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

    冷泉急切大叫,特别是感受到眉心的刺痛,他心中的恐惧,越发的浓郁。  。

    “且慢!”

    武圣厉喝一声,顿时,卓文那继续深入的长枪,前进之势止住。

    卓文微抬头,凝视着武圣,淡淡地道:“不想他死,就用吕寒天来换吧。”

    武圣脸色颇为难看,冷哼一声,便是取出一枚传讯玉符,传递了一道信息之后,他的目光重新落在卓文身上。

    “我已经命人将吕寒天带来了,现在你可以放下长枪了吧?”

    闻言,卓文点点头,移开那对着冷泉眉心的长枪,后者则是轻吁一口气。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冷泉阴沉着脸,对着卓文道。

    “不想死,就闭嘴。”

    卓文淡漠的说了一句,使得冷泉脸色一滞,虽然他心中极为恼怒,不过却不敢反驳,毕竟现在他的小命掌握在卓文手中。

    不一会儿,三道身影便是从武圣塔第十层掠出。

    这三道身影,其中两人身着黄金铠衣,一人持枪,一人背斧,正是当初追逐吕寒天的两名武圣塔弟子。

    在这两人之中,一道步履蹒跚的男子,在两人的扣押之下,显得有气无力,遍体鳞伤。

    瞧着那两人扣押而来的身影,卓文目光喷火,身躯一抖,这道遍体鳞伤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吕寒天。

    “武圣大人!”

    两名黄金铠衣的弟子,来至武圣面前,恭敬行礼,目露疑惑之色。

    他们有些奇怪,武圣忽然将他们召唤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武圣并没有理会两名弟子,而是俯视着下方的卓文,淡淡地道:“吕寒天我已经带来了,我想你应该放开冷泉了吧?”

    武圣此话一出,那两名弟子这才发现,他们武圣塔大师兄冷泉,此刻竟是被一陌生青年,提在手里,犹如小鸡仔。

    “冷泉师兄?那青年是谁,难道他击败了冷泉师兄?”

    两名弟子面面相觑,心生震撼,而且从卓文与武圣的对话来看,好似这青年是来找吕寒天的。

    “卓文!”

    原本显得有气无力的吕寒天,微微睁开双目,瞬间注意到了下方的卓文,不由得惊喜大呼出声。

    “是吕寒天的朋友?”两名弟子瞳孔微缩,心生一丝奇异的感觉。

    “寒天大哥,你等等,待会儿我就救你出来了。”

    卓文对着吕寒天笑了笑,旋即目光森冷地盯着武圣道:“武圣前辈,我们同时交出各自的人质如何?”

    武圣目光闪烁,点点头道:“可以!”

    说着,两人极为默契的将各自手中的人质,推了出去,很快,便是交换完毕。

    接过吕寒天后,卓文丝毫不拖泥带水,对着武圣拱拱手道:“武圣前辈,晚辈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完,卓文与邵宇使了个眼色,背后衍生出数十丈巨大的紫色雷翼。

    只听雷霆轰隆作响,卓文化作一道紫影,带着吕寒天便是消失在了原地,而邵宇则是紧随其后。

    他在武圣塔大闹了一番,这里对他来说,可不是久留之地,一拿到吕寒天,自然是准备开溜了。

    “嘿嘿!在我武圣塔大闹一场之后,竟是打算就此离开,你不觉得这样太便宜了嘛?”

    武圣不怒反笑,在接住冷泉之后,一拳猛地轰出,顿时间,一股武之法则凝聚,天际乌云凝聚,在那乌云之中,数百丈巨大的拳头拨云而出。

    轰隆!

    硕大的拳头,如同山岳,碾压下来,降落在卓文头顶上方,欲要将其彻底的粉碎掉。

    “好恐怖!”

    感受到那自天际碾压下来的硕大拳头,卓文目光变得凝重之极。

    “卓文!小心。”

    邵宇怒喝一声,全身火系法则暴掠而出,环绕在周身,随后他双手朝上扬起,火焰化作庞大的火龙,冲天而起。

    轰隆!

    火龙与拳头撞击在一起,响彻起沉闷的爆鸣之音,周围的空间更是剧烈震荡起来。

    噗嗤!

    邵宇吐出一口鲜血,随后那火系法则所化的火龙,竟是在拳头之下,寸寸崩溃,而邵宇则是暴退而出,脸色苍白如雪。

    而所有人都没发现的是,在武圣发出攻击,邵宇抵御攻击受伤退后的瞬间,一道鬼魅般的身影从不远处的草丛中窜出,

    嗖!

    破空声响起,这道鬼魅般的身影,不知不觉,竟是出现在了邵宇的身后,随后一掌狠狠的轰在了邵宇的背部。

    噗嗤!

    邵宇猝不及防,根本就没料到身后居然还有人偷袭,竟是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猛地朝着前方倒去。

    “你是谁?”

    邵宇惊怒交加,周身火系法则暴掠而出,环绕在周身,而他则是回过身来,凝视着身后那偷袭的身影。

    那道身影不言不语,再次出手,一股黑色的寒气暴掠而出,犹如蟒蛇一般,轰隆炸响的朝着邵宇突袭。

    轰!

    邵宇周身的火系法则力量,只不过是匆忙之间所布置的,所以在这一蓄势待发的攻击之下,直接崩溃。

    而邵宇则是断线的风筝一般,猛地倒飞而出,重重砸落在地上,激起层层灰尘。

    卓文脸色微变,紫色雷翼展开,瞬间掠至邵宇所在的坑内,将其搀扶而起。

    “邵老头,你没事吧?”卓文担忧地问道。

    “咳咳咳!我没事……”

    邵宇咳嗽几声,旋即抬头凝视着那偷袭的身影,咬牙切齿地道:“玄重,没想到是你?”

    不仅仅是卓文和邵宇,武圣塔众多弟子以及武圣都是愣住,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来。

    “嘉神学院玄冥峰峰主玄重?”武圣低声喃喃,心生一丝怪异之色。

    玄重和邵宇都是嘉神学院主峰峰主,怎么现在这玄重忽然出现,偷袭那邵宇,致使他身受重伤。

    卓文自然也注意到那悬浮在上空的玄重,目光森寒到极点,这玄重实在太过分了,竟然公然偷袭邵宇。

    “邵老头,你先服下这雪莲碧莹丹。”卓文从灵戒中取出一枚丹药,递给邵宇道。

    邵宇一怔,旋即点点头,便是接过卓文递来的丹药,将其含在口中,一股澎湃的药力弥漫,周游邵宇全身,使得他全身暖洋洋的。

    “玄重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卓文淡漠地道。

    “什么意思?你这欺师灭祖的狗东西,残杀同门,今日我来就是为嘉神学院除掉你这个祸害的。”玄重声音很冷,冷到极致。

    “欺师灭祖,残杀同门?”卓文却是笑了,淡淡道:“明明是你为了一己之私,公报私仇而已,现在说的倒是冠冕堂皇,你不觉得可笑吗?”

    “还有你偷袭邵老头,这才叫残杀同门吧?你还有没有脸皮?”

    此话一出,玄重目光虚眯起来,淡淡地回道:“邵宇这家伙是个疯子,我不会杀他,我的目的是你,你死了,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说着,玄重目光便是落在不远处的武圣身上,笑道:“武圣,不如我们联手吧!”

    “此子前来大闹武圣塔,更是击败你的大弟子冷泉,完全不将你放在眼中。”

    “而且那吕寒天的特殊体质我也知晓一些,即使我不出手,你也会出手抢夺,还不如你我联手呢。”

    武圣眉头一挑,多看了玄重一眼,他倒是没想到玄重居然会知道他的秘密。

    确实是如玄重所说,他是绝对不可能会让卓文带走吕寒天的,因为吕寒天关系到他突破的契机。

    而之前所谓的轻薄武圣塔大小姐,只不过是他随意安排的捉拿吕寒天的理由,他们大小姐根本就没有中了尸虫丸,但没料到吕寒天居然中途溜走。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就是吕寒天被带回武圣塔,然后卓文闯入武圣塔救人的事情。

    “这卓文怎么说也是你们嘉神学院的弟子吧?就这样杀掉,你们嘉神学院不会怪罪下来嘛?”

    武圣目光虚眯,夺取吕寒天他自然是想过,只不过并不打算杀掉卓文,毕竟后者可是嘉神学院的天才,真正杀了,很可能会惊动学院的圣人级别的强者。

    “放心好了,他不过是区区奥元峰亲传弟子,你助我杀了此子,责任最多归咎在我头上,不会牵扯到你的。”玄重嘿嘿冷笑道。

    武圣眉头一挑,若是玄重愿意将责任全部都承担下来,他确实是不需要顾忌什么。

    毕竟玄重乃是内院九峰峰主,杀了一名亲传弟子,顶多就是受到一些惩罚,不会有陨落的危险。

    “既然如此,我们可以联手,此子也确实是有些狂妄,虽然掌握了一种火系法则,但行事却极其张狂,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难以说得过去。”

    武圣嘴角满是森寒弧度,一步跨出,便是落在了玄重身边,一股恐怖的威压流泻而出。

    “玄重!你太过分了,你若是敢杀卓文的话,今日之事,我将会禀报三位师叔。”邵宇脸色微变,怒喝道。

    玄重冷笑道:“随你怎么禀告,今日这卓文我是杀定了,敢杀玄尺,此子不死也得死。”

    “武圣兄,出手吧!那邵宇你帮我拖住就行,卓文那小杂种我来将其解决掉。”

    说着,玄重桀桀一笑,体表玄冥法则暴掠而出,整个人犹如离弦之箭般下坠,朝着卓文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