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神魂至尊 > 第一千五百八十四章 触目惊心
    “还有一个月时间,我想你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两天再出发吧!”

    卓文摆摆手,道“我没关系的,辰雪她在哪里?”

    “我已经坐在庭院中等待了二十几天,每天进来的人,我都会问他们是不是卓文,但他们都说不是,我知道我要等待的人还没出现,我一直都在思考,我等待的人为什么那么久都没出现在我面前呢!”

    “无论治不治好,这些对我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我只想要你陪在我身边,我们开开心心的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好不好?我知道我很健忘,但我会努力去记住你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你陪我好不好?”

    “卓文是最重要的人,不要忘记哦!”

    “一个月时间,终于是抵达北极了!”

    一个月,日夜不停的赶路,卓文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能够坚持到现在就已经很不错了……

    凤夕瑶来到卓文面前,拉住卓文,便是带着他来到了苍龙广场东南角落处的一座阁楼之中。

    兴许是害怕自己会遗忘,所以她由于心中的焦虑,在那洁白无瑕的藕臂上,缓缓刻下了这两行动人心魄的字迹。

    一道卓尔不凡的倩影,静静地坐在石凳上面,她的玉手放在案条上面,在那上面摆放着古香古色的古筝。

    这道身影一落在雪山之巅上,脚步蹒跚,竟是直接摔倒在地上,气喘吁吁,其背上的那一对雷翼更是暗淡之极,仿佛风中残烛,随时都会熄灭一般。

    “辰雪她什么都忘了吗?”瞧着记忆珠子,卓文目露悲哀之色。

    一座直插云霄的雪山之巅的虚空裂开一条缝隙,一道身影缓缓落在了雪山之巅。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凤夕瑶取出记忆珠子,此刻记忆珠子表面几乎没有完好的部分,裂痕密密麻麻,看上去极为的渗人。

    说到这里,凤夕瑶颇为动容地继续道“她的记忆虽然会随着记忆珠子而逐渐的消失,但她的内心,永远都给你留了一个位置,最重要的位置。”

    白雪飘飘,冰雪寒天,这一片地域之中,常年被冰雪所笼罩,寒冷与孤寂并存着,这里就是四大域中的北极。

    此刻,卓文也能感觉到自身已经达到了极限,这种状态的他,若是再继续赶路的话,恐怕真的要吃不消了。

    卓文搂着慕辰雪的柳腰,嘴角露出苦笑,对啊,是他一直都忽略了慕辰雪的感受。

    慕辰雪忽然坐直身体,旋即拉起袖袍,伸出那洁白无瑕的藕臂,在那藕臂上,镂刻着两行字。

    一只小黑狗悬浮在这道身影面前,一双小眼珠子颇为复杂地盯着后者,叹息道“你小子还真是拼命,一个月来,日夜不停的赶路,真亏你能坚持下来,若不是仙丹支撑着的话,你早就累死了。”

    “辰雪,你这是何苦呢?为何要不惜自残,也要记住卓文这个名字呢?”

    这两行字的内容很简单,但卓文却看得睚眦俱裂,心灵最深处那最柔软的一处地方,仿佛被狠狠的搅弄了一下,而卓文再也控制不住那已经发酸到极点的鼻头。

    “卓文,你的脸色好难看,不会有事吧?”进入苍龙殿,卓文便是遇到了吕寒天一行人,吕寒天更是担忧地问道。

    “我进去看看她!哦,对了母亲,现在我已经来到了北极的地域,你安排下人手去探索下冰雪宫的地址吧。”

    这两句话,卓文如何会想象不出,当初慕辰雪刻下这两行字的场景。

    在假山、小桥、百花、绿草的中央,一座白玉亭台静静伫立着,在那亭台中央,摆放着一座白玉案条,一座石凳。

    轻微的脚步声,顿时吸引了倩影的注意,只见她微微抬起头,盯着走来的卓文,美眸露出疑惑之色,问道“你……是谁?你……”

    泪珠开始不由自主的流下来了,犹如倾盆的大雨一般,划过卓文的脸颊,犹如匹练一般,挂在他的下巴,看上去极为的凄美。

    这座阁楼依旧很幽静,在那幽境的氛围之中,隐隐透露着一丝清雅,仿佛荷塘中遗世独立的莲花,盛开出最为绚烂的花瓣,无人观赏,依旧傲然盛开。

    “卓文,你跟我来吧,辰雪她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念叨着你,为了不让她遗忘你,我已经把她弄出了二重天地,在苍龙广场建造了一处阁楼,这样她就不会被第二重天地的时间流速所影响。”

    卓文脸色微变,一把握住慕辰雪的臂膀,目光死死盯着那藕臂上的两行字的内容。

    “一个月时间了,记忆珠子表面的裂痕更加的多了,辰雪她遗忘事物的速度更快了,即使我经常会试图讲些她熟悉的事情,但她过不久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其实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注意到手中这两行字的,我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一个名叫卓文的男子,他是我很重要的人,我不想遗忘的人。”

    卓文说完,便是一步踏入了庭院之中。

    “虽然我平时很健忘,但我却不想忘记这个名字,我知道,如果我真的选择忘记这名字的话,我会后悔,我会懊恼,就仿佛我失去了一切一样。”

    卓文身形一僵,不过却神态自若,来到亭台之中,坐在慕辰雪面前,笑道“我叫卓文,不知道你还记得吗?”

    或许,慕辰雪她已经发现了自身的状况,但她并没有为此伤心,但她却因为他未陪在她的身边,而哭泣的像个孩子一样,卓文知道自己犯了致命的错误了。

    或者,连慕辰雪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情绪激动,无法自拔。

    蹬蹬蹬!

    卓文轻轻抚摸着慕辰雪藕臂上那两行字迹,鲜血由于时间的推移,已经变得有些暗红色了。

    看见这两行触目惊心的字迹,卓文心就有种压抑不住的痛楚。

    “不!她没忘记卓文这个名字,她还记得很清楚,她知道卓文这个人对她很重要;她没有忘记一个月前为你弹奏的曲赋,她知道这首曲赋是只为你一个人弹的。”

    这道倩影仿佛在低头沉思,又仿佛是在回忆,但或许是因为想不起什么东西,她的一双柳眉微微蹙起,琼鼻露出几分褶皱。

    “辰雪,对不起,是我陪你的时间太少了,接下来我都会一直陪着你,不会和你分开了。”

    这行字鲜红无比,仿佛是用某种利器在皮肤上镂刻上去的。

    庭院内,假山林立,小桥流水,鸟语花香,绿草如茵,百花盛开。

    “没事的,夕瑶阿姨之前说过了,你之前之所以不在我身边,是因为你在帮我寻找治病的办法,你想要治好我的遗忘症。”

    他知道,慕辰雪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他陪在身边,留给她最美好的记忆,才是她最想要的。

    慕辰雪轻轻搂着卓文,她的眸子中第一次露出一抹哀伤之色,她轻声地道“我知道自己时间可能不多了,你能在这最后的一段时间陪陪我好吗?我不要忘记你。”

    那两行字的内容很简单,没有刻骨铭心的誓言,也没有海枯石烂的约定,更没有天长地久的豪言。

    刻下这两行字迹,她的目的达到了,她知道即使她可能会遗忘很多事情,但只要刻在手臂上的两行字没有消失,那么她就不会忘记卓文这个名字。

    瞧着卓文这幅模样,小黑都感到有些心痛地道。

    “正好在我休息的这两天时间,我派人去打听一下冰雪宫的地址。”

    说到这里,慕辰雪双目露出一丝黯然,她盯着卓文道“你是卓文吧?你就是我一直等待的卓文吧?”

    连续不断施展风雷六翼和虚空法则,而且期间还没有任何的休息,这对于任何武者来说,那都是超负荷的,很难承受。

    卓文轻轻抚着慕辰雪的背部,眼皮耷拉着,一股深沉的倦意,席卷心头,让得他的眼皮越发的沉重。

    她永远都会将心中最重要的位置,留给这个名叫卓文的男子。

    卓文一脸倦容,带着小黑便是回到了苍龙殿内。

    慕辰雪无力地靠在卓文的肩膀上,晶莹的泪珠犹如珍珠般,夺眶而出,她的声音变得哽咽不已。

    卓文只觉得脑袋轰隆炸响,他的鼻头有点酸,眼睛有点干涩,心灵最深处那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拨弄了一下。

    不过,卓文这一个月却是撑下来了,当然,在这期间,卓文可是吞服了不少的仙丹这才勉强撑下来,不然的话,这种超负荷的强度,卓文恐怕很可能会猝死在半路上。

    卓文心灵最终被触动了,他紧紧搂着慕辰雪,坚定地道“辰雪,你不会有事的,我会把你治好的。”

    “我好像知道卓文这个名字!”

    “见到卓文,我一定要给他弹奏最拿手的曲赋,也是我唯一会的曲赋。”

    卓文轻轻将慕辰雪揽在怀中,有些愧疚地道“辰雪,对不起,这段时间是我忽略了你,我太自私了,没有陪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