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血色巨龙就这样被淘汰掉了?这……”

    满场震惊,周遭众多嘉宾都是陷入了震撼之中,这石裂连续轰出的两次,六道鼎音所叠加产生的血色巨龙,就这样被湮灭了,而石裂更是如山岳般岿然不动。

    青苍脸皮抽搐,目光露出挫败之色,现在他终于是体会到了他与石裂的差距,到底是有多大。

    石裂,就仿若一片一望无垠的汪洋,让他根本望不到边际,更看不穿汪洋的尽头到底在何处。

    府主血恨天也难得露出一抹笑意,他看着石裂的目光,充满了满意之色。

    藏锋连连点头,目光露出柔和之色,他知道这石裂能够如此轻松的抵御住十下血鼎的反噬,恐怕很有可能能够突破十五下。

    石裂目光依旧平静,在他的头顶上空,四座风雷雨雪山岳,分列在他的四个方向,一股封禁的力量,在四座山岳之中弥漫透露而出。

    砰!

    石裂右手微抬,随后猛地轰在血鼎之上,第十一声鼎音响彻,恐怖的血气喷涌而出,这股血气带着无尽的怨念,化作了巨大的血色风暴。

    不过,石裂头顶上方的四座风雷雨雪山岳蕴含的封禁之力,太过于恐怖了,这血色风暴一出现,便是被这四座山岳所组成的封禁力量给彻底的压制了下去。

    砰砰!

    第十二、十三声鼎音响起,可惜的是,四座风雷雨雪山岳的封禁之力太过于强大,竟是硬生生的将这两道鼎音中的恐怖怨念和威压给压制住了。

    此刻,所有人都是目光专注地盯着石裂,他们都期待着石裂能否敲响第十五下,他们可是知道,若是能够敲响第十五下,那么就是公认的妖孽了,这在血炼府可是极大的殊荣。

    “石裂要动了,他要敲响第十四下了!”

    有人惊呼出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而那石裂也确实是动了,他依旧是一拳轰去,这一拳依旧是平平无奇。

    砰!

    当第十四声响起的瞬间,这鼎音彻底变了,其中竟是蕴含着一缕杀机,一缕杀伐,仿若是百万战场中擂响的战鼓,带着血腥和恐惧,蔓延辐射向四周,密密麻麻。

    而鼎音所产生的威压,也是恐怖到了极致,一瞬间,威压覆盖下来,广场竟是产生极为剧烈的震颤,这股震颤甚至影响到了站在广场边缘的众多将军。

    此刻,所有人脸色都变了,他们明显感觉到,此刻鼎音所携裹的威压已经发生了质变,比前十三声要恐怖太多了。

    在众人的感觉之中,这第十四声鼎音甚至比前十三声鼎音叠加起来还要恐怖浩荡,几乎发生了质变。

    而原本古井无波的石裂,脸上也终于是露出动容之色,他目光露出凝重之色,只见他猛地退后,一步退,便是步步退。

    瞧见石裂退后,众人也都是哗然声顿时,这还是石裂第一次退后,而且还步步退后,可见这第十四声鼎音的威压有多么的恐怖骇人啊!

    轰隆!

    而血鼎表面的花纹图案爆发出炽烈的血芒,恐怖的血气挟裹着滔天的怨念,冲天而起,一瞬间,整个广场周围百里范围,全部被血云所笼罩。

    在那血云之中,无数血色雷电在蔓延,仿若无数血芒一般,不断交缠着。

    “石裂,能否敲响第十五下,那就要看你能否渡过这血劫云!”

    第一统帅缓缓睁开双目,其目光中迸发出浓郁的精芒,盯着那笼罩足有百里的庞大血云,低声喃喃。

    亲自经历过血鼎的第一统帅,他很清楚这血鼎五下、十下、十五下和二十下都有一个坎,只要越过这个坎,那么就能敲响各自标准的鼎音数量。

    而十五下的那道坎,就在这第十四声鼎音之中,他很清楚,只要石裂渡过这血劫云的坎,敲响第十五下,根本没问题。

    不仅仅是第一统帅,坐在高位的府主血恨天,也是盯着那庞大的血云,嘴角露出一抹迷离,低声喃喃道:“是血劫云啊,石裂能够渡的过呢?”

    “居然引出了血劫云,石裂他果然妖孽!”

    离得最近的藏锋,在感受到那恐怖的血云,心神震颤,不由得爆退至广场边缘。

    虽说他修为达到逆天圣境,但他的这个逆天圣境其实是有些水分的,因为他的修为是被血恨天从空天圣境巅峰硬生生以外力提升上去的。

    所以,藏锋他的修为虽是逆天圣境,但实力却远比一般逆天圣境要弱上许多,不过比空天圣境又要强上太多。

    藏锋,他当初也曾试过血鼎,但却并没有敲响第十四声,也没有引出血劫云,但他知道,能够引出血劫云,也就意味着此子绝对是妖孽般的存在。

    而引出血劫云的石裂,毫无疑问,乃是万众瞩目,所有人都想要知道,这藏锋能否扛过这血劫云,从而敲响第十五下血鼎。

    轰隆!

    一道血雷自云层内衍生弥漫,此血雷不过手指细微,但其蕴含的那股威压,却让众人胆战心惊。

    血雷速度极快,划破虚空,瞬间降临至石裂上空。

    石裂不敢怠慢,他一步跨出,右手一拖,顿时间,上空的四座风雷雨雪山岳扶摇而上,迎着那血雷,丝毫不惧。

    轰!

    血雷如利剑,劈在风雷雨雪四座山岳之上,随后那无数血色雷丝犹如游蛇般,瞬间弥漫四座山岳表面,而石裂则是目光微缩,因为那血色雷丝竟是瞬间蔓延到他的全身。

    咔嚓!

    只是瞬间,石裂体表那看上去坚硬无比的石铠,竟是轰然崩溃,碎成无数齑粉。

    石裂闷哼一声,长发飞舞,右手猛地一摄,顿时间,四座山岳四种能量爆发开来,尽数汇聚在石裂周身,最终化作了风雷雨雪四道屏障,勉强挡住了那血色雷丝。

    “这血雷太恐怖了吧?石裂体表的石铠瞬间崩溃,那可是石裂将军取自地心深处的最为坚硬的岩石锻造的铠甲啊!”

    不少将军都是目光闪烁,露出惊骇之色,石裂的石铠他们都是知道来历的,这石铠绝对是众多将军铠衣中,最为坚硬的一种。

    但现在这最坚硬的铠衣,在那血色雷丝蔓延下,就直接崩溃成无数碎片,这出乎了所有将军的预料。

    轰轰轰!

    血云忽然旋转起来,旋即其中竟是瞬间喷发出三道血雷,降落在那四座山岳之上。

    那恐怖的血雷,直接将四座山岳所组成的封禁之力彻底破坏,而四座山岳表面更是出现了裂痕,仿佛随时都会崩溃一般。

    轰隆!

    紧随着三道血雷后面,竟又是降落三道血雷,这一刻,四座山岳表面的裂痕越来越大,而石裂直接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苍白。

    轰隆!

    石裂甚至还没喘过气来,那血云漩涡中心,竟是变本加厉,一下子降落了七道血雷,其数量竟是之前两次两倍还多。

    这一刻,石裂脸色终于是大变了起来,前七道血雷就已经让他疲于奔命了,现在一下子又降落七道血雷,这不是比他死的节奏吗?

    石裂怒吼一声,屈指一弹,从灵戒之中取出一块石盘,他双脚踏在石盘之上,随后犹如瞬移般,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轰轰轰!

    在石裂消失的瞬间,那七道血雷如期而至,落在四座山岳之上,而那风雷雨雪四座山岳,终于是承受不住血雷的轰击,最终寸寸崩溃,化作了虚无。

    嗖!

    在四座山岳崩灭后,石裂脚踩着石盘目光阴沉的出现在了广场边缘,他抬头盯着那不断旋转的血云,目光中充满了浓郁的忌惮之色。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血鼎到了第十四声后,竟然发生了如此的质变,更没想到这血云中降落的血雷,竟会如此的恐怖!

    “最终还是没敲响第十五下,有点可惜了啊!”

    石裂心中暗叹,不过却并没有因此灰心,因为他知道,即使他没有敲响第十五下,此次第二关第一还是他。

    遍观在场的其他将军,又有谁能够与他争锋,即使是那第二将军青苍,与他的差距也极大。

    “连石裂都没敲响第十五下啊,看来此次将军之中,是不会有人成功敲响第十五下,位列妖孽之内。”

    藏锋目光露出一丝可惜之色,他知道石裂其实只差一丝就能够敲响第十五下了,怎奈那血劫云太过于恐怖了,那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的东西。

    “没能敲响第十五下么?”

    第一统帅目光闪烁,便是摇摇头,旋即靠在座椅上,双目眯起,不再关注广场。

    在第一统帅眼中,此次统帅之争唯一能引起他兴趣的,也唯有这第一将军石裂了,不过石裂的最终表现,却是让得他有些失望,所以他索性也就不再关注了。

    血炼府府主血恨天也是重新坐回位置上,目光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石裂,敲响十四下,晋级!”

    藏锋回过神来,便是朗声宣布,倒也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虽说石裂并没有如万众瞩目那般敲响第十五下,但第十四下依旧是极为震撼的成绩,试想想,所有将军又有谁能敲响血鼎十四下呢?

    宣布石裂成绩后,藏锋本打算让石裂帮助者上台,不过石裂却是摆摆手,以他这成绩,他的帮助者是万万超越不了的,所以没必要让他帮助者上台了。

    藏锋也是同意了,旋即他目光落在了血魔身上,高声道:“那么就只剩下血将和你帮助者了,现在血将出列!”

    此话一出,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