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目光一寒,他倒是没想到这总管藏锋竟是中途插手。

    “我们之间的赌约,总管大人应该知道吧?我现在只要这青苍一只手臂,否则决不罢休。”卓文冷冷地道。

    藏锋却是目露寒芒,道:“你实在放肆,在本总管面前居然还敢反驳,之前念在府主面子上,本总管已经将此事揭过了,但你现在又打算下杀手,你真当本总管是不存在了是吧?”

    卓文脸色略有些难看,他知道这藏锋应该是故意刁难于他的,为这青苍出手只不过是借口而已。

    “总管大人,这可是你逼我的。”

    卓文目光幽冷,一步跨出,爆步法则在双脚之下涌动,轰隆炸响,旋即卓文瞬间便是掠至藏锋头顶上方。

    只见他一指点出,身上五十滴黄泉掠出,环绕在他的右手臂膀周围,旋即纷纷融入他的手指之上。

    “好小子,竟敢对本总管出手,我看你简直就是找死啊!”

    藏锋嘴角冷笑连连,右手背后一抽,立马解下了黑色巨枪,随后右手一旋,黑色巨枪枪尖爆发出黑色的劲气,如电般掠向卓文。

    叮!

    杀戮黄泉指与黑色巨枪轰在一起,旋即卓文只觉得一股恐怖的威能,不断的从指间蔓延而来,接着卓文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

    “不自量力!”

    在卓文退后的瞬间,藏锋刚想追上去的时候,却是发现那卓文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意,旋即一股浓郁的危机感自脑海中升起。

    轰隆!

    忽然,上空血云猛地降落一道血雷,这血雷直掠而来,竟是朝着藏锋这边暴掠而来。

    “该死,这小子在算计我?”

    在血雷掠来瞬间,藏锋立马明白了前因后果,怪不得眼前那慕卓居然蚍蜉撼树般来攻击他,原来是打算将这血云中的血雷引过来。

    不过,现在容不得藏锋多想,这血雷极为恐怖,即使是他都不敢怠慢。

    “斩铁式!”

    藏锋右手持枪,左手剑指一捏,在黑色巨枪枪身表面一抹,顿时间,黑色巨枪便是迸发出炽烈的黑芒,这黑芒犹如黑色旋风,遍布在枪身表面。

    嗖嗖嗖!

    随后,藏锋右手猛地一甩,黑色巨枪被他猛地甩了出去,顿时间,一道恐怖的黑色飓风冲天而起,通天彻地,席卷天地,迎向那血雷。

    这血雷依旧是手指般粗细,看上去微不足道,不过在见识过石裂与这血雷的战斗后,所有人都不敢小视这小小血雷的威力。

    刺啦!

    血雷落在那黑色飓风之上,旋即无数血色雷丝将整个飓风蔓延,竟是直接将黑色飓风湮灭,随后余势不减地朝着藏锋掠去。

    藏锋瞳孔微缩,左手提着青苍衣领,猛地将其甩向广场边缘,他提着青苍对他实力影响很大,所以他忙于对付血雷,自然不会将青苍带在身边。

    不过,青苍刚刚被藏锋甩出去的瞬间,一道黄芒瞬间自藏锋身边划过,迅速没入了青苍的眉心之处。

    “啊!”

    一道惨叫声响起,只见青苍面庞五官扭曲起来,旋即仰天大吼,仿佛在承受着某种痛苦,随后他的躯体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干瘪,最终成了一具干尸,落在了广场废墟之中。

    在其青苍化作干尸的瞬间,从其体内掠出三滴黄泉水滴,飙射至卓文的周身。

    “此子好算计!”

    第一统帅目光闪过精芒,不由得开口称赞道。

    而第一统帅这破天荒的称赞,却让得其余五名统帅都内心震撼。

    他们可是知道,第一统帅是很少主动称赞别人的,即使是第一将军石裂,都未曾被他称赞过,但这名叫慕卓的碎玄圣境的小家伙,竟是被第一统帅主动称赞,这还是第一次。

    当然,这慕卓的算计和眼光,确实是精准和狠辣,即使是五位统帅,内心也颇为的赞赏。

    至于那青苍的死,这六位统帅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对错是非他们心中自有衡量,而且也确实是这青苍自己设下赌约,又当众毁约,更是无耻地想要对那慕卓下手。

    如此卑劣的行为,六大统帅极为不屑,自然也对于青苍的死,没有任何的感觉。

    而总管藏锋之所以如此不依不饶,说到底也是为了自己的私心,之前卓文忤逆过这藏锋,而这藏锋性格睚眦必报,自然是不放过任何的机会来阻碍卓文了。

    “这小畜生……”

    藏锋双目赤红,不过那血雷极为难缠,犹豫再三,藏锋最终还是一纵身离开了血鼎范围。

    “血雷极为恐怖,石裂都无法抗衡,更不用说此子了!此子要么死在血雷之下,要么就退出血鼎来到广场边缘,一旦退到广场边缘,此子逃不掉。”

    落在广场边缘,藏锋目光幽冷地盯着那被血云之下的身影。

    “这血雷应该足有十四道,正好暗合了第十四声鼎音,不过这血雷着实恐怖,若想要抗衡,唯有请出大成圣体,不然,以我本体的实力,难以抗衡。”

    卓文眉头微蹙,凝视着上空血云,方才第一道血雷被藏锋挡去之后,他知道后面还有十三道血雷,这可不是他本体能够抵抗得了的。

    “小子,你身上还有两株金雷竹,将那两株金雷竹拿出来,这金雷竹乃是一切雷电的克星,可以吸收任何雷电。”

    忽然,小黑的声音自识海中响起,卓文目光一亮,屈指一弹,顿时取出两株光华暗淡的金雷竹。

    这两株金雷竹中的金雷,基本都被卓文吸收殆尽,所以才会看上去色泽才会这般的暗淡,当然,若是想要再次蕴生出金雷的话,恐怕需要百年。

    “真的有用吗?”卓文略有些不确定的自语。

    轰隆!

    在卓文陷入犹豫的时候,血云又是降落三道血雷,瞬间抵达卓文上空。

    卓文一咬牙,抬起两株金雷竹便是迎了上去,同时五十几滴黄泉水滴环绕周身,以防万一。

    刺啦!

    当血雷降落在金雷竹之上的瞬间,卓文愕然的发现,那三道血雷竟是直接被金雷竹吸收,就这样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这一幕,太诡异了,周围众人都是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石裂瞳孔不自觉缩了缩,他的注意很快落在了卓文手中的两株金雷竹,低语道:“这慕卓手中的两株金竹是什么来历?竟能够吸收血雷?”

    不仅是石裂,血恨天和六大统帅也露出诧异之色。

    轰隆!

    接下来,血云又是降落一道道血雷,但皆是被金雷竹吸收,而卓文也是顺利的渡过了血劫云。

    吸收了十三道血雷,卓文发现金雷竹表面隐隐呈现血色,一股股血雷不断弥漫,看上去颇为的诡异。

    “或许血雷对于大成圣体的修炼有些好处,当然以这血雷之威,也可当做一种攻击手段。”

    卓文收起两株金雷竹,血雷的威力有多么恐怖,他是有切身体会的,一道血雷就足以将藏锋这种逆天圣境弄得那般狼狈,若是十三道血雷齐至呢,恐怕藏锋也不敢与之争锋吧。

    “这家伙……”藏锋瞳孔微缩,恨恨地低语道。

    而血魔则是目光复杂地盯着卓文,嘴角露出一丝苦涩之意。

    “此子要敲响第十五下了么?”众人呼吸急促,都是关注着卓文下一步动作。

    就在众人以为,卓文会敲响第十五下的时候,卓文却是缓缓伸出右手,轻轻抚摸着血鼎表面的花纹。

    他的目光此刻变得极为的专注,静静凝视着血鼎表面的花纹,半晌之后,卓文轻声低语道:“你病了,所以你在发泄不满的情绪?”

    “我……可以治好你的病,只要……你让我敲响二十下,带我进入血炼神潭内!”

    卓文的声音很轻,轻到所有人都无法听到的程度。

    眼前的血鼎,虽是凡鼎,但卓文知道,经过无数年的生灵祭祀,此鼎已有灵,也有自己的情绪。

    早在之前,卓文就已经观察此鼎,他发现此鼎在发泄,而每次发泄都会宣泄出无穷的怨念,毫无疑问,此鼎的困扰在于怨念。

    而卓文的杀戮黄泉指却是怨念的克星,他很清楚,以杀戮黄泉指完全可以驱散这血鼎中那日积月累的怨念。

    血鼎沉默片刻,其表面的花纹忽然涌出炽烈的光芒,一股恐怖的气息涌出,使得卓文不由得退后数步,但这股气息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卓文目光一凝,露出一丝喜色,他知道这血鼎同意了,方才那气息便是提示。

    “放心好了,我会尽我所能,帮你驱除怨念!”

    卓文深吸一口气,一指点出,敲下了第十五下,顿时间,鼎音响彻,接着卓文便是惊喜的发现,血鼎不再散发出威压和血气,而是喷发出无穷无尽的怨念。

    “既然同意,那就一次性全出来吧!”

    卓文大笑一声,再次一指点出,竟是瞬间,连续点出了五下。

    砰砰砰!

    五道鼎音层层叠叠响起,如洪钟大吕,如空谷回音,如雷霆万钧,绵绵不绝,轰隆炸响。

    一瞬间,所有人都是站了起来,无论是嘉宾还是将军,亦或是六大统领还是府主血恨天,他们的动作都出奇的一致,纷纷站起身来。

    他们目光不可思议地听得那恐怖的叠音以及那在叠音之下,衣袍猎猎的修长身影。

    在这一刻,这道身影在所有人的眼中,无限放大,如山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