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

    血魔毫不犹豫,立马朝着广场之外逃窜,

    卓文目中杀机爆发,一步踏出,如电般朝着血魔追逐而去。

    “想在本座手下杀人,你找死!”

    血恨天冷漠的声音响起,旋即只见他屈指一弹,便是取出逆天圣器黑龙刀,身形闪掠之间,便是径直朝着卓文拦截而去。

    江滨寒静静的坐在案条上,目光瞥了眼身边的方老,方老点点头,旋即便是从怀中取出一块两个巴掌大小的圆镜,这圆镜周围萦绕着一股股紫气,透露著一丝妖异。

    “天地乾坤,万物显现!”

    方老右手一捏诀,旋即一指点在照妖镜上,顿时间,一道紫芒自镜中涌出,以迅捷不及掩耳之势,遽然间照在了卓文的身上。

    在紫芒落在身上的瞬间,卓文全身寒芒直竖,仿佛在这一刻,他全身上下在这股紫芒照耀下,统统被看了个通透,身上所有的秘密都被看光了一般。

    卓文目露惊疑不定之色,旋即目光落在那江滨寒身边的方老手中的照妖镜上,此刻,照妖镜掠出的那缕紫芒,此刻已经完全收敛。

    随后那镜面之中开始不断的涌动,仿佛在蕴生某个画面一般。

    画面逐渐清晰,江滨寒凝目一看,顿时瞧见这画面乃是一张面孔,这张面孔正是卓文的真实面孔。

    “果然是那卓文啊!”

    江滨寒目光微微眯起,嘴角露出一丝弧度,旋即他再次看向方老,而后者点点头,右手一点镜面,那镜面的画面再次变化。

    不过,此次画面出现的时间比较长,在画面闪烁了许久后,旋即缓缓浮现出冰与火交加的符箓。

    瞧见这冰火符箓,江滨寒瞳孔不由得一缩,旋即便是被兴奋所取代了。

    “收起来!”江滨寒对着方老沉声道。

    方老点头,手脚利落的收起照妖镜,旋即看向江滨寒,道:“少主,照妖镜应该不会错,那东西……就在此人身上,我们是不是该……”

    江滨寒目光眯起来,冷笑道:“放心好了,此人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区区阳天圣境而已,就让血恨天陪此子玩玩吧。 ”

    此刻,江滨寒心情大好,在照妖镜确认了卓文的身份,并且他所要找的东西也在此人身上后,他心中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至于卓文,他反倒并不是很在意,区区阳天圣境,在他眼中确实是形同虚设。

    缓缓端起案条上的酒水,江滨寒抿了一口,淡淡地瞧着那远处的战斗。

    此刻,由于卓文被照妖镜影响,所以速度上难免停顿了一番,被血恨天抓住机会,追了上来。

    “慕卓,受死吧!”

    血恨天目光满是狞色,黑龙刀横斩而出,恐怖的刀气幻化出一条巨大的黑龙,直扑向卓文而去。

    卓文眉头微蹙,其身前虚空骤然裂开,旋即他猛地一个爆步踏入了虚空之内,整个人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血恨天面前。

    那刀气所化的黑龙,则是直接扑了个空。

    晋级天圣之后,卓文体内的法则之力,统统提高了太多了,虚空法则独步天下,再加上爆步法则,卓文的速度在天圣之中绝对是佼佼者的存在。

    此刻,血魔已经逃出血炼广场的范畴,在他瞧见血恨天出手的时候,他原本提着的心,则是放松下来,他知道以血恨天的修为,阻拦住卓文是绰绰有余的。

    “此子进步太神速了,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血炼府的精锐和冰火家族的高手,这卓文必死无疑。”

    血魔此刻完全从方才的慌张中恢复过来,他目光露出一丝阴狠,刚想回过头,想要瞧瞧那卓文与血恨天战斗的时候,一道破空声骤然出现在他的身前。

    “你……你怎么出现在我面前的?”

    血魔退后数步,目光略有些惊骇地瞧着眼前的卓文,此刻的卓文,是从虚空之中掠出的。

    “我的身份是你泄露的吧?”卓文静立在原地,淡漠地问道。

    “不……此事与我无关,是血恨天猜出来的。”血魔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道。

    卓文目光如炬,懒得与血魔废话,右手成爪,猛地捏向血魔,其手爪表面,更是涌出一滴滴的黄泉水滴。

    “血魔临世!”

    血魔厉啸一声,毫不犹豫的使出了最强大的底牌,顿时间,庞大的血魔虚影自其身后虚空一步踏出,蒲团般巨手碾压下来,轰向卓文。

    卓文目光森寒,一爪探出,黄泉水滴高速旋转,那血魔虚影如玻璃一般,寸寸崩溃下来。

    血魔吐出一口鲜血,还未来得及退后,卓文一爪探来,直接捏住了其脖颈,旋即封住其全身经脉,收入了苍龙殿内。

    从卓文出现,到擒拿下血魔,仅仅只是三息时间,速度之快,仿若眨眼。

    在卓文拿下血魔的瞬间,血恨天已然踏空而来,其身上刀气纵横幻化出无数的黑龙。

    此刻,卓文不想与这血恨天过多的纠缠,一步横跨而出,其身前的虚空顿时崩碎,旋即他便是打算跨入虚空,离开此地。

    不过,当他踏入虚空的一瞬间,一道沧桑的身影出现在那虚空入口。

    “卓文小友,你还不能走,还是回去吧!”

    这道沧桑的身影淡漠地瞧了眼卓文,旋即右掌穿梭虚空,猛地轰了过来,其右掌之上萦绕着一股灰气。

    这股灰气很淡,但给卓文一种极为浓郁的危机感。

    “杀戮黄泉指!”

    卓文毫不犹豫的点出杀戮黄泉指,二百二十滴黄泉水滴,汇聚成一条细流,环绕在卓文的指尖,随后他一指点出。

    轰隆!

    两者相撞,旋即卓文惊骇的发现,那灰气如跗骨之蛆般,竟是顺着那老者的手掌,朝着他的掌心钻去。

    不过,好在黄泉水滴可不是吃素的,倒是将那掠去的灰气彻底挡在了外面,而卓文则是脸色微白,退后数十步。

    至于那挡在卓文面前的老者,身体一晃,仅仅只退后数步,这一碰撞,高低立判。

    卓文脸色难看,眼前这老者他自然认得,正是那江滨寒身边的那灰衣老者,江滨寒称之为方老。

    这方老不简单,乃是逆天圣境巅峰的强者,其实力甚至比那血恨天还要强上一丝,距离半仙都只有半步之遥的恐怖存在。

    在卓文退后的瞬间,血恨天的刀气瞬间掠来,卓文不得已,一个爆步,躲过了那血恨天的刀气攻击。

    “此子掌握的乃是虚空法则,好在方才方老反应及时,不然的话,还真的有可能会被此子给利用虚空给逃走。”

    坐在案条上的江滨寒,缓缓斟了一杯酒,犹如看好戏一般,盯着上空的那一战。

    “方老,将他逼入血炼广场中!”江滨寒忽然对着那灰衣老者传音道。

    灰衣老者微微点头,旋即袖袍一挥,顿时一股灰气犹如涓涓细流一般,朝着卓文暴掠而来。

    在见识过这股灰气的不凡后,卓文可不敢任何的托大,他袖袍一挥,召唤出了吞灵岩浆河。

    浩浩荡荡的岩浆横在了他的面前,将那股灰气挡在了外面。

    不过,这灰气也着实是了得,居然丝毫不受岩浆那炽热高温的影响,竟是不断的撞击吞灵岩浆河,逼迫的卓文节节退后,最终退入了血炼广场之内。

    在卓文退入血炼广场的瞬间,江滨寒袖袍一挥,取出一枚卷轴,他将卷轴迎风展开,卷轴之内的画面更是跃然纸上。

    江滨寒连连在卷轴内点下数次,口中念念有词,此卷轴表面骤然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华,接着江滨寒右手一抛,这卷轴呼啸而出,骤然放大了无数倍,一把将血炼广场给笼罩了进去。

    随后,卷轴之中,浮现出山川河流,汪洋大海,万里河山等一道道极为壮观的景象。

    这些景象横在血炼广场外围,犹如最为坚实的壁垒一般,将血炼广场中的卓文彻底的封锁在了里面。

    “公子,对付此子您就使用了大好河山图,是不是太浪费了?”方老颇为诧异地道。

    江滨寒却是哈哈一笑,摆摆手道:“不浪费不浪费,相比较此人身上的那东西,大好河山图又算得了什么呢?此次捉住此子,必须势在必行,不得有任何的纰漏。”

    方老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江滨寒所说的倒是没错,与那卓文身上的那东西相比,大好河山图确实是不算什么。

    “逆天圣宝大好河山图?”

    血恨天瞳孔微缩,不由得低呼出声,这大好河山图可不简单,乃是江滨寒众多底牌中的一件,其威能极强,即使是逆天圣境的圣人被困于其中,一时半会儿都不一定出的来。

    因为,这大好河山图中集合了幻阵、迷阵、攻阵和守阵,其中更是刻录了无数的强大禁制,再加上被强大的逆天圣境圣人孕养近千年,此圣宝远比一般的逆天圣宝还要强悍。

    血恨天很清楚,若是他被困在这大好河山图内的话,若是不使出九阳道剑的话,他是万万不可能从其中脱困而出的。

    不过,在血恨天看来,这江滨寒用这大好河山图去对付区区的卓文,他却是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不过人家江滨寒冰火家族少主,财大气粗,血恨天自然不会乱嚼舌头。

    而且血恨天也隐约能够猜到,这卓文身上恐怕有某个让江滨寒都极为心动的东西,至于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就不得而知,当然也不敢得知。