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
    “你在哭嘛?”

    “因为我太激动了!”

    “你为什么激动呢?”

    “因为我终于带你回来了,并且见到了你!”

    “你为什么见到我会激动呢?”

    “因为……我爱你!”

    百花丛中,卓文就这样轻轻搂着慕辰雪,两人一问一答,仿佛两个最亲密的情人在说着悄悄话。

    但那说出来的对白,却让得庭院外关注着这边的凤夕瑶等人都是为之鼻头酸楚,潸然泪下。

    “我记得你的名字,我知道卓文这个名字,但我想不起来卓文到底是什么模样的?我这是怎么了?”

    慕辰雪缓缓与卓文分开,她盯着眼前的青年,发现眼前的青年在哭泣,仿若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在哭泣。

    那一双即使是在尸山血海,杀戮无尽之中,依然不会有太多情绪的双眼,已经被眼泪所充斥着。

    这一刻的卓文,不再是那不断勇攀高峰,视人命如粪土的冷酷武者,而是一名因为爱人忘记自己而不断哭泣的伤心之人。

    “不要哭了,你来给我叫故事吧,我记得有个叫卓文的家伙,他以前也给我讲过故事的,你会讲故事吗?”慕辰雪轻轻擦去卓文脸颊上的泪痕,嘻嘻地笑道。

    卓文立马破涕为笑,双手环着慕辰雪,缓缓坐在花丛中,柔声道:“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只为陈圆圆被刘宗敏掠去,就怒发冲冠,拒降李自成,引清兵入关……”

    卓文娓娓道来,开始述说着吴三桂和李自成的故事,从头到尾,卓文说的很仔细,讲的很认真,神情很专注,声音很轻柔。

    慕辰雪轻轻靠在卓文胸前,静静地听着卓文述说,这一幕看的院外众人都是轻轻叹息,毫无疑问,眼前这绝对是一对苦命鸳鸯。

    盘坐在花丛边缘的墨言无殇,缓缓收起古筝,美眸打量着花丛中那一对安静的两人,轻轻叹息,便是离开了庭院。

    “卓文,之前无殇曾教过我一首曲赋,我很喜欢,我唱给你听,你要不要听呢?”慕辰雪缓缓扬起螓首,美眸盯着卓文笑眯眯地道。

    卓文吻着慕辰雪的额头,笑道:“好啊!你唱出来我听听吧!”

    “嘻嘻!”

    慕辰雪嘻嘻一笑,不知何时,竟是从灵戒之中取出一把古筝。

    “你什么时候学会古筝了?”卓文哑然笑道。

    慕辰雪轻轻抚摸着古筝,幽幽地道:“卓文,或许我真的记不起你了,但我知道你这个人,自从我从昏迷中醒来后,无殇她就一直在我耳边诉说着你的故事,以及我们之间的故事。”

    “我听着无殇讲的故事,听着无殇弹奏的音律,我能够感受到你的情意,我想我应该为你做点什么,所以我向无殇学习了古筝,练习了我最喜欢的曲赋。”

    “只因为这一曲,我只想弹给你一个人听,也只希望我每当弹起这首曲赋的时候,我心中依然有一个位置是属于你的,依然有一个记忆是唯你所有。”

    说到这里,慕辰雪笑了,笑的很灿烂,在那笑容过后,随后她轻轻拨动着琴弦,一双纤纤玉指,犹如流水般,在琴弦之间划过。

    “谁,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

    “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

    “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

    “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

    “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

    “伊,覆我之唇,祛我前世流离;伊,揽我之怀,除我前世轻浮。”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曲调悠然,如高山流水,如幽谷空泉,如山间溪流,如明月高悬。

    伴随着那优美的曲调,慕辰雪那如黄莺般的清脆嗓音,跟随着曲调缓缓的发出,那声音高低起伏,荡气回肠,空谷回声,绵延不绝。

    “执子之手,陪你痴狂千生;深吻子眸,伴你万世轮回。”

    卓文低声喃喃着,看着那专注于弹琴的女子,卓文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深邃,但他眸子中的哀伤却越来越深切。

    一曲缓缓落下,卓文走到慕辰雪身后,将其缓缓抱住,一道轻微的鼻息声响起,卓文这才发现,身前的佳人,已经陷入了昏睡之中。

    卓文轻轻抱起佳人,进入了里屋,将其轻轻放在床边,为其盖上被子,就这样默默看着佳人的模样。

    “辰雪,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你放心好了,我发誓!”

    卓文轻声低喃,旋即在其光滑洁白的额前亲吻了一下,便是毅然决然离开了屋内。

    只不过,卓文并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离开后,躺在床头的佳人,眼睑微微一动。

    走出庭院,卓文盯着凤夕瑶道:“母亲,辰雪的记忆珠子呢?”

    凤夕瑶从怀中小心翼翼的取出一枚珠子,递给卓文道:“卓文,辰雪的记忆珠子破碎的太厉害了,虽然我已经努力在延缓它破碎的速度,但并无济于事。”

    卓文慎重的接过记忆珠子,此刻珠子表面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裂缝,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碎裂一般。

    “当记忆珠子彻底碎裂之后,那么就会影响到辰雪的灵魂,到时候,辰雪的灵魂将会开始崩溃,留给辰雪的时间并不多了。”凤夕瑶叹息的道。

    “那我该怎么办?”卓文拳头缓缓捏起来,看着凤夕瑶哀伤地道。

    “办法只有两个,其一便是找到阻止辰雪灵魂崩溃的方法,其二便是找到仙圣师直接解决掉辰雪现在这状况。”

    凤夕瑶说到这里,轻轻叹息,毫无疑问,这两种方法都很难。

    一旦是接触到灵魂的东西,那基本都是极其难得,甚至是稀有的,恐怕四大域很难会有这种东西;至于仙圣师这种级别的奥术师,在四大域那是根本就不要想了,是不可能存在的。

    “而且这记忆珠子也撑不了太久,顶多两个月时间,这记忆珠子就会完全破碎。”凤夕瑶叹息地道。

    “只有两个月时间?”

    卓文眉头微蹙,两个月时间对他来说,实在太短了,恐怕即使去那中土,恐怕都不止两个月时间,而且去了中土还不一定能够马上找到仙圣师。

    “两个月时间太短了,难道就没有其他可以延缓这的方法吗?”卓文颇为迫切地道。

    “还有一个办法,我记得冰雪宫拥有玄晶冰魄,这种东西拥有冰冻灵魂的效果,你若是能够得到这玄晶冰魄的话,那么你就能够用这玄晶冰魄冻住辰雪的灵魂。”

    “或许这种方法可以让辰雪彻底抑制住那不断崩溃的灵魂。”凤夕瑶沉声道。

    “冰雪宫?玄晶冰魄?”

    闻言,卓文双目爆发出炽烈的精芒,若那玄晶冰魄真的有用的话,那么真的可以延缓辰雪那崩溃的灵魂。

    “出发去冰雪宫吧!”

    卓文深吸一口气,又是与凤夕瑶等人商量了一番,他袖袍一挥,便是离开了苍龙殿。

    “风雷神翼加上虚空法则,若是日夜不停的飞行,应该能够在一个月作用跨越东土,进入北极地域吧。”

    屹立在漫漫黄沙之上,卓文远眺北方,低声喃喃地道。

    “小子,你是在找死吗?日夜不停的飞行,即使是你,都承受不了吧?你小子不要命了?你完全可以使用飞行坐骑啊。”小黑出现,有些警告地道。

    “我身上拥有的飞行坐骑,速度虽然不错,却并比不上我的风雷神翼配上虚空法则要快,我需要尽快抵达北极才行。”

    卓文摇摇头,背后猛地衍生出一对十丈庞大的紫色雷翼,同时虚空法则附着在他雷翼表面。

    轰隆!

    雷鸣轰隆炸响,卓文遁入虚空,如雷霆般在虚空通道中不断的穿行,

    “这小子真是疯了!”

    识海之中,小黑有些无奈地瞧着那穿行于虚空通道之中的青年。

    “我说小黑,你看着点卓文这小子,虚空通道可不是什么善地,这小子又要连续不断的前行,你可要盯紧点啊。”乘黄悠然自得地躺在神龟背上,淡淡地道。

    “妈的,你这老狐狸,每天翘着二郎腿无所事事,凭什么来使唤本龙爷,你算什么狗东西?”瞧着乘黄这幅模样,小黑立马不爽地道。

    “喂喂喂!请你不要把我和狗东西混为一谈,狗东西是你兄弟,你用你兄弟的称呼来称呼我,你不觉得是对我的一种侮辱嘛?”乘黄尾巴微摇,有些不屑地道。

    “嗷呜!混账老狐狸,本老爷一定要咬死你,把你身上的杂毛全部都拔下来。”

    小黑全身毛发直竖,活像一只发怒的大狗,直接朝着乘黄扑去,然后狗狐大战正式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