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魔缓缓站起身来,右脚猛地一踏地,周身无尽的血气喷发而出,而他则犹如一道血色闪电般,瞬间掠至血鼎之上。  .

    此刻,天际那恐怖的血云在石裂退出广场的瞬间,便是彻底消散了。

    青苍嘴角满是冷笑,他故意瞥了眼卓文,嘲弄地道:“记住我们之间的赌约,等血将这家伙输了后,你将随我处置,到时候你给我爬过来跪在我面前。”

    卓文压根就没理会那冷嘲热讽的青苍,他盯着那血鼎,淡淡地开口道:“你的一只手准备好了就行了。”

    青苍目光一凝,旋即冷冷地道:“还在装模作样么?我看你现在肯定是心里紧张的要死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血将的实力虽不错,不过与我还是有些差距的。”

    “所以,他想要超越我基本是不可能,更不太可能敲响十下,所以你死定了,也完蛋了!”

    卓文缓缓转过头来,淡漠地盯着那洋洋得意,并且喋喋不休的青苍,淡淡地道:“那你现在说够了没有?你这样喋喋不休,倒是像个婆娘一般。”

    此话一出,青苍脸色顿时一滞,双目爆发出一缕恐怖的杀机,他冷冷的道:“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

    卓文嗤笑地道:“既然青苍将军还想再听一遍的话,慕某恭敬不如从命,恕慕某直言,青苍将军你……像个婆娘一样喋喋不休。”

    青苍睚眦俱裂,他吼间发出暴怒的低吼,一股恐怖的气势自体内缓缓的蔓延开来。

    眼前这慕卓实在太可恨了,竟敢一次次的挑衅于他,现在更是当着众人的面辱骂于他,他青苍何等人也,又怎么能被如此侮辱?

    而周围其他将军,则个个目光古怪地盯着卓文,他们倒是没想到,这慕卓到了这个关头,居然还如此挑衅于青苍,这在他人看来,绝不是明智的行为。

    “怎么?青苍将军如此恼羞成怒,就是承认慕某对你的评价喽?然后,青苍将军就打算出手收拾慕某了吗?”

    卓文缓缓转过头,目光终于是落在青苍身上,嘴角露出一丝嘲弄的弧度。

    青苍深吸一口气,旋即目光阴沉地道:“垃圾,想要以此激怒我嘛?我告诉你,你的计策在我看来,实在幼稚卑劣的很,而且你也就只有这么一段时间好活了,我也不与你计较。”

    说着,青苍冷哼一声,便是不再理会卓文,而是目光落在广场中的血鼎上,他很清楚,血魔一旦成绩比他差,那么此人的生死将完全由他处置。

    “等血将的结果出来后,本将军会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真正滋味,现在就先让你好好逍遥一阵吧!”青苍心中暗道。

    此刻,藏锋看了血魔一眼,道:“血将,开始吧!”

    血魔也不是墨迹之人,他一抱拳,旋即便是瞧着血鼎,深吸一口气。

    说起来,他要赢那青苍实在有些压力,但卓文这个帮助者他可又不愿意失去,毕竟若是失去了帮助者,那么他就无法参加统帅之争最后一关了,也就无缘统帅之位了。

    “若是我也敲响十下的话,那么与青苍不相上下,那么此次赌约也就不算数了,看来只能这样了!”

    血魔目光变得极为锐利,他压根就没将希望放在卓文身上,或许卓文的实力确实是不错,不过血魔并不认为这卓文能比他强到哪儿去。

    所以,在血魔看来,既然他无法超越这青苍,那卓文更加不可能,只是他不理解的是,那卓文为何要答应下这青苍的赌约呢,这对他们根本无利。

    “先走一步是一步吧!”

    心中略有些苦涩,血魔一步跨出,他一拳猛地轰出,血气萦绕在拳劲之中。

    砰砰砰!

    一瞬间,血魔便是连击三下,三道鼎音汇聚的威压降临,而血魔只是身形微沉,便是彻底抵消了这股恐怖的威压。

    砰砰!

    在三道鼎音刚过去,血魔第二拳如期而至,又是在鼎身上连续轰出两下,顿时间,鼎口之中喷发出恐怖的血气,冲天而起,犹如一道恐怖的血柱。

    血魔冷哼一声,双手五指紧握成拳,顿时间,全身穴窍张开,喷涌出密密麻麻的血雾,这些血雾散布在卓文周身,化作血之壁垒,硬生生挡住了那第四和第五道鼎音叠加起来的恐怖音波威压。

    “给我破!”

    血魔仰天大喝,当那威压刚散去的瞬间,他双拳逆流而上,竟是连续轰击出了三下,只听连续不断的砰砰声响彻,如空谷回音,绵延不断。

    血气越来越剧烈,那鼎身周围的威压恐怖到了极致,当这威压达到极致的瞬间,竟是形成了一股恐怖的冲击波,如利剑般,猛地对着血魔冲击而来。

    血魔瞳孔微缩,双手如大鹏展翅般张开,随后向前一踏,那张开的双手向前推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排山倒海般轰击了出去。

    轰隆!

    那冲击波掠至,轰在血魔身前,随后血魔闷哼一声,其双手的攻势直接被轰碎,而其周身的血色壁垒,更是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可能破碎。

    蹬蹬蹬!

    血魔目光微缩,一步步后退,他没料到这威压竟然这么恐怖,这还仅仅只是第八下而已啊。

    “血凝!”

    当血色壁垒破碎的瞬间,血魔当机立断,右手手掌一捏,其周围无数的血气,顿时如海纳百川汇聚在其掌心,最终形成了一颗不断旋转的血色圆球。

    轰!

    血魔向前一推,掌心血球瞬间轰击在那冲击波之上,随后他只觉得右手酸麻,不由自主的连连倒退,一直退出数十步后,才彻底湮灭掉那股冲击波。

    血魔呼吸略微急促,脸色有些发白,而他右手掌心的血球此刻已经缩小的几乎微不足道,而他的右手更是微微颤抖,方才的冲击波,对他的伤害可不低啊。

    瞧见血魔那略有些狼狈的一幕,青苍嘴角的弧度越加的浓郁。

    而当他斜睨向不远处的卓文,想要看看那慕卓是否已经开始紧张和害怕的时候,却是发现那慕卓颇为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仿佛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打动他。

    “还在强装镇定嘛?”青苍颇为不屑地低语道。

    不知为何,青苍在瞧见那慕卓脸上古井无波的表情之后,心中总感觉有些不爽。

    “看来,只能召唤出血魔虚影作战了!”

    血魔暗叹一声,冷哼一声,双手迅速结出手印,旋即在他的胸口处,一道血色的法阵出现,这血色法阵只有巴掌大小,看上去不太起眼。

    不过,当这血色法阵出现的瞬间,血魔的气息竟是猛地变得强悍许多,无数的血气喷发而出,在血魔背后虚空汇聚,形成了一道庞大的血色巨影。

    “血魔临世!”

    血魔冷哼一声,右手一捏,一步步走来,瞬间来到血鼎面前,一拳轰来,那巨大的血影硕大的拳势,仿佛也融入了血魔的这一拳之上,使得血魔此拳蕴含着强大恐怖的势。

    砰!

    第九声鼎音响起,血鼎的威压恐怖到了极点,随后在血鼎周围席卷起恐怖的血色风暴。

    这血色风暴极为恐怖,瞬间将血魔背后虚空上,那恐怖的血影卷了进去,随后将其彻底湮灭。

    “什么?这怎么可能?”

    血魔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直接倒飞而出,他没想到第九下后竟会产生这么恐怖的血色风暴,竟直接将他的血魔虚影给碾碎了。

    血魔颇为狼狈的退至广场边缘,而藏锋则是淡淡地开口道:“血将,九下,晋级!”

    血魔退至卓文身边,目光阴晴不定,他瞧着卓文沉声道:“慕兄,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血魔一挥袖袍,便是离开卓文一段距离,背靠在一处偏僻墙壁上,目光中极为的不悦。

    血魔知道,他成绩输给青苍,也就意味着卓文将会随这青苍处置,而他也因为失去了帮助者而淘汰掉。

    毫无疑问,青苍的这个赌约实在是一举两得。

    原本血魔是打算推掉的,但卓文却答应下来,才最终害得他落得如此下场。

    “哈哈!血将兄,我们的赌约可还算数吧,那么你的这条狗,现在应该随我处置吧?”青苍却哈哈一笑,指着卓文对着血魔道。

    血魔别过头,并没有回话,不过从他那紧握的拳头,可以看出血魔此刻内心极为的不爽。

    青苍也不理会血魔的态度,他却是肆意大笑,旋即冷冷盯着卓文道:“慕卓,现在你已经随我处置了,现在跪在地上,如狗一般爬过来,并且舔我的鞋子,你要当就得当一只好狗,知不知道?”

    说着,青苍还故意伸出右脚,脸上满是肆意之色。

    周围不少人也都是目露戏谑之色,关于青苍和这慕卓的赌约,众人也都是知道的,毕竟当时青苍说的可是很大声。

    卓文脸色古井无波,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他先是看了看那不远处生闷气的血魔一眼,旋即看着眼前那满是自得笑意的青苍。

    蹬!

    卓文缓缓跨出一步,不过这一步的方向并不是青苍那边,竟是那血鼎所在处。

    “青苍将军,我还未出手,我们之间的赌约胜负未知,你如此着急干嘛?还有你的狗腿慕某没兴趣舔,你若这么想要享受的快感,不如将脚伸向嘴边舔舔即可。”

    淡淡的声音,缓缓在广场周围响彻而起,却让得许多看好戏的众人蓦然怔住了,就连那开怀大笑的青苍也是怔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