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府主,可否让江某在这血炼广场静待?”

    江滨寒对血恨天拱手,言语之间颇为客气,不过语气之中却蕴含着不容置疑之意。  .

    血恨天目光闪烁却是笑道:“既然江公子欲要在这血炼广场等待,血某自然没有意见。”

    说着,血恨天拍拍手,顿时有婀娜的侍女便是走来,在广场周围的高架上,摆着一道道案条,上面放置着美味佳肴,琼浆玉露。

    “江公子,请坐吧!”

    血恨天对着江滨寒做了个请的姿态,而江滨寒自然没客气,带着方老等人,便是大踏步来到了案条座位上,血恨天则是陪着江滨寒落座。

    “冰火家族少主江滨寒来了,这卓文彻底完蛋了。”

    血魔摇摇头,瞧着血鼎的目光露出一抹怜悯之色,他很清楚,卓文一旦从血鼎出来后,那么他将会面对无尽的追杀。

    “呵呵,我看江公子对那卓文如此在意,据血某所指,那卓文好似是来自于四大域,不知道江公子如此执着于此人,是因为什么原因?”血恨天为江滨寒斟了一杯酒,笑问道。

    此话一出,江滨寒目光顿时一寒,而他身边的方老,则是冷冷地盯着血恨天,使得血恨天双手一抖,差点就拿不稳酒壶,他知道,恐怕他是说错了什么话了。

    “血府主,今日你的话有点多啊!”

    江滨寒把玩着酒杯,继续道:“有些事情我想血府主没必要知道的这么详细吧?”

    那卓文事关冰炎圣符那丢失的一缕本源,江滨寒自然不可能说出来,这乃是隐藏在他心中最深的秘密。

    他很清楚,那冰炎圣符的一缕本源,真的存在于那卓文身上,那么他将会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此子。

    江滨寒很清楚,他若真的能够找回这一缕本源的话,那么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家族中的老祖,都将会记他大功,而他以后继承家主的位置的几率也将会变得很大。

    冰火家族家大业大,年轻一辈的妖孽不是没有,比他更强大的天才也有数个,他江滨寒论天赋实在有些吃亏,所以他只能在这贡献之上大费周章。

    有了这个巨大的贡献,再加上他父亲的地位,他以后竞争家主的位置阻碍会变得很小。

    “希望这卓文不要让我失望啊,此次我连照妖镜都带来了,这东西一照,此子身上的秘密在我面前将会一览无余,特别是那冰炎圣符的气息,照妖镜更是敏感。”

    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江滨寒心中暗自沉吟道。

    位列于众多将军之首的第一将军石裂,他盯着血鼎的目光极为的复杂。

    此次统帅之争,他确实是夺得了统帅之位,他也是所有将军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但他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此次有一人,却是远远超越了他,此人虽然不是将军,但他却一鸣惊人在敲击血鼎方面,竟是远远超越了他,敲击了二十下,打开了血炼神潭的入口。

    “败给他,我不甘心,若是此子出来,我定要第一个出手试试他,我要亲手洗刷统帅之争的耻辱。”

    想到这里,石裂捏着双拳,他目光炯炯地盯着那屹立在广场中央的血鼎。

    时间缓缓的流逝,血炼广场早已是重兵把守,血恨天几乎将血炼府邸的精锐兵力全部都聚集在了血炼广场之上。

    足有近千的身着血色重甲的士兵,团团包围着血炼广场,一瞬间,血炼广场内遍布着浓郁的杀伐气息,极为的恐怖。

    而碧血郡许多武者,也都是闻到了不对劲的气味,倒是有不少武者都是汇聚在血炼广场外围,瞧着血炼广场如此重兵把守,众多武者都是议论纷纷。

    他们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血恨天派这么多士兵环绕在广场周围到底是干什么,其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那个曾敲响血鼎二十下,进入血炼神潭的青年慕卓。

    “看来乘坐混沌梭的大人物应该就是冰火家族的少主江滨寒,难道这江滨寒此次也是为了那慕卓而来的吗?”

    不少人,目光都是落在案条上的江滨寒身上,他们皆是露出震惊之色。

    一个月时间缓缓过去,江滨寒很有耐心,他端坐在案条之上,默默等待着。

    这一日,日上三竿,金黄的日光洒落大地,带来一缕缕暖意。

    忽然,整个血炼广场剧烈震动起来,旋即那屹立在广场中央的血鼎,猛地喷发出恐怖的血气。

    血气翻滚,形成一道圆形并且不断旋转的大门,这道大门缓缓的裂开,从中走出一道修长的身影。

    唰唰唰!

    当这道身影出现的瞬间,无数道目光如电般,纷纷汇聚在此身影身上,有疑惑,有奇异,有兴奋,也有期待……

    蹬蹬蹬!

    而这道身影出现的瞬间,周围近千血色重甲士兵,纷纷向前踏一步,一股恐怖的杀伐之气,化作无形的威压,猛地从天际碾压下来,仿佛欲要将这道身影就此压垮。

    可惜的是,这股杀伐之意,对于这道身影根本就毫无用处,此人袖袍一挥,那碾压而来的杀伐威压,尽数被其扫荡溃散。

    原本坐在案条上的江滨寒,目光如炬,盯在了这道身影之上,嘴角露出一抹弧度,淡淡地道:“总算是出来了啊,能让本少主等了这么久,你还是第一人。”

    不远处的血恨天,缓缓站起身来,他冷冷地盯着卓文道:“慕卓,不想死,还不滚过来?”

    卓文看了血恨天一眼,旋即落在了那江滨寒身上,目光露出一抹深寒,他没想到冰火家族的少主江滨寒居然也来了。

    “血魔么?”

    卓文不着痕迹地瞧了眼不远处的血魔,却让得血魔浑身颤抖,他能够感受到方才这卓文扫视过来的时候,其目光中爆发出的那股森冷的杀机。

    这股杀机,让得血魔如坠冰窖,浑身冰寒。

    “好恐怖的眼神,这卓文什么时候眼神变得这么恐怖了?是虚张声势嘛?”

    血魔心砰砰乱跳,有些不敢直视卓文的双目,他能够敏锐的感觉到,此刻卓文给他的压力,比进入血鼎之前要恐怖太多了。

    不过,血魔在瞧了眼周围近千血色重甲士兵,以及血恨天、众多将军和六大统帅在场,他心中却安心了许多。

    况且此次冰火家族的少主江滨寒都来了,在这等重围之下,此子插翅难逃,必死无疑。

    “慕卓,血鼎敲击石某不服,欲要请教下你的实力,使出你的全力,让石某看看,你是否有赢我的资格。”

    就在周围的气氛凝固到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地步的瞬间,一道大喝声传来,打破了这种诡异的气氛。

    只见石裂,一步跨出,速度如电般,朝着卓文暴掠而来。

    在其暴掠出的瞬间,其双手一探,顿时风雷雨雪四座大山浮现在他的头顶上方,一时之间,威势无双,如天神下凡。

    “石裂这家伙……想干嘛?”

    血恨天眉头微蹙,他可没让这石裂出来,这石裂竟是自己主动跳出来。

    瞧着那主动掠来的石裂,卓文目光淡漠,淡淡的道:“凭你,还不需要让我使出全力。”

    “可笑,或许你进入血炼神潭有所进步,但真正战起来,你未必是我的对手。在说话之前,你最好还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吧。”

    石裂额前青筋暴起,卓文的这句话对他来说,就是一句侮辱,特别是眼前这卓文目光中的淡漠,仿佛这卓文根本就没将他放在眼里,这彻底惹怒了石裂。

    轰隆隆!

    石裂咆哮一声,双手一甩,那风雷雨雪四座巨大的山岳,排成一条线,朝着卓文飙射而来。

    卓文静静站在原地,待到那风雷雨雪彻底临近的瞬间,他的右手猛地一翻,顿时太杀龙印猛地浮现,随后一条庞大的血龙冲天而起,重重与那四座巨山轰在一起。

    “太杀无情!”

    卓文右手一捏,毫不留情的使出了第三种龙技太杀无情,顿时间,太杀龙影咆哮一声,全身便是开始崩溃,一股恐怖的爆炸能量自庞大的龙躯内爆发开来,一瞬间将四座山岳给笼罩席卷进去。

    咔擦!

    四座山岳顿时崩溃,随后石裂吐出一口鲜血,猛地倒飞而出,重重砸在了地上。

    “阳天圣境了?此子修为突破的怎么这么快?”血恨天站起身来,盯着卓文,目光惊疑不定。

    轰隆!

    石裂砸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才勉强爬起来,他目光落寞地盯着卓文的身影,最终苦笑一声,便是缓缓地离开了血炼广场,背影萧瑟落寞。

    “阳天圣境……”

    血魔瞳孔不自觉的一缩,怪不得在卓文的眼神,居然给他浓郁的危机感,此子居然不知不觉修为达到了阳天圣境。

    而且此子能够如此轻易击败石裂,血魔很清楚卓文想杀他恐怕也极为容易。

    想到这里,血魔目露恐惧之色,旋即缓缓的退后,准备就此离开此地,他现在可不愿意面对卓文,此子已成气候,实力太恐怖了。

    “血魔,你想往哪里走?”

    卓文目光蓦然落在了血魔身上,其目光中浓郁的杀机,使得血魔头皮发麻,旋即脚步一蹬,立马快速后退。

    他有种感觉,若是不快点离开的话,他就要永远留在此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