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

    冷泉死死盯着卓文,不断的咳嗽,鲜血犹如不要命的从口中吐出,随后他便是朝后倒去。  。

    “怎么可能?我居然败给你了?”

    在坠落过程中,冷泉仰头盯着上空,那俯视着自己,目光淡漠的青年,心中满是死灰。

    “大师兄败了?”

    荒地上,许多武圣塔弟子,都是在这一刻,怔在了原地,他们的目光,上移落在那犹如陨石般坠落的身影上,久久无法移开。

    轰隆!

    当冷泉的身体,彻底落在地上,激起无数灰尘的瞬间,才彻底惊醒了武圣塔弟子。

    原本不敢置信的弟子,再次将目光,落在那砸在地上的冷泉身上,这才回过神来,相信冷泉确实是败了的现实。

    与此同时,由于冷泉被击败,那夔牛实力大减,被小黑抓住空隙,猛地一摆尾,便是重重的砸在地上。

    嗷呜!

    夔牛嚎叫一声,便是化作一缕黑芒,没入了冷泉的眉心之中。

    嗖!

    卓文猛地一个千斤坠,如同流星般坠落,砸在了地上,来到了冷泉所在了坑内。

    此刻,坑内的冷泉,状况并不是太好,脸色苍白如雪,嘴角依旧有着触目惊心的血痕,很显然,方才的碰撞,他受了不轻的伤势。

    卓文的状况也有些虚弱,他的脸色微微发白,不过他在击落冷泉的瞬间,便是取出一枚雪莲碧莹丹抛入口中,倒是压制住了身上的伤势。

    深坑内,冷泉不断的挣扎,欲要起身,目光死死地瞪着卓文。

    轰!

    卓文一脚抬起,猛地踏在其胸前,将冷泉一脚踩在脚下,淡漠地道:“你们抓走的吕寒天,现在在哪里?”

    冷泉吐出一口鲜血,目光中满是憋屈之色,现在被卓文一脚踩在脚下,实在太过于羞耻了,而且还是当着武圣塔众多弟子面前。

    他这武圣塔大师兄,今日的脸,算是丢没了。

    哗!

    卓文的这等行为,顿时惹起了周围许多武圣塔弟子的哗然。

    他们武圣塔,实力最强大的弟子冷泉,现在竟是被人踩在脚下,而且此人的修为还在冷泉之下,越阶将冷泉击败。

    “听说此次这两人乃是嘉神学院的人,这青年恐怕是嘉神学院的弟子,居然这么强?”

    周围也是响起一道道议论声,但却没一人敢上去帮助冷泉。

    毕竟连冷泉都不是卓文的对手,他们上去也只不过是找死。

    “混账,邵宇峰主,你们嘉神学院是存心前来捣乱的嘛?我们武圣塔虽然势力不及你们嘉神学院,不过也不能被你们如此欺负。”

    武圣塔三老怒气冲冲,打算飞扑而上,欲要去阻止卓文,不过却是被邵宇拦截了下来。

    “我说,你们三个老家伙可不要血口喷人啊,我和卓文此次前来,可不是找你们武圣塔麻烦的,而是向你们要人,要人你们听不懂嘛?”

    邵宇略有些无奈,继续道:“但你们却不交,我有什么办法,只能用强的了。”

    瞧着邵宇这等模样,武圣塔三老皆是怒目而视,火冒三丈,但也无可奈何,他们并不是邵宇的对手。

    冷泉吐出一口鲜血,目光中满是惊怒交加,瞪着卓文,想要挣扎起身,却被卓文的脚死死压制着。

    “你到底想干什么?”冷泉愤怒咆哮道。

    卓文右手一拂,一把将冷泉捏在手里,将其提起,淡淡地道:“我的要求不高,告诉我寒天大哥的动向。”

    冷泉目光闪烁,沉声道:“我说过很多次了,吕寒天并不在武圣塔,即使你杀了我,我也不知道。”

    “是么?既然如此,那你就死吧!”

    卓文目光依旧平静,平静的可怕。

    只见他说完此话,手中长枪犹如毒蛇般,朝着冷泉眉心掠去。

    枪尖散发着慑人的白芒,撕裂空气,发出嘶嘶的异响。

    瞧着那越来越近的枪尖,冷泉瞳孔紧缩成针,露出恐惧之色,全身瑟瑟发抖。

    他没想到,卓文真的杀他,而且是在武圣塔中,在众多师弟面前杀他。

    “我说,别杀我!”

    当枪尖距离冷泉眉心,只有毫厘之差的时候,冷泉大喝出声。

    在死亡面前,冷泉终于是屈服了,他好不容易修炼成就无敌帝主,不能就这么死掉。

    嗖!

    枪尖停住了,而冷泉眉心处,开始浮现出一道樱红的血痕,若是枪尖再前进一分的话,那枪尖就能够刺穿冷泉眉心。

    感受到枪尖处传来的锋锐,以及眉心处的隐隐刺痛,饶是冷泉心智颇为坚定,竟也有点双腿发软的感觉。

    “说吧!”

    卓文手持长枪,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冷泉,淡漠地道。

    “那吕寒天就在……”

    冷泉目光阴沉,正当要说出口的时候,一道恐怖的破空声骤然凭空炸起,犹如九天玄雷般,虚空回荡。

    旋即,在第十层裂缝之中,一道伟岸的身影猛地掠出。

    这道身影身材高大,面庞俊朗,双目漆黑如墨,看上去极为的英俊潇洒。

    更让众人注意的是,此人身上的气息,浩如深渊,深不见底,极为的恐怖浩大,披散的长发,在恐怖的气息作用下,飞舞激扬。

    “是武圣大人,武圣大人出关了。”

    这道伟岸的身影一出现,下方武圣塔弟子皆是欢呼,而那武圣塔三老,更是目露狂喜之色,纷纷掠至武圣身边。

    武圣环顾四周,自然也瞧见了周围的颓败景象,很显然,方才应该是发生了某种大战。

    “到底是怎么回事?”

    武圣眉头微蹙,有些不悦,而他的目光,自然也落在了不远处,那被卓文提在手中的冷泉身上,目光虚眯成一条缝隙。

    “武圣大人,事情是这样的。”

    武圣塔三老顿时开始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当然言语之中基本都是贬低邵宇和卓文居多。

    听完三老解释,武圣的目光,落在了邵宇身上,道:“邵宇峰主,你们这是何意?存心来我武圣塔捣乱的嘛?”

    邵宇目光微凝,道:“并非如此,我们此次前来只不过是向你们武圣塔要一个人,只不过你的大弟子冷泉却百般推脱,所以事情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要人,要什么人?”武圣冷冷地道。

    “吕寒天!”卓文淡淡地回道。

    “嗯?你们说吕寒天?”

    武圣忽然目光微凝,身上的气息变得狂暴起来,他冷冷地道:“吕寒天这等轻浮小人,确实在武圣塔之中。”

    “轻浮小人?武圣前辈,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寒天大哥的为人我最清楚,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卓文目光森寒地道。

    武圣冷哼一声,道:“看来你是什么都不知道啊,那吕寒天之前确实是拜入武圣塔,而且天赋的确不错,当初我还是挺重视此子的。”

    “只不过,这吕寒天竟是狼子野心,竟是不知从哪里弄来了尸虫丸,竟是将其用在我的闺女如柳身上,我不杀他,难解心头之恨。”

    “嗯?居然是尸虫丸?”卓文瞳孔微缩,低声喃喃自语道。

    尸虫丸他也是略有耳闻,据说这丹丸乃是以活着的尸虫为主药,在糅合其他辅助药材,最终炼制而成的丹药。

    一旦服下尸虫丸,蕴含在丹丸中的尸虫,就会钻出来,进入体内。

    而且这尸虫丸,最喜欢的就是人体血肉,而且独爱脑髓,一般服下尸虫丸的武者,至少会在一个月内,成为白痴或者植物人。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寄生了尸虫的武者身体,就会慢慢的被啃食殆尽,最终那武者的身体就会化作空壳,成为尸虫的养料。

    可以说,尸虫丸是个极其阴险毒辣的丹丸,让人谈之色变的东西。

    “你觉得我还能饶得了这种小人?即使你们嘉神学院,今日也别想讨走那吕寒天,他必死无疑。”武圣的声音变得有些狰狞,青筋暴起。

    卓文眉头微蹙,提着冷泉道:“你的弟子在我手里,你不想他死的话,我觉得你交出吕寒天比较好。”

    武圣脸色一滞,盯着卓文手中的冷泉,双手紧攒,冷冷地对着邵宇道:“邵宇峰主,你们嘉神学院真的打算和武圣塔闹翻嘛?”

    “虽然你们嘉神学院一门三圣人,不过在神幽境之中,圣人是不允许插手神幽境本土势力的竞争的,即使我武圣塔势力不如嘉神学院,但也不会轻易妥协。”

    邵宇眉头微蹙,并没有回答,他的目光落在卓文身上,仿佛在征求卓文的意见。

    “妥不妥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若是不拿出寒天大哥的话,这冷泉恐怕就得死。”

    说着,卓文右手提着冷泉,左手捏着长枪,枪尖正对冷泉要害,仿佛随时都要将冷泉刺穿。

    “不!师傅,救我。”

    冷泉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如雪,死亡的恐惧,让得他几乎语无伦次。

    “你这混蛋……”

    武圣气得全身发抖,竟是罕见的有些犹豫了起来,冷泉是他辛苦培养起来的武圣塔第一天才,更是无敌帝主,倾注了他许多的心血,他自然是舍不得冷泉就此陨落。

    “交出吕寒天!”

    卓文的声音越发的冷漠,左手一紧,长枪抵在冷泉眉心,其眉心的血痕越发的明显,鲜血顺着冷泉的脸颊,流过下巴,滴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