙力运转。

    滚滚乳白色仙力自枪身蔓延到枪尖,威势如虎,气势如虹。

    冷泉目光森冷,凛然不惧,手中三叉戟拿捏在手中,一股股蓝色水流环绕在三叉戟周围,而冷泉则是犹如离弦之箭般,暴掠而出,所过之处,海啸肆虐。

    轰!

    火焰与流水轰击在一起,爆发出绚烂的光彩,弥漫出蒸腾的白雾,化作环绕的白龙。

    砰砰砰!

    两人不断的交击,金铁交鸣之音,犹如敲锣打鼓一般,在整个虚空响彻。

    那刺耳的声音,仿佛有着魔幻的诱惑般,层层叠叠的扩散,整个武圣塔弟子,在听得这道声音后,皆是双手捂耳,心生恐惧。

    “到底是怎么回事?武圣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武圣塔无数弟子的心声。

    “不行,武圣塔抖动的太过于剧烈了,我必须要出去,出去!”

    终于,有些弟子受不了那战斗的余波涟漪,纷纷离开了武圣塔,来到了武圣塔面前的荒地之上。

    而且出来的弟子,数量越来越多,最终连第九层的那些九重帝境的精英弟子,都被迫离开了武圣塔第九层。

    “第九层的师兄都出来了,难道发生变故的是第十层?那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当第九层的精英弟子出来后,汇聚在荒地上的其他弟子,尽皆目露怪异之色。

    武圣塔的颤动还在继续,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坍塌一般,看的许多武圣塔弟子惊心动魄。

    轰隆!

    如闷雷般的声音响起,那声音乃是从武圣塔第十层传来,吸引了荒地上所有弟子的注意。

    随后,众多弟子,便是愕然的发现,在武圣塔第十层侧面墙壁,开始弥漫出一丝丝裂痕,而且这丝裂痕越来越庞大。

    咔嚓!

    终于,在清脆声音响起后,那面墙壁最终破碎坍塌,一只数千丈巨大的异兽,从那裂缝中倒飞而出,摔了出去。

    这只巨兽身上极为恐怖,身上还伴随着一股股的雷霆,仿若雷神下凡。

    “那是……大师兄的铠魂夔牛?”

    当众多武圣塔弟子,目光落在那异兽身上的瞬间,皆是脸色僵硬了下来,并且认出了异兽的身份。

    他们之所以脸色僵硬下来,最主要还是因为,此刻的夔牛,竟是显得略有些狼狈,仿佛是被人轰的倒飞而出一般。

    嗷呜!

    在夔牛倒飞而出的瞬间,一股恐怖的火焰,自第十层裂缝中暴掠而出。

    紧随在火焰之后的,便是一条身躯足有万丈恐怖巨大的火龙,那庞大的龙躯,犹如乌云般遮天蔽日,那表面燃烧的火焰又犹如日光般,普照大地。

    轰轰轰!

    火龙飞扑而出,瞬间撞击在夔牛身上,两只庞大的巨兽,更是相互厮杀交击。

    在天际,两只异兽因为战斗,而落下的无数火苗,威能恐怖,仿佛世界末日。

    荒地上的诸多武者,全部都不敢去触碰那降落的火苗,而是躲得远远的。

    “啊!救我。”

    一缕火苗从天而降,刚好落在比较后面的三名武者所在的地方,顿时间,星火燎原,三人在接触火苗的瞬间,只来得及惨叫一声,便是被焚烧成了虚无。

    嘶嘶嘶!

    “快走,这火苗乃是火系法则所化,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够触碰,一碰即死。”

    那一幕,深深印刻在其他弟子脑海中,随后所有弟子,都是拼命的逃窜,离开了两只巨兽战斗所在的范围。

    这两只巨兽的战斗太狂暴了,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即使是那几个九重帝境的精英弟子,都不得不退避三舍。

    “那火龙到底是什么?难道也是某人的铠魂,怎么会这么庞大?”

    在躲避的足够远距离后,那些武圣塔弟子,这才驻足观看,甚至有些人开始对那庞大的火龙产生疑惑起来。

    这条火龙到底是谁的铠魂?

    轰!

    又是一道剧烈的闷响之音,四道身影从第十层的裂缝中暴掠而出。

    这四道身影一边掠出,一边不断的大战着,恐怖的能量犹如鞭炮般,不断的响彻。

    “那是三位长老,还有一人是谁,三位长老好像联手在对付那人?”

    当瞧见这暴掠而出的四人后,众人皆是爆发出哗然之音,三位长老皆是半圣的存在,现在联手对付一人,竟是完全占不到上风,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那人应该是掌握法则的半圣,我之前见过他,好像是嘉神学院的其中一位峰主,没想到他进入我们武圣塔,竟是捣乱来的。”

    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道义愤填膺的声音,引起了诸多人的愤懑,显然也都认为邵宇是来捣乱的。

    轰!

    人群话语刚落下没多久,又是两道身影,从那裂缝中掠出。

    轰轰轰!

    这两人战斗更加的剧烈,一人环绕火系法则,另一人写过水系法则。

    火焰与海洋,犹如两道分界线,横亘在虚空,每次撞击,都能够产生极为霸道的白雾。

    叮!

    只见金铁交鸣之音响起,随后这两道不断交缠战斗的身影,一触即分,旋即两人各自退后数百步。

    嗷呜!

    万丈火龙暴掠而出,落在了卓文的身前,将其倒飞的身形接住,承载在身上。

    夔牛则是挟裹着无穷雷霆,踏空而来,硕大的牛头一顶,也是接住了冷泉。

    “冷泉师兄,方才你好像说过,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吧?现在都已经大战近百回合了,你好像并没有将我拿下?”卓文右手提枪,凝视着前方的冷泉,讥讽地道。

    冷泉眉头微蹙,却是并没有反驳,心中却极为吃惊,卓文的实力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