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苍之后,陆续有其他将军上场,不过大多数都是灰头土脸,无法敲响血鼎五下,黯然淘汰掉。

    而值得众人留意的,应该就是妖炼和魔光了。

    其中魔光的成绩颇为不错,敲响了八下,而魔光的帮助者也是敲响了八下,所以最终成绩自然是八下。

    而妖炼的成绩,却让许多人都是目光一亮,其最终成绩居然敲响了九下,而且这九下并不是妖炼本人敲响的,而是妖炼的帮助者敲响的。

    而妖炼本身也只是敲响八下,与魔光一样,不过其帮助者却是不同凡响,竟能敲响九下。

    卓文目光落在那妖炼的帮助者身上,这妖炼的帮助者,身形极为矮小,全身笼罩在黑袍内,根本看不清其真实面目。

    不过,卓文却能够感觉到这矮小男子极为不简单,若是他没感觉错的话,这矮小男子在方才应该是保留了一定的实力。

    “石裂出列!”

    在妖炼的帮助者退下后,藏锋中气十足的大喝出声,而石裂之名则是彻底的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

    就连那一直闭目的第一统帅,此刻也缓缓的睁开了双目,他目光如炬,凝聚在石裂身上。

    “第一统帅,不知道你认为这石裂能够敲响血鼎几下?”坐在第一统帅旁边的第二统帅忽然问道。

    而坐在高位上的其他四名统帅,也都是看向第一统帅,他们身为统帅,自然很清楚第一将军石裂的天赋和实力。

    “以石裂多年表现的实力,其实石裂早就拥有晋级统帅的资格了,只不过血炼府的统帅只能有八个,亘古不变,再加上石裂本身有没主动前去挑战统帅,所以石裂一直都只能屈居将位。”

    其他统帅也都是低声议论起来,他们对于这石裂的评价颇高,同时也是第一次,六名统帅集体讨论一名将军,可见这石裂在这些统帅心中有多么的重要。

    第一统帅,目光平淡,古井不波,他看了看石裂,沉吟一会儿,声音沙哑地道:“若是石裂用尽全力,有可能敲响十五下。”

    说完,第一统帅便是重新眯起了双目,不再言语。

    其余五名统帅面面相觑,皆是露出惊容,他们都是知道第一统帅的性情,为人处世极为冷漠,即使是面对府主,第一统帅都不会有其他的表情。

    而石裂能够得到第一统帅如此高的评价,也是出乎了另外五名统帅的意料之外。

    一身岩石铠衣的石裂,缓缓站起身来,他一步步走上广场,龙行虎步,脚步踩着某种奇异的规律,给人一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当石裂最终站在血鼎面前的时候,无数目光都是汇聚在这道身影之上,就连藏锋也是目露精芒,盯着石裂,露出颇为欣赏之色。

    “石裂,不知道他能够轰击几下?”

    青苍眉头微蹙,心中有些没底,他的成绩可以说是目前最好的,不过他很清楚,若是眼前这石裂出手的话,他的成绩很有可能被超越。

    因为,眼前这石裂是第一将军啊,青苍担任将军已经近千年了。

    但这近千年来,他却是从未有过勇气去挑战过眼前这名为石裂的将军,更是没有勇气去争夺第一将军的威名。

    因为眼前这身穿石铠的身影,实在太强大了强大到他都不敢挑战的程度。

    “开始吧!”

    藏锋目光如炬,退后数步,对着石裂做了个请字,这是藏锋首次来,第一次如此礼待一名将军。

    但其他人却并没有感觉到不妥,因为石裂确实很强,强大到连藏锋都不敢小视。

    因为,这石裂不仅是空天圣境的修为,而且据说这石裂的战力分外的恐怖,当初这石裂曾挑战过总管藏锋。

    据说那一战,风云际会,天地变色,石裂曾与总管藏锋大战一百回合,最终落败。

    但石裂虽败犹荣,因为他以空天圣境挑战逆天圣境的总管藏锋,不仅没有瞬败,反而与藏锋大战一百回合才落败,这绝对是妖孽般的存在。

    正是这一战,彻底奠定了石裂第一将军的威名,这也是青苍不敢挑战石裂的原因,也是藏锋破天荒如此礼待石裂的缘由。

    石裂点点头,一步猛地跨出,旋即一拳轰出,这一拳平平淡淡,带着呼啸的恐怖狂风。

    但当这一拳临近那血鼎的瞬间,此拳如打桩一般,迅速轰击了四下。

    砰砰砰砰!

    骤然间,四道鼎音,清脆响彻,四股威压,冲天而起,如排山倒海,簌簌碾压下来。

    咔擦!

    一股气浪如怒龙般朝着四周呼啸而出,广场地面,以血鼎为中心开始崩裂,密密麻麻的碎石仿佛失去重力一般,簌簌地朝着上空悬浮。

    广场近三分之一的地面,在这股威压之下,彻底变成了废墟。

    石裂如一杆长枪,站立在血鼎面前,威压降临,长发呼啸,袖袍飞舞,但石裂却稳如泰山。

    “四声齐鸣,居然还承受住了血鼎四声所叠加的威压,这石裂真是狂妄,但也拥有狂妄的资本。”

    当四道鼎声汇聚而成的威压,将三分之一的广场摧毁后,广场周围无数人都纷纷站起身来,露出惊容。

    石裂不愧是第一将军,一出手便是震慑全场,四道鼎声连响远比青苍的三道鼎声要惊艳太多了。

    而且,在四道鼎声叠加而成的恐怖威压之下,石裂竟是稳如泰山,更是让许多人都是刮目相看。

    “四声齐鸣……”

    青苍浑身一颤,死死盯着那长发飞舞的石裂,深吸一口气,心中却久久无法平复。

    “这就是石裂嘛?”

    血魔也目光复杂,若是说青苍他或许还能够与其一较高下,但眼前这石裂却犹如一座高不可攀的山岳,使得血魔完全没有任何与其一较高下的勇气。

    而卓文长身而立,他的目光并没放在石裂身上,而是放在那血鼎之上,亦或是那鼎音之上。

    从一开始,他就已经注意到这血鼎鼎音的不同,他隐约感受到,这血鼎所发出的鼎音蕴含着痛苦、愤怒、怨恨等种种情绪。

    而血鼎逸散而出的威压、血气以及怨念,好似是血鼎对于这种负面情绪的发泄。

    “此鼎有灵,内蕴情绪,它……在发泄情绪?”

    卓文目光露出一丝迷离之色,他的目光越过血魔,越过藏锋,越过石裂,最终落在血鼎之中,他能够感受到血鼎鼎音中的愤怒和无奈。

    “嗯?”

    血魔好似注意到卓文的异状,不由得斜睨了卓文一眼,目光露出思索之色。

    而青苍也是注意到卓文,不过他却是满脸冷笑,不屑地暗道:“看来这慕卓吓得呆住了。”

    但四道鼎音逐渐散去后,石裂再次轰出一拳,此拳临至血鼎表面,竟是连续轰出三拳,顿时间,三道鼎音再次叠加在一起,血气自鼎口冲天而起。

    此次三道鼎音叠加起来,如空谷回音,不断的在众人耳畔响彻不断,许多实力不济的武者,甚至不由自主的捂住双耳。

    在三道鼎音刚刚响起没多久,石裂面无表情,蓄势待发的左拳又是轰出,竟是一举再次轰出了三拳,一时之间,瞬间便是将血鼎敲击了十下。

    哗啦!

    鼎音、血气和怨念,一瞬间,在天际汇聚在一起,形成极为恐怖的威压,这三股力量,不断的翻涌汇聚,最终形成了一条庞大恐怖的血色巨龙!

    这条血色巨龙仰天咆哮,怒吼一声,竟是猛地俯冲下来,朝着那石裂掠去,充满了腥气的血盆大口,更是毫不客气的将石裂整个人都给吞噬了进去。

    “好恐怖的血色巨龙,这石裂太托大了,那五六七三道鼎音还没散去,居然立马就敲击八九十三道鼎音,实在……”

    “这血色巨龙汇聚了血鼎的威压、血气和怨念,所蕴含的能量恐怖到了极致,石裂实力虽强,恐怕想接下这一招实在有些不容易。”

    血色巨龙给众人的冲击实在太大了,众人都能够感觉到,若是他们面对这血色巨龙的话,必死无疑。

    所以,许多武者都开始为那石裂担心起来了,毕竟血色巨龙太强大,石裂虽强,但接下这血色巨龙恐怕也不太容易啊!

    石裂目光平淡若水,只见他右手猛地举过头顶,随后手掌一捏,低喝道:“风雷雨雪,四岳齐降!”

    语毕,四座庞大的山岳虚影,便是从石裂周围四个方向碾压下来,而四座山岳中一座风声呼啸,一座雷电闪烁,一座大雨滂沱,一座雪花漫天。

    四座山岳,代表着四种不同的风景。

    而这四座山岳降临的瞬间,一股恐怖的封禁之力,自四座山岳喷发而出。

    而原本气势如虹的血色巨龙,在涌入四座山岳的一瞬间,风雷雨雪四种能量忽然爆发开来,顿时间,血色巨龙直接停滞在了半空之中。

    石裂看都不看那血色巨龙,旋即缓缓的走到血鼎面前,淡淡地道:“爆!”

    轰隆!

    此话一出,血色巨龙骤然仰天咆哮,旋即血色巨龙周围的四种风雷雨雪的能量,恐怖到了极致,接着那血色巨龙直接崩溃成了虚无。

    瞧着那炸裂的血色巨龙,周围无数人都是陷入了寂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