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手?就凭你?你是在开玩笑嘛?”青苍冷冷地道。

    周围诸多人也都是露出古怪之色,特别是众人感受到卓文身上的碎玄圣境的气息后,这丝古怪之色越加的浓郁。

    虽说之前这慕卓表现出不俗的战力,不过碎玄圣境终究是碎玄圣境,连血将都无法敲响十下,此子又有何能耐办得到?

    卓文却根本没理会青苍,一步步走向血鼎,清脆的脚步声,回荡在整个广场之上,终于是使得那些陷入失神的众人回过神来。

    “开什么玩笑?就你这样,根本不可能敲响血鼎十下,何必浪费我们的时间,给我死来!”

    青苍目露冷意,一步跨出,如鹰隼般掠向天际,瞬间掠至卓文面前,右手五指点出,青色劲气如无数剑气喷涌而出,冲着卓文周身要害掠去。

    卓文目光一寒,正想要出手的时候,一道血色身影瞬间挡在了青苍面前,一道血色拳劲猛地轰出,重重砸在青苍的五指之上。

    轰隆!

    爆炸般的轰鸣响起,青苍瞳孔微缩,不由得连连倒退,而那血色身影也是退后数十步。

    “血将,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毁诺不成?要知道,你的成绩比我差,你应该履行赌约才是的吧?”

    青苍冷哼地盯着眼前的血色身影,而这血色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负气的血魔。

    血魔冷冷地道:“青苍,你太着急了吧?我的最终成绩还没彻底确定下来,慕兄他乃是我的帮助者,等他试过之后,我的成绩才能有所定论。”

    “哈哈,可笑!血将,你还真的是堕落了,居然将希望寄予在这个垃圾身上,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青苍冷冷地讥讽道。

    血魔目光阴冷,却并没有看向青苍,而是盯着不远处的总管藏锋,道:“总管大人,这青苍想要破坏规矩,我想你应该管管的吧?”

    藏锋淡淡瞥了眼血魔,又看了青苍,最终将视线落在了卓文身上,淡笑道:“既然你的帮助者要试试,那就试试吧!不过这血鼎之威有多么恐怖,我想你比我要清楚,你这帮助者若是因为承受不住而死掉的话,那就别怪我没提醒你。”

    “总管放心好了,慕某还死不掉!”卓文冷冷回应道。

    “那你就过来吧!”藏锋淡淡地道。

    卓文目光平淡,旁若无人的走到了血鼎之前。

    “哼!根本就是在做徒劳的事情。”

    青苍冷哼一声,便是退至广场边缘。

    而血魔则是目光复杂地瞧着那卓文,心中略有些叹息和无奈,虽然他心中对卓文还抱有一丝希冀,不过他的理智告诉他,卓文想要敲响十下甚至超过十下那基本是不太可能的。

    只是,血魔他不愿就这样认输,所以他依旧还是把那细微的希望放在卓文身上。

    当卓文来到血鼎之前后,周围顿时响起一片的嘘声,甚至有些人更是哄堂大笑,仿佛在看一个笑话一样。

    “我没看错吧,这碎玄圣境的小家伙,还真的打算试试这血鼎啊?这不是不自量力嘛?”

    “还真是蚍蜉撼树啊,此子是脑子有问题吧?”

    “……”

    而坐在高位上的六大统帅和府主血恨天,却都是闭目不再关注,碎玄圣境的小家伙,实在没有让他们关注的欲望。

    卓文冷眼旁观周围众人的冷眼嘲弄,以及声声讥讽。

    蓦然间,卓文一指点出,二十滴黄泉如二十道闪电萦绕在他的周身。

    砰砰砰砰砰!

    在那一指落在血鼎鼎身上的瞬间,卓文连点五下,一时之间,五道鼎音如洪钟大吕,刹那在广场周围响彻回荡,震撼着所有人的耳膜。

    在五道鼎音响彻的瞬间,周围无数的哄笑之音,刹那间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猛地站起身来,他们目光死死地盯着那血鼎之前的修长身影。

    原本背靠在角落,闭目养神的石裂,在那五道鼎音响起的瞬间,他的双目猛地开合,一缕耀目的精芒,自他的双目之中喷发而出。

    “此人……疯了吗?”

    石裂盯着卓文的背影,最终吐出这句话,即使是他,一开始也只是连敲四下,那四声齐鸣所产生的威压,正好是他所能够承受的范畴。

    若是五声齐鸣的话,石裂很清楚,他或许能够抗住五声叠加的威压,但他却可能会因此受伤。

    但眼前此人,不过碎玄圣境的修为,竟然在一开始便是连敲五下,那五下不要说是碎玄圣境了,即使是阴天圣境的圣人,都要在这股威压之下彻底的湮灭。

    而阳天圣境圣人虽然死不了,但必然会身受重伤。

    青苍也是愣住,不过很快他却是幸灾乐祸道:“血将,看来你这帮助者是在求死啊,五声齐鸣的威压很强,他死定了。”

    血魔眉头紧蹙成川字,他现在越来越看不懂这卓文了,他实在想不通这卓文怎么一开始就连敲五下。

    在一道道戏谑的目光之中,五声齐鸣的威压,如怒龙般瞬间碾压下来,一瞬间,广场剧烈颤动,直接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仿若一道恐怖的沟壑一般。

    哗啦!

    无形的波纹,以一种迅捷的速度朝着四周扩散,身处于广场边缘的众多将军,竟也深受影响,可见这股威压有多么的恐怖。

    卓文傲然而立,黑色长袍,猎猎飞舞,他仰起头,感受到那越来越近的威压,一指猛地点出,二十滴黄泉汇聚在指尖,扶摇而上。

    轰隆!

    威压降临,卓文只觉得肩膀一沉,双膝微弯,旋即他便是清晰的感受到,那二十滴黄泉在迅速的一滴滴的溃散。

    在这股威压之下,直接溃散了十二滴,还剩八滴黄泉。

    黄泉之中蕴含着生死轮回的意蕴,可生可死,当卓文祭出二十滴黄泉的瞬间,他便是将黄泉那生的意蕴加注在己身,让得他的生机与黄泉连接在一起。

    二十滴黄泉若是完全没有湮灭的话,那么卓文的生机也将不灭。

    而结果也确实是如此,那五声齐鸣的威压,仅仅只湮灭了十二滴黄泉,使得卓文在这股威压下,彻底的撑了过去。

    威压散去,卓文更是敏锐的感觉到,那原本被湮灭的十二滴黄泉,在其生死轮回意蕴之下,重新凝聚了回来。

    “这杀戮黄泉指当真恐怖,虽说现在威能不强,但这特性实在恐怖!二十滴黄泉与你生机结合在一起,若是二十滴黄泉没有一击溃散,那么你就完好无损,唯有一击之下彻底击溃二十滴黄泉,那么外力才能彻底攻击到你的本体之上。”

    识海中,小黑惊叹的声音响起,这一刻,就连小黑都不由得赞叹这杀戮黄泉指的恐怖和不凡了。

    “若是你以后汇聚的黄泉数量真的达到极为恐怖的地步的话,恐怕仙圣级别的强者都不一定杀得死你,卓文这仙术当真恐怖。”

    听得小黑那惊叹之语,卓文也意识到这杀戮黄泉指的强大,心中不由得有些欢喜和兴奋。

    “撑过去了?五声齐鸣的威压,此子居然撑过去了。”

    当威压缓缓消散后,众人想象中的那慕卓会直接被威压碾压致死的场景并未出现,而是那慕卓依旧站在原地,看上去貌似丝毫无损。

    “怎么可能?”

    青苍猛地站起身来,双目露出浓郁的震撼,而血魔也是站起身来,不过他目光却露出兴奋之色。

    石裂古井无波的目光中,也露出一丝动容之色,他盯着那卓文的身影,眉头缓缓蹙起,他也有些想不通,这小小碎玄圣境的武者,是如何抵抗住那恐怖的威压的。

    “前五声仅仅只溃散十二滴黄泉,那我现在且看看后五声能够溃散多少滴黄泉?”

    卓文胸中涌起万丈豪情,他想要看看这二十滴黄泉的防御到底有多么的强悍。

    想到这里,卓文又是一指点出,临近那血鼎鼎身表面,随后迅速点出五下,又是五道鼎音如怒龙咆哮般,在广场响彻而起,一股亘古的威压蔓延而来,仿佛震慑天地一般。

    腾腾腾!

    在这一瞬间,周围所有武者都是站了起来,就连石裂都是站起身来,他们的目光都是不可置信地盯着那站在血鼎面前的修长身影,目光露出弄弄的震撼之色。

    “又是五声!”

    血恨天和第一统帅同时睁开双目,两人锐利的目光,齐齐迸发出精芒,凝聚在了那卓文身上。

    藏锋退后数步,目光也显露出震撼。

    连敲前五声他已经足够震惊了,但后五声竟也连敲,这是藏锋生平仅见。

    “这家伙是怪胎嘛?居然又是连敲五下,这威压可是比前五声要恐怖太多了啊?”藏锋内心冷冷暗道。

    哗啦!

    又是五道鼎音响彻,那血鼎竟是剧烈的颤动,无形的波纹自地面扩散,整个广场的地面,尽数崩溃,无数的碎石猛地上浮在半空。

    在血鼎鼎口,血气和怨念仿若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那浓郁的血色和密集的怨念,让得周围看得人都是心中颤栗。

    他们都能够感受到,若是他们身处于这等恐怖的血气和怨念之中的话,必死无疑。

    “不知道此子还能怎么抵挡这股威压以及怨念?”

    无数道目光汇聚在卓文身上,他们都想看看此子到底有什么应对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