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十下?此子是怎么办到的?”

    所有人都是站起来了,他们目光死死盯在卓文身上,脸皮剧烈抽搐。

    能够敲响血鼎二十下的,血炼府目前也就只有府主血恨天吧,而且据说血恨天还是靠着九阳道剑之威才最终做到的。

    但眼前这慕卓,论修为不过碎玄圣境,论资历在血炼府更无官职,同时又是个无名之辈,但就是此子,竟是敲响了血鼎二十下。

    “二十下?不可能,他……我不信!”

    石裂浑身一颤,双拳捏得紧紧的,他死死盯着卓文的身影,吼间发出不似人声的低吼。

    虽说之前,他没能敲响第十五下,心中颇为遗憾,但他却也知道,十四下的成绩在所有将军之中,绝对是仰望的高度,除了他,没有谁能够达到这个成绩。

    但这之前默默无名的慕卓,不仅追上了他的成绩,甚至反超,最终敲响二十下。

    这样的转折,石裂根本接受不了,或者说,他根本是难以置信,但即使他再不相信,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就发生在他的眼前。

    哗啦啦!

    当卓文敲下第二十下的瞬间,血鼎内的怨念一下子全部倾泻出来,那海量的怨念,如汪洋大海一般喷涌而出,冲上天际,形成无边无际的乌云。

    若是仔细看去,便是能够发觉,这乌云内蕴含着无数狰狞的面孔,这些都是怨念所形成的。

    “你干了什么?”

    府主血恨天瞳孔微缩,看了眼天际庞大的怨念云层,他死死盯着卓文厉喝出声道。

    血恨天曾敲击过第二十下,虽然所产生的怨念确实是恐怖,不过并没有像今日这般如此密集,如此庞大,仿佛血鼎内所有的怨念,在今日全部喷吐而出。

    而且,血恨天也清晰的感受到,血鼎仅仅只是喷发出怨念,而那更恐怖的威压和血气却并没有喷吐而出。

    “难道这血鼎在协助这慕卓?”

    血恨天脑海中蓦然浮现出这么个古怪的想法,但很快便是被他否定了,血鼎虽有灵,但那慕卓之前根本与血鼎毫无瓜葛,又怎么可能会帮助这慕卓呢?

    但血恨天却是知道,血鼎如此异状,与这慕卓是脱不了任何干系的。

    卓文瞥了眼血恨天,便是不再理会,只见他右脚一踏,猛地跃入那恐怖的怨念乌云之中。

    “哪里走?”

    血恨天瞳孔微缩,冷哼一声,右手一招,一柄金光灿灿的宝剑掠出,在其意念之下,如梭子般,朝着卓文追逐而去。

    此剑掠出的瞬间,金光爆裂,竟是幻化成一轮冉冉而生的恐怖骄阳。

    “九阳道剑中的第一阳道剑,没想到府主大人一出手就使出九阳道剑,这是打算斩杀掉那慕卓嘛?”

    瞧着那冉冉而生的巨大骄阳,周围众人皆是震惊,九阳道剑可是地仙圣器啊,即使是其中的第一阳道剑,那也足以斩杀任何的逆天圣境以下的武者。

    即使是逆天圣境的武者,恐怕都不敢与这第一阳道剑相抗衡吧?

    “这慕卓完蛋了,府主出手,必死无疑!”总管藏锋咧嘴一笑,仿佛狠狠出了一口恶气一般。

    身处于半空之中,卓文也感受到那掠来的第一阳道剑,目光中寒意渐浓。

    血恨天这一剑很刁钻,竟是朝着他四肢掠去,显然是想要断他四肢。

    卓文自忖可没招惹这血恨天,但这血恨天一出手就如此狠辣,这让卓文心中满是冷意。

    “筱雨,助我控制这第一阳道剑!”卓文忽然对着苍龙殿内的筱雨传音入密道。

    此刻,站在苍龙殿广场中的筱雨,俏脸满是兴奋之色,粉拳紧捏,深深点头道:“慕大哥放心,筱雨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着,筱雨锁骨上的那九阳印记忽然爆发出炽烈的金芒,一股特殊的力量自筱雨体内蔓延而出,犹如无形触手衍生而出。

    这股特殊的力量涌出苍龙殿,最终落在了卓文的右手掌心。

    “慕大哥,这乃是我九阳体质的一股掌控之力,拥有着掌控之力,你便是可以强行控制那九阳道剑。”

    “好在这血恨天仅仅只放出第一阳道剑,而这第一阳道剑是最弱最好掌控的一把,拥有我的那掌控之力,这第一阳道剑慕大哥你可以强行夺过来。”

    筱雨施展了那股特殊的力量后,俏脸微白,贝齿紧咬下唇,全身香汗淋漓。

    “嗯,辛苦了!”

    卓文点点头,右手托着这股特殊的力量,卓文更是默默的将黄泉水滴环绕在周身,以防万一。

    嗖!

    第一阳道剑速度极快,瞬间掠至卓文身前,卓文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第一阳道剑之中那喷发而出的炽烈的高温,这高温比地心岩浆还要恐怖炽热许多。

    此剑一来,便是对着卓文的四肢斩去,欲要断去他的四肢。

    卓文目光冷漠,只见他右手成爪,其掌心的那股特殊力量喷发而出,一把扣向第一阳道剑。

    “这慕卓是在找死吧?居然徒手去接九阳道剑,哈哈,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卓文的行为,顿时引起一阵的哄然大笑,许多武者都是目露戏谑和讥讽,觉得这卓文根本就是在找死。

    但现实,却狠狠给了这些嘲笑的人一个大大的巴掌。

    只见卓文右手接触第一阳道剑的瞬间,那第一阳道剑嗡鸣一声,其剑鸣之音充斥着一抹畏惧和臣服。

    接着卓文便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第一阳道剑抓在了掌心,仿佛抓着普通宝剑一般干净利落。

    一瞬间,满场陷入了寂静,而那血恨天更是犹如石化般呆立在原地。

    抓住第一阳道剑之后,卓文毫不犹豫的将其收入灵戒之内,旋即一个爆步,如离弦之箭般,身形瞬间消失在了那由怨念形成的恐怖乌云之中。

    卓文一进入怨念云层内,耳边顿时传来无穷无尽的鬼哭狼嚎之音,周围无数的怨念,仿佛见了腥的猫一般,争先恐后的朝着卓文掠来。

    不过,卓文却是冷然一笑,五十几滴黄泉水滴,犹如饿狼般环绕在他的周身,周围凡是掠来的怨念,尽数都被黄泉给炼化掉了。

    不一会儿,卓文周围便是形成了数丈的真空环境,在这数丈范围内,周围的怨念徘徊不断,根本不敢接近卓文。

    “还真是恐怖的怨念啊,难道这就是血鼎积聚数千年的怨念嘛?应该还不止这些吧?”

    卓文闲庭信步地走在这无穷的怨念之中,却是露出深思之色。

    而外界血恨天却是露出暴怒之色,虽然他很不理解为何他的第一阳道剑会被那慕卓给收走,但那九阳道剑乃是他的根基,现在被当众抢走,无论是面子上还是心情上,都是血恨天无法容忍的。

    “六大统帅,还有总管藏锋,随本府主一起破开这怨念云层,今日这慕卓走不掉。”

    血恨天冷喝一声,一跃而起,而总管藏锋自然是紧随其后。

    六大统帅中,第一统帅眉头微微蹙起,不过却也没有违抗血恨天的命令,带着五名统帅也是跟在血恨天身后。

    一行八人,以无上的实力,生生破开了怨念云层一道口子,瞬间钻了进去。

    不过,这怨念云层实在太庞大了,而且里面的怨念也实在太多太密集了,所以在半柱香后,血恨天八人无功而返。

    “府主,那慕卓好似有一种秘法,可以让得怨念退避三舍,他在这怨念云层内,根本就是如虎添翼,我们这样进去寻找,恐怕不好找。”藏锋沉声地道。

    “那该怎么办?还有此子是怎么取走九阳道剑中的第一阳道剑的?那第一阳道剑早就被本府主彻底炼化,居然直接被此子收走了,实在太诡异了。”

    血恨天最在意的还是他的第一阳道剑,毕竟这可是地仙圣器,也是他最强的底牌,现在被那卓文收走,他如何不着急。

    藏锋目光闪烁,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沉声道:“府主,当今之下,能够强夺下九阳道剑的,除了实力高强的仙圣强者以外,那么也就只有拥有九阳体质的九阳天君的后裔了。”

    “嗯?你觉得那慕卓身具九阳体质,是九阳天君的后裔?”血恨天目光虚眯道。

    “除了这种猜测,属下实在想不出其他的结果了!而且此人乃是血将所带来,或许他知道一些什么吧。”藏锋道。

    血恨天目光微移,最终落在了不远处血魔的身上,他的目光有些阴冷,道:“血将,此人是你的帮助者,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感受到血恨天那凌厉的目光,血魔心中叫苦不迭,他也没想到那卓文居然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甚至最终还将血恨天的第一阳道剑都给夺取了。

    “血将,不要以为有那几个老家伙庇护你,你就以为本府主不敢动你了。”

    瞧见血魔保持沉默,血恨天便是有些恼怒,语气加重了不少。

    血魔目光闪烁,暗叹一声道:“府主,此事属下也是没想到,为了弥补我的这一过错,属下愿意跟你透露一个秘密。”

    血恨天眉头一挑,顿时提起了一丝兴趣,问道:“什么秘密?”

    “关于那慕卓的真实来历,此事对府主你很重要。”血魔慎重地道。

    血恨天目光一奇,刚想说话的时候,忽然上空那恐怖的怨念云层发生了剧烈的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