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整个武圣塔荒地上下,全部都寂静一片,落针可闻。   。

    甚至,不远处战斗的武圣和邵宇,也都是停止了战斗,愣愣地瞧着这一幕。

    冷泉,在这一刻,竟是被一名陌生和尚给斩杀掉了,这实在有些不可思议。

    “你……竟敢杀冷泉?我要杀了你。”

    武圣在沉默片刻,仰天咆哮,武之法则汹涌而出,在他的背后虚空,凝聚化作了数千丈巨大的武者虚影。

    这武者虚影五官模糊,身材壮硕,一举一动,都有着恐怖至极的伟力涌现,极为的骇人。

    邵宇脸色微变,一咬牙,也是祭出火系法则,形成巨大的火龙,汹涌而出,朝着那武者虚影掠去。

    “滚开!”

    武圣冷喝一声,一跃而起,站在武者虚影肩膀上,意念一动,武者虚影硕大的拳头,轰隆隆的掠来,砸在了火龙之上。

    轰隆!

    武者虚影的威势很恐怖,这一拳下去,那火龙咆哮一声,竟是寸寸崩溃下来。

    噗嗤!

    与此同时,邵宇更是大吐一口鲜血,直接从半空中坠落,砸在了地上。

    武圣根本没理会邵宇,他的双目赤红充血,死死盯着佛文,其脚下的武者虚影步步跨来,每一步都震颤大地,轰隆作响。

    一瞬间,便是掠至佛文面前,右手从天际碾压,轰隆隆如山岳般,对着佛文轰击而去。

    “阿弥陀佛,万佛朝宗!”

    佛文静静站在原地,双手合十,双目佛光普照,顿时间,在他的背后,涌现出一道道的古佛虚影,密密麻麻,望不到尽头。

    无数古佛虚影,佛眼开合,射出万丈佛光,这佛光形成庞大的碗状金钵,一把将佛文和吕寒天笼罩进去,形成一道金色防御。

    轰隆!

    武者虚影的巨手从天而降,落在那碗状金钵之上,随后便是爆发出极为刺耳的炸裂声,随后整个大地便是轰隆炸响,犹如地震。

    不过,那碗状金钵竟是如同坚石一般,不动如山,岿然不动,反而是那武者虚影的右手,直接被弹开了。

    “阿弥陀经?你是大雷音寺玄心大师的传人?”

    武圣目光一怔,死死盯着下方那双手合十的青年和尚。

    这青年和尚身材修长,身着白色僧服,左手持着两串佛珠,右手倒握戒刀,全身透露着出尘淡雅的气质。

    而且这青年和尚身上的气息浩如渊海,极为深沉,竟是达到了九重佛陀的程度。

    佛陀的实力,可比同阶帝境武者,要强大许多,九重佛陀足以媲美无敌帝主,当然若是这佛陀领悟了法则之力,恐怕实力更加可怖。

    很明显,眼前这青年和尚,便是一名领悟了法则之力的佛陀,不然不可能挡得住武圣的这全力一击。

    佛文乃是佛魔眼中的佛眼所化,对着佛道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领悟力,再加上被玄心大师重点栽培,几年时间,修为达到九重佛陀倒是并不奇怪。

    佛文微微抬头,睁开一双金色瞳孔,凝视着武圣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武圣施主可否放过这几位呢?”

    此话一出,满场寂静,荒地上许多武圣塔弟子,都是目光古怪地盯着眼前的青年和尚。

    这和尚方才可是使用戒刀,一刀将冷泉给斩掉,而且还毫不脸红的将冷泉的元婴收入囊中,现在却说出救人一命这种话来,这种反差实在太大了。

    毫无疑问,眼前的青年和尚,绝对是个奇葩存在。

    武圣的脸色变得又青又紫,最后变成涨红色,佛文的话语,深深的刺激了他的心灵,让得他杀意澎湃。

    “你这是在嘲讽我么?杀我亲传弟子,现在让我救人一命,你把我当傻子了。”

    “即使你是玄心大师的传人,今日我也要杀了你。”

    武圣杀意澎湃,整个人融入武者虚影之中,顿时间,武者虚影变得越发的凝实,肌肉鼓胀,原本是虚影,现在反而显得有些实质化。

    而武者虚影也越发的实质化,其表面的气息更是恐怖到了极致,仿若一座万丈高山般强大深邃。

    “杀!”

    武圣一拳轰出,重重砸在那碗状金钵表面,再次传出一道道沉闷的撞击之音。

    而原本不动如山的碗状金钵,在武圣一拳拳的轰击下,竟是摇摇欲坠,不过倒也是勉强支撑住。

    不远处,卓文眉头微蹙,武圣的实力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其实力恐怕还在玄重之上。

    怪不得之前邵宇曾称赞过这武圣天资,其领悟出的武之法则,应该是极为不简单的法则之力。

    “卓文,你在看哪里?给我死!”

    一道阴冷的声音传来,随后玄重犹如一只矫健的猎豹一般,暴掠而来,快若闪电,瞬间抵达卓文面前。

    而那玄冥法则所形成的巨鸟,紧随其后。

    卓文目光虚眯,虚空之力弥漫,附着在紫色雷翼之上,顿时间,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直接遁入虚空。

    下一刻,便是在数百米之外浮现。

    “哎!只能使用那东西了,得速战速决。”

    卓文轻叹一声,双手托起,顿时间,从他的体内,暴掠出恐怖的冰火能量,一股乃是黑暗寒毒,另一股则是九焱业火,这两种都是天阶能量,威能恐怖。

    随后,卓文便是将两种能量结合在一起,只听噼里啪啦之音,黑暗寒毒和九焱业火结合在一起,形成一座巴掌大小的宫殿。

    宫殿表面,九种颜色不断交替变换,在九种颜色之中还有着一缕黑芒在反复闪掠。

    “嗯?这是什么东西?”

    玄重目光虚眯,死死盯着卓文右手掌心的宫殿,心中却升起一丝忌惮之意。

    这冰火宫殿之中,他能够感受到内院中冰火两极殿的气息。

    “冰火宫殿!”

    卓文根本没理会玄重的疑问,右手一捏,随后猛地一甩,顿时间,其掌心的冰火宫殿划破虚空,瞬间落在了玄重面前。

    玄重不敢怠慢,右手一招,便是指挥着身后的巨鸟,迎面朝着冰火宫殿轰击而去。

    “大!”

    卓文淡淡吐出这个字,随后冰火宫殿便是极具的胀大,最终由巴掌大小胀大到了数百丈巨大,俨然化成了一座新的冰火两极殿一般。

    眨眼间,冰火宫殿便是将巨鸟镇压下来,后者甚至没反应过来,便是被冰火宫殿给禁锢在了宫殿里面。

    “什么?”

    玄重目露惊骇之色,他根本没料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变故,正欲打算后退的时候,卓文那淡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爆!”

    轰隆!

    惊天动地的爆炸,玄重还没来得及离开那冰火宫殿,后者便是爆裂开来,恐怖的九种火焰暴掠而出,瞬间就将玄重整个人都给吞噬了进去。

    “啊!”

    在爆炸之中,一道惨叫声响彻云霄,这惨叫声的主人正是玄重。

    爆炸持续了足有十息时间,那爆炸能量这才逐渐的减弱,而在爆炸能量褪去之后,一道极为狼狈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玄重。

    此刻的玄重,全身衣服破破烂烂,头发几乎没有,成了光头,皮肤焦黑如炭,看上去极为的恐怖慑人。

    “啊啊啊!”

    玄重仰天大吼,吼声中怒火滔天,他居然在卓文这么一个小辈手中,搞得这般狼狈,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

    “卓文,你这小杂种,我一定要杀了你,然后将你抽筋剥骨,生吞活剥,让你生不如死,求我杀你。”

    玄重几乎疯魔,双目变得有些赤红,环顾四周,搜索着卓文的身影。

    “老狗,在看哪里呢?你爷爷在你头上。”

    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随后玄重猛地一抬头,接着他脸色微滞的发现,卓文悬浮在上空,右手掌心托举着有一座巴掌大的冰火宫殿。

    嗖!

    兴许是发现玄重的注目,卓文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郁,右手一甩,冰火宫殿脱手而出,瞬间化作数百丈巨大的巨型宫殿,一把将玄重镇压在里面。

    “爆!”

    卓文遁入虚空,消失在宫殿上空,随后那横亘在虚空中的冰火宫殿再次爆炸,这一次的爆炸能量更加的恐怖。

    其弥漫出的爆炸团,逸散开来,范围足有数千丈之大,几乎将武圣塔所在的范围天空都给笼罩进去,蔓延都是刺眼的光芒。

    荒地上,众多武圣塔弟子,皆是眼皮抽搐,不得不说,玄重有些倒霉,居然同时被同一招式击中两次。

    而且这两次招式威力都这般的恐怖,连半圣都有可能有陨落的风险,恐怕玄重是凶多吉少了。

    与此同时,卓文不慌不忙的从灵戒中取出一块元婴,这元婴正是卓文在内院击杀的玄尺的元婴。

    玄尺乃是九重帝境,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九重帝境,其元婴所蕴含的能量极其的庞大。

    卓文毫不犹豫的取出伏羲鼎,接着毫不客气的将其塞入伏羲鼎内,顿时间,伏羲鼎开始大放光彩。

    轰隆!

    一只巨手从鼎内伸出,紧接着第二只巨手也是伸出,两只万丈山岳般的手臂,齐齐探出,猛地探入那爆炸能量之中,一把捏住了一道极其狼狈的身影。

    仔细看去,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玄重。

    此刻,玄重的气息微弱之极,经受了两次冰火宫殿的主动爆炸,即使他是掌握法则的半圣,都已经有些气力不济。

    “邵老头,我杀了这老狗,内院应该不会怪罪的吧?”卓文忽然对着不远处身受重伤的邵宇问道。

    此刻,邵宇犹如雕像般愣在当场,方才那一幕,实在有些震撼。

    玄重好歹也是和他一个级别的存在,此刻,竟是被他自己的弟子卓文给击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