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片血色的世界,满眼望去,所见的全部都是血色。

    特别是周围的血色壁垒,更是不断的蠕动着,仿佛一般,而且在蠕动过程中,更是分泌出诸多的粘液,看上去颇为的恶心。

    在这片血色世界中,卓文满眼所见的,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怨念,这些怨念幻化出一道道狰狞的面孔,看上去恐怖狰狞。

    好在卓文周身环绕着黄泉水滴,所以这些怨念都是分外的惧怕,不敢随意靠近卓文。

    “这应该是一处通道,恐怕也是那血鼎的内部世界,这血鼎被生灵祭祀数千年,已蕴生出灵,变得极为不凡。既然蕴生出灵,那么这血鼎也拥有了情绪,也会愤怒、哀伤、恐惧……而这些数千年来生灵死去的怨念,全部都寄居在这血鼎之中,若是这血鼎只是死物的话,或许没那么大的感觉,但偏偏这血鼎已经蕴生出了灵,这些怨念就会造成了血鼎的困扰。”

    小黑浮现在卓文的肩膀上,小眼珠子显露出一丝慎重。

    “看来我的运气应该还不错,若不是我之前察觉到这血鼎的情绪化的话,并且说出可以治好它身上的怨念的话,恐怕以我的实力根本难以敲响二十下。”

    卓文目光露出心有余悸之色,他很清楚,单单靠他的实力,即使是使出大成圣体,都不一定能够敲响血鼎二十下。

    当然,他身上的黄泉水滴若是能够达到数百上千的数量的话,或许有可能敲响二十下。

    不过,卓文在吸收怨念的过程中,倒是发现,随着黄泉水滴数量的增加,凝聚黄泉水滴的难度也是提升了许多。

    “人类……你能够给吸收怨念……助我将这些讨厌的怨念给驱除掉。”

    忽然,一道略带着沧桑的声音,在卓文的脑海中响彻而起,这沧桑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激动和波动。

    卓文目光一转,立马便是知道这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血鼎之灵。

    卓文点点头,袖袍一挥,顿时其体内的五十几滴黄泉水滴暴掠而出,一瞬间,他周围数丈范围的怨念尽数被吸收殆尽,而其他怨念则个个咆哮的连连倒退。

    “好好好!你果然可以驱除怨念,人类……你帮我!”血鼎之灵的声音颇为激动,连连道。

    “此事在下确实可以做到,不过在下此次前来可不能白白为前辈驱除怨念吧?据说血鼎之内有血炼神潭,不知道前辈能否带在下前去?”卓文微微笑道。

    血鼎之灵沉默片刻,沉声道:“可以,不过在此之前,你先帮我将这血色通道的怨念驱除掉,老朽被这些怨念逼得完全不敢露面。”

    “等你驱除掉这通道的怨念后,老朽再带你去血炼神潭。”

    卓文目光一凝,淡淡地道:“这等小事在下自然不介意,前辈等在下几天吧!”

    说完,卓文右手一招,虚空法则涌出,附着在那五十几滴黄泉水滴表面,一瞬间,黄泉水滴的速度变得极快,犹如闪电般,吸收着周围的怨念。

    而卓文则是盘膝坐在原地,心念完全沉在黄泉水滴之上。

    三天时间过去,这血色通道的怨念,尽数被卓文的黄泉水滴所吸收殆尽,而他的黄泉水滴也从五十几滴衍生到了七十滴。

    “现在应该可以了吧?”

    卓文猛的睁开双目,缓缓站起身来,盯着四周血色,缓缓开口,他知道血鼎之灵必然存在于这血色之中。

    此话刚落下,周围血色剧烈的蠕动,旋即卓文便是瞳孔微缩的发现,在左侧血色中,缓缓浮现出一道人形。

    这道人形从中剥离出来,出现在卓文的面前。

    这是一名年逾古稀的老者,白发白须,满面皱纹,不过他一双目光却迸发着诡异的血光。

    “小友,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拥有吸收怨念的术法,老朽还真的找对人了。”老者盯了眼卓文周身的那七十滴黄泉,淡笑道。

    卓文面无表情,淡淡地道:“前辈,我们商量好的血炼神潭……”

    白发老者拍了拍脑门,哈哈一笑道:“小友说的极是,随老朽来吧,血炼神潭就在血色通道尽头,当初那血恨天便是经常进入此地,不过……”

    “不过什么?”卓文蹙眉道。

    “呵呵!当初小友不是说过,你能够为我彻底驱除怨念吗?所以老朽便是将自身压制住的无数怨念,全部都释放了出来,像我们所在的这样的血色通道,这里面有近百道,而每一道都充满了怨念。”

    “这些通道全仗小友了啊!”老者对着卓文抱拳道。

    而卓文脸色微变,心中暗骂这老家伙老奸巨猾,没想到这老家伙将体内全部的怨念都给释放出来,实在出乎卓文预料之外啊!

    不过,吸收怨念本对卓文有益无害,虽说他心中颇为的不爽,不过也无可奈何。

    “前辈带路吧,我想先看看血炼神潭。”卓文道。

    老者点头,便是在前方带路,而卓文紧随其后……

    外界,距离统帅之争已经过去三天时间,但碧血郡以及整个血炼府的议论之音却并没有因此平息,反而如风暴般愈演愈烈。

    而这股议论风暴的主角,便是一名名叫慕卓的青年。

    所有人都知道,这名叫慕卓的青年,竟是敲响了血鼎二十下,成绩远远超越了第一将军石裂,与府主血恨天齐平。

    更恐怖的是,这慕卓在敲响了血鼎二十下后,便是打开了血炼神潭的入口,在其即将进入入口的时候,府主血恨天带着总管藏锋和六大统帅阻截。

    八大高手,其中四名是逆天圣境,其余四名是空天圣境巅峰,这么一股力量足以湮灭逆天圣境。

    但那慕卓却硬生生了突破了八人联手的攻击,直接进入了血炼神潭的入口。

    更恐怖的是,那慕卓还是一名碎玄圣境的武者,这样的修为,却能够在血恨天带领的八大高手手中突破阻截,这在他人眼中绝对是一种奇迹。

    而且三天时间,随着流言蜚语,慕卓可谓是被人越传越神,若是卓文在场听见的话,恐怕也会感到汗颜吧。

    血炼府邸,血恨天端坐在大厅的首位上,在他的面前,血魔抱拳而立。

    血恨天眉头微蹙,目光闪烁,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事情一样,而血魔则是默默站在原地,并没有开口说话。

    不一会儿,血恨天目光落在血魔身上,他沉声道:“血将,你这消息可当真?”

    血魔目光坚定,点头道:“府主放心便是,本将曾在那卓文身边待过许久的时间,近来才回到中土,那卓文的气息末将可不会感应错。”

    “那慕卓便是冰火家族少主江滨寒公子所要找的卓文,此事末将可不会随意胡诌,或许府主还不知道吧,这卓文拥有一种改头换面的秘法,这种秘法连自身的气息也能改变……”

    血恨天目光虚眯,点点头,旋即盯着血魔冷声道:“既然你知道这慕卓就是卓文,为何之前不禀报本府主,若是本府主知道这慕卓的身份的话,也不会徒增这么多事情。”

    血魔目光闪烁,低着头却并没回答,他知道此事他如何解释都是理亏,所以干脆就不解释。

    血恨天目光冷冷地盯着血魔,右手轻轻瞧着扶手,沉吟片刻便是缓缓开口道:“念你是初犯,本府主不追究你此事,你下去吧!”

    血魔目光一抖,一抱拳,缓缓退出了大厅。

    “看来这血将对那几个老家伙很重要,为保住他居然下了血本,倒是那慕卓,还真是让我吃惊,明明是碎玄圣境,竟能做到那等地步,实在是绝世妖孽。”

    “可惜的是,这慕卓却是冰火家族少主要找的人,而且江滨寒公子开出的筹码也极为诱人,本座只能将其让给江滨寒公子了。”

    说到这里,血恨天取出一枚传讯玉符,输入一段讯息后,不一会儿,总管藏锋走了进来。

    “参见府主!”藏锋单膝跪在地上,沉声道。

    血恨天袖袍一招,将一枚传讯玉简交给藏锋,道:“将这传讯玉简传到冰火府冰火家族少主江滨寒的手里。”

    藏锋收起传讯玉简,虽说心中颇为疑惑,但也没多问。

    “还有血炼广场多派些人手,若是那慕卓出来后,立马拿下并且第一时间通知我。”血恨天沉声道。

    藏锋恭敬道:“府主放心,属下已经加派人手了,还有朗逸统帅主动请缨坐镇在血炼广场了。”

    “嗯?朗逸他主动要求留在血炼广场?他平时可没这么主动吧?”血恨天蹙眉地道。

    “此事属下就不清楚了。”藏锋道。

    “那你下去吧,血炼广场看紧点,这传讯玉简也尽快送到冰火家族那里。”血恨天道。

    藏锋一抱拳,默默退下。

    “这卓文虽然有些古怪,但毕竟只是碎玄圣境,以冰火家族的强大,那少主江滨寒为何这么在意这卓文呢?”

    在藏锋退下后,血恨天目光闪烁,心中却有些疑惑。

    他很清楚,冰火家族有多么强大,那冰火家族所在的冰火府,乃是九十九府域实力最强大几大府域之一,比他们血炼府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里面更是强者辈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