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的怨念云层,蓦然下沉,旋即那血鼎鼎口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吸力。

    而那怨念云层呈现倒漏斗状旋转着下沉,最终涌入了血鼎鼎口之中。

    “嗯?这是怎么回事?”血将有些诧异地盯着这一幕问道。

    “血炼神潭的入口被开启了,这血鼎是打算让那慕卓进去,这是独属于敲击二十下血鼎之人的特权。”血恨天脸色有些难看地道。

    “既然入口被打开,我们难道不能进去吗?”血将蹙眉问道。

    血恨天摇摇头,沉声道:“若是不能得到那打开之人的允许,其他人是进不去的!而且此次这血鼎表现的有些古怪,居然释放出如此庞大的怨念,好似是在庇护那慕卓?”

    “府主的意思是,若没有那慕卓的同意,我们都无法进入血炼神潭?”血魔目光阴沉地道。

    “可以这么说,而且这血炼神潭打开一次,那么想要再次打开,那就要相隔半年以后,此次被这慕卓打开了,那么本座也只能等半年后了。”

    说到这里,血恨天目光露出冷光,道:“不过,那慕卓要进入那血炼神潭,那就必须要从鼎口通过,我们可以在鼎口截住那慕卓。”

    说着,血恨天对着总管藏锋和六大统帅道:“麻烦七位随我一起截住那慕卓了,此子一定要拿下!”

    总管藏锋自然是满口答应,反观那六大统帅却并没有应声,而是那五大统帅统统都看向第一统帅,在征求着第一统帅的意见。

    “朗逸统帅,你身为第一统帅,应当尽心尽力为血炼府效力,现在我血恨天乃是血炼府府主,你难道想要违抗府主的命令吗?”血恨天威严地道。

    第一统帅朗逸目光平淡,他深深看了血恨天一眼,微点头道:“既然府主发话,朗逸自然竭尽全力,不敢怠慢。”

    “嗯,那我们就分列在血鼎八方,那慕卓一旦露面,立马出手截住,不让他有进入血炼神潭的机会。”

    血恨天说着,八人悬浮在血鼎上空,八人目光死死盯着那倒漏斗状的怨念支柱,时刻观察着里面动静。

    “府主、六大统帅还有总管藏锋一起出手,这慕卓是真的插翅难逃了。”

    瞧着这阵势,周围许多武者都是露出骇然之色,这等阵容足以绞杀任何的逆天圣境的圣人了,那慕卓虽说实力确实有些古怪的强大,但修为太低,恐怕难以逃脱这八人的围剿。

    血魔目光闪烁,却并没说什么,而是淡淡地瞧着这一切。

    怨念云层之中,卓文自然也瞧见了这一幕,目光缓缓眯起来,心中露出一丝寒意,他没想到这血恨天还真的够狠的。

    “八人中,有四人是逆天圣境,剩下四人尽数都是空天圣境巅峰,这样的阵容以我的本体根本难以抗衡,只能让大成圣体出来了。”

    想到这里,卓文轻叹一声,原本盘膝坐在苍龙广场中的一座庭院内的大成圣体,猛地睁开双目,他的全身金色脉络爆发出炽烈的金芒,他的双目如太阳般耀目。

    随后,他一步踏出,便是消失在了庭院之中,出现在了卓文的面前。

    “与我结合,冲入血炼神潭之内!”卓文淡淡地道。

    大成圣体微微一笑,一步步朝着卓文靠近,两者瞬间贴合在一起,在金芒之中结合成了一体。

    “移形换神果然神奇,大成圣体与我分离有一段时间了,现在结合居然完全没有一点陌生感。”

    卓文捏了捏双手,感受到大成圣体带来的强大力量,使得卓文目光爆发出一缕精芒,他能够感觉到大成圣体经过金雷淬体浆液淬炼之后,已经达到极为强大的程度了。

    以他现在大成圣体的力量,恐怕逆天圣境根本就杀不死他,当然血恨天和第一统帅这种逆天圣境巅峰的强者,卓文对上依旧有些勉强。

    而且此次血恨天更是与第一统帅等八人一起联合在一起,卓文知道即使是融合大成圣体的力量,想要冲进去也有些勉强。

    “好在用金雷竹收集了这血雷,现在总算是能够派上用场了。”

    卓文屈指一弹,从灵戒中取出一株金雷竹,右指在金雷竹表面一点,顿时其表面涌起的血雷,顺着卓文的指尖弥漫到了卓文的全身。

    “还真是恐怖的血雷啊,即使是我的大成圣体,都感觉到有些撑不住。”

    卓文全身一哆嗦,急忙运转体内的大成圣体的力量,这血雷确实是恐怖,卓文的肉身已经足够恐怖了,居然还是有些地方被这股血雷之力电的有些焦黑。

    当血雷彻底蔓延至全身后,形成了一道血雷防御后,卓文又是暗暗将五十几滴黄泉水滴遍布在周身。

    嗖!

    卓文右脚蹬在虚空,旋即如离弦之箭般,顺着那怨念云层下方的倒漏斗状通道,如闪电般朝着下方暴掠而去,速度飙升到了极致。

    而卓文这不加掩饰的行为,自然是引起了下方血恨天等人的注意。

    “来了,那慕卓来了,准备截住他。”

    血恨天目光寒意弥漫,右手一捏,恐怖的圣力如洪荒猛兽般暴掠而出,同时取出一柄黑色大刀,这黑色大刀表面遍布黑鳞,远看过去就犹如一只小型黑龙。

    此刀名为黑龙刀,乃是逆天圣器,是血恨天当年的贴身圣器,只不过得到了九阳道剑之后,他便是很少使用这件逆天圣器了。

    不过,自从方才卓文收了他的第一阳道剑之后,他便是再也不敢使用九阳道剑了,他怕方才那一幕再次出现。

    总管藏锋紧捏这黑色巨枪,而第一统帅为首的六大统帅也个个拿出各自的圣器,圣力涌动,一时之间,八人之间圣力如狂风海啸般蔓延暴涌而出,看上去分外的恐怖。

    “斩!”

    在卓文出现在八人的视野中的瞬间,血恨天毫不留情的一刀斩出,一股冲天刀气幻化出一条巨大的黑龙,张牙舞爪的暴掠而去。

    紧随其后的,便是总管藏锋和六大统帅的七道恐怖的攻势。

    一时之间,八道攻势齐齐出击,天地变色,风云际会,仿佛天崩地裂一般,极为的恐怖。

    “好恐怖!那慕卓完蛋了,这八道攻势结合,足以杀死逆天圣境的武者了,即使是半仙恐怕都不敢随意抵抗这等恐怖的攻势啊!”

    八道攻势一展现出来,便是引起一片哗然,这八道攻势太恐怖了,单单看其爆发出的威能,就使得一些实力不济的武者全身颤抖,双膝直接跪在了地上。

    身处于怨念通道之中的卓文,双目一凝,肉身表面的金色脉络越发的密集,金芒更是炽烈的极为刺目,他将大成圣体的威能提升到了极致。

    “冲!”

    卓文不管不顾,速度猛地飙升,当他距离那血鼎鼎口只有十多米的距离,那八道攻势已然抵达他的身上。

    轰隆!

    攻势最先轰在他体表的血雷之上,只见血雷直接密密麻麻的反扑,欲要湮灭掉这八道攻势。

    血雷威力也着实是恐怖,竟是直接湮灭掉了八道攻势中的四道攻势,不过这四道攻势乃是八道攻势中最弱的攻势。

    在湮灭掉这四道攻势后,血雷也是彻底的溃散。

    剩下的四道攻势继续前进,轰在了黄泉水滴布置的防御之上,随后遍布在卓文周身的黄泉水滴开始一滴滴的湮灭。

    十滴、二十滴、三十滴……一直到全部的黄泉水滴都湮灭掉,而四道攻势中的两道攻势也被黄泉水滴的防御给抵消掉了。

    不过,剩下的这最后两道攻势乃是最强的两道攻势,因为这两道攻势分别是出自第一统领和血恨天两人之手。

    一道攻势是刀气所化的黑龙,一道攻势是枪势所化的猛虎。

    一龙一虎,所携裹的威势足以惊天动地,这两道攻势才是八道攻势最为核心的攻击。

    “这慕卓还真是不同寻常,居然湮灭了其中六道攻势,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血恨天目光闪烁地冷声道。

    “九转裂金纹,四纹叠加!”

    卓文全身金芒爆发,浮现出四道金纹,四道金纹层层叠叠的列在卓文身前,挡在了那两道攻势之前。

    砰砰砰!

    随后,卓文闷哼一声,四道金纹一道道的破碎,但那枪势所化的猛虎却是溃散,只剩下一条刀气所化的黑龙。

    “冲!”

    卓文却是不管不顾了,他几乎是将大成圣体提升到了极致,旋即基本放弃了任何的防御,迎着那黑龙冲进了那鼎口。

    “这家伙是自寻死路嘛?”

    瞧着卓文那疯狂的举动,许多人都是目露古怪之色。

    轰!

    卓文瞬间与黑龙撞击在一起,旋即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但他身前的黑龙居然被他的肉身直接给撞碎了,而卓文则是余势不减,瞬间钻入了鼎口之中。

    在卓文转入鼎口的瞬间,上空的怨念云层也彻底被血鼎吸扯进入了血鼎之内,一瞬间,原本喧闹的广场,变得分外的安静。

    血恨天呆立在原地,他张了张嘴巴,最终却是喃喃低语地道:“这家伙居然直接以肉身冲撞本座的刀气攻势,而且还破开了我的刀势?这……可能么?”

    不仅是血恨天,周围众人也都是集体陷入了当机状态,显然还没从方才那一幕中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